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笑看风云起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邵公子的应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W888手机版云顶2322mg

小说:重生之笑看风云起作者:落寞的蚂蚁
返回目录

    公驴哥脚把油门轰倒底,可是面前二十度左右的缓坡荣只达就是冲不上去。黑驴哥急了,他知道,他绝对不能被抓。

    他以前就是宝市的大流氓,手下养的一票的小弟,经常欺行霸市,拦路劫车,打架斗殴那都是,以前的及其斗殴事件甚至酿出过人命案。

    那时候他每次都是以跑路为结果,等事态平息之后,再找事主的家里,威胁不许他们告,最后赔钱了事。

    几次这样的经历之后,他深深的意识到,在这样混下去,他早晚有进去吃花生米的一天。他需要在官面上找个人罩着,当他的保护伞!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本地的邵公子,网好邵公子那时候正在搞棚户区的改造和建安居工程的时候。那些个住在棚户区的苦哈哈们,打死都不愿意搬迁。当时邵公子就动了强迁的主意,可是手里却正好苦于没有能镇得住场面的打手。

    黑驴当时正急于,在官面上找人罩着,于是一个需要找打手,一个需要找官面上的人罩着。两人是一拍即合,从此狼狈为奸。

    在那之后黑驴哥在道上混,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可以说在宝市是黑白两道通吃。平时邵公子有见不得光的活计,也都交给他,而他自己也多多少少,干着一些见不得光的其他活计。

    这几年黑驴的势力和财力,得到了急剧膨胀的同时,也得罪了不少的人。普通百姓就不说了,可光是宝市的白道上,就有不少人恨不得置他于死地。可惜平时都是碍于邵耸子势大,而不敢动他,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黑驴虽然没什么文化,可是也知道宝市耍变天了,最近邵公子的老爹和市委一号还有上面新放下来的副市长斗得正欢。

    这次他来砸海天的厂子,无疑就是在打市委一号,和那个副市长田庆龙的脸。这时候他要是被人抓住,黑驴哥知道,等着他的不会是什么好结果,最有可能的就是会把牢底坐穿,或者严重点甚至可能会吃花生米。

    所以他绝对不能被逮着。可是他怎么也没能想到,他这辆二十几万的汉兰达划。居然连这么个缓坡都冲不上去。

    看着后面追上来的瑞虎警车,黑驴哥急了,不能在这里束手就擒,他推开车门。拎着那把双筒猎枪,直接往黑处跑去,想接着夜色的掩护,逃离追捕。

    黑驴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可是那两该死的瑞虎。好像长了眼睛一般,他跑向那里那车就追向那里?

    骂了隔壁的,什么时候国产的破瑞虎,越野能力就这么强了?难道困死了汉兰达的缓坡,就困不住这辆破瑞虎?黑驴哥边跑边想,还一边为了买汉兰达花的那二十几万不值。

    终于黑驴哥力竭跑不动了,后面的瑞虎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听了下来,黑驴哥只见那辆警车上,下来两个警察。可是都站在车门的后面,并没有急着向他追过来。

    聚众闹事围攻私人场所是什么概念?派人纵火去烧人家的厂子是什么概念?更何况如果对方要整死自己的话。肯定会把以前的陈年旧事,都翻出来,到时候自己还不是死定了?黑驴哥知道这次,邵公子也保不住自己了,他不想在牢里度过自己的余生

    李勤和他的另一个手下,躲在瑞虎的车门后面没有走过去,瑞虎的车灯一直晃照着前面的黑影,李勤早就认出来了,对方就是在宝市臭名昭彰的黑道一哥,黑驴。

    他以前经手过他的案子,可是每次都是迫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压力,最后不了了之,他知道这家伙是有邵公子罩着的,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他一定要把他绳之于法!

    可是前几次的他经手黑驴的案子的时候,他知道黑驴手里耳能有枪,所以当黑驴力竭摔倒在前方之后,他叮嘱他的手下不要急于过去。

    瑞虎就停在离黑驴只有不到十米远的地方,黑驴一直趴在地上,李勤怕他狗急跳墙,没有忙着冲过去,他网想从车上拿出高音喇叭。向他喊话,劝他投降。

    可是前面趴着的黑影,突然转身过来,手里举着一把短管猎枪,李勤吓了一跳,网想招呼他的手下注意隐蔽。可是耳边确实“啪,啪。的两声脆响。然后黑驴连手里的枪都没来得及放,就向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李勤想车另一边的那个年轻人看去,这时网分配到他手下的新人,名叫李网,几年刚刚警校毕业,这时候他脸色刷白,不过握着“小砸炮。的手,倒还是很稳。

    这时李网还在目不斜视的望着倒在地上的黑驴,李勤心里暗叹了一声,不过再一想,却是微微一笑,这个年轻人,有前途……邵坤和钱方还有薛明在整场事件中并没有露面,他们一直躲在远处全神的关注着黑驴他们的动静。

    前几次的失败,到钱方和和薛明请来的那一帮人突然离场的时候,邵公子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然后黑驴他们转场去攻击另一边的矮墙,他们也在期望

    当远处警笛声响起,警车上的警灯若隐若现的时候,邵公子就知道完蛋了,大势已去。

    三个人坐上了车,谁都没说话,这时候邵公子有点心如死灰的感觉。

    “我草!公安局的老曹丕是给他们打过招呼了吗?让他们晚点过来,怎么这时候就过来了,而且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钱方坐在副驾驶位上抱怨道。这车里的气氛太过沉闷了。薛明坐在驾驶位上阴着脸,邵公子坐在车的后座上闭目养神,没有说话。

    “现在怎么办?坤哥。”薛明出声问邵坤,他虽然号称是邵坤的狗头军师,可是这时候他也完全没了主意。“先回我的别墅再说,不要去半岛花园的那个,先去市郊的那个再说。”邵坤的声音很疲惫,自打他老爸上位当市长以来。他第一次觉得这样的无力,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大势已去,这会恐怕是彻底的完蛋了。

    薛明听了邵公子的话,也不多说,卡宴一个调头,就往远处驶去

    很快他们三人就到了邵公子在市郊的一座别墅里,薛明和钱方在楼下等着,邵公子到楼上去打电话去了。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跑路,可是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所以他觉得还是想给他老爸打个电话问问。

    电弧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边邵国政的声音很镇定,这让邵坤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安全感,难道老爸还有别的主意?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邵国政很淡定的问道。

    “爸这个邵公子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一百多号人过去。愣是连人家的厂子大门都没打进去。而且估计这次自己手下的头号打手,黑驴是完蛋了,他邵公子是断了左膀右臂啊!

    “哎!办砸了吧?”邵国政一听他儿子支支吾吾的就知道使其更没办好,他对他这咋小儿子可是非常了解的,他也叹了口气,还好他又第二手准备。

    “爸!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想先出去躲一阵,可是又怕连累您。”邵公子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在乞求着父亲的原谅。

    电话里传来“砰”的一声,邵国政在电话另一边拍了桌子:“慌什么?你现在要是跑了以后就再也回不来了你知道吗?到时候你的罪名就都会被坐实了,你知道吗?到时候人家就可以随便往你身上扣屎盆子了,你知道吗?你平时的机灵劲都哪去了?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孽畜来?”

    邵国政一听他儿子提出这样的建议,当时就是气血上脑,感觉太阳穴边上的血管,都被气得突突的直跳。

    邵坤要是今天跑了,那就真的完了,市委一号那边肯定会揪着不放,用不了几天这畏罪潜逃的罪名就得被坐实。到时候他邵国政别说去保他的儿子,就是自己能不能保得住自己,都是个问题。

    邵公子一听他老爸了火,在一琢磨他爸说的事,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这要是自己跑了,肯定到时候是墙倒众人推,到时候连自己老爸也肯定得被牵扯进来,要是那样,那自己就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可是不跑,不跑又能怎么办?这次去海天制药厂,连厂子大门都没进去,就更别提那些朝廷台人拍摄的录影带了,这些影像资料,要是在电视台,尤其是朝廷台里面爆了光,自己是肯定要完蛋的,这时候还不跑,难道等着被人来查,被人抓吗?

    邵公子感觉这时候,自己的脑袋里也是一团的浆糊,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他以前顺风顺水,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逆境?

    “别慌,那边网有人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哪个黑驴被打死了。早叫你别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你就是不听,你看看他都干了什么?修的什么破路和破桥?现在为了掩饰罪行,还敢去围攻海天制药厂,简直是丧心病狂!”

    邵国政很安气,他义正言辞的在责怪哪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黑驴。

    邵公子才开始还没太听明白,当他得知黑驴的死讯的时候他很震惊!黑驴死了?什么黑驴修的路?怎么他还修了桥?他还去围攻海天制药厂?

    可是在一寻思,他就明白了,他老爸这是在点播他呢!要他把所有的事情全推到黑驴的头上,这些全是他做的和自己邵坤没有关系。

    这时候他有点明白过味来了,黑驴死了,他死的实在是好啊!他死的太是时候了,他老爸现在在暗示他,要往黑驴头上泼脏水呢!要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黑驴的头上,反正他死了,这事就算到时候查起来,也是死无对证!

    到时候别人来查自己,自己大不了一个一推二六五,什么都不知道,全推到黑驴的头上,反正黑驴只是承包了他手下私活的人,至于具体他是怎么修的路,怎么修的桥。自己一概不知道,剩下的事情,他相信他老爸会帮他收拾干净!

    邵公子刚才还拔凉,拔凉的心,这时候突然有热乎了起来。他仿佛又看见了头顶的

    “恩,好,爸,我知道错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邵公子这时候连忙在电话里回到到。

    “恩,那好,赶紧把剩下的事情处理了,最近老实点。”邵国政知道儿子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就有暗示他赶紧安排那些手尾,以免到时候给人留下把柄。

    “好的,我知道了。”邵公子回答道。

    “还有,赶紧把那座倒塌的桥和破损的路,都给返修了,这些活虽然不是你干的,可是你是承包商,怎么也得拿出诚意,不能让老百姓寒了心。”

    邵国政是介。勤政爱民的好同志,这时候也不忘了关心老百姓的生活。

    “恩,好我知道了。”邵公子答应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邵国政安慰邵公子说道。

    “好,爸,你也早点休息……

    邵坤上楼打电话的时候,是面无表情,好似丧家之大一般的没精神。可是和他老爸通完话之后,他却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气定神闲的走下楼来。

    这时在楼下的客厅里早就坐卧不安的钱方和薛明,一见邵坤走了下来,连忙迎了上去。

    刚才他们在客厅也是越想,越担心,要知道邵公子那些个见不得人的活计,他们也都没少参与,修那些路和那座桥,他们也没少从那里面挣钱。

    这事要是被人爆出去,到时候查起来,他们也都很麻烦,到时候肯定也得被牵连。更何况他们老爸的官位。又没有邵公子他老爸的官位高,到时候保不保得住他们,可真不好说?谁也不知道这事会闹多大?

    这时一见邵公子气定神闲的走下楼来,他们两也感觉有门,这事应该没什么大事,否则以他们对邵公子的了解,这时候他就不会是这幅表情了。

    “坤哥,和伯父通电话,聊得怎么样?”钱方是个急性子,刚才邵公子上楼打电话,虽然没说给谁打,可是他们怎么能不知道,他是给谁打电话。

    “呵呵,没事。”邵公子笑着说道,他看出了这俩人的紧张。他决的有必要先把他两稳定下来,毕竟以后还有不少事要他俩跑腿,现在黑驴死了,有些事也只能靠他俩去办。

    钱方和薛明一听邵公子说没事,这时候也是定了神,坤哥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

    “黑驴死了。”邵公子见他们两冷静下来之后,才出声说道。

    “什么?黑驴死了?”钱方一听这消息,竟然惊得从沙上跳了起来。

    薛明也是满脸的诧异,黑驴死了,坤哥居然还能这么镇静?他和钱方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黑驴对坤哥的重耍性,这个黑驴可是说是坤哥的左膀右臂啊!

    “不过他死的正好,哈哈哈!”邵公子坐到钱方和薛明的对面的沙上,然后靠在沙的背上,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钱方和薛明确实面面相觑,不知道坤哥这是怎么了,他手下的头马死了,他怎么还这么高兴?

    邵公子笑完,抬头看见薛明和钱方正莫名其妙的望着自己,显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高兴,于是出声解释道:“你们记住,那些路和那座桥都不是我们修的,使我们转包给黑驴修的,围攻制药厂的事,我们更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记住了吗?”

    耸明是个伶俐人,他一听坤哥这么说,就知道坤哥是什么意思了,这是要把所有的事情全推到黑驴的头上啊!反正他都死了,到时候就是查,也是死无对证啊!

    “哈哈,坤哥高明啊!”薛明也是心理一松,于是赶紧开始拍邵公子的马屁。

    那边钱方反应虽然慢,耳是这时候这么一琢磨,也明白了邵坤是什么意思,于是也跟着开始拍他的马屁,说道:“坤哥高明,不愧是坤哥,就是比我们聪明啊!哈哈哈。”

    “好了,先别高兴的太早,咱们还有些事情没完成呢!钱方你回去赶紧弄一些转包手续出来,最好是前几年的,能证明当初我们是把活转包给了黑驴的,而且最好要当初知道的人都闭嘴,其他的事情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记住一定要弄得天衣无缝,不能露出一点破绽。”

    邵公子开始分派任务,现在确实不是高兴太早的时候。

    “薛明,你明天继续去找人,把之前那些烂路,还有那座桥给我赶紧修起来。不要怕花钱,这次要保质保量,还要有度!黑驴造了这么大的孽,我们把活承包给他,怎么也得表示,表示,不能让百姓吃亏,我们是负责任的人,可和那黑驴不一样。”

    邵公子有交代薛明去完成一部分,只要把这些都弄好,到时候就算

    大家的订阅怎么这样?哎!帮忙把二百章后的订阅点行不?谢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