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腹黑总裁太痴情 »  第219章 结婚了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分彩计划群841777香港马会挂牌之完整篇

小说:腹黑总裁太痴情作者:花苹果1
返回目录

    (2140字)

    “给我过来!”

    推车主人紧抓住白竹茵的手腕就把她拖向宋苍墨。

    “不要,你放开我,我不要去见你们宋总!”

    白竹茵拼命扭着自己的手腕,挣扎着。

    “还想逃,你死定了!”

    推车主人恶狠狠的威胁!

    两人眼前阴影一暗,猝然抬头时,宋苍墨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白竹茵惊得如同雕塑般,只用惶惑不安的眼睛看着他。

    他脸色沉如水,眸子燃烧着她所熟悉的火焰,她忙垂下头,恼恨自己道:白竹茵,你死定了,什么人的东西你不去碰,偏要碰坏他的,看你还不被他的火焰烧死!

    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他有所动静。

    “宋总,就是她,是她碰翻了我们的模型,不是我的责任!”

    推车主人大声撇干净责任。

    宋苍墨犀利的眼神凌刺着他,推车主人以为宋苍墨要找白竹茵出气的时候,突然觉得他的手腕一痛,碎骨般的力道让他的手腕顿时失去了知觉。

    只见宋苍墨的铁掌扣到了他的腕子上,然后一扯一甩,动作一气呵成,把他的手从白竹茵腕上拿开。

    此刻,宋苍墨除了恼怒这个惹他不高兴的员工,更加恼恨自己,此刻他最该紧张的应该是毁掉的模型,而不是扣在白竹茵皓腕上的男人的手才对!

    可是,他就是该死的又失控了,即使离婚已经两年,但看到别的男人碰触她,还是让他觉得碍眼不舒服,差点就想把眼前这只手剁成肉酱!

    推车主人吓得眼珠快要掉下来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cdn-cgi/l/email-protection

    [email protected],差点就把他的手捏断了!模型毁了他说了是这女人的错了啊,老板理应去对付这个女人才是,搞什么飞机啊!

    白竹茵也很惊讶,宋苍墨把推车主人的手抓开,解救了她被抓痛的手腕,那里已经被抓得一片淤青红肿了呢!

    情不自禁的,她悄悄抬眸看向宋苍墨,只见他的脸色比刚才更黑了,伸手扯住她另一只手腕,低声说道:“跟我来!”

    无视一干人等,他拉着白竹茵回他在酒店的房间。

    现场出了意外,陆振南看着宋苍墨带走白竹茵,料得到会有什么样的后续发展,宋苍墨是啥样的人,他陆振南还不知道吗?

    所以,他很醒目的留下来处理现场突发状况,同时心里也莫名的兴奋开心,也更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见过白竹茵之后的宋苍墨,会是啥样子的表情了!

    电梯楼层字数不断滚动上升,白竹茵感受着属于宋苍墨特有的磁场和特有的气息,小心脏怦怦的乱跳,脑子晕乎乎的,有种缺氧窒息的感觉。

    可是,他现在和她没有关系了,他只是她的前夫,她生了他的孩子,却不能让他知道,所以,她应该和他保持距离的。

    她转动手腕挣扎,宋苍墨握着她的力度不似刚刚那个推车主人,不大不小的力度,不会让她感到疼痛,但也不会让她轻易挣开逃脱。

    “宋苍墨,你放开我!”

    宋苍墨阴沉着脸,没有出声。

    “宋苍墨,你放开,你要带我去哪里?”

    宋苍墨却仍然没有出声,握在她腕子上的手,改为握住她的手掌,大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背,在那根无名指上流连着。

    她是还没结婚还是故意没有戴婚戒的?

    其实他想要知道她和云以臻的消息易而反掌,只是他刻意的不想去知道。

    知道做什么呢,只是让自己更心痛罢了。

    宋苍墨心中抓狂着,恼恨着自己,竟然因为她无名指上光溜溜就心烦意乱起来,平静的心湖,抑制不住的波纹起伏,停歇不下。

    “宋苍墨,……”

    他忽然狠瞪一眼过来,吓得白竹茵急忙闭住了嘴巴,随即懊恼的想:惨了,看来她毁掉的房子模型真的很值钱,卖了她也抵不了债了!

    出了电梯,把白竹茵禁锢在自己的房间,一切噪音都消失了,这里终于只有他们,宋苍墨心中莫名的一阵激动。

    他松了白竹茵的手,走到了窗边,点起了烟,视线直勾勾的打量着她,放肆的目光让白竹茵难堪又不自在。

    “那个模型我知道很贵重,所以,如果你要我赔的话,……”

    其实,可怜的倒霉的碰坏了他的模型的她也不知道拿什么去赔……

    “和云以臻?”

    宋苍墨似是未听见她的话似的,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问出了他心中的期许。

    但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他这不是自找罪受嘛,她结不结婚他何必再去知道呢?

    “呃?”

    白竹茵愕然,跳动的芳心慢慢的降低了频率。

    宋苍墨似是悠然的再吸了一口烟,眼光淡淡的盯了一下她的手指。

    “你的手上没有戒指,让我很好奇!”

    他的语气淡淡,让人琢磨不定,尤其是他的眼神,复杂到让人费解。

    白竹茵搞不懂他问这些做什么,好奇这个做什么,而且,她也没必要去回答前夫这个问题吧?

    “我没必要告诉你吧,我们已经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除了他是她孩子的爹,他们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一点关系也没有?”

    宋苍墨不悦的声音微微扬高,浓密的剑眉挑了挑,唇畔忽然浮起一抹冷淡的笑意。

    “怎么会没有关系,关系可大了。”

    那一晚云以臻向她求婚,他亲眼所见她没有拒绝,而他,最后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死心去了美国的。

    “宋苍墨,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现在重要的是怎么解决模型……”

    白竹茵很想转回到模型话题上,要怎么赔偿要怎么解决,她好心里有数,虽然她对那个赔偿金额有莫大的惊秫感。

    可是宋苍墨再次冷冷的打断了白竹茵,邪肆的笑道:“你不说没关系,只要我想知道,照样可以查出来。”

    什么?他要去查她?!

    白竹茵再次惊秫,他去查的话,那她生了他孩子的事情不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