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十四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4548866永利集团官网亚洲必赢捕鱼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田静欣慰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被田重驮到了卢龙楼。他看到幽州刺史刘虞和右北平郡太守刘政率领三千大军正源源不断的快速通过新月楼,陆续在广场上集结列队。他听到了如雷的战鼓声。他知道,卢龙塞不会失守,又要回到大汉人的手里了。

    卢龙楼的城门完全打开。

    对面的广场上点燃了上千支火把,,把漆黑的夜照得亮如白昼。广场上密密麻麻排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在队列的最前面,在城门正中央,站着一个身穿布衣又瘦又干的老头,他看上去非常憔悴,但精神很好。他腰间挂着一把长剑,手上拿着大汉的战旗。

    胡族联军的士兵们停住了脚步。他们惊呆了。他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们不明白大汉国的援军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卢龙塞。

    城楼上,阙机和他的士兵们还在纵情欢呼:城楼下,乌延坐在地上,正和熊霸商量着如何攻占卢龙楼:卢龙塞的广场上,挤在后面的士兵还在狂呼乱叫。

    望日楼上,牛角号声响彻云霄。卢龙楼上,战鼓声惊天动地。

    刘虞手中战旗前举,回首高叫:“孩子们,随我夺回卢龙塞,杀啊……”

    后边的士兵齐声高吼:“杀……啊……”

    刘虞第一个冲进了卢龙塞广场。身后的士兵们犹如下山猛虎,高举武器,吼声如雷,象雪崩一样,挟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义无反顾的杀进了敌人阵中。

    李弘跪坐在地上,痴呆呆着望着眼前的一切,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刘虞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孩子,站起来,夺回卢龙塞,杀啊……”

    李弘连滚带爬,从地上站起来,随即就被身后的洪流挟裹着,身不由己的向敌人冲去。

    望日楼上的牛角号声霎时间从空气中消失了。阙机和士兵们目瞪口呆。难以置信。一时间,他们还不能从胜利的巨大喜悦中惊醒过来。乌延和熊霸跌跌撞撞的爬上石阶,睁大了双眼。功亏一篑,功亏一篑。

    “撤退。立即撤退。”熊霸大声叫道。

    “不。”乌延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凶神恶煞一般疯狂地叫道:“拼了,和他们拼了。”

    “大王,人拼光了,占了这么一座石头城有什么用?撤。”熊霸心急如焚,大声喊道。

    城楼上的阙机毫不犹豫的命令手下,吹响撤退的号角,全军撤退。士兵们从震骇中惊醒过来,象潮水一般退下城楼。

    刘虞高举战旗,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在队伍中间。他虽然不会武功,不能在第一线厮杀,但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可以鼓舞身边勇敢的战士们,激励他们奋不顾身,奋勇杀敌。

    周围的战士们自觉的把他围在中间,不让一个敌人靠近他们的刺史大人。长箭从黑暗中不时射来。走在刘虞前面的战士不躲不让,宁愿自己中箭倒下,也不让一支箭射到刘虞身边。刘虞望着不断倒下的战士,他的心在滴血,他挥舞着战旗,鼓起全身的力气高呼着:“孩子们,为了大汉国,杀啊……”

    越来越多的士兵通过卢龙楼,涌进了卢龙塞广场,铺天盖地的杀向敌人。

    汉军士兵气势如虹,杀声震天。胡族联军的士兵们经过大喜大悲这么一刺激,情绪低落,士气全无,加上汉军士兵的凶狠阻杀,己方撤退的号角声又响彻夜空,终于导致了整体大溃败。

    熊霸带着五十名士兵站在楼道的最上层实施阻击,掩护大军从城墙上快速撤退。世上的事真的是变化莫测。刚才还是汉军士兵在柴挺的带领下阻击他们下楼。一转眼,就变成了熊霸带领鲜卑士兵阻击汉军上楼。

    卢龙塞的大门被汉军士兵用土袋从里到外填了个结结实实,整整三丈厚度的土袋,就是往外驮,都要驮上半天。当初他们也想到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攻打城门,不但徒劳无功,还会招致大量损失。但是现在他们多么希望那道门能够打开。如今他们只有一条逃生的路,那就是翻越城墙,再从云梯上爬下去。由于天黑,人多,士兵们心慌,又没有组织,城楼上下混乱不堪,许多士兵都摔死摔伤了。

    士兵们都被挤在石阶下面,一时间不得上去。冲在最前面的汉军士兵与敌人的阻击部队展开了血战。往往为了争夺一个小台阶,要付出十几个士兵的性命。刘虞手上的战旗被他的手下接了过去。卢龙塞大局已定,他要去看看在卢龙塞保卫战中活下来的人。

    李弘第一个冲上城楼。他的战刀围着熊霸上下翻飞,逼着他步步后退。熊霸汗水混着血水,湿透了全身。李弘很快就把他逼到了城墙边上。越过城墙,就是云梯。周围的敌兵疯狂的吼叫着,都要冲上前来攻占这个逃生的位置。大量的汉军士兵踩着战友的尸体,已经冲上了城楼。

    李弘突然转身,大吼着,挥刀迎上了周围的敌人,再也不管背后的熊霸。熊霸突然明白过来,他一个翻身跳上城墙,迅速逃走了。李弘随即背靠城墙,牢牢占据了有利位置,再也不放过一个敌人。

    对着熊霸,他下不了手。熊霸是大帅的心腹,是铁狼的好朋友,他无法下手取他的性命。杀了熊霸,铁狼一定会骂自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没有铁狼,也就没有自己的今天。李弘决定放熊霸走。这样,铁狼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也不会骂自己是个白痴了。

    阙机站在城下,不停的命令号角手吹号集结部队。这个时候不能乱,要稳住,要给士兵们信心。不就是攻城失败吗,又不是部落全族给人杀光了,慌什么慌。

    时间不长,惊魂未定的士兵们,慢慢恢复了自信,不再有刚才那种大难临头的恐惧感。逃到城下的士兵们开始在牛角号的指挥下,重新集结。城墙上,陆续有士兵逃下云梯。

    乌延躺在地上,面色苍白。李弘的那一刀实在太霸道了,伤的他非常重。熊霸情绪低劣,极度沮丧。攻打卢龙塞的人马前前后后达到了一万一千人,在损失了**千人之后,竟然连卢龙塞的砖头都没有捞到一块。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他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慕容风。

    阙居命令部队准备射箭。

    他的手下怀疑自己听错了,转头望向自己的首领大人。阙机劈头给了他一马鞭。顿时,进攻的牛角号声撕开了漆黑的夜幕,再度在卢龙塞城下响起。

    “传令,把这里所有能射的箭,全部给我射上去。”阙机冷冷地说道。

    “大人,上面还有好几百士兵没有下来。”他的手下再一次怀疑自己听错了,张口惊呼起来。

    阙机这次没有打他,而是望着城楼上人影纷飞的惨烈战场,苦笑着,指着靠在城墙上的几百架云梯,悲伤地说道:“他们逃不出来了。”云梯上一个人都没有。

    城墙上,一千多名汉军士兵把三百多没有来得及逃走的敌人包围了起来,双方正在激烈地厮杀着。李弘靠在城墙根上,疲惫不堪,有气无力的望着面前血腥的战场。

    阙机放声大吼:“放……,连续齐发……”

    将近两千多名逃出来的士兵,怀着无比强烈的仇恨,站成整齐的队列,朝着卢龙塞城墙上,射出了发泄心头愤怒的一箭。

    长箭在漆黑的夜里呼啸着,飞进了黑暗,飞上了城楼,射进了一切接触后可以刺进的地方。

    城墙上顿时陷入了混乱。汉军士兵有作鸟兽四散而逃的,有连滚带爬躲到城墙根下的,有顺势躺倒在地把尸体顶在自己身上的,有慌里慌张望楼道处狂窜准备逃到要塞内的,也有视死如归举刀和敌人纠缠杀在一起的。

    但逃跑的速度远没有长箭的速度快。一批接一批的长箭根本就没有间歇的时候,象狂风暴雨一般,猛烈的倾泄在卢龙塞城楼上。没有生命可以逃过。城楼上的人就象一刀刀割下去的韭菜,一排排的先后倒了下去。

    李弘看着眼前这可怕的一幕,狂笑起来。他想死竟然没有机会。他一直都在杀人杀人,怎么这一下他却坐在城墙根下,长箭射不到的地方。他要和他们一起死去,活着,就是杀人,被杀,生活已经没有意义。他挣扎着支撑起身体,准备走到猛烈的箭雨里去。

    突然,他看到姬明的香囊,被姬明鲜血染红的香囊。他一时间呆住了。

    胡族联军的士兵当天夜里把所有战死士兵的遗骸掩埋在云山脚下,然后带着伤兵,大量攻城器械,辎重物资,缓缓撤走了。

    他们在损失了将近九千人之后,惨败而归。

    阙机的最后一击,重重打击了士气高涨的汉军。坚守城池十天,全军尽没也不过就是一千八百人。但凶悍的胡人最后一击,却令汉军死伤几百人,加上在广场上的损失,三千援军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就折损了一千多人。乌丸人和鲜卑人的凶悍深深震撼了汉军。

    卢龙塞保卫战终于结束了。

    第二天,李弘被人在城楼上推醒。他望着那张笑眯眯但非常陌生的脸,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要睡觉。

    “你是李军候吗?”那个带剑的中年大汉问道。

    李弘摇摇头。面前的大汉体格魁梧,中等身材,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三绺细长的胡须,看上去优雅又不失威猛。

    那人看到李弘摇头,迟疑起来。他仔细看了看,然后再次推了推倒头睡下的李弘。李弘极力睁开沉重的眼皮不解的望着他。

    “你是军候李大人吗?”

    李弘坚决的摇摇头。

    “那你是屯长李大人吗?”

    李弘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低头想了一会,才想起来武飞武大人是告诉过他,自己是屯长了。没有部队,晚上就带人在城墙上巡逻。

    他冲着那人不好意思地一笑,点点头。

    “奉刺史大人之命,请军候大人到卢龙楼。”那人客气的躬身行礼,大声说道。

    李弘一时转不过弯来,茫然的看着他,问道:“你是谁?”

    “在下鲜于辅,草字羽行,是刺史大人的功曹从事。”鲜于辅非常客气的回道。

    李弘看他一直不温不火,细声慢语,彬彬有礼,觉得自己非常没有礼貌,赶忙站起来给对方回了一个礼,“我叫李弘,字子民。大家都叫我黑子。”

    鲜于辅笑起来,他的眼神里流露出对李弘的敬佩之色。两人随即一起往卢龙楼走去,路上随便闲聊。李弘发觉鲜于辅性情温和,为人也特别的谦虚谨慎。

    主城墙上,双方士兵的遗骸已经连夜掩埋,许多人在擦洗地上的血迹,修复破损的城楼。广场上,更多的士兵在打扫战场。昨夜广场中央的大火把地上烧黑了巨大的一片。

    “鲜于大人,你知道我们还剩下多少人吗?”李弘轻轻地问道。

    “整个卢龙塞边军就剩下你一个屯长以上级军官,两百三十二名士兵。其中重伤号就有两百多人。边军被打完了。”鲜于辅伤心地说道。

    李弘不做声了。

    “田大人……”

    “昨天夜里过世了。他的伤势太重,没有办法。”

    李弘跪在地上,浑身上下血迹斑斑,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味。两位大人赶忙让他起来。

    右北平太守刘政看上去非常和善,他首先把李弘夸奖了一番,然后把他介绍给幽州刺史刘虞。李弘看他就是昨天踹了自己一脚的老者,有些吃惊。一个州郡大官穿一件黑布衣服,一双布鞋,当真是夷非所思的事。

    李弘重新下跪见礼。

    “田大人临去之前,极力向我们推荐你,说你文武全才,将来必定是我大汉的栋梁之才。我们也听说了你不少事,当真是少年英雄。想我大汉,就是一个小小的幽州也出了两位名震蛮胡的英雄,可见人才鼎盛啦。”

    看到李弘疑惑的目光,刘虞笑着解释道:“辽东属国的长史白马公孙瓒就和小英雄一样,也是一位让胡人闻风丧胆的英雄啊。”

    “大人谬赞了。下官只是做了点本分的事,并无什么突出的战绩。”李弘给刘虞夸的实在脸红,赶忙说道。

    “子民不要谦虚嘛。田大人告诉我们说,你就是被鲜卑人下了两道黑木令牌抓捕的豹子。最近你这个豹子在北方的名气大,人头也价值连城。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年青。”

    刘虞和刘政相视而笑。

    “因为你比我们熟悉卢龙塞的情况,现在又是军候,所以想问问,卢龙塞应该派多少人驻守比较妥当一些。”刘政和颜悦色地说道。

    “回两位大人,乌延这次遭到重创,人员和物资损耗巨大,短期内很难再有什么举动。而鲜卑人,虎狼之心,他们时刻想着入侵我大汉国,在一定时间内还是有攻击的可能。所以我认为三千人是个基本的人数。”

    刘虞和刘政面有难色,没有继续说话。

    “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鲜卑人彻底放弃从卢龙塞入侵我大汉的念头。”

    刘虞和刘政交换了一个惊喜的眼神,几乎同时挥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