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腹黑总裁太痴情 »  第372章幸福大结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w88app官方登录谁知道澳门永利总站的网址

小说:腹黑总裁太痴情作者:花苹果1
返回目录

    “护士,我儿媳妇生的是男孙还是女孙?”

    一干人,等不及了。

    “恭喜恭喜,宋生的是男孩,还有一个孩,一会儿生出来。”

    护士说完,一溜烟又跑进手术室了。

    “平安就好。”

    大家松了口气,笑呵呵的,然后同情的目光一起看向宋苍墨。

    宋苍墨绷着脸,别提有多黑有多难看了。

    “爸爸,是不是小弟弟?”

    小贝扯着宋苍墨的衣袖,发问。

    “问你奶奶去!”

    他很不情愿的迸出一句。

    还好,还有一个没生出来,这个,一定是小甜心,一定是。

    他心里自我安慰着,万万不愿意去想有可能两个都是儿。

    “苍墨,瞧你,儿也是你们生的嘛,有什么不高兴的。”

    李秀笑着呵斥,反正只要是他们家的孙,男的女的,都好。

    “他是不服气输给我们这么多人。”

    宋浩朗朗一笑。

    方雪如则同情的拍了拍宋苍墨,安慰他:“莫急,可能下一个就是女孩了。”

    护士又出来报喜了。

    “宋生的第二个孩也是男婴。母都平安,一会儿就出来了。”

    这次,护士直接宣布完毕,又马上进去了,省得受宋苍墨的眼神虐待。

    “都是男孙,都好,都好。”

    四个长辈,一样欢喜,反正他们家孙数量增多了他们就开心了,有男有女就好,他们的要求不高。再说,孕妇已经很棒了,才生了两胎,就有四个孙,这种福气,可不是谁都有机会享受到的。

    宋苍墨说不出来自己是什么心情,总之,觉得很不顺他心意,但又无可奈何。

    心情难受,他抱起小贝,在孩的身体上蹭了蹭。

    “爸爸。”

    小贝揉了揉宋苍墨的头发,似是在安抚他。

    “小甜心,爸爸只有你一个小甜心了!”

    心情真是落。

    &&

    白竹茵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剖腹的伤口,疼得厉害,稍微动一下都难受。

    宋苍墨一直守在她身边。

    “很疼是不是?”

    “嗯,孩呢?”

    “不知道!”

    白竹茵从手术室出来之后,他一直陪着,没有心情去看孩。

    “你怎么啦?”白竹茵看他一脸黑,问:“真的是两个儿?”

    不然,他应该不会黑脸。

    “噢!”

    宋苍墨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

    白竹茵看他不开心,也没有心情去揶揄他。

    虽然她故意和他唱反调,但也并未真心希望两个都是儿,尤其是看他这么不开心,她都觉得惋惜了。

    “对不起,老公,让你失望了。”

    宋苍墨抓着她的手,捂自己的脸,沉默,心口还是有些痛,一下,还难以接受现实。

    “要不,我们过两年,再生一胎好了。你不要不开心嘛!”

    “不生了。”

    宋苍墨冷冰冰一句。

    生孩原来是这么痛的,虽然白竹茵一直忍着没有大哭不叫,但他在产房的时候,看到别的产妇叫天哭地还骂自己老公是乌龟王八蛋,他知道那一定是难以想象的痛,只可惜他没有办法替她去承受。

    尤其,看到她醒来还这么痛,说什么他都不想再生了。

    他怎么舍得让她再去受一次分娩之苦!

    四个孩,只有一个小甜心,虽然不够完美,但不遗憾。

    所以,这样就够了。

    一个星期之后,白竹茵和孩都出院了。

    宋苍墨从孩出生到回家,一直都没抱过。

    白竹茵明白,他还在闷闷不乐。

    婴儿床放在他们房间,方便孩半夜吃奶。

    半夜,孩饿哭了。

    白竹茵伸腿踢了踢宋苍墨:“老公,去把孩抱过来!”

    宋苍墨眉心紧皱了一下,没有动。

    “去啊,你要等孩哭成哑巴你才去是不是?”

    房间里,再也没有旁人可使,宋苍墨不得不去抱婴儿过来。

    孩的皮肤还是皱在一起的,两个孩,一模一样,长得都像宋苍墨。

    小小的婴儿,在他的臂上,几乎没有重量。

    孩被抱起后,乖乖的不哭了,眯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没牙的嘴,明亮的冲宋苍墨一笑。

    宋苍墨的心顿时一软,紧抿的唇,的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这是他的骨肉啊,他怎么会不爱呢?

    “你还在磨叽什么,赶紧抱过来啊!”

    “哦,好!”

    宋苍墨抱了一个,一时心急,想两个都抱过去。

    “先抱一个过来,刚出生的孩,身骨很软,你两个抱不住的。”

    白竹茵慌忙出声阻止。

    “哦。来了。”

    宋苍墨这才放弃先把一个抱过来。

    “真笨,书看了那么多,头脑还不会变通!”

    宋苍墨眉心打结,被骂得真不服气!

    他才不笨!

    只是紧张了!

    但另一个宝宝还在哭,所以,他也就不计较,赶忙去抱另一个过来。

    按着白竹茵的姿势,让孩去吃“奶嘴”。

    “对,就是这样抱着。”

    两个孩同时吃奶,场景真的有点“壮观”!

    双胞胎体重差不多,很均匀,胃口一直很好。

    白竹茵产前身体调养得很好,人很胖,所以母奶还比较充足,暂时喂两个孩不成问题,但随着孩的以后肯定不够吃。

    宋苍墨看着他的儿们用力的吸着“奶嘴”,雪白的双峰,因为涨奶的缘故其丰满,可以预料,手感一定很好。

    眸色一暗,他的手摸了上去,暗地舒服的叹了一声。

    为了这两个小鬼头,他已经好久没有甜蜜的福利了。

    所以说,孩有四个,绝不能再生了。

    手指,情不自禁的在浑圆的乳峰上轻揉,体内的欲焰慢慢的升腾。

    起先,白竹茵以为他是在替孩挤奶,但他越来越用力,才发觉他趁机吃豆腐。

    “把毛毛手拿开。宋苍墨,你真是的!你这样掐着,孩吃不到奶了。”

    可不是呢,因为他的动作把乳峰捏变了形,宝宝已经吸不到“奶嘴”了。

    白竹茵伸手把他的手打开。

    “你真是个不及格的爸爸,你去睡沙发,孩放我身边,我好方便喂奶。”

    “老婆,这也过分了吧?在医院日夜陪护,回家还不能好好睡一觉。当老公的身体真是铁打的吗?早知这样,就不生这两个小鬼了。”

    “谁让你没个正经。你再不正经看看,把你赶出房间。”

    宋苍墨无奈的叹息,羡慕的看着两个吃奶吃得欢的小家伙,懊恼的抓了抓头发,他似乎可以预见未来的日,他还要受多少折磨!

    &&

    个月后,母奶不够吃了,晚上,要给孩泡一次牛奶。

    宋苍墨是劳苦功高的好奶爸,每次半夜泡牛奶或是换尿布,都是宋苍墨去的。

    这天晚上,两个宝宝同时喊饿,他喂好奶,两个小坏蛋又同时拉屎,气得他差点没把孩扔到洗衣机里让他们自行洗干净。

    但尽管这样,他也舍不得叫醒老婆来处理,因为白竹茵为了照顾孩,原先肥胖的身体已经瘦了不少,他知道她没有睡好,所以,纵容着她继续睡。

    其实白竹茵也不是全然睡沉,她还是有感觉的,只是困,知道他会处理,所以懒得起来。

    待宋苍墨清理完毕再躺上床之后,白竹茵抱紧他,问:“弄干净啦?”

    “嗯,睡吧。”

    他吻了吻她的额,也是一身疲惫。

    虽然孩长得很好,但精力旺盛,晚上总要闹腾几次,真让人消受不了。

    “老公,嫁给你真好!”

    白竹茵幸福的微笑,心满意足。

    宋苍墨原本皱着的眉心舒展开了。有她这句话,忽然觉得再多的疲累,也情愿了。

    “你真是个好奶爸!”

    白竹茵蹭了蹭身体,又睡沉过去。

    宋苍墨额上黑线,“奶爸”,是他最讨厌的称呼,若是让公司员工知道他在家不仅是孩奴,还是妻奴,估计他的形象也要大打折扣了。

    &&

    最近宋苍墨公事繁忙,很多时候都是她已经睡了,他才回来。早上她还没醒,然后他又去上班了。感觉好多天没见到老公的脸了,所以,这天,白竹茵特地下厨煮了午餐亲自送来。

    经过茶水间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提及宋苍墨的名字。

    “今天你们看到了没,财务部的苏妖精又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去宋总办公室勾引了。”

    “结果怎么样?”

    “能怎么样,件签了就把她轰出来了。”

    “苏妖精也真够厚脸皮的,宋总都有老婆孩了,她还死劲的上紧发条去勾引,这年头,小真够嚣张的。”

    “切,她算什么小,咱们宋总又不搭理她。”

    白竹茵心想苦笑,宋苍墨要是敢搭理狐狸精,他就。

    “不过,说真心话,如果是宋总,当小也甘愿了。”

    “做做白日梦就好了,人家宋总一心一意只爱夫人一个,宋总专情得很!”

    “你怎么知道?”

    “陆特助说的,还有假吗?”

    听到了脚步声,两人忙闭嘴。

    “好了,别说了,有人来了。”

    两个女人鬼鬼祟祟的出来看没有人,才放心的走了。

    白竹茵从转角出来,皱起了秀眉。

    宋苍墨都十好几了,孩都四个了,怎么还那么抢手?

    不行,就算宋苍墨不为所动,她也不容许自家老公受人凯觎。

    看来,陆振南的话很有道理,是要适时的过来宣示一下主权才行,省得狐狸精以为夫人只是个放在家里的摆设。

    “哟,嫂来探班啊!”

    陆振南的笑脸出现。

    看着白竹茵手里的餐盒,他啧嘴赞叹:“好香啊,嫂好体贴。”

    白竹茵笑了笑,道:“一起吃吧,我多做了一些,够吃的。”

    宋苍墨打电话回家,李秀告诉他,白竹茵来公司给他送午饭了,所以正准备到楼下去接人。

    “他有午餐约会了,不要妨碍他!”

    陆振南正求之不得想答应,可惜,宋苍墨一口替他拒绝了。

    “冤枉,我什么时候有午餐约会了?”

    “华越李经理约吃饭会谈,我刚替你答应了。”

    “宋总,这个不是你的差事吗?”

    陆振南苦闷。

    “我是你上司,我的差事难道不是你的差事?”

    宋苍墨挑了挑眉,警告的瞪陆振南一眼。

    “切,不想我做电灯泡,也不用找这样的烂借口。嫂,看来很遗憾了,希望下次还能尝到嫂的好手艺。”

    “没问题,哪天有空,你到我们家来,我做给你吃。”

    白竹茵有些不满宋苍墨对陆振南这么刻薄,不就是一顿饭嘛,也这么陆特助。

    “还不快滚,你闲了是不是?”

    宋苍墨出言警告。

    陆振南接收到信号,急忙道:“嫂,我先去忙了,你的邀请,我一定去!”

    “陆振南,活不耐烦了是不是?”

    “苍墨,干嘛啦?”

    “都是你,你以为你的厨艺很好吗,随便乱请客,也不怕人家笑话!”

    宋苍墨拿过她手上的饭盒,拉她一起进办公室。

    他老婆的手,哪是随便给人家做饭的。陆振南那厮,敢来他家吃饭看看!

    &&

    孩四个月大了。

    最近,宋苍墨又犯上了一个烦恼。

    本以为个月之后,他的福利就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可是,白竹茵总让孩躺在床中间,距离隔得那么远,他连半嘴豆腐都吃不到。

    “老婆,我们把孩放回婴儿床吧?”

    宋苍墨讨好道。当时为了方便才让孩睡床上,哪儿想到今日会成为隔阻。

    “睡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放回去?”

    “你难道不想吗?”

    宋苍墨难得这么含蓄的暗示,可白竹茵习惯了他的不正经,哪儿转得过弯来。

    “想,”白竹茵说道。

    宋苍墨暗自一喜,但白竹茵后面的话泼了他一头冷水。

    “我想睡得安稳些,所以,还是让孩在床上睡吧,别搬来搬去了,麻烦。”

    “白竹茵,你就整天孩孩,你的心都扑孩身上了,我这老公算什么?”

    宋苍墨火大了。他甚至想,难怪白竹茵希望生儿了,上辈,儿是她的情人是不是?

    “哼!”

    “干嘛啦,你吃炸药啦!”

    白竹茵伸腿踢了踢他。

    “哼,不解风情,真不知道,我怎么就娶了你。”

    宋苍墨赌气的翻转过身体,假装睡着,不理白竹茵。

    白竹茵明白过来宋苍墨的意思,垂眸看了一眼自己仍然有肚腩的小腹,有点伤神无奈。

    老实说,她早就收到了宋苍墨的暗示,只是她看到自己还没恢复过来的身材,有点沮丧,所以,故意把孩放在中间当阻隔。

    也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补了,她的身材不像上次分娩之后恢复得那么快。

    女为悦己者容,也许宋苍墨不会嫌弃,但她却对自己挑剔了。

    “哼,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嫁给你,还嫁两次!”

    想到自己为了塑身绞尽脑汁,宋苍墨却还跟她置气,白竹茵也有些来气。

    两人各怀心事睡着了。

    第二天,宋苍墨先醒过来。

    看到他一双儿睡得香甜,他心生一念,小心翼翼的把两小孩移到婴儿床,白竹茵还没醒。

    他噙着一抹得逞的坏笑,狼爪伸向白竹茵的胸口。

    白竹茵以为他要解她的上衣给孩喂奶,所以乖乖配合由着他来,还不知自己即将掉进狼嘴。

    宋苍墨笑容加,大掌掌握住她两只浑圆的乳白轻轻揉着,身体半压在她身上,薄唇霸道的去掠夺她的甜美。

    全身一阵电流袭过,白竹茵清醒过来,惊讶不已。

    “你……”

    她又羞又怒,却阻止不了他的毛毛手。

    “老婆,我想要。”

    下五除二,在她情难自禁的时候,快速的摘除两人仅存的衣物。

    白竹茵双手难堪的按住腹部,有些担心自己走样的身材会让他有一丝不满意。

    “等等,再等一段日……”

    声音在他的亲吻下,破碎成旖旎的呻银。

    “我等不及了,现在刚好没人打扰……”

    宋苍墨有经验的制止住白竹茵的手脚,身体往下滑,一点点尝渐渐酥麻粉红的娇体。

    已经大半年没有过夫妻了,身体一接触到她的柔软,就像一只沉睡着的野兽突然苏醒,饥饿异常,所以,他的动作急切中带着粗鲁。

    “嗯……”

    在他的爱抚下,原本的矜持和顾忌,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所有的理智全凭晴欲去,她离着双眼,无助的感受着他给予的晴潮,一波又一波随着他抚摸的节拍起舞。

    “宝贝,我要进来了。”

    抬高她的腿,他即将要攻占进来……

    突然,“碰”一声响,是门扉碰撞到墙壁上的声音。

    两人的动作均是一僵,愕然的瞪大双眼,火烧般的温,随着有人侵入房间而急促冷却。

    “妈妈,妈妈……”

    是小宝和小贝的声音。

    “该死!”

    宋苍墨懊恼的低吼一声,快速的找被单遮住两人的身体。

    好好的机会,又被人破坏了。

    “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脱光衣服?你们在床上洗澡吗?”

    宋苍墨淡定一笑,道:“爸爸妈妈在做早操,热了,所以脱衣服散汗。”

    “呃,我也要做早操。”

    小贝继续说道。

    “笨蛋,才不是做早操呢,爸爸和妈妈在生小弟弟,你懂不懂!”

    宋苍墨厉眼一瞪小宝,恼羞成怒斥道:“皮痒了,欠打了是不是?”

    宋苍墨禁止小宝叫小贝笨蛋,笨丫头,所以,小宝偶尔嘴贱被宋苍墨听到,没少挨打。

    小宝条件反射的遮了头逃跑了,逃出去前,还不知死活的叫:“爸爸,爷爷奶奶说了,大人睡懒觉,会长猴尾巴的。”

    “嘿嘿,爸爸,妈妈,我要跟你们做早操。”

    小贝爬上床。

    两个大人皱眉苦脸……

    唉,这些小鬼,他为什么之前觉得可爱啊?都是来破坏气氛当电灯泡的!

    &&

    林君让白竹茵帮忙找点资料,刚好宋苍墨电脑开着,他的邮箱也开着,白竹茵懒得再开自己的,就借用他的邮箱给林君传过去。

    传了过去,返回收件箱,被其中一份邮件的标题吸引了。

    “原嘉嘉和牧晚晴的激情之夜!”

    咦?

    一时好奇,白竹茵点开了邮件。

    里面是一段视频,手指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

    最初五秒是空白的,后来出现的画面,像个xx一样炸得白竹茵面红耳赤。

    天啊,这两个女人在搞什么?

    如果不是这两个女人的胸口凸起明显,白竹茵一定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她确实没看错,正在大床上颠来倒去的两具身体,确实是女人无疑,而且,还是她所看过的脸孔。

    躺在床上的那个是牧晚晴,而骑在牧晚晴身体上的,则是原嘉嘉。

    两个女人,尖叫着,厮打着,呻银着,互相享受的揉捏着对方的雪峰。

    白竹茵惊讶到眼睛快要突出来了,这是真实版本的gl()吗?

    就在她愣怔的时候,视频已经过了一分钟了,画面里,两个女人的姿势已经前后颠倒交叠在一起,而她们的嘴,互相吸食着对方的湿软之地,不时伴随两人柔媚酣畅的尖叫呻银,销魂蚀骨,那声音,婉转娇柔得可以融化掉男人的骨头……

    白竹茵鸡皮一阵阵的掉……

    “啪!”

    笔记本忽然被人合上,然后推开。

    “啊!”

    白竹茵吓了一惊,回身看到是宋苍墨,脸又红又怒。

    “讨厌,吓人家一跳。”

    白竹茵松了一口气,要是别人看到她在看这个gl版激情四射,那要尴尬死了。

    “这种东西,不适合你看。”

    宋苍墨把白竹茵拉起来,换他坐到椅上,然后再把白竹茵揽坐到自己腿上怀抱住。

    “哼,我不适合看,你就藏在你的电脑偷偷看,你说,你是不是对她们念念不忘?”

    白竹茵紧揪住宋苍墨的领带,一副法官审问的表情。

    “你没看到这两个女人是个gay吗?我疯了才会对这两个变态念念不忘!”

    就算是难忘,也是因为不好的一面让他记恨犹新。

    “那你怎么把这种限制级视频放在自己邮箱里。”

    “这个说来话长。”

    “说,不许对我说谎!”

    白竹茵又紧了一下宋苍墨的领带威胁,让他难于呼吸。

    宋苍墨也没打算,于是像说一样娓娓道来。

    自从牧晚晴回美国之后,宋苍墨一直找机会教训她。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原嘉嘉。

    酝酿了一段时间之后,一次在相遇吧应酬时和酒吧老板聊了几句,老板接了一个电话,提到一种相吸的春药,当时,他闪过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就是如同视频画面里的念头。

    所以,他跟老板高价买了春药。

    然后,他设计了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原嘉嘉和牧晚晴邂逅,给两人下药,所以,两个女人才会搞在一起。

    第二天,他又提前放风,让一大堆记者去捕捉新闻,牧氏继承人是女同的消息,火速见报并且在网络上炒热。

    宋苍墨这还不过瘾,暗地让陆振南把视频免费发送到某购物网站专卖成人光碟的网店,自然的,牧晚晴和原嘉嘉的姓爱视频在男人的硬盘里也红了起来。

    老实说,中了药的两个女人,激情的画面真的逼真了,宋苍墨看了都觉得比多的色晴片有水平。

    牧晚晴自此身败名裂,牧氏也因为牧晚晴的丑闻大跌股价,有心人又散播各种资金周转困难的不实谣言,牧氏更加雪上加霜,宋苍墨又见死不救的抽走资金,牧氏熬了半年,不得不宣布解体被人吞并。

    牧晚晴崩溃,无脸再见人,投海自尽,生死未卜。

    至于原嘉嘉,则相对幸运些。

    她的老公并不责怪她,所以婚姻依然维持着。

    只是原嘉嘉变得更加神经质,怀疑自己是不是双性的,这是那种春药的后遗症,会随时间的消磨而淡却。

    所以,中了药之后,几次见到陆振南,都会有种奇怪的感觉。

    “所以了,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宋苍墨,你会不会残忍了?牧晚晴不至于得到生死未卜的下场吧?”

    “那是她自己选择的好吧?我原本只是想让她身败名裂,她自己看不开的,不要赖我头上。”

    宋苍墨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更不因为别人想不开的不幸而内疚。

    看宋苍墨没有半点内疚的意思,白竹茵真怒了。

    “宋苍墨,你就不能仁慈一点吗?你是当爸爸的人了,你要以身作则,你还这么冷血,我真担心孩们的性都随你。”

    白竹茵的走了,宋苍墨有些后悔跟白竹茵说得这么仔细,原来男人的思维和女人的思维,是有很大出入的。

    不被白竹茵理解,他无奈的摇头。

    他的准则很简单,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人若犯他,他双倍奉还。

    &&

    为了牧晚晴,白竹茵整整跟宋苍墨置气了一个星期。

    为了哄回娇妻,宋苍墨忙之中特地拨冗陪老婆逛街买东西。

    白竹茵故意买了很多,她恨恨的想,最好把宋苍墨的手累断。

    但宋苍墨的手,不会那么容易断。

    “好啦,别生我气了。只要以后没有人来犯我,我绝对不主动去招惹别人。”

    他也不是闲着没事故意找事的,如果有去招惹别人的时间,那他宁愿多努力工作,然后拨空和老婆多几次蜜月。

    “别人犯你,你也不许去犯人家!”

    “你喜欢你男人这么窝囊?”

    宋苍墨好笑的挑眉!

    “我宁愿你窝囊,也不愿意你去害人!”

    宋苍墨被白竹茵脸上那抹严肃正经逗笑了。

    “喂,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好,我答应你,我不去害人!”

    “你要说到做到!”

    “当然,我一诺!好啦,老绷着脸,真的丑死了。”

    “丑我也不怕,丢的是你的脸!”

    两人出了商场。

    “少俊,刚刚那条领带真的很适合你。”

    女孩挽着林少俊的手臂与白竹茵擦身而过,然后走到了一辆面包车面前。

    “不用买啦,我很少穿西装。”

    林少俊淡淡道,他穿着白衬衣,黑裤黑皮鞋,身材精瘦,站着远看,依然给人玉树临风的俊逸感觉。

    这车,是林少俊公司的公用车,他借出来开的。

    “但是,我们结婚那天,你总要穿西装的嘛,难得碰上一条好看的。”

    白竹茵特地看了一眼林少俊的腿,发觉他走已经正常,替他感到庆幸和开心。

    然后,她的视线落到女孩身上。

    女孩长得白净漂亮,身材纤细,直发飘飘。

    宋苍墨眯了眼,诡异一笑,他觉得那女孩,和白竹茵有点相像,只是那女孩身材可没他老婆好,下巴也不够尖。林少俊,该不会是找了个模仿吧?

    白竹茵看林少俊体贴的替女孩拉车门,一直目送他们离开。

    宋苍墨收回视线,发觉白竹茵还在呆看,调侃道:“白竹茵,人家有新的女朋友了,你在失落嘛?”

    “我失落什么。你好无聊耶!”

    虽然不失落,但不知道为什么,林少俊已经不记得她,也不记得他们曾经有过的一段单纯恋情,白竹茵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

    “你就是失落了,你不甘心自己的位置被人顶替了。”

    这一点,他是过来人,很清楚这种感受。不过,就算白竹茵会失落,他也不生气,因为就算她失落,也不是因为还爱林少俊。

    宋苍墨觉得,今天真是出门大吉,因为从今往后,林少俊再也算不得他的情敌了。

    “我哪有失落,我是替他感到开心好不好?”

    白竹茵很无语的说道,转身不理宋苍墨往前走。

    宋苍墨心口突然一阵火热,心情激荡起来,像春天的阳光突然袭来,刺激着他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白竹茵。”

    他温柔的叫了一声。

    白竹茵有些郁闷,所以没有察觉他语气的柔软。

    “干嘛?”

    “我爱你。”

    “噼啪……”

    一阵刺耳煞风景的车鸣几乎淹没了宋苍墨的声音。

    一辆刚刚倒出来的车几乎撞到了白竹茵身上,而白竹茵刚好走出来挡住了它的,所以,司机大力的按喇叭。

    白竹茵全身一怔,不是被车吓到,而是因为她没有听清楚的话。

    相比白竹茵的镇定,宋苍墨吓坏了。

    “你傻啦,走也不戴眼睛!”

    宋苍墨急忙把白竹茵抓住。

    “你刚刚说什么?”

    “没说什么,小心点,回家了。”

    宋苍墨扭捏不好意思。

    “你刚刚明明就有说什么!”

    白竹茵不依不饶不肯走。

    “我哪有说什么!”

    “你有,你就有,你不说,我就不跟你回家了。”

    白竹茵使小性,耍无赖不仅仅是男人才会的。

    两人拉拉扯扯已经引来旁人围观。

    “快点走啦,你丢不丢人啊!”

    “我不走,你欺负人,你是坏男人,你欺骗我的感情,你还打我,不给我饭吃,……”

    白竹茵哭了,当然,眼泪是硬逼出来的,指控也是污蔑的。

    宋苍墨感受到围观群众鄙夷指责的目光,感觉脸都丢光了。他何时被人像看猴耍戏那般看过,不免尴尬难堪。

    “喂,你真不嫌丢人啊!”

    “啧啧,竟然有这种男人,人面兽心啊,居然还家庭暴力,告他,离婚,新时代女性,就要拿起法律武器勇敢反抗,……”

    人们对宋苍墨头论足,啧嘴轻蔑。

    “走啦,白竹茵,求你了。”

    宋苍墨觉得无地自容了,无奈,白竹茵不肯走。

    “你刚刚说了什么,你再重复一遍,我就走。”

    “嘘,人渣!”

    人们继续嘘声批评。

    宋苍墨头皮发麻。

    “我说我爱你,可以走了吧!”宋苍墨低声含糊道。

    他真后悔刚刚干嘛一时冲动情不自禁。

    白竹茵破涕为笑:“我听不见,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爱你,可以吧?”

    宋苍墨一字一顿,清晰的大声喊道,然后别扭的撇开头不好意思面对白竹茵。

    这一次,不止白竹茵听到,所有人都听到了,直摇头感叹这对夫妻真是没事找事当街做戏,浪费别人的同情心!

    “啵!”

    白竹茵热情奔放的抱住他的脖,在他唇上用力的亲了一下:“老公,我听到了,我也爱你。”

    宋苍墨心房一热,四片唇瓣,像默契的老朋友,旁若无人的难舍难分的吮吸起来。

    这一刻,对他们来说,已是永恒。

    然而,天公却不作美,忽然瓢泼大雨,淋走了看众。

    但接吻的男女主人公,却不舍就此结束幸福的瞬间,宋苍墨反应快的脱了外套,蒙头一挡,遮住了所有的雨丝,两人抱头继续拥吻,不到天荒地老不罢休,因为这才足够!

    (正大结局,茵爸爸的结局,在云以臻番外里再交代,会穿插一点墨墨夫妻和孩们的甜蜜番外,谢谢大家支持哦,如果喜欢,请红包金牌支持一下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