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149.第149章 总裁的女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皇冠永利澳门永利65335的网站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作者:本宫微胖
返回目录

    或许是太伤心,说到这里的明歌突然就失声,她下一刻转身躲开镜头,低下头双手捂住了脸,纵然脊背笔直,可依旧能从她起伏的胸口看出来,她的情绪波动很大,她在哭,哭的很伤心,哪怕这哭泣没有半点的声息!

    主持人也跟着流泪,电视前的电脑前的网友们亦不知不觉的泪流满面。

    镜头切换在了现场观众席上,然后发觉大家都在不停的用手抹眼泪,有个女孩更是咧着嘴呜呜呜的哭的凄惨。

    镜头再切回明歌的时候,她的双眼虽然红红的,可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主持人哑着嗓子问:你这次回来有见他吗?对于这段婚姻,你如今怎么打算的?

    明歌歪头,微笑望着镜头,她的声音也已经沙哑,可她依旧故作轻松的微笑着:我没有见他,也没有接他的电话,其实我很想很想问他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是独生女,和他家仅有一墙之隔,我从小就把他当做最信任的亲哥哥,后来经历了那件事后在遇到他,我把他当了能够救赎我的白马王子,可是不管先前还是后来,他都骗了我。

    明歌的笑容在说出这些话后比哭还难看,她顿了顿,低头,抬手擦拭眼角,长长出了一口气才又重新抬头望着镜头:他以前把我当小妹妹宠溺,后来说我是他最爱的女人,可是不管我是他的小妹妹,还是他最爱的女人,他都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在伤害我。我很想亲口问他,问问他是为什么,可是我没勇气再面对他,当初那人伤害我,我虽然恨,却因为那人和我没关系,我恨的更多的事自己,是自己懦弱才让别人有了可趁之机。可是他不同啊,他是我除了父母以外最信任最亲的大哥哥,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最亲近人的背叛伤害,我只要想一想那些事,就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主持人一边擦泪,一边递了纸巾给明歌,善于转移话题的主持人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只喃喃的安慰明歌:会好的,会好的!

    明歌索性伏将头埋在主持人的肩膀上,纵然没有哭泣出声,可身子一抖一抖的,哭的无法自持。

    主持人的手安抚着明歌的背,然而她自己也在无声的流泪。

    过了一会儿,明歌才从主持人的肩头抬起头,她一边擦泪,一边轻笑:抱歉我失态了,抱歉!我,我在家的时候需要照顾父母,无法放纵自己,在外的时候需要形象,更不能带着自己的情绪,这些年许是因为自卑,一直都没有交个闺蜜,以至于到如今,哭一场都觉得好困难。今天真是太失态了,抱歉给大家带了负面情绪,让你们笑话了。

    主持人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因为明歌这话又飚了出来:怎么会,怎么会,在场没人会笑话你,你这么好这么好,大家心疼你都来不及。

    明歌捂嘴轻笑,手后来移到了眼上停顿了一会才放开,长长出了一口气的她用轻松的语气说:真是谢谢这个地方,让我能这样好好的发泄一场,其实我觉得他或许就在镜头的另一面看着现在的我,我没法再去面对他,只想借助这个地方,问问他是为什么,口口声声说我很重要,却下一刻能一眨不眨的伤害我,到最后还能当什么事也没有,我就想问问他,他还是不是个人,他有没有心,他伤害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想过会毁掉我的一生,甚至还有我父母的后半生。

    这些话,是宿主一直想问严霄的,是宿主到死都无法释怀的问题,明歌从没打算面对严霄的时候问,她才不会给严霄解释洗白自己的机会,最好严霄能憋死!

    明歌的这一期节目不知道赚了多少人的眼泪,不过并不代表某些人的,夏露抱着自己的儿子哭的凄惨,一边打着电话对自己的好朋友倾诉,“她虽然没有点名道姓,可那夏姓艺人指的就是我啊,我当年已经跪着和她认错了,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佑玺有未婚妻,呜呜呜,我最讨厌的就是小三,我根本不会去做小三的,当年知道了她是佑玺的未婚妻,我和佑玺便分手了,她也是知道的呀,如今我都这样了,每天住在酒店里,屋子不敢出,电话不敢接,我和她都是受害者,可是她还这样踩我,呜呜呜,要不是为了宝宝,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别哭了,这种女人她就是得不到宁佑玺所以才记恨你,你不用在意,我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我知道她是记恨我,上次在国外和外国人联手敲诈我,我回国又挖坑害我,我都没有和她计较,毕竟最后宁佑玺选择了我,我多多少少也亏欠她,这些我都认了,可是如今她在万人面前说我是小三,说捉奸在床,呜呜呜呜,我怎么可能做小三,我怎么可能去做小三,她干嘛这样死追我不放呜呜呜,她就没想过这样一句话也会把我毁掉啊!”

    “露露别哭了,她能在那些人面前哭,你也可以啊,你就是太直白,做艺人就得会装,别哭了,你自己这样哭谁能知道,你也开发布会上节目,她凭什么抹黑你,她既然抹黑你,你就能辩解,也能去抹黑她!”

    “呜呜呜这种事我做不来,我做不来!”

    “你呀你,你说你傻成这样,别人欺负到头上了都不知道反抗,你这些年白活了吗!”

    “呜呜呜我也觉得自己白活了,真恨不得马上死掉,以死明志呜呜呜!”

    “快别说傻话了,别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知不知道,你要是干了傻事孩子怎么办!”

    “是啊,我可怜的孩子呜呜呜!”

    ……

    严霄的整个别墅一片黑暗,只有放映室里光芒闪动,偌大的放映屏幕上是明歌一声声的质问。那一声声的质问在这昏黑封闭的屋子里就如同厉鬼索命一般。

    缩在沙发上的严霄,他的手哆嗦着,一遍又一遍的拨着宁佑玺的电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