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1274.第1274章 三观需要重建的南湘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集团正规吗优德国际棋牌官网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作者:本宫微胖
返回目录

    明歌丝毫不知道,这几百年的时间,南湘子和燕抚暖两人已经私下交锋无数次,是仇敌见面分外眼红的状态。

    在森林中找了一处地方后,明歌指挥着南湘子摆了阵法,又炼制了几炉子丹药,这才放了南湘子去闭关。

    南湘子这次闭关其实是有十分的把握。

    他如今算是发觉了,他在师父面前再乖巧再努力上进,也得不到师父的夸奖,他在师父面前装凄惨让自己受伤更激不起师父的怜爱,所以,怎么让师父关注自己,这是个让他很伤脑的问题。

    所以在闭关的时候,南湘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着痕迹的偷偷打量为他守关的师父。

    师父其实很关心他吧,放下自己修炼的时间专门帮他守关,师父虽然不用言语表达,可是他能知道师父对他的一片拳拳爱护之意。

    因为没有集中思绪修炼,南湘子等于是灵气圆满的时候自动冲击的。

    冲击的时候心底魔障肆虐,好在这些所谓的魔障对他形不成半点阻挠,佛挡杀佛神挡杀神,在一次次的冲击之后,他终于进了化神后期,雷劫也轰隆隆着降临在他的身上。

    雷劫淬炼之后,不着丝/缕,犹如焦炭一样的南湘子直挺挺的躺在被雷轰的一个大坑内。

    里面烟雾弥漫,明歌看不清南湘子在什么地方,只根据这人微弱的气息把人从坑底拉了出来。

    坑太深,没过多久就被泥水充斥了大半个坑底,形成了一个湖泊。

    明歌把人扔上自己的飞行灵器里,上下扫了眼,都是外伤并无大碍,她便放任南湘子躺在法器的甲板上,而她自己则回内室里睡大觉去了。

    发觉自家师父果然不会对受伤的自己有半点怜爱之心后,在外面躺了十多天,经历了风吹日晒的南湘子慢吞吞的起身,给自己掐了个祛尘诀,又从空间里取出一件衣服披上,这才恭恭敬敬站在明歌的房间外。

    明歌没有出门和这家伙叙旧,到了昆仑派后,朝掌门报备了南湘子如今的修为,与掌门相谈正欢呢,就有飞鹤跌跌撞撞的进屋到了掌门面前。

    掌门点开一看,却是有人在门派里打架呢,这要是一般人倒也罢了,偏偏还是两个元婴之上的老家伙,昆仑派马上就要被这两家伙给夷为平地了。

    这还了得,掌门连话都说不出了,与明歌一起朝门外冲去。

    打架的不是别人,是南湘子和燕抚暖新拜的师父龚霄,龚霄可是合体初期,生生比南湘子高一个境界。

    这么个长老竟然堂而皇之的对小辈出手,这小辈还是自己的徒弟,瞅着南湘子在龚霄的威压之下两腿战战着打弯,却一脸坚定的瞪着龚霄没有丝毫屈服的意思,明歌的威压直接扑在龚霄身上,措不及防的威压覆盖在龚霄身上,令没有半点防备的龚霄脚步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地上吐了口血出来。

    南湘子没了威压压制,整个人就像是弹起的皮球朝后冲去,明歌的灵气及时的将他托住无知无觉的将他逆转的心脉捋顺。

    她也不看自己的徒弟,而是望向地上的龚霄。

    掌门伸手将四周用阵法罩住,使得外面的人看不到阵法里的人说话,这才怒气腾腾的问龚霄,“怎么回事?你一个长辈,怎么和一个小辈计较,还在门派里打斗?”

    两人所在的灵丘峰因为他们的打斗而成了一堆的废墟,灵丘峰上的弟子们更是受伤无数,也怪不得掌门一脸怒容!

    龚霄恨恨望了眼明歌,指着地上两个生死不知的弟子说,“是冰雪峰弟子南湘子先对我徒弟出手以势压人。”

    地上昏迷的两人是燕抚暖和卿痕。

    “子不教师之惰,既然是冰雪峰的弟子有错,不管怎么样也该是我这个当师父的出手训诫才是,龚长老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小辈计较,我那徒弟不懂事,龚长老似乎也有些拎不清啊。”

    明歌这话就是在对龚霄啪啪啪的打脸,不过这个实力为尊的时代,明歌别说讽刺两句,就是真上前打龚霄几巴掌,龚霄也不敢有任何的异议。

    龚霄的脸涨的通红,他一向看不起冰雪峰的玉明歌,这女人靠着父母曾是掌门人的关系一路走红,他以为这女人的修为差他千里,没想到这一次见面,这女人竟然比他的修为还高,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求助般的望向掌门,梗着脖子的他还坚持自己刚刚的话,“是他先动手欺负我徒弟,我徒弟被他打的只剩一口气,我训一训他怎么了?”

    明歌问,“他们因何打架?”

    龚霄语噎,立刻就望向他自己的徒弟!

    燕抚暖和卿痕已经从地上爬起,各自吃了几粒丹药在调息,感觉到自家师父的视线,燕抚暖抬头刚要说话,明歌的威压直接把她压的瘫软在了地上。

    而自始至终,明歌连眼风都没给她,“龚长老,你别说你连原因都还没问,就已经开始教训我那傻徒儿了!”

    龚霄的脸涨得通红。

    掌门夹在两个人中间根本插不上话,半晌才说,“龚长老,小辈们不懂事,你怎么也和他们一起瞎胡闹,这灵丘峰怎么被你毁掉的,你怎么把它恢复原样!”

    这是要一笔带过。

    明歌冷冷哼了一声,大有看在掌门面子上不再和龚霄计较的意思,侧头和自己的徒弟喊了声走,两个人转眼就消失在原地回了冰雪峰。

    一进院门,明歌头也不回的喝道,“跪下!”

    身后传来扑通一声响。南湘子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师父,徒儿知错了!”

    正欲往石室而去的明歌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问,“你错在哪里?”

    错在哪里?南湘子一脸茫然,他觉得自己哪里都没错,不过师父既然说错,那么他肯定错了,“徒儿给师父丢脸了,没能打得过龚长老,丢了师父的脸!”

    所以这家伙意思是他在门派里堂而皇之的打人没错,错就错在自己不厉害,没一棒子打死一船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