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笑看风云起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会130期开奖牛彩网图迷总汇大全九

小说:重生之笑看风云起作者:落寞的蚂蚁
返回目录

    第六百一十三章得来全不费功夫

    刘杰这一嗓子,可是把那柴大伟吓得是双下巴,都直哆嗦,浑身上下的肥肉,就没有不抖的地方

    “都是马振宇,让我干的,具体他们是怎么安排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这柴大伟哭丧着脸,跟刘杰这边说道。

    刘杰这一听,顿时脑瓜门上是直串火气,这是什么话,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

    “我问你,到底是谁在陷害我,那场车祸,到底是谁安排的?”

    刘杰其实心里一惊猜到了,整件事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许稷山,许书记安排的,可是他这也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他还想从这个柴大伟这里证实一下子

    “我真的不知道啊您案那天,我只是接到了马局的通知,说是让我去查一起交通肇事案,地点,还有肇事的车辆,都是他告诉我的”

    柴大伟都快哭出声来了,他只不过是那马振宇手下的一个狗腿子,平时马振宇一般都是交代他办事,具体事情的原因,还有其他的都不必向他汇报的

    他也知道,只要自己把马局交代的事情,办好,就能够坐稳他现在的位置,所以很多时候,他确实也只不过是照章办事而已

    刘杰一看着柴大伟现在这德行,也确实不像是那种有骨气,能够宁死不屈的人,看来那天车祸的事情,他确实是知道的不多,只不过是被人交代去办事而已,于是他又问道

    “那好,我问你,我们海天的工厂闹事的事情,到底是谁在后面捣地鬼?为什么,我们报案之后,你们却不出警,最后去了,还只抓我们的人?”

    刘杰换了个问话的方式,他这是以退为进,因为他也知道,只要找到那个背后对海天工厂做手脚的人,也就找到了给自己栽脏陷害的人了

    “是许飞的主意,是许飞的主意”

    这时候那个柴大伟一听刘杰这样一问,立马就大声的喊了出来

    “哦?这个许飞,又是那个?”

    刘杰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许飞,王飞的,张飞他倒是听说过,这个什么许飞他可真是不认识,他真是不知道,这个许飞为什么会和他来作对

    “那许飞,是许书记的弟弟,他前段时间和几个同学,来帝都这边玩,结果被人给打了,回去之后,许这件事之后,很生气,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他出来。可是没几天,这家伙还是出来了,还不知道通过谁认识了个省城里的公子哥,后来那次在你们李总在朝廷台的节目播出了之后,他们就认出了李总和您,就是那次打他们的人”

    柴大伟一口气就开始交代了起来,而刘杰一听这话,顿时就想起了个把月之前那一幕

    “后来那个省城的公子哥,劝他不要找您的麻烦,可是许飞他不听啊后来没几天,就有人去你们厂子闹事去了,他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不要出警”

    柴大伟是把他知道的,都交代了出来

    而这边的刘杰也是有了底,感情这个许飞,应该就是前段时间,他和李志扬去小汤山那次的路上,找打的那个伪娘吧?

    好嘛我说的呢感情事情的根子,是在这里啊

    等等,这事情可是有点不对头啊那许稷山都多大岁数了,他这个弟弟,怎么看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两个人差了三十多岁?

    再者说了,就算着国家的政策允许,可是那这许稷山的老爹,也是太厉害了吧?

    刘杰一下就想的有点歪了,可是他越想,就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这件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而且那个什么省城的公子哥,到底是那个?

    想到这里,刘杰就又张嘴问道。

    “那许飞和许稷山的年龄,相差的怎么这么大?”

    “额……”

    这柴大伟一听刘杰问这话,顿时就有点卡壳,可是都这时候了,也由不得他不说了,于是他一咬牙,就接着说道。

    “那许书记,家里又三兄弟,他二弟和他的年龄,相差四五岁但是着许飞,据说是许书记他老爸,老来得子的他们一家都特别的疼爱这个小老弟的。可是这也不是什么能瞒得住人的事情,在东湖,许书记是从开区这边干上去的,其实很多人都在说,这个许飞其实就是许书记的私生子”

    柴大伟还算是老实,其实也由不得他不老实,在说这件事在东湖,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

    在东湖的干部,尤其是开区出来的干部,谁不知道,这许飞的妈妈,现在东湖市,开区工商所的所长,其实以前就是那许稷山的拼头

    而且东湖市体制内的人都知道,这许书记,就有喜欢潜规则这体制内的女同志的习惯,好多东湖市现在的女干部,都是被他‘日后提拔’起来的

    而那个许飞他**,就更是如此,以前只不过是东湖市开区招待所的一个服务员而已,要学历,没学历,要经历,是没经历

    可是就是人长得漂亮,自从被许书记宠幸了之后,顿时就是水涨船高了起来,从一个端盘子的服务员,愣是混入了体制内

    后来怀了孕,而且听说这个女人也是很有心计,怀孕之后,就辞职不干了。等肚子大的打不下胎了这才去见的许书记,本来许书记挺恼火,但是真女人给许书记看了B,许书记一看是个男胎顿时高兴的不得了

    他自己和他二弟家的孩子,都是女孩,可是因为他们都是国家的干部,所以不允许要二胎,没有儿子这件事,也就成了许书记的一块心病

    而这个女人还有她的肚子里的男胎的出现,让本来就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许书记一下子就是打消了,让她打掉孩子的念头

    后来也不知道他们一家人是怎么商量的,这个女人愣是嫁给了,丧偶多年的许书记的老爹

    就这样,那个许飞的出生,也就算是名正言顺了,这件事当年在东湖市,一度还闹得满城风雨,后来随着许书记的步步高升,也就再也没人,敢拿这件事来说事了

    这几年,随着人家许书记的水涨船高,那个女人愣是混到了一个工商所所长的位置

    这些破烂事,在东湖市的体制内,早就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了

    柴大伟觉得自己,根本就没必要,为了这点破事,来招惹刘杰的不高兴

    刘杰这时候一听这话,顿时就是心理觉得有门了,现在李志扬和程大壮,还正在安排人手,去查那许稷山的短处呢

    没想到,现在确实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还有,那个,什么来至省城的公子哥,到底是那个?”

    刘杰很是本能的感觉到,这个所谓的公子哥,和他们这次所遭遇的这件事,肯定有着紧密的关联,找到他也许对这件事相当的重要

    “那个公子哥啊?哎呦喂他我可是真的不知道啊我也就是,在你们的工厂被第一次闹事,我们出警完了之后,那许飞请我吃饭的酒桌上,听到他和那马振宇的儿子,提起过几次,但是具体是谁,我真的没见过”

    柴大伟这时候,哭丧着脸说道。

    刘杰一看这家伙,现在都快是屎尿齐流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在撒谎,于是就又接着问道。

    “那好,我再问你,那个柴亮是谁,他是听谁的命令,才去挑拨那些村民,去我的工厂里闹事的”

    “他啊他就是我一个远房的表哥,据说最近在省城混的挺好,不过他跟谁混,我真的不知道,而且这次他为什么会出来挑事,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这个柴大伟现在可是有问必答,他可不想在这里找那么一点最受

    柴大伟不像是在说假话,但是刘杰却敏锐的感觉到,这个柴亮和那个所谓的来至省城的公子哥之间,两人肯定有点不得不说的秘密

    现在事情,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刘杰也就不再打算再继续难为这个柴大伟,这家伙虽然在东湖市,能够咋咋呼呼的,但是现在看来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小虾米

    他能知道的,估计也就是这么多了,再多的内容,估计他还真就不知道

    刘杰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于是一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而那柴大伟一看刘杰这就走了,顿时有点慌

    自己可是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可是刘杰还不放了自己,那是什么意思?

    而且他走了也就算了,怎么还把那两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大汉留在这里是什么个意思?

    “哎刘总,我可是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您什么时候放我走啊?”

    柴大伟努力的想转过身子,去问那刘杰,问问他到底想怎么样

    刘杰一直没回头,只不过是背对着这个柴大伟,还有那两个大汉说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在东湖市,可是被你们东湖市的人,好一顿招呼啊现在我要先还个情儿,可是现在却只有你柴所长在手上,那不好意思,您就先收着吧”

    说完他挥了挥手,就往外走去睚眦必报,可是刘杰的一贯作风,什么以德服人那一套,在他刘杰和李志扬的字典里,一向是不存在的

    刘杰是很潇洒的走出了,这个废旧的厂房车间,而里面这时候却是一幕悲剧正上演

    不时传来的惨叫声,让刘杰感觉是相当的舒坦,这样才对吗

    一些笑蚂蚱也想跳出来,公然的反抗秩序那么他们就必须做出承受,泰山压顶的后果的准备

    这时候,李志扬正坐在仓库外面的一辆奥迪里面等着呢这仓库,还是程大壮的,依旧是在怀柔的烂山沟沟里的一个破仓库

    那个柴大伟就算是真的脚破了喉咙,估计也没人会理会他的

    刘杰走到奥迪跟前,拉开车门上了车,李志扬和程大壮就坐在这辆车的前后座上呢

    看到刘杰,李志扬就问了一句说道

    “事情办得怎么样?”

    “都查清楚了,是哪个许稷山搞得鬼,志扬你还记得不,前段时间,咱们在去小汤山的路上,不是揍了还几个外地的混蛋吗?”

    李志扬问了,刘杰当然不能隐瞒他,于是就说道。

    “对,我记得,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个伪娘,惨叫时候的声音呢真他**的跟个娘们,差不多哈哈”

    李志扬想起那天的事情,也是觉得非常的好笑

    “那个伪娘,很有可能就是许稷山的私生子”

    刘杰看着李志扬回答道

    “我擦居然还有这样的事,真不愧是x的好干部”

    李志扬还没回答呢,这边厢,那程大壮就阴阳怪气的先叫了起来

    其实他混社会这么久,什么样的奇闻怪事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朝廷中枢的大臣们,也难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呵呵,那这么说,这件事就是因为这个孙子,而引起的了?”

    李志扬笑问道。

    “也不全是,那柴大伟还提到了一个什么省城来的公子哥,但是他不认识,也没见过,据说这家伙和那许飞,过从甚密,说不定有挑拨的嫌疑,但是他没听说过他们提起过那个人的名字,也没见过那人”

    刘杰又回答到

    “没想到,还会牵扯到这么多人呢?”

    李志扬一听这话,又沉思了起来

    这时候坐在驾驶位上的程大壮,一看刘杰和李志扬都不说话了,就出声问道。

    “那现在是怎么着?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做?”

    “哼不管了,先动了那个许稷山再说,至于他们背后是什么其他的人物,那也没关系,只要动了他许稷山,那背后的人,自然就会跳出来”

    李志扬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

    “恩,有道理,他许稷山碰上了麻烦,我就不信他不求缘只要他找人,咱们就顺藤摸瓜,把他后面的人找出来,一过给烩了,他**的动了我们家的人,想这么简单就完事,那可不行,我和丫孙子的没完”

    程大壮冷着声说道,说完就动了汽车,驾着车往市里面开去……

    这几天许飞的日子过的不是很顺,尤其是那个海天的刘杰跑了之后,他老子在东湖的地面上,是动用了所有的人马,可是愣是没找到那孙子

    这让他老子很是窝火,其实许飞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他当然知道,那个许稷山,其实才是他的爸爸

    但是在外人面前,他们还是以兄弟相称的,但是这么多年来,那许稷山对他可一直都是父子一般的关爱

    他今年才十八,刚刚上大学一年级,就读的也就是帝都的一个野鸡大学

    和他一起在那个学校的,就是马振宇他儿子,马天,还有其他的几个死党

    他这人从小就是被许稷山的一家人给宠着,惯着,过惯了小皇帝的生活,本来他是不想读大学的

    可是他**和许稷山,非得逼着他去,他这才去了帝都上了一所野鸡大学

    本来打算老老实实的混个文凭,然后回东湖,继续过他的衙内生活的,可是哪想到在帝都没多久,就被人家给打了

    那次他和马天都被打得不轻,但是也都是皮外伤,可是他**看着心疼,于是就给他办了个休学,让他回家来养伤

    他和马天都是东湖市的小恶霸,平时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来欺负他们的道理。

    那次在帝都挨了揍之后,他们俩算是记恨上了,一门心思打算报复,可是帝都那么大,哪里那么好找到人家

    再者说他们在东湖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可是要是到了帝都,他们也就是孙子辈的

    这报仇无望,可是他和马天哪里能够咽得下这口恶气?但是也只能忍着

    哪想到前几天,他在家养伤的时候,正无聊的反看电视,就正好看到了朝廷台的一个访谈节目,而被采访的人,却正好是那次揍他的那个家伙之一

    而这家伙开的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正好在全天朝都大名鼎鼎的那个海天公司

    而这家伙居然还是董事长,另外的一个揍他的家伙,居然还是这家公司的席执行官

    而最最巧的却恰恰是,这家海天的第二生产基地,居然就在他老爸升官家的老巢,东湖市开区

    这下子他和马天的心思是一下子活泛了起来,他们想动这家公司,可是在一琢磨,人家能够把企业做的那么大,肯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万一人家的背景,要是他们开最不起的,那可咋办?这俩人正是犹豫不决的当口,没想到他们突然遇到了一个前不久,在省城认识的朋友,这个朋友的来历,在他们看来可是了不得

    最关键的是,人家也是来至帝都的大人物

    后来他俩把主意,和那人一说,那人一拍大腿,擦,什么玩意,动我的兄弟,那还不报复他?

    于是就是在这个人的挑拨和鼓动之下,他和马天,在鼓起了勇气,实施起来报复的行动

    可是没想到,东湖的警察这么废物,本来都安排的好好的了,可是还是让那个刘杰给跑掉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