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499.第499章 校园好姐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游戏官方网站澳門永利网址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作者:本宫微胖
返回目录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窗外,明歌被林父扛起直接扔上了车,车外的林父朝副驾驶旁坐着的男人点头哈腰的笑着小声说道,“六哥,人已经给你了,你看那个钱!”

    “那边得先验人,要是人没问题,钱明天打你卡上。”

    “六哥放心,她是我闺女,我敢保证她……”

    “别说了,我先走了,东西都给我,完了再联系!”

    “好,好咧好咧!”

    将袋子里的湿毛巾以及小圆盒子全部给了六哥,林父哈着腰等着车离开,他记住面包车的车牌号,这才无声哼着小调回了家。看到满屋子狼藉一片,想到明歌对他的拳打脚踢,他伸手一撸鼻子,抬脚踹开倒在地上的桌子椅子,哼着曲儿进了明歌的屋子,在明歌的床上滚来滚去,想到这屋子以后就是自己的了,他瞅着屋顶哈哈大笑着,拿出手机就开始联系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来打麻将。

    这半夜三更的接他电话的人不是很多,而且就算有,也是约他明天打,解决了这么件人生大事,林父实在激动的睡不着,他干脆出去在小区的便利店里买了一扎子酒在屋里喝。

    买酒的钱是他从明歌背包里翻出来的,这背包一直不离明歌的身,他还以为里面肯定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里面却只有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他翻遍了包里也只找出几百元。

    明歌的银行卡身份证都不在包里,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银行卡与身份证,更别提这房子的房本了,无比憋气的他骂了几声小娘皮的,这才倒在床上开始喝他的酒,一边喝,一边不忘拿出明歌的那些衣物在眼前晃悠谩骂。

    喝醉酒呼声震天的林父还在做着黄粱大梦,他并没有听到下半夜市内一直在响的警车声。

    等再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去找头顶的酒瓶,手却像是被绑住了般无法动弹。

    “醒了!”是六哥的声音。

    林父一个激灵清醒,这才发觉自己是在一处车库里,身体被严严实实的绑在椅子上,对面坐着六哥,六哥身边则站着一个肌肉猛男。

    “六哥,您这是,这是做什么!”这不是在做梦吧,林父晃了晃头,他好像没有哪里招惹了六哥,难不成是明歌那死丫头不是处?这肯定不可能,明歌从来就没带别的男人回来过,且明歌那性子,林父可不觉得明歌会有男朋友,“六哥,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敢问我!”六哥一个颜色,身边的男人上前对林父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老子和你说过这事得保密吧啊,你打电话给110,你******把老子当了什么!”

    “不可能,我怎么会打110,六哥你肯定弄错了,我昨晚上哪里都没去,一觉睡到了天亮,真的,我哪里都没去,就在家里喝酒了,不可能打电话给110,而且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打电话给110啊,六哥你相信我!”

    “一觉到天亮,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还一觉到天亮!”

    “三,三天,不是,不是那个六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睡了三天什么都不知道,更不可能去打110了,打那电话和我半点好处都没有,我现在的状况你也知道,我就是为了钱啊,我要打电话钱都赚不到还会惹了你,我怎么会打这种电话啊!”

    林父越是这样说,那所谓的六哥越是愤怒,他直接起身让保镖推开,撸了袖子亲自动手打着林父的脑袋,“老子也想知道你******为什么打电话,你******不愿意卖女儿就早说啊,老子又不是非你不可,卖了女儿又后悔报警,你这是把老子当陀螺玩呢。”

    这一次会所被警察局突击检查,会所关门了不说,损失的客源以及各路人物都因为这事被曝光,也因为怨恨在了会所这几个幕后人的身上,六哥没想到是林父这颗小小的老鼠屎害的会所关门,他被上头骂了一顿不说,差点被砍了手,如今他是恨不得把林父的双手都给砍了去。

    “我那女儿和我不对付啊,我怎么会后悔,我恨不得她死在外面呢!六哥,六哥唉哟别打了,求你别打了,疼,疼!”

    六哥脱了自己的皮鞋往林父的脸上拍,直把林父的牙齿都打出去了几颗,满口鲜血的林父一哭差点被自己的血给呛住喉咙。

    “你以为老子现在还会听你说话,你******也太把你自己当个人了!”

    明歌被车拉到一处会所后,记下了地址,瞅中空就离开了,她速度快,车去的时候开了半个小时左右,她飞奔一般的速度直接用了三五分钟就回了房间,到了房间,她用林父的手机报警变声报警,又打了媒体热线,顺便把压在床板地下的证件都拿好,这才又不声不响的出了门。

    至于林父,明歌快要去学校报到的时候又回了趟家中,林父也在家里,不过这家伙是满脸伤的躺在床上,没想到明歌还会回来,他一脸惊恐的想要从明歌的床上起来,结果刚一动,下身某个部位撕裂般的疼,疼的他唉哟哟的又倒在了床上,干脆泪流满面的大哭,“女儿,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爸爸好想你啊女儿!”

    “你难道不知道我去了哪里,不是你把我送上车的吗!”明歌冷笑,她走到林父面前伸手将床上的被子褥子全都掀起,一脚踹在床上,这实木床立马就被踹成两半啪的断裂在地。

    躺在床上的林父刚好是屁股墩掉地面,疼的他嗷呜一声惨叫,面上全是虚汗,哼哼着道,“女儿,爸爸生病了,可能都快死了,女儿,你看在爸爸快要死了的面上,能不能给爸爸弄点吃的,爸爸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实在饿的厉害!”

    他说的可怜兮兮的,想到自己这段时间被不人不鬼的折腾,面上不用装也是一副凄惨可怜的样子。

    明歌定定望着他,“哦,你病了?什么病?”

    ~~~三更到,眼看月票双倍期间马上就要过了,美人们有票不要留着呀嘤嘤嘤嘤,砸一百就是一万字呀嗷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