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1025.第1025章 通房丫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管家婆内部彩图3d开机号和试机号今天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作者:本宫微胖
返回目录

    发财怎么了?

    再发财也是点他看不进眼的小财!

    不过是个奴才,变成个土财主就了不起啊!

    刘翼完全不放在心上,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奴仆,再有钱,顶死了就是个暴发户,这种男人见识短没眼见,就算来银子快也富不过三代。

    他可是正宗的皇室血脉,真正的富贵之人,他和宋小壮那是云泥之别,宋小壮那瘦猴子连给他当马凳都不配。

    京中风云变幻,一眨眼刘曦成了辅佐年仅三岁新帝的摄政王,且还下了圣旨将明歌封为了明月郡主,

    刘翼得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彻底方了。

    秋歌最近往宋家跑的欢实,他从秋歌口中听着明歌的消息,又在马车见了几次一身骑马装英姿飒爽的明歌,那心底又蠢蠢欲动着想着用什么办法把明歌给弄在自己身边。

    可几次施为都是惨败而归,有时更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如今明歌封为了郡主,他更加无处下手了。

    明歌被封为郡主的时候,刘翼前去道贺,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还诧异吴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人物呢,一听别的人喊这男人宋二公子,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这人竟然是明歌嫁的那只瘦猴子。

    刘翼这心底受的打击实在很大,没想到瘦猴子改头换面变成了这副样子,怪不得明歌理都不理他,

    自觉受伤的刘翼非常愤怒,晚上回去的时候将秋歌好一番折腾,心底念念不忘之余,将秋歌的名字喊成了明歌。

    秋歌和刘翼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她哪里能不知道刘翼心中念想,要不然她也不会一趟趟的往宋家跑了。

    她只当不知的应声着,第二日也让人为她裁剪了一身骑马装,娇嗔着要刘翼教她骑马。

    明歌受封郡主,吴城成了她的封地,如今她也算是有家底的人了,至于刘翼那厮,她算是完全不放在了眼里。

    刘翼的儿子湘哥儿落水身亡,刘老夫人气急攻心又病了,明歌身为她的义女,不管怎么样总还是得回江洲去看望一下!

    湘哥儿虽然是郑玉珠在照看,可是在刘老夫人的院子里落水身亡的,这事儿就算怨也怨不到郑玉珠的身上。

    秋歌得了这个消息,整个人摇摇欲坠,刚喊了一声湘哥儿就又晕了过去。

    院子里一阵手忙脚乱的,等把秋歌安置好,郎中告诉刘老夫人,秋歌这身体是有喜了。

    这喜事在这档口简直再合适不过,刘老夫人虽然心疼大孙子,可想到秋歌肚子里又有了自家的孙子,急急忙忙的将秋歌安置在了自己的院子里,把秋歌当了娘娘一般的供奉着。

    郑玉珠一直忙前忙后的在帮衬。

    这个女人在后院被打磨的善于隐忍又会左右逢源,她和刘老夫人的关系貌似改善了许多,如今的刘府都是她在掌管。

    她见了明歌,就像是没有发生上次的事一般,亲亲热热的拉着明歌的手喊妹妹,又夸奖明歌和秋歌都是有福之人。

    她对刘翼亦是体贴周到,上次的事时隔久远,刘翼虽然心中有刺,可看到妩媚大方的郑玉珠,心中还是有些荡漾的。

    不过到底自己的儿子去世了,刘翼也没多少心情和自己的妻子叙旧,甚至还指责是郑玉珠没将孩子看好。

    郑玉珠也不辩解,任着刘翼斥责后才内疚悲伤的说的确是她自己没把孩子看好,求刘翼惩罚。

    倒是一侧的刘老夫人长长叹了口气,“和玉珠有什么关系,玉珠不让祥哥儿去船上玩耍,是我觉着有那么多人看着应没事,应了湘哥儿去划船,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啊,我的湘哥儿……”

    刘翼一时讪讪瞟了郑玉珠一眼。

    明歌在刘家住了几晚,一直等到湘哥儿入了土这才离开刘府。

    郑玉珠和刘翼因为这一次的事件,夫妻两个人竟然又重归于好了,秋歌如今算是刘家的重量级呵护的珍宝,刘老夫人对秋歌那是当了自己的祖宗一般的捧着。

    明歌走的时候,是郑玉珠和刘翼送她出的门。

    刘家这一家人的事儿,明歌总觉得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因为郑玉珠那态度转变实在太快了。

    回了吴城,听说了湘哥儿的事,宋母感叹一番后,又开始念叨明歌生孩子的事。

    一侧的宋小壮烦不胜烦,干脆一瞪眼,“娘你是不是不知道我从马上摔下来的事啊,你时不时得每天揭我的短让我在家里没脸呆下去你才甘心啊!”

    这啥意思?宋母懵了,立刻就望向明歌。

    宋小壮已经拉着明歌的手起身朝外走去,“不吃了,这饭还怎么吃得下去!”

    一旁的宋掌柜难得也出声了,问宋大壮,“你弟弟摔马?怎么回事?”

    宋大壮瞟了自家媳妇一眼,宋大媳妇识趣的带着孩子们离开了饭厅,宋大壮吭哧吭哧半天说,“上次我娘让我劝小壮要孩子的事,小壮和我说他去克洛城的时候从马上摔了下去,那以后就没法要孩子了,前两年小壮媳妇和小壮全国各地的跑,一直都在找郎中,但这病看不好。”

    宋母的脸瞬间就黑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宋小壮那兔崽子该不会是为了他那宝疙瘩媳妇专门编的这么一套说辞吧,他肯定是在糊弄我,大壮你没和他串通把你。”

    宋大壮起身,“我去铺子了!”

    宋母就瞅向宋父,“这肯定不是真的,这肯定不是真的,你去问问小壮,他是不是故意糊弄咱呢,这是把他爹妈当了傻子吗!”

    宋父叹了口气,“你这傻婆娘,你就看不出来吗,老二那是要维护明歌到底呢,不管这事真真假假,这要传出去老二还怎么做人,要是让亲家知道还不得怎么大闹,明歌如今可是郡主呢,老二银子再多也不过是个商户,有明歌在,咱家才能光楣门庭,你以后可别再说这事了,难不成把老二家戳散了你才甘心啊。”

    “我这也不是为了他们好吗,不过是收个人在房里,这有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