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笑看风云起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谭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是什么云顶娱乐mg

小说:重生之笑看风云起作者:落寞的蚂蚁
返回目录

    二强临老的时候。也是感觉今天有点天失杰了,在干贼彻旧前丢了份。虽然不是因为李志扬而起的事,可是和张森的吵闹,还是让他觉得自己挺是灰头土脸的。

    毕竟李志扬比他年纪大不了几岁,可是人家已经是花旗的执行妾事了,而且听他光叔说,人家在香港的花期银行,还有一百多亿的存款呢!

    他也是年轻气盛的年纪,怎能没有和李志扬别一别苗头的意思,可是今天和张森之间的吵闹,他觉得挺丢份的。

    更何况还让人家李志扬看了个全程的,他本来琢磨,这张森以前见了他都是被他骂的不敢还嘴,虽然有时候也顶他几句,可是没想到,张森这孙子,趁着他老爹要上位的架势,这么不给他面子,和他当面就敢翻脸,让他很是下不来台。

    虽然最后在光叔的调节下,那孙子服了软,可是这么一番吵闹,让他觉得在李志扬面前,实在是没脸面再待下去。

    章子强要走,这时候高红光也没出声拦他,李志扬和谆郎则更是不可能留他。章子强临出门的时候还特意过来和李志扬握了下手,然后说道:“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李先生见笑了,回头我一定请客赔罪,希望到时候李先生一定要赏脸。”

    “哈哈,好的,我一定赏脸李志扬笑着和他握手。

    可是心里却在破口大骂,孙子,我记住你了,你***挑拨让张森去打老子公司的主意,张森要是不来还好,他要是敢来,我一定好好“赏你的脸。

    章子强和他握手的地方,是在卡座的出口处,高红光就坐在他们的背面,看不到他们的表情。

    可是谆郎可是坐在他们的侧面,在章子强和李志扬握完手后,转身离开的时候,李志扬迅变冷的脸,和冷冷的注视章子强后背的表情,谆郎却恰好在刚刚睁开眼的一瞬间,全部看在眼里。

    李志扬没注意到,他身边的谆郎,可是谆郎看着李志扬那恶狠狠的表情,却是微微一笑,心里有了点想法。

    李志扬回到卡座的时候,高红光已经是正襟危坐了,全然没有刚才那副头疼的表情。

    谆郎也正微笑的注视着他,好像正在琢磨什么。

    难道这小子,看出什么来了?李志扬看见了谆郎脸上那一抹奇怪的笑容,心里琢磨到。

    李志扬网回身坐下,这边高红光就说话了:“哈哈,李先生。这网才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俩个侄子辈的家伙,还真是闹得晃,哎!天天的给我找事,没几天消停的时候,我有和他们的父母都认识,只好出来做和事老,哎!每天为这样的事情操心,真是累得慌!”

    他这话说的好像是很烦恼,可是其实话里却是带着点炫耀的意思,李志扬能听得出来,他那股得意劲儿!

    草!还不就是认识几个大人物吗?有什么好臭屁的,你丫的也别得意,你挑拨张森,让他去找我公司的麻烦的事,到时候他要真的来的,我可就有一笔好帐,要好好跟你算算呢!

    李志扬面上露出微笑,嘴里却是说道:“那里,那里,没什么,真数看出来,高先生你原来是这么的交友广阔呢!”

    他面露微笑,肚子里却准备好了一把尖刀,这口蜜腹剑,也许说的就是他吧!李志扬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却变成了一个这样的人呢!

    刚才高红光和章子强,在那里一个劲的诱惑,或者挤兑张森,让他去打自己公司的主意。

    李志扬一直没怎么说话,因为他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难道当时就跳出来,和他们说,那海天是我李志扬的?

    李志扬感觉这样做,也许不太好,有可能当场就和这几个闹翻了,那么闹翻了之后,这几个人就不会来算计自己了吗?

    错,大错特错,这样的人他这一段时间可是了解了,面子看得比天都大,因为他们就是靠着这个来混饭吃的。

    这社会上好多人都是这样,不是真的好面子,而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像章子强,张森他们这样人,在社会上混,其实就是靠着脸面吃饭,说实话就是一半靠着他们父辈的关系。一半靠自己。

    如果谁都可以在他们面前大嗓声,他们就会很丢面子,如果他们不找回来,那么跟着他们混饭吃,或者和他们合作的商人,就会觉得他们说话不好使,如果一旦这样的事情生。

    那他们的很多空手套白狼的生意,就得泡汤,那么你说说,这李志扬要是和他们闹翻了,他们会怎么样。

    在这么个场所和李志扬动手?他们就算加一块儿,也肯定不会是李志扬的对手,如果这样更丢脸,他们之后肯定更不会放过他。而且就算没动手,到时候也得谈崩了,他们面上不露声色,回很有可能给他李志扬,来玩阴的。到时候他李志扬,更是会防不胜防!

    所以李志扬刚才听出了他们的意思,却没有出声!他觉得那不是个好时候,还是先做个围观的酱油男,把他们先都儿欣了,哼!

    这帐等回头在慢慢和你们算!所以他刚刚一直都是在强忍着没出声!一红米转讨头来。和他扯淡,以为测才的话。他都儿!哼!真当老子是傻蛋?

    不知道你们刚才算计的人,是老子吗?李志扬心里琢磨着,擦!先把你了的记住了,要是那个张森以后真敢来找老子的麻烦,你丫的就是罪魁祸!

    不过面子上李志扬可是一点也没露出来,还是和高红光嘻嘻哈哈的寒暄着,与此同时他也一直留意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兄弟,谆郎!

    这个小伙。自打章子强和张森走了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没说话。不过他坐了这么久,面上已经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情。

    刚才他进来的时候高红光,没太细说这位设郎是干什么的,他以为诸郎也是个红子党,可是这时候,高红光只顾着招呼他,却把这个谆郎晾在了一边。

    李志扬也不知道这咋。高红光是什么意思?这个设郎是干什么的?不过从谆郎刚才的表现来看,这个家伙好像很有城府的一个人,李志扬对他倒是很感兴趣!

    果然他和高红光闲扯了一会儿之后,那个设郎有点坐不住了,想插话和他们聊天,却又好像不知该怎么开口似地。

    李志扬这时候转过身来,和这个设郎说道:“这个谆先生是吧?。

    “哦!对,对,我是谆郎连忙点头客气道。

    他月才也是把章子强和张森的吵架过程,全程看在眼里,说实话,他今天是来求高红光帮忙的,可不是来看人吵架的。

    可是他没什么身份背景,这些人吵架。他却听到了不少的内幕,他恨不得不要听到才好,刚才闭目养神的时候,还是心里一阵暗骂,妈的,吵架去别的地方吵,好不好,老子可不想知道你们的破事。

    谆郎也就是和高红光的一个堂弟,在上海上大学的时候,是睡在上下铺的弟兄。这个谆郎来至西川省,他和高红光的一个堂弟,在上海读大学的时候,据说可是非常要好的“好兄弟。

    后来他们毕业之后,据高红光那个堂弟说,这个谆郎别看人长的文静,可是野心可是不他不愿意和其他的大学生一样,去某个公司,去做那月薪几千块钱的工作,于是就自己下海扑腾!

    他人聪明,脑子灵,很快就靠着和高红光那堂弟的关系,扑腾的风生水起,混的如鱼得水,在那方几个省市,接了几个政府工程,很是赚了几笔。

    后来他的一个老乡,也是他中学时的现在毕了业在京城工作。他这个小也很给力。

    是当兵回来的,家里有些门路,现在在京城的监狱管理局工作,是一个审计处的处长。

    可不要小看了这个部门,这可是一个肥得流油的衙门。他这个朋友在年初的时候告诉他,今年京城的十几家监狱,要换监控系统,有些还要重修一些工程。

    所以这个谆郎立马二话不说,就杀到了京城,在他那小的帮助下,是狠砸了一笔银子,一下就把监狱管理局的局长,给拢住了拿下了柳林,柳河,金钟,还有良乡,等几个监狱的信息系统改造工程,还有一些边角碎料的杂活。

    今年要是一切顺利,这工程干下来,他最少就能赚两个亿!

    可是他没想到,这个监狱管理局局长的胃口也太大了,网送了三百万,这回头又跟他要了四百万。

    他又不能不给,虽然心里直骂老不死的,可是只要有一天,他的工程款还赚在人家手里,他就得对人家笑脸相迎,有求必应!

    这小子这些年,跟着这位高红光的堂弟,在南方几个省市,这样的工程没少干,这回是他第一次单飞。

    为了顺利的拿下这个工程,他可是把前几年赚来的血汗钱,全给压上了。这次全市范围内的监狱系统大改造,可以说是个大工程,总共价值十几个亿。

    所以上面盯得很严,而且盯着这块肥肉的也不少,他谆郎一个无权无势,无根底的小人物,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抢了别人碗里的肥肉。

    这时候在京城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他恨得牙痒痒呢!

    还好这个谆郎,也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在工程技术上可是不敢取巧,都是实打实的用料,还弄了俩样板工程出来,给监管局的局长也长长脸面,好拿出去堵了那些人的嘴!

    可是这样板工程做事做出来了,就成本太高,而监狱那边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这工程预付款,给的极少,让设郎很是头疼!

    这管理局的局长狮子大开口之后,他有搞了俩样板工程,这下子他的资金链是承受不住了,他前几年在南方几个省市赚了的钱,可是全砸到里头了。

    所以他没了办法,才想起了原来那个睡在他下铺第弟兄,没办法又给高红光那个堂弟,打了电话,求他帮忙。高红光那个堂弟,这时候正在南方的另一个省市,做一个工程项目,手里也没什么钱,不过他和谆郎的关系,那可不是盖的!

    虽然这次他出不了钱,可是他给他哥高红光打了电话,毕竟这高红光是花旗华北地区的总裁,手里怎么也有点权力,到时候他松松手指头,就够设郎的活路了!

    高红光“旧二卫弟沥了电话!后”公甲对众个谭郎也是挺看重的,千轻人,很能干,也有眼力,和他那堂弟一起乎搭了几年,就把他那不成器的堂弟,愣是给忽悠成了一个亿万富翁!

    据他堂弟说,这个谆郎那时候可是没少帮他拿主意,他这次要单飞,他还是挺遗憾的。不过华竟是大学里的好兄弟,兼朋友,他也不愿意谆郎给自己打工一辈子,那样的话,这友情关系就变味了!

    所以这次无论如何,都要高红光帮他这个忙,高红光听了他堂弟的说法,心里对这个谆郎,也是另眼相看!

    这个年轻人,脑子灵,胆子大,敢干,又能吃苦,对机遇特别的敏感,要是拉扯他一把,将来说不定还真能成大气候!

    今天一早谆郎就给他打电话,约地方见面,他也没多想,就让他一块到这来了。可是章子强和张森之前那火爆的一幕,他高红光也是没想到,所以这时候他也正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谆郎张口呢!

    没想到,这个李志扬却帮他,打开了局面,既然打开了话匣子,就很快能聊成一片了,这个谆郎还确实很健谈的。聊了一阵之后,李志扬和高红光也就对这个谆郎的来意有了大致的了解,并且对他所从事的工作,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那小诉,你打算这次从银行,贷款多少?”高红光也不罗嗦,直接问道。

    “最好是一亿,要不八千万也成。”谆郎笑眯眯的说道,可是心里却是在不停的打鼓。

    这高红光可以说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之前他跑了很多家银行,谈贷款的事。

    可是这全要怪那些该死的米国人,还有他们搞出来的这该死的金融危机,现在全京城的各大银行,全部是银根紧缩,向他这样的无根无底的外乡人,想要在这地方,贷出这么一比款项,还真得是很难的!

    他已经多次被银行抚绝了,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没关系,没背景。

    可是京城监狱那边,管的有特别严,就算那个局长肯,可是上面也不会支付太多的工程预付款。

    他来京城搞工程,也是初来乍到,那些材料供应商,欺负他一个新来的,再加上被他抢了工程的那些老板对他心生不爽。

    所以那些个林料供应商,都不肯把材料除给他,这没材料,你叫他那什么给人家监狱那边完工啊?

    所以他也是急的团团装,眼看着开工的日期,越来越近,可是这工程款凑不出来,到时候要是让那帮等着看他笑话的人,抓到了把柄,把事情给捅出去,到时候工程被收回去的话。他之前那上千万的前期投资,可就算是打水漂了!

    所以今天这个高红光,对他来讲可的说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嘶!一个亿?”高红光听着谆郎报出来的数目,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不是一两千万什么的,这可是一个亿,好小子,你还真敢说出口啊!

    最近,美国那边即将爆金融危机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他们花旗这次预期,将在这次金融风暴里,受创不全球的各大分行网点,都在要求银根紧缩,尽量不要在这个时候往外面放贷款!

    除非是那种绩优的工程项目。而且还要有特别的担保的,可是这介,谆郎,就是跟他这空口白牙的说什么监狱工程,虽然他自己说回报肯定是优厚的,而且他那堂弟给他打了包票什么的。

    可是他可还是要头疼,因为毕竟一来这个银行不是他自己家开的,而且别说是在华夏,就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一条准则,那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他在公司里也不是没有对头的。所以这一咋。亿,还真不是他说句话,就能贷的出来的。

    二来你谭郎,到现在都是空口白牙,谁知道你那工程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你到时候能不能要回来钱还是回事!全华夏都知道,这和政府做生意,是最头疼的买卖,除非你有人,否则有些款项,你是很难要回来的。

    而且万一要是你这小子,工程没做好,最后失败,你丫的跑了怎么办?到时候我找谁要钱去?这么一大笔的数目,最后还不都得砸到我头上?

    高红光犹豫了,毕竟这不是小数目,而且就算他说话也不一定好使,再者说这生意里面毕竟是充满了变数的,他真的不敢冒险,尤其是现在这么个敏感的时候。

    “哦?那好小谆,你回去把你们公司,还有这个工程的一些资料准备一下,到时候到我们公司,咱们去面谈。”

    高红光耍了个心眼,这时候面对面的,他不好拒绝人家,可是他又不能一口答应下来。所以他先让他准备些材料,先把他忽悠回去,然后就开始用拖刀计就成了,其他的什么时候见面,还有见不见面,他高红光不是借口多了去了,总比在这里让人下不来台,要强的多了。”

    大周末的,多订阅点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