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1740章 女皇的私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365提现提不出来怎么办永利旗下所有游戏平台网址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作者:本宫微胖
返回目录

    说起来,明歌和宫十三刚刚还没像对面这两人一样变换那么多的姿势,估摸着自家媳妇被这些眼花缭乱的姿势给吓呆了吧,大家族里的男人们对这种男女之事可能比较保守,等她日后有时间了,好好教一教自家媳妇各种花样,让媳妇也高兴一下。

    明歌心底的念头转动,拉着宫十三要离开呢,拉了两下宫十三这才魂魄归位,想到自己刚刚的失态以及皇女眼中那戏谑的神情,他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只亦步亦趋的跟着皇女,羞愧的脸头也不敢抬起来。

    两个人回了房间,又喊了侍人在浴池准备了热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鸳鸯浴。

    沐浴时候明歌发觉宫十三某处肿/大,大概是受了刺激,一直没有消下去,想到宫十三年龄尚小,**多了伤元气,所以将宫十三这话儿无视掉了。

    宫十三就算再多的杂念,可明歌不发话,他也是不敢有半点逾越的,只规规矩矩的帮明歌擦洗身体。

    瞧了眼明歌在水中舒服的眯着眼,他到口的问话收了回,将手放在明歌的那处轻缓着挖了进去。

    这是要帮明歌里面也洗洗的节奏。

    昏昏欲睡的明歌一个激灵就惊醒了,将宫十三的手推开,双/腿交叠一脸警惕问宫十三,“你做什么?”

    她这声音实在太惊讶了,宫十三慌忙就从浴池里爬出去跪在岸边请罪,“皇女恕罪,是我手劲太重扰到你了,我一定,一定轻点帮您洗,求您再给十三个机会。”

    明歌被宫十三这反应吓到了,她刚刚还以为宫十三这是想要再和她捣鼓呢,没想到宫十三是想帮她清洗里面。

    最主要的是,她不过是声音大了一点而已,宫十三干嘛就跪在那里请罪,竟然还在瑟瑟发抖,她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不分青红皂白就会把人斩了的昏君。

    她和宫十三可是夫妻哇。

    明歌叹了口气,她朝宫十三招手,“过来。”

    宫十三战战兢兢的抬头和明歌的目光对上,不过马上他就慌促低头乖乖的又下水挪在了明歌的面前,“皇女,我重新帮您清洗,这次我一定,一定不会再让您感觉难受了。”

    明歌伸手勾起他的下巴,在他的脸上亲了亲,“刚刚并没有怪你。”

    她见宫十三眼中迷惑着明显是不相信她的这个话,干脆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唇,想用自己春天般的温柔来安抚这受了惊吓的孩子。

    绵软了的宫十三瞬间一柱冲天的抵在明歌的腹部,他忙将自己的身体微微后退想避开明歌,明歌伸手抓住了他,“十三,刚刚是你将本王的情.欲挑了起,现下就由你负责帮本王灭火。”

    宫十三忙点头,“好的皇女。”

    回答的这么认真,怎么觉得他是把这事当了职责在履行呢,明歌心底略疑惑,不过在宫十三的撩拨下,她马上就把这疑惑抛了开,感慨着想,宫十三这技术真打算很不错啊,就是有点略一板一眼,为啥这家伙每次干啥前都得询问她行不行呢,简直就像是一盆子冷水时不时的泼她身上有木有。

    这一次水中鸳鸯浴令两个人都是精疲力尽,明歌后来还是被宫十三抱上床的。

    明歌躺在床上也没什么睡意,她干脆侧头细细打量着自家媳妇。

    宫家的男人长得好看那是满京城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宫十三能在宫家那么多的男人中脱颖而出被女皇钦点为皇夫,俊美自不必说,眉毛浓长似柳叶,既不会让人觉得粗犷,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羸弱。他的眼睛是那种双眼皮大眼睛,虽然不像那种凤眼或者桃花眼会撩人,黑白分明的眸子却自有一种别样的沉静,令人看着就觉得舒服,是了,宫十三是一个让人第一眼看着就会觉得舒服,觉得赏心悦目,然后越看越英俊的男人。

    她拿了宫十三的手对比着自己的大手,宫十三比宿主小一岁,如今堪堪十六岁,虽然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多,可是这男人的手却比她的大多了。

    而且明歌惊讶的发觉这个男人的右手竟然还有剑茧,“你手上怎么会有茧子呢?”

    “是不是很难看。”宫十三忙忙着要收回自己的手,“皇女觉得难看的话,我完了把茧子磨掉。”

    “不是难看,我是问你手上怎么会有茧子,宫家的男孩们不做活吧?还是宫家虐待你了,你说实话,他们要是虐待你了,本王去帮你讨个公道。”

    自家的媳妇还有人欺负,可真是反了天了。

    “不是。”宫十三忙说,“是我小时候顽皮,经常拿木剑乱舞,所以才有肉茧的。”

    他说话的时候目光闪烁,明显不是实话,明歌斜睨他,“是吗?”

    宫十三连连点头,“是的。”

    “今天花园里那一女一男你认识吗?”

    宫十三没想到明歌的话题转移的这么快,他松了一口的同时又略紧张,“那个男人叫清风,是我的陪嫁男侍,那个女的人称吴婆子。也是我的陪嫁,,是在院子里掌管厨房人事调动的。”

    明歌惊讶,“你的侍人怎么会和厨房上吴婆子在一起?你知不知道这事?”

    宫十三摇了摇头,“他们,他们跟着我嫁过来以后,都是一起住了一个院子等着,等着皇女您的召唤,这事情是我疏忽了,没有把人教导好,求皇女责罚。”

    怎么眨眼又说到了责罚这种事上了。

    夫妻之间动不动就说责罚,也实在太伤感情了。

    明歌抓着宫十三的手玩着,“的确是你管教不严。”

    本想让宫十三成全那一对野鸳鸯的好事呢,那吴妈那么老,那男人也能啃的下去,她就不信这是真爱,可一想,那男人是宫十三的陪嫁男侍,一个陪嫁嫁给了府中管厨房的小管事,听起来有点丢宫十三的脸,而且这事吧,说出去了固然别人会讥笑,可最后嘲笑的却是宫十三,毕竟那个男人是宫十三的男侍,所以明歌话语一转干脆又说,“这事你不用管了,交给本王处理便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