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三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国际登录app88必发登游戏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公元184年11月。

    这里距离卢龙塞八十里,是一片绵延的小山丘。当地人叫半腰山。翻过山就是濡水河。最近斥候们很难接近红花谷,总是被他们的斥候截杀。李弘已经三次和伙伴们一起从不同的方向试图接近,但都被赶了回来,还折了十几个兄弟。李弘每次都坚持断后阻击敌人,掩护大家撤退。斥候队的士兵们都愿意和他一起出任务,因为不太容易死,安全些。李弘特别能杀,杀起人能就象猛虎一样凶狠。尤其那把神出鬼没的小斧,没有那一次出任务不沾血回来。小斧漆黑的,连把子都是黑的,因此大家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黑杀。但是士兵们天南地北的都有,各地方言在一起乱叫,黑杀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黑子。黑子这名字好记,喊的人也多。这样一来大家反而不知道真名了。

    里宋告诉他大家在一起要互相喊字。所以李弘每次都认真的告诉人家,我叫李弘字子民。人家哈哈大笑,象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就是没有人喊他子民。李弘奇怪了。后来百人队队长告诉他,大家都是布衣,白丁,就是穷苦百姓出身,有的还是贱民出身,就是终身给人做仆人,下人,丫鬟的人家出身,大字都不识一个,有的连个大名都没有,就是喊小名,哪里知道什么字不字的,那都是有钱人家,读书人家玩的破事。李弘听傻了。想想也是。在鲜卑,那些奴隶连猪狗都不如,还什么名字不名字。所以李弘认为里宋骗了他。什么玩意,回来不揍扁了你。

    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但是敌人并没有什么动静。田静有些急了。他的求援信已经发出十天了。如果援兵来了而敌人没来,他谎报军情,那是要坐牢的。于是他亲自跑到斥候队的营房,勒令他们必须在两天内进入红花谷,务必要打探到准确情报回来。

    已经是伍长的李弘出了一个主意。伍长也就是带四个兵,加自己五个,啥都不是。李弘提议从卢龙塞的南边进入濡水河,然后沿着濡水河而上,到半腰山。从半腰山出发,走二十里就是红花谷的后方。从这里进入红花谷,应该有可能。小刀什长是他的上司。小刀就去向百人队长程解汇报。程解说主意不错,有可能也要试试。谁想得主意?小刀说就是田大人派人送来的那个黑子出的主意。于是兵分两路。百人队长程解带八十人正常出动,在正面诱敌。什长小刀带二十人沿濡水河到半腰山。

    他们半夜就出发了。中午一行人到达半腰山。

    半腰山由几十个小山围成。满山的树都已经秃了头,丑陋的枝枝桠桠以各种姿态展示着自己。满山的落叶,发出一股股醉人的醇厚清香,间或还能闻到一些枝叶腐烂的味道。

    已经初冬了。望着满眼的肃杀和荒凉,听着呼呼的寒风在耳边啸叫,李弘的心也是冰冷冰冷的。他对自己的判断非常有信心,卢龙塞的血战即将展开,现在围坐的一起的战友将来还会有多人能够再坐在一起。

    战马都留在河边,由两个士兵看着。大家徒步走了十几里,已经非常累了。在大家休息的空档,小刀把四个伍长都叫到了一起。

    “我们商量一下,谁去?”小刀是个老兵,中年人,不识字,一脸的胡子,长得连嘴都差一点盖住了。

    几个人互相看看,没有做声。小刀把眼睛望向李弘。李弘赶忙开口说道:“我们小队去吧。”

    五个人趴在山头上,朝下面的山谷看去。下面就是红花谷。山谷内密密麻麻的都是大树。虽然树叶脱落的差不多了,但什么都看不见。

    “乌丸人大概在山谷东头。我们趴在这山谷西头,看不到的。”一个瘦小的士兵轻轻说道。他叫郑信,过去是个猎人。在李弘这个小队里,还有三个士兵,都是猎户。做斥候这个工作,辛苦危险,爬山涉水,一般人也做不下来。让猎户当兵做斥候,可以大幅缩短训练时间,经验也丰富。

    李弘对一个身形健壮,粗脖子大脑袋的大汉招了招手。那个大汉爬过来。

    “我下去。大头,你把绳子放下去。郑信,小懒,吴八,你们四人呆在这里,不要乱跑,等我回来。”

    小懒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今年春上才到卢龙塞。他喜欢睡懒觉,所以大家都喊他小懒。吴八家里穷,他又能吃,只好当兵了。他和小懒一块来的。两人都提心吊胆的,非常紧张,全身都趴在地上,恨不能埋到土里去。

    李弘抓住绳子,象跑步一样沿着山壁就那么跑了下去。山顶上的几个人眼睛都看直了。

    “黑子一定是天才。”小懒羡慕地道。

    “他武功好,将来一定能当大官。”吴八咂咂嘴,小声说道。

    “你懂什么。有功劳就可以当官吗?看到我们大人没有?他战功多吧?四十好几了,不过就是个校尉。”郑信不屑地撇撇嘴道。

    “校尉官还小,你有没有搞错。我见过最大的官就是田大人了。”吴八睁大眼睛说道。

    “所以说你土,你还不服。知道现在大汉国最红的人是谁吗?”

    小懒和吴八摇摇头。

    “皇甫嵩。黄巾贼刚刚闹暴乱的时候,皇甫将军那时候是中郎将。中郎将你知道是多大的官吗?”

    两人趴在地上转转脑袋,表示不知道,眼睛里充满了对郑信的崇拜。

    “中郎将和我们的右北平郡太守官一样大,嗯,有可能还大一些。他战胜了黄巾暴民之后,做了车骑将军。知道车骑将军是多大的官吗?”

    两个人猛摇头。

    “那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官了。那才叫大官,知道吗?”

    两个人点点头。小懒还要问什么,被大头用眼色制止了。

    吴八没有看到,还在说:“郑大哥,你看黑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被贬到卢龙塞的?以他的身手,到什么地方都是数一数二,打仗的经验比你这个老兵强多了。”

    郑信的眼睛睁大了,猛的踹了吴八一脚。他不敢说话,大头已经警告了。李弘不在,几个人都是听大头的。

    吴八看见没人讲话,只好闭着眼睛一人想心思,慢慢的趴在地上睡着了。

    突然,他被什么声音惊醒了。吴八猛地一抬头,看见山谷内人喊马嘶,叫嚷声,低沉悠长的牛角号声惊动了整个山林。许多人影出现在谷底树林里,迅速向自己这边冲过来。一定是李弘被人发现了。

    四个人迅速抓住绳子,准备随时拖李弘上来。这时大头觉得手上的绳子一阵摇晃,赶忙出力望上拽拽,知道李弘已经顺着绳子正要出劲望上爬。他赶忙对身后三人使了个眼色。然后四人一起出劲,奋力望前跑,就象拉纤一样拽着李弘在山壁上飞跑起来。

    李弘浑身血迹,连脸上都是,披散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红发。身上的甲胄也没有了,衣服被撕成了一块一块的,估计是被树枝灌木刮的。

    他一边对四个手大声叫喊道:“快,快,快……” 一边飞速奔跑,就象后面有鬼一样。四个人以为追兵就在后面,撒开脚丫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跑了一会,小懒不行了,他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回头看,发现后面寂静无声,并没有什么追兵。于是他慢下来,气喘吁吁地叫道:“后面没有人……”

    前面三个人听到后,立即回头看,果然没有追兵,连个鸟声都没有。

    李弘跑着跑着觉得不对了,怎么后面喘气声没有了。扭头一看,肺都差一点气炸了。四个人站在后面,不但没跑,还坐在地上喘粗气呢。李弘马上回头。吴八上气不接下气道:“歇……歇……后面……没……人……”

    李弘气得狠狠踹了他一脚:“快跑。乌丸人骑马绕到河边只要半个多时辰。我们要在半个时辰内跑二十里山路,知道吗?快……慢了就要被人砍死在河边了。快跑吧。”

    几个人一听头都要炸了。放在河边的战马要是被乌丸人抢去了,还不如自杀算了。没有马哪里逃得掉。

    几个人就象被人充了气一样,突然之间精神抖擞起来,一个个低着头,一个劲地飞跑起来。

    小刀远远看见李弘他们狼狈不堪地跑过来,马上命令埋伏在附近的十三个士兵立即撤退。

    “黑子,怎么样?”小刀迎上去问。

    “快……跑……,乌丸人……到河边……堵……我们去了,快跑。”李弘脚下不停,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讲。

    小刀心里一惊,看李弘的样子就晓得他一定是给敌人发现了,还是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来的。小刀随即把食指含在嘴里对其他人打了一个唿哨。大家立即都飞跑起来。

    “山谷里有多少敌人?”小刀追在李弘身边,大声问道。

    “都在,鲜卑人也在。明天,明天就要进攻了。”

    小刀的脸色无比的难看,“还有鲜卑人?”

    李弘也不理他,低着头拼命地跑。

    就在他们跑过最后一个山头时,他们看到了远处飞驰而来的乌丸骑兵。好大的一群,估计有上百骑。

    士兵们不要小刀催,就已经把自己的速度加到了极限。正好又是下山,速度格外得快。十九个人连滚带爬上了马,立即和早已等候的心急如焚的二个士兵一起,打马绝尘而去。

    乌丸的骑兵距离他们大约一里左右,紧追不舍。

    一口气跑了三十里,追兵依旧不依不饶的跟在后面,根本就没有放弃的打算。

    李弘一边策马飞奔,一边大声对小刀说道:“什长,这样跑下去,再有二十里战马就要趴下了,还是留人阻击吧。好歹逃出一个是一个,免得被人一锅端了,连个信都传不回去。”

    小刀点点头,大声对跑在附近的小懒叫道:“我们留下阻击,你带三匹马走,一定要赶回卢龙塞,告诉大人乌丸人和鲜卑人联手,八千大军明日攻打卢龙塞。”

    小懒神色紧张地点点头。

    李弘心里很感动。留下来阻击其实也就意味着死去。这二十个士兵中间就小懒最小,只有十六岁。小刀的安排无疑是最合理,也是最具有人情味的。李弘觉得为这样的上司卖命值得。

    小刀突然神色威猛的对着小懒大叫一声:“你再说一遍。”

    小懒吓了一跳,本能地大叫起来:“八千大军明日攻打卢龙塞。”

    小刀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和李弘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同时催马超过小懒,一左一右把缰绳都递给了他。

    小刀从怀内拿出一个小型牛角号,吹出了准备阻击的号声。大汉边军的斥候部队在与胡族交战中,也学会了用牛角号声联络。一来方便,二来联络起来快。士兵们的马速立即降了下来。小刀和李弘互相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几乎同时飞身跃下马来。

    小懒一人三骑疾驰而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