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1621章 男色天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新闻下载安装2017金牌三肖六码中特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作者:本宫微胖
返回目录

    谢琅从自己身上找了手绢去帮明歌擦,手绢下一刻被明歌抢过去!

    转身低头擦鼻涕的明歌丝毫没发觉,身上那件属于谢琅的披风已经滑落。

    等她转头,就瞧到谢琅目光呆呆的望着她的胸口。

    谢琅给她的这件衣服属于轻纱性质,最纠结的是,这衣服没有肚兜儿,某些地方****不说,还若隐若现。

    明歌忙双手抱了胸瞪着谢琅。

    谢琅低低咳了声找回了理智,“我是让船夫和岸上的人买的衣服,不是有意给你买,买这种衣服的!”

    这醉心湖中最出名的就是那些艺妓们的画舫,这些衣服估计都是卖给那些女人们的。

    明歌低头,默默的将那件滑落的蓝披风往自己身上拉啊拉。

    谢琅却伸手将明歌搂进了怀里,“你着凉了,不能再披湿衣服了,我这样抱着你给你取暖吧!”

    明歌被他抱得紧紧的,连口气都出不上来。

    不等她反驳,谢琅又说,“小公主,这次也嫁给我好不好,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明歌被他抱的紧紧的,胸口的馒头压在他的胸膛上,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有种局促般的滚烫感,“你,你先放开我!”

    “放开你我会忍不住去看你,就这样抱着你,我也看不到你那里,而且还能帮你取暖,多好!”

    说的好有道理,明歌竟无言以对!

    可是为什么觉得哪里怪怪的,这家伙抱就抱,干嘛要蹭她的胸?

    明歌伸手掐了一把谢琅的肩膀,“你放开我!”

    谢琅摇头,“那你要嫁给我!”

    “我干嘛要嫁给你!”

    “你本来就是我媳妇了的!”

    “那我也没和你拜堂成亲过,而且那是上辈子的事了,和这辈子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上辈子,我也没喜欢你,这辈子我更不喜欢!”

    活了两辈子,对于明歌来说,小女儿家的这种****其实很幼稚,喜欢这种东西更是幼稚,所以说这种话的时候,明歌深深有种很蠢的赶脚。

    “那你喜欢谁?”谢琅紧紧抱着明歌,“你是不是喜欢谢玉!”

    明歌一脸的无语,“我干嘛喜欢谢玉,我不喜欢你难道就得喜欢他吗?天底下又不是没有了男人,而且就算有男人,我干嘛非要喜欢一个,你们一个两个的都问我是不是喜欢谢玉,我有病啊我,多少年没见过的人,我喜欢他干嘛!”

    “谁还问过你?”

    明歌闷闷的回答,“我那位大姐姐!”

    谢琅的身体僵了僵,“凝香公主她有问题,你记得防备着她。”

    明歌没说话,这一世的凝香公主对她很宠溺很疼爱,让她一度以为这才是她真正的亲姐姐。

    可自从出了那事后,明歌细细回想着才发觉,凝香公主对她的宠溺是一种无条件的纵容,比方总是说她受了苦受了委屈,以后就什么都不用做。

    对的,什么都不用做,每天只要吃好睡好。

    凝香公主还经常亲自送明歌吃她自己做的那些个点心,都是些糖脂高的食品啊。

    幸亏明歌这身体一直都没吃胖。

    细细想来,自己就是被凝香公主当猪一般在养,简直细思恐极!

    明歌终于没再继续挣脱谢玉,而是问,“她是谁,你的第一世,她也是现在这样吗?”

    那个她,指的是凝香公主。

    “凝香公主第一世和第二世都是嫁给了我哥哥谢玉!”谢琅说这话的时候特地低头去瞧明歌面上的神情。

    明歌面上却没什么情绪,她其实猜到了这个答案。

    所以,如今的凝香公主,已经不是她真正的那个大姐姐了,可问题又来了,如今的凝香公主是谁?

    明歌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后瞧到谢琅的目光,干脆问,“你知不知道现在的她是谁?”

    谢琅摇了摇头,“这女人知识渊博,聪慧过人,而且她还有让人不知不觉被她吸引的一种魔力般,我跟了她这么久,依旧抓不住她的半点蛛丝马迹。”

    他顿了顿,脸色潮红着又说,“不过她虽然有才华,可却并不用在正路!”

    明歌却觉得谢琅这一句有失偏驳,凝香公主不管是谁,不管要给她挖什么大坑,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凝香公主这一世所作所为比她上一世要厉害多了,如今朝臣们对凝香公主交口陈赞,太子哥哥也对凝香公主唯命是从,只要皇家一心,世家的权利超早会被削弱。

    所以明歌立刻就反驳,“她在那个位置做的很好,是你对她有偏见吧!”

    谢琅闻言冷笑一声,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眼底甚至还有火苗在闪烁一般,一张脸更是沉沉的可怕。

    幸好小船在这时候停了下,谢琅用自己那件蓝色的披风又将明歌裹了个严实,抱着明歌上了岸走了一段路。

    明歌就觉着自己似乎进了个院子里,似乎还有下人在和谢琅打招呼。

    这家伙该不是把她带进了谢家吧,不过转而又想,谢琅再蠢也应该干不出这种事。

    果然,等明歌被放下来的时候,她将遮了脸披风撩开,就看见眼前是一间不大,却男人味儿十足的屋子。

    “这是我娘住的院子!”谢琅示意明歌去床上躺着,“你着凉了,我去给你抓点药,顺便买套衣服,你在床上睡一会,我娘去熬姜汤了,你一会记得喝掉!”

    明歌后知后觉的想起,谢琅口中的娘是他的亲娘。

    这一世谢琅的娘并没有死去,而且谢琅在谢家外面为自家亲娘安排了个住的地方,明歌扫了眼干干净净的床铺。

    谢琅立刻又说,“这虽然是我住的屋子,可我却从没住过,只是闲时过来画个画写个字,这床铺很干净!”

    明歌点了点头,她是练武人的身体,不会那么轻易的感冒,只是有点着凉而已,没什么大事,不过她现在那衣服实在太透明,不等谢琅说完已经钻到了被窝里。

    谢琅望着明歌的身影,嘴角弯了弯,却什么都没说,只几步出了门外。

    没多久谢母端了姜汤进门,谢母大概是得了谢琅的嘱咐,虽然对自家儿子带回来的女人好奇的不行,可却并没有问明歌问题,只帮明歌将被子掖了掖,让明歌好好睡一觉,发个汗就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