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8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微信怎么买彩票今晚全国彩票开奖公告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的将她环抱在自己怀里,确定,这不是梦幻泡影。

    “哥,你怎么了?”急切地伸出手,胡乱地摸索着攀上了昏迷中雪逐月的脸,直到确定他的气息,才微微送了口气。而正在这里,房门被大力推开,还没有等顾唯一反应过来,便被狠狠拥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汹涌的眼泪,再次夺眶,顾唯一已经无法开口,只是死死地埋进对方的怀里,放声大哭出声音。所有的不安,所有的痛苦,所有的离别与相思煎熬,都在这一刻抑制不住的释放。彼此相拥的紧紧力道,恨不得融入对方的骨血,再也无法离分。

    傅寒袂站在门口,看着那一对相拥而立的男女,严肃冷漠的容颜,绽放出了一个欣慰的笑意。而那个全身都隐藏在披风中的绝美男子,惨淡而又释然的一笑,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终究,是无法承受的痛苦,看着她被别的男子抱在怀中,心酸,心碎,却难离煎熬、、、、、、、、、、、、、、、、、、、

    我始终,走进不了你的世界。

    夜深沉,华丽的寝宫,巨大的龙床之上,睡着三个绝美的身影。怜惜心疼的眼光,修长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抚摸过顾唯一满是疤痕的面容,惹来她一阵细微的清颤。略带自卑的低下头,将脑袋埋进雪云歌的怀中,闷闷道。

    “哥,不要看,很丑。”

    温柔却不失强硬地捧起她的脸,雪云歌直视着她破碎的容颜,眼中,是足以将人溺毙的温柔与爱恋。“我的一一,无论变成什么样子,在哥的心中,都是最美的女子。”

    低头,轻轻细吻上那可怖的疤痕,一点一点,充满疼惜心痛的柔情。顾唯一的身体在他的亲吻下颤抖,眼泪,却无法抑制地从紧闭的双瞳中滑落。

    “哥,我看不及你,我居然看不见你!好想知道你现在的样子,你瘦了吗?脸上是不是憔悴的有了胡渣?还是不是那般绝美妖娆的样子?我好想要看你一眼,可是、、、、”

    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却不知这番楚楚可怜的样子,刺痛了雪云歌的心。他的一一,究竟是受了多少苦楚,使他们没有力量保护她,才害得她变成这个样子。

    “哥,一一是不是很丑?一一好怕,哥看见一一这个样子,就再也不会喜欢了。所以,一一不敢回来。可是,现在,一一知道错了。”转过身,拉起身边依旧昏迷的雪逐月那双自残得伤痕累累的双手。

    “一一是天底下最可恶的人!哥,一一真的错了!”抽泣的哽咽,小脸上已经泪痕斑斑。

    “你这个笨蛋!”

    怎么舍得责备她呢,他们怜她都已经来不及。月的疯狂,是理所当然,可是现在,解药已经在他们身边。一切,便已经不重要了。

    “什么都不要说了,一一,现在,哥只想就这样抱着你,再也不想要放开。”

    她,又何尝不是呢?挂着泪痕的小脸,深深埋进男子的怀里,沉沉睡去。黑夜中绝美妖娆的男子,含泪而笑,低头,在女子额头,轻轻印下一吻。

    明天,将会是新的起点。

    脸上湿湿的,软软的温热的物体在面颊上游移,不耐地转个身,想要避免这样的瘙痒。可是,那软软的东西就是不放过她,反而一直往下,在她的脖颈和锁骨流连。讨厌!伸出小手,胡乱地推拒着,她好困,迷迷糊糊地按住那个捣乱的东西。脑袋一转,又睡了过去。

    低沉愉悦的笑声低低响起,散乱着发丝披散在肩的雪逐月,爱恋的眼光深深锁住面前的女子。看到那布满疤痕的容颜,绝美的脸上划过深深的疼惜和一闪而逝的痛苦。

    “月,不要再自责了。”

    那一掌之后的梦魇,整整折磨了他一年。可是,不要再继续痛苦了,一一,已经回到了他们身边了,不是吗?

    “哥,我好恨自己,如果不是我,我们怎么会分开这么久!而一一,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我的错!”

    痛苦的低下头,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已经上了药,现在,缠上了白布。可是,那伤口,就算愈合,也无法治愈他心中的痛。

    “好了,月,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休得再提。”他们要做的,不是依旧沉浸在痛苦中走不出来。而是从今以后,牢牢把握住自己的幸福。

    将那双压住自己下巴的柔嫩双手含进嘴里,细细舔吻,怀中小小的身子,又开始了不安的骚动。果然,一一只要觉得痒痒,就会受不了啊!他的宝贝,如今,总算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的存在。从此,再也不用在狂乱中沉痛。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紧紧相拥的三人身上,外面的天空,似乎也在这一刻变得明朗。

    “哥。”

    “一一。”

    “哥”

    “一一。”

    “哥。”

    “一一”

    、、、、、、、、、、、、、、、、、、、、、、、、、、、、、、、、、、、、、、、、、、、、、、、、、、、、、、、、、、、、、

    窝在雪逐月怀中,已经醒来的顾唯一,和雪逐月开始了老长一段没有营养的对话。一旁的雪云歌看着他们,眼底眉梢却都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好了,你们两个够啦!”再这样无聊下去,今天早上就这样过了。“一一,哥哥有事出去一下,月先陪你可好?”

    “嗯,早点回来啊!”知道雪云歌现在是皇帝,必定会有许多政事要处理,更何况,有些事情,他不说,她也懂的。

    书房,雪云歌看着离开的影卫,脸上,寒冰一片。蓝圣凌,这一天,我终于等到了。你等着,我送给你的“大礼”吧!

    “混账!”

    强劲的力道,掀飞了一桌的奏折,纷纷打在跪在地上面无表情的暗卫身上。

    “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久,找一个都找不到一丝痕迹,你还回来干什么?”

    狂怒暴躁的英俊男子,头戴皇冠,一身明黄的龙袍,此刻看起来却仿若修罗。气愤地坐回龙椅,蓝圣凌的脸色一片阴沉。这么久了,拾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她一个弱女子,身上有没有带钱?

    不能视物的她,要是遇到强盗了怎么办?根本就无法照顾自己的她,孤独的一个人,会不会很绝望?倔强的她,就算再怕,也不会表现出来,可是,她的双手会很冰冷,身体也会细细的打颤。越是深想,他就越是倒吸了一口气,无助而绝望的拾儿,捂住突然泛起疼痛的胸口,对着面前的暗卫怒吼一声。

    “还不滚下去给朕把人找回来!”

    暗卫的身影刚刚出去,王碑便从殿外走了进来。本来就满是杀气的蓝圣凌,看见他,眼中恨意更甚,直接上前给了他一掌。还没有痊愈的王碑,再次蹲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却仍是单膝跪地,强撑着开口道。

    “陛下,大事不好了。祈归已经占领迟玉,收到消息,三天之后祈归将会侵犯我吟月国土,还请陛下圣裁!”

    哼,冷笑一声,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是一场结局只有你死我活的战争,是只属于他们的仇恨。却是以天下百姓为武器,以天和大陆为战场,他逃不了,也不想逃。

    拾儿的离开和失踪,已经让他失去了平时该有的理智和冷静。心中一团乱麻的他,对于雪家兄弟的复仇,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帝王权,是他原本一生都想要追逐的东西,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势,才可以保护自己。那个时候的他,除了自己一无所有,可是现在,有一个无颜的女子已经走进了他的心里。虚幻的权势早就不是他的梦想,如果他不是那个被全世界都舍弃的人;如果,他没有那些痛苦的经历,他其实,只想要做个普通而单纯幸福的人。母妃,如果你只是我的母亲,给与了我想要的母爱和温暖,我的一生,就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是一个残忍自私的人,如果找到了我想要的幸福,就算舍弃整个世界,用所有人的性命换取我的幸福;就算杀戮成河,成为千古唾弃的罪人,也绝对,不会罢手!

    “备军,迎战!”

    天和大陆的最后一战,终将是要拉开了序幕。

    祈归,皇宫。

    面色阴沉的雪云歌,看着地下战战兢兢跪满了整个大殿的太医和从全国各地招来的名医,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杀意。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哥,我早就说过,连我们都束手无策,那些庸医,根本就是一堆白痴!”请来,很残忍的给了他们希望,却又在此时摇头叹息,祈求他们饶命。真是一群垃圾!

    是啊,自负医术高超的他们,都无法诊断出原因甚至医治。找来这些人,只是因为心中可笑的还存了一丝希望。可是,很显然的,他们并没有带给他们想要的情况。

    “拉下去!” .

    “陛下饶命啊!”

    “草民实在无能为力,陛下饶命啊!”

    “哥!不要!”

    顾唯一缓缓在傅寒袂的搀扶下走出来,他们为什么都一样,不和心意,便用杀戮来解决。她不想要这样,即使恢复不了容颜和视力,只要能够在他们身边,便什么也不在乎了。

    挥手示意那些庸医退下,雪云歌上前,将顾唯一打横抱在怀中,坐上了一旁的龙椅。雪逐月也跟着靠近,傅寒袂见状,识趣地退了下去。

    搂着雪云歌的脖子,顾唯一缓缓开口:“哥,你会因为一一现在这个样子,而不要一一了吗?”

    “傻瓜,你怎么会这样乱想!无论怎样,一一都是哥哥最爱的人。”

    为这样直接的表白而微微羞红了脸,“既然是这样,能不能好,就看天意吧。我不会撒谎故意说自己不在乎,我在乎得要命,因为这个,我甚至不敢回到你们身边。可是现在,我也想开了,只要你们没有放弃我,我就绝对不会放弃我自己。”

    是啊,现在的相守,已是不易。未来,还很漫长。只要他们彼此相爱,任何困难都不会构成困难。他么爱她,不会因为一张面皮就舍弃她,不会因为她不能视物而嫌弃她。那么,恢不恢复,又有什么要紧?

    “一一。”

    凝重地看着她平和的面容,雪云歌的神色严肃却又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三日之后,祈归就要正式向吟月开战。暗卫传来消息,蓝圣凌并没有死,我们复仇的时刻,终于要来到了。萧然已经在准备战争,这一役之后,我们就可以拥有真正的宁静。”

    “是啊,一一,我和哥打算亲自上战场。而你身体不好,我们又担心你遇险。因此,你就留在祈归好吗?”雪逐月接着开口,这是他们真正想说的话。再也不敢冒险让她出去了,可是,与蓝圣凌的一战,他们势在必行。这一次,他们要笑着看他哭,要让他从此以后,生不如死,以偿还他对他们所做的一切!

    “好。”笑着点头,没有什么更多的回应。埋进雪云歌的怀里,遮住脸上闪过的那丝微带着痛意的莫名。顾唯一不断提醒着自己,那个人,是蓝圣凌,不是捡儿,也不是怀之,只是蓝圣凌!

    可笑的命运,我已经不再向你低头,这样无稽的安排,|小説巴士論壜|却不能改变我恨他的决心,绝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