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笑看风云起 »  第二百零四章 无间道(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新永利游戏云顶集团首页网址

小说:重生之笑看风云起作者:落寞的蚂蚁
返回目录

”为啥。我看现在众厂午不是挺火的吗。咱们搬东西”控不也干的挺好的吗?那些个货车都是一辆接着一辆的。”李志扬还是继续装傻问道。“哎!现在这活还是艾主任不知从那里搞来了个项目,每天用厂子里的车间生产。这货还卖的挺好,每天都有好多小车来拉货呢!不过谁知道能继续干多久?”何老实苦笑着说道。“尖主任?艾主任是谁?”李志扬连忙问道。    “擦他姥姥的,艾壮碧,要不是他老子是老厂长,他能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上车间主任?”何老实还没来的及回答,他边上的一个也是四十多岁的老工人出声了。

    这个老工人也是一脸的风霜,头和乱草一般,长的粗壮结实,听了艾壮碧的名字那是张口就骂,显然对邓艾壮碧很是不服气。

    恩,这个艾壮碧有问题,李志扬心里琢磨。

    “老赵,你别乱说!”何老实一听自己的老伙计又要抱怨,赶忙出声制止他。

    “擦!怕啥,这厂子叫他们两父子祸害的还不够惨吗?他艾家父子。敢做还怕咱们说吗?原来赵厂长在的时候,咱们干的好好的,可是邓艾壮碧他爹不是个东西,愣是把人家给诬告,害的赵厂长进了局子。人家赵厂长出来后,一怒之下就走了。他艾阙德上位了,干了什么好事?自己捞了咋,够本,就跑路,彻底是把厂子给毁了。哪想到临了他还觉得不够,还把他那龟儿子给安排进来,才二十几岁就车间主任?他懂个屁啊!我草他艾家祖宗的!”

    老赵显然对这艾家父子怨念不何老实越劝,他还越骂。

    “你骂谁呢?”突然一个不阴不阳,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入了大家的耳际。

    李志扬听了这声音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声音和他前段时间接触的那个鹦鹉头很像,难道又碰到了个死人妖?

    李志扬转身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白白净净,中等身材的年轻人,正站在他们身后。这个年轻人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白面无须,戴着副金丝眼镜,细长脸,眼镜后的细长眼眯缝着,不过去可以透过那金丝眼镜看到一丝闪过的阴险。穿的溜光水滑,长的倒也是干干净净。

    不过这身上却透出一股子怪里怪气的味道,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够和谐。李志扬在仔细一打量,原来这家伙还打这个亮闪闪的耳钉,上身是紧身的小开领休息西装,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加上蹬着一双尖顶的小牛皮鞋。

    这身打扮确实够潮,可是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妖里妖气的。这时这位妖气男又细着嗓子尖声的问道:“你骂谁呢?赵二狗,你敢再骂一遍?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是吧?就你这德性的,也只配在仓库里扛大个,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不愿意干就滚这眼镜男的气势现在是尤其的嚣张。

    “我擦他姥姥的,这孙子,我一看就不顺眼。”刘杰在李志扬耳边小声嘀咕道。

    呵呵,就你看他不顺眼吗?我还看他不顺眼呢!李志扬心想。这一身打扮,那里像个车间主任,简直就完全颠覆了李志扬心里对车间主任的印象。他突然觉的自己真是太奥特了,他印象里的车间主任还是穿着一身工作服,一手的老茧小四十多的年纪就花白了头的形象呢!

    这时那位老工人赵二狗,被那妖气男逼问的满脸通红,他的拳头捏的紧紧的,脑门上青筋隐现。显然是对眼前这个妖气男,不满到了极点。可是又不想丢了眼前的工作。

    何老实一看势头不对,赶忙上去和那妖气男求情:“嘿嘿!艾主任。您何必这么大的火呢?老赵刚才是瞎说的,他不是有意的。”何老实的解释有点干瘪。可是这时候他一个老实人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何况刚才老赵所骂的话,都被这艾主任听见了。

    “你给我滚开,何老实比别以为你自己没问题,我问你,你怎备管的人。你是个工头,就这么管教你的手下吗?这个赵二狗他是什么身份。他敢这么在背后骂我?骂我爸?我看都是你纵容的,你是不是也不想干了?”艾主任刚才被老赵骂的话气的不轻,这时掐着自己的叉腰肌。站在那里跟泼妇一般逮谁喷谁?

    何老实被他骂的不敢出声,这时众人也都不敢出声帮忙,只有妖气男还在那里破口大骂。

    “哼!只有个一膀子力气的苦哈哈。给你们活干,你们还有什么好抱怨的。我爸当厂长怎么了,我爸去告那个姓赵的又怎么了?你们有能耐,你们也来当厂长啊!我当车间主任又怎么了,我告诉你,我就是有个好爸爸怎么了?你们有能耐,你们也找个好爹去!你们敢在这里骂,还不是你们心里不平衡,说白了你们这是嫉妒。”

    艾主任跟泼妇骂街似的骂了一大通,李志扬和刘杰被他这骂人的话。顿时雷的是外焦里嫩。这他娘的是什么概念?你爸诬告人家还有理了?你爸昏聩无能只知道自己贪钱,把大家伙的厂子给搞垮了,你还有

    艾主任歇了口气,依旧是口沫横飞的不依不饶的骂道:“我还就告诉你们这帮苦哈哈,别跟我打马虎眼,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给我滚蛋。”

    这英壮碧大声骂了半天,有点累了,喘了口气,然后又换上衣服说教的口吻说道。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懂道理呢?我给你们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干什么之前,先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你们混到今天的地步。觉得自己混的惨,看着我年纪轻轻就是车间主任,你们眼红,可是你们为什么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为什么你们爸爸就不敢去告那赵厂长?为什么你们爸爸,就不会给上级溜须拍马?为什么你们就没有我那样的好爸爸?”

    看来这位艾壮碧主任对他爸爸的所作所为,是极其的自豪,这时候估计也是被刚才赵二狗的话气昏了头,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不过他到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而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番大道理,天经地义一般,仿佛他就代表这社会真理,他所说的全是金科玉律,他所说的就是对的,别人的全是错的。不论你说出什么来我都能站在道义的高度来批判你!

    李志扬顿时对这个艾壮碧主任,心里是充满了蔑视,什么玩意?这样的话你都好意思说的出口?

    看来这个艾壮碧完全就是个奶。兼草包吗!他能混到车间主任这咋,位置,还真就完全是因为他有个好爸爸。就他这嚣张的德行,也就是在这个破落的制药二厂,否则要是出去混。恐怕早就被人打死了。

    明明自己狗屁不通,还要来装比,真是对得起他的名字,艾壮碧!明明什么都不懂,还要站到道义的高度,张嘴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闭嘴就是什么事情错了,你先从你自己身上找原因。

    明明自己狗屁不通,还要用这类的空话,套话来占领道义的制高点。对别人来进行批判,可他自己所说的明明就是歪理邪说。

    这样水平的货色,也能混到车间主任?李志扬终于明白,这宝市制药二厂为什么搞不下去了。

    “擦!真孙子要是再敢这么喷下去。我非得上去揍他不可,***。放的什么狗臭屁?”刘杰这含着金汤匙出生,有个比艾壮碧更牛的爸爸的人,这时听了艾壮碧的话都怒了!

    “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李志扬悄声的劝阻他,这时候不能挑事,还没搞明白这个艾壮碧在厂子里生产的是什么呢?

    这时何老实和赵二狗这一众工人,都被艾壮碧的大道理给镇住了。其实也不是镇住,就是他们都要养家,不想就这么丢了这份工作。所以才由着邓艾壮碧在那里乱放狗臭屁,而不敢还嘴。

    艾壮碧一看这些苦哈哈都被他给骂的不敢出声了,这时才感觉气儿顺了不少,妈的!就你们这帮穷鬼。还敢骂我和我老爸?我看你们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众人不出声了,艾壮碧觉得很满意。自己的大道理很有效,这也是他混了四年野鸡大学,唯一学来的本事。这家伙就属于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那伙的,但是就是一张嘴皮子利索,平时就喜欢和别人抬扛较真。别人说什么么,他就抬出刚才那两句话:一个巴掌拍不响啊!或者是干什么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之类的屁话。可他就从没从自己身上找过什么原因。因为他信奉的是自己无怜干什么,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时艾壮碧主任感觉自己有些累了,掐着自己的叉腰肌站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边上突然冒出个黑炭头,这家伙身边站着那个大止。子。显然刚才大山子见这边有事,去通知了他。

    “干什么呢?艾主任,那边的车来了,赶紧让他们干活啊?”也不知道这个黑炭头什么来历,不过语气对着艾壮碧主任很不客气。

    这个艾壮碧刚才在一众苦哈哈的老工人面前时,那是王八之气乱射一番,很有喝了一打中华鳖精的风范。风头一时无两,可是一见了这黑炭头就立马矮了三分。

    这时一见了黑炭头,像只哈巴狗似地,低眉顺眼的笑着和那黑炭头说道:“好,好,黑哥,我马上就让他们干活,这点小事,您就别操心了。”

    李志扬看到这里,心里直犯嘀咕,这个黑炭头什么来历,看起来也就是个打手,怎么这介,艾壮碧这么怕他的样子?

    他还在琢磨呢!这时那个艾壮碧转过身来,面向着一众苦哈哈,虎躯大震,扯着尖细的鸭脖嗓,大声的喊道:“还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干活?”

    李志扬一看他这德行,心里又是一阵嘀咕,妈的,果然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最起码左家这捧臭脚。溜须拍马,变色龙的本事自己真是学

    积

    “擦你老母的,这丫孙子,别让老子在外面碰上,否则非得揍死他不可。”刘杰看了艾壮碧这德行小声嘀咕着骂道。

    黑炭头一看艾壮碧很上路,也就不再多话,转身向仓库外走去,他还得回大门那边

    艾壮碧一看黑炭头转身要走,赶紧跟上,嘴里笑嘻嘻的问道:“黑哥,晚上有安排吗?没事的话。我安排

    黑真头也没怎么理他,快步往厂子大门走去,邓艾壮碧还是紧紧的跟在后面,像极了一直摇尾乞恰的哈巴狗运货的小车不停的来,李志扬他们是不停的搬,他倒是没什么。可是从来没干过什么力气活的刘杰这时候是挺不住了,李志扬看他累的厉害,连忙让他去边上休息一会儿。何老实他们看了也没说什么,毕竟是个生手,而且一看就没干过力工的。

    那边大山子他们那伙人,看了就指着这边的刘杰,嘻嘻哈哈说了些什么,不过倒是没过来挑事。刘杰虽然不高兴,可是这时候他浑身乏力。也不敢去主动挑衅,这要是他正常时候的性子,这时候早就开骂了。

    一直干到六点,期间有休息过大概有十五分钟,其他时间就是一直在干活。刘杰倒是坚持不住,不想干了,可是那边大山子他们过来催了几次,不让他休息,为了李志扬的无间道。刘杰也就是忍了,没挑事。咬着牙把活干完。

    干完活,大家伙在何老实的带领下,直奔厂子大门,去找黑炭头结账。这里的工钱是一天一结,这倒是好,不赖帐。

    大山子领着他那一众兄弟走在前头,打了大门口跟黑炭头打了声招呼,就走了。也没拿钱,李志扬看了很是奇怪,不过并没这时候问出口。

    何老实他们倒是一斤个的从黑炭头手里领了一百块钱,这可是真金白银的卖力气,一天都没怎么歇息,要是一般人还真干不了。

    当轮到李志扬和刘杰领钱时。黑炭头看了他俩一眼,还真是有些奇怪。原以为这俩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会挺不住,干到一半说不定就哭天抹泪的跑过来说不干了。没想到这俩倒是坚持了下来,他还真挺意外,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一人给了五十,告诉他们,明天要是愿意就再来。

    李志扬和刘杰两个,领钱时装出一副感激的神情,一听黑炭头说明天他们可以再来,还刻意装出了高兴的样子,领着前欢天喜地的走了。

    不过俩人并没走远,而是在出厂子不远的路上等着何老实他们出来,刘杰早就挺不住了,这时干脆坐在地上开始捶腿,这半天的力气活下来,可是把他累的不轻。

    这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李志扬还生怕错过了何老实他们,就站着往厂子大门处张望。不一会儿就见到。何老实和赵二狗俩人晃晃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往这边过来了。

    等俩人到了身前,李志扬连忙叫住二人。何老实和赵二狗看见是今天干活时,新来的那两只菜鸟,心里很是意外。

    “何师傅,赵师傅,怎么这时候才出来?”李志扬笑着问道。

    “呦!怎么是你啊?你们怎么还没走?”何老实看见他们俩很意外。今天下午他对他们俩很满意小干活不偷懒,都是实在人,就是那介。矮一点的身体太弱了,丰一会儿得歇一会儿。

    “呵呵,何师傅,赵师傅,我们有点事想和您打听一下,这部专门等你们俩呢么?”李志扬连忙说道。

    “什么事啊?。何老实心里更加的奇怪。

    “这事这里不方便,咱们找个饭店说。”……

    离制药二厂不远有一片平房区。这里生活的一般都是原来制药二厂的工人,现在有能耐的都搬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平头百姓。

    何老实和赵二狗家就住这一片。现在李志扬和刘杰跟何老实,赵二狗四人正坐在,这里的一家小饭店的包间里。

    这里租的都是穷人,那有什么人来吃饭。所以就他们四个坐在包间里。干了一天的力气活,大家都饿了。李志扬点了一桌子的硬菜,什么排骨,里脊溜肉段,炖小鸡之类的点了一桌子。大家开始没喝酒上了几大碗米饭,可劲的造。等吃的差不多了,才一人到上一杯酒,开始聊天。

    “行师傅,我看今天那大山子他们怎么没和那个黑哥要钱啊?。李志扬开始问了。

    何老实和赵二狗当听说这年青人要请客少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来历不是那么简单,不过也不知道他们时什么来历。心里一直琢磨他们想要问什么,不过人家请客吃饭,他们觉得不吃白不吃。

    再说吃饭的地方就在他们的地头,所以他们也不怕李志扬他俩能闹出什么花样。再者说了,这制药二厂,还有什么事不能说的?那里还有什么秘密!

    更新方式改了,每天两更,每更五千怎么样,每天一万。大伙再给点力,我有被挤下来了,今天多给点票。明天小爆地怎么样?。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有,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