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1179.第1179章 寻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在线体育永利娱乐棋牌上分微信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作者:本宫微胖
返回目录

    再后来,村长也来了,村子里的人都将宿主围了起来,让她说出那个奸夫是谁。

    什么是奸夫?

    宿主在这些人的话语中,总算是明白,她肚子里怀了一个孩子,这是她和花傲的孩子。

    可是这些人觉得她没有成亲,和男人在一起并且怀了孽畜,简直就是放/荡,是不贞不洁,要被浸猪笼祭祖先,不然祖先会在这片土地上发怒。

    秋明歌说不出花傲的身份,她不懂这些人为什么要那么愤怒那么恶狠狠的望着她。

    她更不懂,这些人凭什么将她浸猪笼。

    可不管她怎么反抗,不管她怎么说,这些人都把她的话置若罔闻,她听着他们商量她的下场,听着他们声音恶毒又愤懑的指责她的不贞不洁。

    他们将她浑身的衣服剥掉,将她关进了猪笼里,把她沉入了河水中。

    那些平日里看起来和蔼又热情的村民们说变脸就变脸,那些个想要给她说婆家却又嫌弃她没嫁妆的妇人们全都唾沫乱飞的朝她谩骂着。

    还有那些小伙子们,那些经常给她从瓜果蔬菜的小伙子们,也是一脸鄙夷嫌弃的望着她。

    秋明歌隔着水望着围拢在岸边的这些人,水并不深,可是她却因为笼子的缘故没法浮出去,肚子绞痛,但更难受的是无法呼吸。

    她死了。

    她在这些人狰狞的目光中,终于死了。

    可是她觉得自己好不甘心啊。

    为什么这些人可以这样判定她的生死,她肚子里的宝宝,她未出世的孩子。

    还有那个,说一定会回来的男人,为什么她都等不到他!

    融合了宿主秋明歌的记忆。

    明歌似乎还能感觉到宿主最后时刻浸泡在水中,那种彻骨的冰寒无助。

    宿主从小跟着亲爹长大,她对那些人伦世俗懂得并不多,与花傲之间的****,更是一种身体在某种发育期间,探索又本能的回应。

    她怀了孩子,但并不知道自己怀上了孩子,她担惊受怕的睡了好几个晚上后,终于忍不住去寻求外援,可没想到,就这样失去了自己和孩子的命。

    她因为不贞不洁,被关在猪笼里,被那些村民们围观谩骂,还被那些人给她洒狗血洒鸡血。

    她等着花傲回来,等啊等,从秋天等到冬天,从她被关在笼子里开始,等待陡然就变得漫长。

    可一直到她被沉在冰寒的水中,等她挣扎的没了力气,还是没等到花傲的归来。

    她唯一与她血骨交融的孩子,也在这冰寒的水中缓缓的从她身体里滑了出去。

    宿主这一世,只觉得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浑浑噩噩,怀孩子也浑浑噩噩,死的更是浑浑噩噩。

    想想就太不甘心了。

    明歌这一次到来的时间一点都不太好。

    她在猪笼子里被关了一晚上,这些村民们因为她的事儿各种惊慌无助的朝祖先祭祀,村子里的男人们女人们商议着是先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弄出来,还是把孩子和她一起沉水里去。

    缩在猪笼里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明歌,正在争分夺秒的修炼光明咒,她昨晚上到来的时候,身处笼子里,还以为自己暂时很安全呢,融合完宿主的记忆,她瞬间就方了。

    这大冬天的,她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也只有光明咒才能让她不至于冻得身体坏掉。

    而且再用不了一天的时间,这些人就会用所谓的占卜确定她的最终下场。

    她必须得在沉入水底之前,先把武力值提升一点。

    虽然这所谓的一点看似没什么大的作用,不过逃命应该是够了。

    唉,宿主这悲催的娃子。

    古代注重女人的贞洁,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问题,但女人一旦有个什么苗头,立刻会被这些所谓义正辞严的人们动用私刑把女人处理掉,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些男人们太无耻太自我!

    明歌在笼子里就像是个杂耍的动物一般被村子里的这些人围观着,那些娶不上媳妇的赖皮汉们口中谩骂着明歌无耻不要脸,手里则拿棍子戳着笼子里的明歌,都是往明歌的女性特征上戳着,一边戳,一边还义愤填膺。

    一直缩着身体的明歌被棍子连戳了几下后,她的手突然就动了!

    以一种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反手抓住那根棍子一拉,将那赖皮光棍拉到笼子跟前,她抓住棍子一拧一戳!

    棍子之间插/进赖皮光棍的脖颈处。

    赖皮光棍上一刻还在骂骂咧咧的和众人说着这臭皮娘们呢,下一刻被明歌拉住棍子,他口中直骂娘的要把棍子夺回来,却没想到下一刻脖子处就会开了一个血窟窿。

    明歌一用力将棍子抽/出,不理会溅了满脸的鲜血,在众人惊讶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她直接用手中的棍子将这猪笼的栅门出撬了开,然后从猪笼里滚了出来。

    脖子的血四下喷着的老赖皮叫不出声音,双手捂着脖子朝众人求救。

    他一转头,鲜血溅了众人一身,众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啊,全都尖叫着躲开,根本不愿意被老赖皮靠近,惊叫慌促的众人发觉明歌已经从笼子里出来的时候,明歌已经跳出院子,犹如一只矫健的豹子朝宿主住的小木屋跑了去。

    祖庙祠堂里的那些村子里的主事人们听到外面的喧哗声走了出来,没想到这个时候了,明歌竟然还敢杀人,愤怒的村民们立刻就拿起锄头和耙子朝明歌的方向追去。

    肚子绞痛如有刀子在里面不同的搅动般。

    明歌很想把这个孩子保住,她昨晚上修炼了一周天以后,本来可以靠自己的力气把猪笼砸开,可是一旦她那点护着肚腹处的灵气用尽,这个孩子便彻底的保不住了。

    她缩在笼子里一上午,忽略那些嗤笑谩骂的声音不停的修炼,就是为了能够有更多的灵气护住身体里的这个孩子。

    可在身体急速奔跑这一刻,她还是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正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这一刻的明歌,心底的悲伤无以复加,这些悲伤的情绪,全是宿主的残留意识。

    ~~~新位面,厚着脸皮求个月票,眼瞅着要被后面的追上了,亲们求爱抚啊嘤嘤嘤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