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十六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最新线路检测永利金猪会亏钱吗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刘虞看到李弘,只说了一句话:“三百五十七人,行不行?”

    李弘狂喜。他激动得泪水不争气地涌了出来。他拼命地点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弘一把抹去泪水,跪下给刘虞磕头三个头。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以自己无私的胸怀,绝对的信任,赢得了李弘誓死一战的决心。此去即使血洒沙场,也在所不惜。

    李弘走出卢龙楼,看见鲜于辅和三百多名战士站在战马旁边,整整齐齐排成六列。鲜于辅看他走出来,纵声高呼:“给军候大人行礼!”

    鲜于辅和三百五十六名战士同时单腿下跪,齐声高叫:“誓死追随……”吼声蓦然在空旷的广场上响起,直冲云霄。

    李弘的眼睛突然湿润了。他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浑身的鲜血沸腾了,他颤抖着嘴唇,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这时,从广场的对边,田重带着二十八名卢龙塞战后幸存下来的士兵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看到他们全身甲胄,李弘呆呆地望着,无所适从。

    田重和二十八名士兵全部跪倒在李弘面前。

    “大人率兵深入虎穴,怎么可以抛下我们,独自前往。”

    “大人,卢龙塞边军就剩下我们二十九人还可以继续作战。死,我们也要和大人死在一起。”

    田重突然举起手上血迹斑斑的大汉战旗,带着士兵们纵声高呼:“誓死追随……”

    李弘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刘虞和刘政站在城楼上,远远地望着,心里非常感动。

    “来人……”刘政突然回头叫道:“给他们战马。”

    李弘扶起田重,望着他花白的头发,一时间百感交集。一股浓烈的杀气突然就涌上他的心头。这些可恶的胡人,如果他们不入侵,哪来的战争,哪里用的着这么大年纪的人上战场。

    他伸手接过田重手上的战旗,大步走到自己的战马旁边,飞身上马。

    李弘面对着一张张充满战意,视死如归的面孔,一个个全身武装,愿意追随他同赴战场的士兵,突然觉得他就是死了,也值了。

    “全体上马……”

    李弘大吼一声:“出发……”

    李弘右手举旗,骑马走在最前面,带着士兵们走过卢龙楼城门,走上卢龙塞广场,往望日楼主城门走去。

    刘虞在决定出兵后,刘政立即命令所有战士开始搬运堵住城门的土袋。经过近两千名战士一个多时辰的努力,城门终于打开了。战士们围在广场两边,默默的送别这一班英勇无畏的勇士。

    士兵们端坐在马上,抬眼四处看看卢龙塞,也许这就是最后一眼了。马蹄轻踏的声音响彻了卢龙塞。

    突然,从卢龙楼城下冲出十几匹战马,马上骑士狠命的打马追了上来。

    “大人,下官是燕无畏。过去是个马贼,现在是个什长。下官敬佩大人的勇气,愿追随大人同去杀敌。”

    燕无畏是个魁梧的高大汉子,长脸短须,看上去就是一个凶悍的猛士。望着燕无畏坚决的神色,李弘一边策马而行,一边感激地说道:“你这么做是违反军规的……”

    “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军规。”燕无畏立即打断了李弘的话,大声说道。

    李弘想想也是,“到后面去吧。谢谢你。”

    燕无畏高兴的答应一声,带着手下调转马头,跑到队伍的后面整队跟上。

    卢龙楼上的战鼓突然响起。

    鼓声猛烈,犹如阵阵雷声震撼着即将出行的勇士。一时间他们无不热血沸腾,士气如虹,积压在身上的愤怒和恐惧顿时倾斜而出。

    李弘高举战旗,回身高吼:“为了大汉,杀……”

    李弘当先纵马冲出了高大的卢龙塞城门。

    身后的士兵齐声呼应:“杀……”紧随其后象狂风一般射了出去。

    广场上的战士们被他们的豪情所激励,一个个神情激奋,举臂高呼:“杀……”喊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卢龙塞。

    黄昏的时候,部队连续疾驰一百里,到达一处不知名的小山丘。此处距离红花谷六十里,距离百灵牧场四十里。李弘命令大家进入山里,隐藏休息。然后他交待了鲜于辅几句,一个人纵马出山,到百灵牧场侦察去了。

    鲜于辅站在小山顶上,望着李弘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

    当刺史大人把他喊进卢龙楼,告诉他这个计划时,他先是吃惊,这种想法太疯狂了,袭击乌丸人的百灵牧场。昨天夜里两千多乌丸人和鲜卑人的士兵才撤回去,今天夜里就去袭击,疯子一样的计划,不可思议。接着就是震惊了。因为刘虞告诉他,只有他们这三百多士兵,没有其他人了。以三百多人去袭击有两千多士兵驻扎的牧场,夷非所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去了也就是去送死。他不明白,一向冷静睿智的大人怎么会同意这个计划。当他听完李弘的详细解说之后,他只能说信服。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年轻人的确是个天才,他那慎密的分析,准确的判断,天马行空一般的想法,都是自己望尘莫及的。他心悦诚服,满怀信心的出门召集士兵,决意随李弘一同去完成这个堪称疯狂的计划。

    “大人,下来吃一点东西吧?”屯长伏强走到他身边轻轻说道。

    鲜于辅点点头,随他一起往树林里钻去。

    “战马的马蹄都用牛皮包好了吗?马嘴都用笼子套上了?”

    “都弄好了,大人。”伏强小声说道,“大人,这个李军候气魄大,武功高,看他走路的姿势就知道是个勇猛无畏的好汉,是个了不起的人。过去怎么没有听人说过?”

    “怎么没有?我听你就经常说吗?”鲜于辅笑着说道。

    “大人别逗了。我不认识他。”伏强是个身体强壮的小伙子,平时喜欢说笑,和鲜于辅也很熟悉。他以为鲜于辅开玩笑,乐了起来。

    “他就是豹子。卢龙塞的人喊他黑子,但他就是被鲜卑人苦苦追杀的豹子。”

    伏强瞪大了眼睛,“真的吗?”

    鲜于辅没有理睬他,继续走自己的路。伏强随即笑起来,“厉害。卢龙塞的人就是厉害。随便一个斥候都能把鲜卑闹翻天,怪不得上万的蛮子都打不下要塞,厉害。”他想当然的认为李弘就是奸细,是卢龙塞派出去的卧底。

    伏强的消息引起了一次小小的震动。士兵中除了田重,都象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精神振奋,三五成群围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燕无畏坐在田重身边,眉飞色舞,说得唾骂星四射。田重实在受不了了,说了一句:“死之前能看到豹子你很兴奋是不是?”

    “是呀。当今天下,这种英雄也就我们燕赵之地才能看到几个,别的地方有吗?”

    “好了,好了,睡觉吧,留着力气晚上杀人用,好不好?”

    “不好。我做马贼那时候,豹子正在鲜卑逃命,听闻非常多。我跟你再说说。”

    “你才当兵?”田重奇怪地问道。

    “是呀。十几天之前。”燕无畏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知道吗?你私自带着部下脱离部队,跟随军候大人行动,就你这种不守军纪的行为,是要杀头的。”

    燕无畏睁大了眼睛,突然狠狠地骂了一句,悻悻地道:“那我还是回去做马贼算了。”

    看到燕无畏顿时泻了气,田重暗暗一笑,倒头睡去。

    鲜于辅静静地坐在山头上,等待着李弘的出现。

    一串沉闷的马蹄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鲜于辅站起来,转身跑进树林,喊醒了几个军官,“起来吧,军候大人回来了。把士兵们都喊起来,准备行动。”

    树林里立即忙碌起来,大家在黑暗里各自整理好行装,陆续牵马下山。

    李弘飞身下马,迎上鲜于辅几个军官,轻声说道:“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鲜于辅几个人纷纷点头。伏强他们更用崇拜的目光望着李弘。李弘召集他们蹲到地上,就着微弱的月光,他在地上画了一个牧场草图。

    “由于敌人昨天连夜撤军,士兵们行军一百多里回到牧场,疲惫不堪。现在他们都在营帐内熟睡,就是打雷估计他们都听不到。所以今夜的偷袭,必定成功。大家可以放开手脚,为所欲为。”

    “我们分成两队,鲜于大人带两百人从北面杀进去,我带人从南面杀进去,这样连续来回不间断的冲杀,给敌人造成被大部队偷袭的假象,让他们彻底崩溃。记住,要快,一定要快。我们要让敌人惊慌,然后恐惧,再以后他们就会放弃,就会逃跑,就会投降。明白了吗?”

    “明白了。”几个人异口同声。

    “去把燕无畏和田长敬叫来。”李弘对站在他们身边的一个传令兵说道。传令兵迟疑着没有离开。

    李弘想起来什么,随即笑起来:“就是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大爷。”很快,田重和燕无畏跑了过来。

    “这是马场,战马就在这里,都被圈了起来。旁边就是草料场。长敬老伯带十个人过去,把看守草料场的士兵解决之后,放火烧掉两个马棚,把火势弄大一点。记住,只能烧两个马棚。一旦草料全部烧掉了,战马就没有口粮,这些战马很快就会成为马肉了。”周围的人轻声笑了起来。田重高兴地连声答应。

    他跟了许多将军,一直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马夫,从来没有人把他当一回事。而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却在这么重要的战斗中,让他负责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他有一种被人重视,得到认可的满足感。老人非常激动。

    “火要烧大一点,这样敌人就会更加恐惧,认为马场那边已经被我们控制,就不会向马场方向逃。他们一旦逃进马场,骑走几匹马是小事,就怕惊了马群,那事情就麻烦了。这件事非常重要,长敬老伯务必不要出差错。”

    田重用力点头。

    “无畏,你随我冲进去之后,带着你的弟兄们,不要与任何敌人接触,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奔中军大帐。擒贼先擒王,先把乌延抓到,局面就等于控制了一半。你明白了吗?”

    “明白,大人。”燕无畏激动地连连点头。头一次打仗,就被委以重任,不激动才是怪事。

    “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不清楚我可以再解释。清楚自己在战场要干什么,怎么干,打起战来心里就会有底,信心就会倍增,胜利自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李弘笑着说道。

    大家被他的轻松和平静所感染,大战前的紧张心情随着谈话气氛的融洽逐渐的淡去了。伏强几个人随即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鲜于辅默默的望着笑容满面的李弘,听着他低沉而耐心的解释,觉得这个人不仅仅是个战场上的战士,更是战场上的灵魂。他天生就是个打仗的料。跟他在一起,总是让人充满信心,充满希望,充满轻松快乐,让人感受到战友之间的浓浓情义。

    “鲜于大人,我们出发吧。”李弘站起来,对鲜于辅说道。鲜于辅点点头,对后面的战士招招手,大家飞快上马。

    田重拿着田静的钢枪跑了过来。

    “这是校尉大人的枪。”李弘惊喜的接过来,小声说道。这把枪式样简朴,沉甸甸,黑黝黝的,在昏暗的月色下,发出一股阴森森的杀气。

    “这把枪,已经传了七位主人,他们都为国捐躯,英勇战死在沙场上。八年前在落日大战的战场上,田大人从夏育大人手上接过这把枪,一直用到昨天。田大人临死前叫我把它交给你,也算是一个纪念。”田重伤感地说道。

    “谢谢。我不会让田大人失望的。”想起田静,李弘心里酸酸的,十分难受。

    田重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这把枪一定会给你带来好运气。”

    李弘感激的望了田重一眼,用力的点点头。

    他飞身上马,带领大家冲进了漆黑的夜幕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