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腹黑总裁太痴情 »  第125章 你负责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香港内部一肖一码2017年的生肖表图

小说:腹黑总裁太痴情作者:花苹果1
返回目录

    白竹茵对上他的眼睛,看到他眼底水雾一般深沉的欲-望,顿时呼吸一窒。

    翻身一压,他死不要脸的把责任推到她身上,说道:“不知道男人的身体在早上最挑-逗不得么?你自己扭来扭去勾-引我的,你要负责灭火!”

    “你不讲理!”

    “唔……”

    宋苍墨狠狠的吻住她的唇瓣一会儿放开,说道:“和男人在床上最愚蠢的是什么知道吗?”

    看把白竹茵的好奇心勾起来,他邪魅一笑:“就是用道德伦理去束缚他的欲-望。你要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你……”

    小嘴被人吻住,身体仍然不着寸缕,很容易就让男人得逞吃干抹净。

    不过,宋苍墨没有太狂野,只要了两次就饶了她。

    &&

    吃了饭,宋苍墨替白竹茵的脚裸换药。

    白竹茵就坐在房间的床-上,宋苍墨则坐在小凳上替她敷药。

    包扎了一夜,脚裸依然很痛很肿胀,看起来,好像没有消肿过。

    宋苍墨忧心的皱了眉头。

    白竹茵看着自己仍然肿痛的脚,很沮丧。

    “宋苍墨,我们真的还要待下去吗?”

    宋苍墨默默的上药,没有回答,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我的脚肿得很痛啊。”

    宋苍墨仍然没有说话。

    白竹茵恼火,任性的打掉他敷药的手。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铁石心肠,我真瘸了你就满意了是吧?”

    “那你想让我满意吗?”宋苍墨又给她的腿敷药。

    白竹茵红了眼,移开了伤腿,恼怒道:“反正都肿得没法好,你又不肯去订机票,我干脆什么药都不敷,直接让它瘸掉算了。”

    冲他发脾气,宋苍墨不怒,反而还看着她笑。

    白竹茵的气更不打一处来,心头悲苦难言,感觉自己在这个鬼地方被宋苍墨折磨到了体无完肤,眼泪便哗啦啦的往下掉。

    但其实,这不是他害你受伤受苦的好伐?

    宋苍墨看着她的眼泪,伸手要替她擦掉,却被她一手挥开。

    “你滚开,我不想看到你了。”

    说完,白竹茵趴到床-上,放声痛哭。

    “唔唔,我要回家。”

    宋苍墨哭笑不得,坐上-床来,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道:“算我欺负人,但你也不该拿你的脚来撒气啊,乖,起来,先把药敷了。”

    白竹茵侧过头来,眼睛和鼻头全都哭红了,对着宋苍墨咬牙切齿道:“不许跟我说话,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带着你的声音,彻底的给我消失!”

    宋苍墨好笑道:“看不出来,你脾气挺辣的,老实说,你平时的淑女是怎么装的?连我都看走了眼。()”

    白竹茵的脾气被挑到了着火点,一只枕头狠狠的朝他头部砸过去,眼泪遮掩不住眸子里的火焰,怒恨喝道:“宋苍墨,你给我滚。”

    老娘平时就很淑女,但现在你让老娘淑女不了了,老娘恨不得杀了你,抽你的皮。

    宋苍墨闪身一躲,躲开了她的袭击。

    “好了,不逗你了。你先消消气,我出去透透气。”

    “哼!”

    白竹茵背过身,思量着,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回滨海城,再不逃出宋苍墨这只魔爪,她一定要死无全尸。

    走到房门口,宋苍墨又回过身,看着白竹茵连头都用被子蒙住了,知道她气得不轻,忍不住就想安抚一下她。

    “你先睡一下,睡醒后会有大惊喜等着你,别气了。”

    白竹茵咬着唇才忍住没有暴粗口,只是狠狠的扯了一下被子。

    可恨的是,被子上还残留着宋苍墨的气息,他的味道,密密绵绵的包围着她全身,让她反胃。

    大惊喜?

    哼,她会相信他才怪,他不送她大噩耗,她就阿弥陀佛了。

    宋苍墨关上门后,白竹茵拉开被子,翻身起来,跳着去收拾行李。

    她不管了,用走的也要走回去。

    衣服不多,但她在这里玩了这么久,收集了很多新鲜的玩意儿,比如五颜六色、形状不一的贝壳,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鹅卵石,还有一种磁石,据说可以预防疾病。

    她收集到了两个拳头那么大小的磁石,打算拿回去让首饰店加工成手链。这么大的两个,起码可以弄出两三条吧!

    但这两样东西,塞进她的背包,比她原来所带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重了两倍。

    何况,除了贝壳和石头,她还带了这里的特产,都是新鲜的植物药材和干菜原料,很好吃,很滋补,也很少见,药用也很好。

    所有东西加起来,那个背囊都塞不下了,而且,还沉得厉害,她只有一只脚走路,是带不了这么多东西的。

    但是,让她把这些宝贝丢掉,她又舍不得,她辛辛苦苦的捡回来,当时看到它们时有种如获至宝的快乐,每一个东西都带给她快乐的记忆。

    无奈的躺回床-上,腿成了这样,让她怎么回去嘛!

    白竹茵生着闷气,身体虚乏无力,精神不济,所以,待她的火气平和下去,她慢慢的沉睡了下去。

    但才一睡沉,又跌进了无底洞的噩梦深渊。

    有人掐住了她的脖子,腹部有只柔软的手在抚摸,她想睁开眼看下这双雪白柔软的手的主人,可是眼前却总是一片黑暗。

    是宋苍墨吗?

    除了他,没人会这么凶狠掐她脖子了吧。

    但这双手,雪白得不像是男人。

    “你想干什么?”

    “呵呵,”柔得阴寒的声音说道:“在你这里挖走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你放开我,……”

    她拼命挣扎,但那只手突然用力剖开了她的腹部,她的身体血肉模糊……

    “啊……”

    “轰……轰……”

    窗外,轰鸣声震得房子有点儿颤抖。

    白竹茵陷入噩梦中,这样的颤抖无疑更加催化了她的噩梦。

    “好痛……”

    “啊!”

    那双手继续在她敞开的腹部挖着什么。

    虽然白竹茵尖叫得很大声,但是屋外震耳欲聋的声音完全掩盖了她的尖叫。

    “啊……”

    一声惨叫之后,她冷汗涔涔的清醒过来,还在噩梦的惊惧中,房子却继续抖动着,仿佛地震般。

    白竹茵更加害怕,起床逃生,她都忘了她的一只脚受了伤,而下-床先着地的就是受伤的脚,结果脚掌才沾地,顿时剧痛,人就狠狠的从床上摔倒在地。

    “啊!”

    钻心的疼痛从脚裸蔓延至全身,她想,她的脚估计要完蛋了,好痛,痛得感觉不到脚掌还长在自己的身上!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