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十九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快3wapp优德88手机版app苹果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公元185年3月。

    李弘心情一直都不好。

    他无法忘却风雪的那双眼睛,他不知道在风雪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那件事一定令风雪痛苦不堪。他经常一个人站在城楼上,望着银装素裹的雪山,望着白皑皑的雪原,精神恍恍惚惚的,郁郁不乐。

    直到十几天后,燕无畏的手下陆续回到卢龙塞,李弘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风雪要出嫁了。她要嫁到弹汉山,嫁给鲜卑国的大王和连。

    李弘惊呆了,巨大的失落感让他无所适从,他的心就象被掏空了一样,异常的难受和痛苦。李弘突然之间失去了欢笑,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在帮助魏攸和陈达两位大人处理完俘虏交接的事之后,两位大人告辞离去。随即小雨向李弘提出要回徐无城。李弘叫来小懒,叫他带上十几个士兵,护送小雨回家。李弘一直送到三十里之外。小雨坚决不要他送了。

    “大哥,你回去吧。”

    李弘对小雨喊自己大人非常反感,说了几次之后,小雨也就改叫他大哥了。李弘觉得听起来很亲切,好象小雨真的就是他妹妹一样。

    李弘点点头,没有做声。三四个月的时间,朝夕相处,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因为彼此特殊的出身,一个孤儿,一个失去记忆,在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了亲人,他们同病相连,隐隐约约都把对方当作了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大哥和风雪姑娘是生死之交吗?”小雨突然问道。

    李弘没有做声。前几天,李弘和小雨闲聊时,李弘因为心中苦闷,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件事。想起在草原上逃亡的几天时间,他和风雪为了照顾那些女人和孩子,为了逃避追杀,花了许多力气。如果真要说起来,也可以是生死之交了。

    他点了点头,不解的望着小雨。

    “如果生死之交的朋友有危难,大哥会去救助吗?”

    李弘再次点点头。他明白小雨的意思,苦笑了一下,无奈地道:“风雪这次嫁给和连,不论出于何种原因,它都牵扯到鲜卑国的稳定,中部鲜卑与弹汉山的关系,牛头部落的生存,内中情形不言自明。风雪如果不嫁,其后果势必严重,肯定影响到中部鲜卑各部落的利益,大帅和弹汉山的亲密关系,牛头部落上万人的生命。以风雪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姑娘,谁会去关心她的命运和感受?她如何敢不嫁?我又怎能去救她?”

    “可大哥很痛苦。”

    “风雪也很痛苦。她现在就是给机会让她逃,让她自杀,她都不敢,这直接关系到她的亲人,她的族人的生存。风雪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除了眼睁睁的看着,还有什么办法?明知道应该去做的事却不能做,怎能不让人痛苦?”

    小雨非常同情地望着李弘,轻轻说道:“如果这影响到大汉国的安危,大哥会怎么做呢?”

    李弘毫不犹豫地答道:“破坏。”

    李弘突然明白了小雨的意思。一段时间以来,他天天沉浸在失望和失落的悲苦中间,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头脑。小雨的话犹如一刀劈开了遮住太阳的黑云,金色的阳关霎时间驱散了心中的阴霾。李弘郁积在心中的忧伤和愁苦忽然间不翼而飞。他笑了起来。

    “谢谢你,小雨。”

    小雨欣慰地笑了,“只要大哥高兴就好。”

    李弘没有做声。他望着小雨清丽脱俗的绝世容颜,望着她恬静幽雅的眼神,心中不禁默默念叨:只要你高兴就好。

    大雪开始慢慢的融化,许多地方裸露出黑色的原貌。山野间,草原上,白一块,黑一块,煞是好看。

    拓跋鸿驻马站在一座小山丘上,极目四望。往前就是画虹原,望右就是耶溪,往左就是汲湖。从画虹原往东北方走上五天,就是白山山脉。但如果从已经结冰冻实的汲湖上走过去,只要三天就可以接近白山。

    拓跋鸿是拓跋锋的胞弟,拓跋部落的四大豪帅之一。这次奉命带着三百骑兵参予护驾大王和连的迎亲队伍。

    大王和连准备在下月初,春季会猎大会上迎娶风雪。每年一次的春季会猎是鲜卑国的头等大事,鲜卑东中西三大部的重量级人物全部到场。一是给大王进贡,二是商议鲜卑国的一些军国大事,三是通过会猎联络各部落之间的感情,选拔人才。今年和连内握实权,外有三大部首领慕容风,弥加,拓跋锋的鼎力支持,鲜卑国的各部势力再次凝聚,隐约再现当年大王檀石槐统御下的强大气势。

    拓跋部落在一个叫豹子的手下连番受挫,损兵折将,拓跋锋气恨难平,把所有的仇恨都算到了慕容风头上。他想去报复牛头部落,又担心慕容风会从中作梗,于是灵机一动,向大王和连推荐了鲜卑草原上最美丽的女人。和连帐内女人成百上千,哪里在意这么一个小女人,但在拓跋锋的极力吹捧下,尤其可以据此更好的控制慕容风,也可以趁机拉拢牛头部落,分化慕容风集团内部的势力,这令和连色心大动,随即派人说亲并且定下了迎娶之日。

    慕容风喜爱风雪,待其视为己出,在大草原上人所皆知。和连虽然贵为鲜卑国大王,但慕容风从心里反感和连的为人,根本就不会把风雪嫁给这种垃圾。是以慕容风闻信大怒,知道是拓跋锋存心报复自己惹出来的事。但在这件事情上,他却无法提出反对。哑巴吃黄连,有苦自知。

    若明确提出反对,那就是明确告诉鲜卑国的各部落,慕容风根本就没有把大王和连放在眼里,这和举起大旗反叛没什么本质区别。数不清的部落因为慕容风的举动而误以为两人关系依旧水火不容,随即一些极度不满和连的部落会因此而暴乱。

    慕容风现在非常痛恨拓跋锋。去年要不是被迫无奈请他出马相助,哪里有他拓跋锋的出头之日。不料这个阴险小人不但不思报答,反而睚眦必报。最令慕容风不能忍受的就是他在鲜卑国各处散播关于风裂的事。还有那个荒淫无耻的和连,自己挽狂澜于即倒,保住了他的王位,他却立即好了伤疤忘了痛,自寻死路。慕容风对可能影响鲜卑国重新强盛的人,从不姑息,尤其是那种小人,他吃小人的亏吃得太多了。随即他产生了铲除拓跋部落,除掉和连的念头。两个不知死活的人此时都在得意洋洋,浑然不知已经被慕容风恨到了骨髓里,必定要先除之而后快了。

    赫连勃驱马走来。他是弹汉山卫戍部队的副首领,一名万夫长,和连的心腹,负责此次迎亲的护卫工作。

    “豪帅认为走那一条路更合适一些?”赫连勃笑着问道。拓跋鸿赶忙在马上行了半个礼,小心翼翼地说道:“天气正在逐渐转暖,我担心汲湖的冰变薄,行走时不安全。大人您看还是弯一些路,走画虹原如何?”

    赫连勃笑着望了他一眼,眼睛里闪出一丝嘲讽,“好吧。你的部队在前面开道,我的人押后,裂狂风大人保护车队。”

    裂狂风骑在高头大马上,紧紧靠在风雪的马车旁边。刀疤带着两百人护卫在长长的车队四周。

    “骛梆,乌豹两位大人就象发了疯一样在边境各处围剿马贼,大帅肯定又有行动了?”阙昆策马走在裂狂风身后,对骑在黑豹上的柯比熊大声说道。两个小家伙吵闹着要到弹汉山参加春季大会,看姐姐出嫁。裂狂风喜爱两人,一起带上了。柯比熊的小脸冻得红通通的,鼻涕淌个不停。

    “你知道个屁。大帅肯定怕马贼打劫我们,所以才命令手下到处清剿他们。你看看,现在姐姐和这么多车贵重的嫁妆,多值钱啊。”柯比熊不同意他的话,马上反驳。

    阙昆哀叹一声道:“看姐姐不高兴的样子,还不如让马贼把姐姐抢走了好。”

    “大草原上没有哪个马贼有这么大势力的。这里有这么多士兵,七百多人,谁能抢走姐姐。”柯比熊也哭丧着一张脸,可怜兮兮地道。

    “现在知道这么说。上次叫你和我一起去卢龙塞找豹子大叔,你为什么不去?”阙昆不高兴地说道。

    “你别傻了。你没有看到姐姐从卢龙塞回来后,就不哭了吗?姐姐亲自去找豹子大叔,大叔怎么可能不来救她。我们再跑去干什么,路上找罪受哇。”

    阙昆不再说话。他望着右侧连绵不断的小山,望着白茫茫的山林,突然对柯比熊说道:“你说豹子大叔会来救姐姐吗?”

    柯比熊小脑袋一晃,摇头说道:“你就是不相信我。豹子大叔马上就会出现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来吗?”

    阙昆担心的四处看看,随口说道:“你不是说要到弹汉山去吗?”

    “你真是白痴。我知道豹子大叔要来救姐姐。姐姐都给豹子大叔抢跑了,我们还去什么弹汉山。”

    “那是为什么?”阙昆奇怪了。

    “我要把黑豹还给他。等我长大了,我要凭自己的本事从大叔手上把它抢过来。”

    “哈哈……”阙昆看着柯比熊一脸的认真,突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柯比熊生气了,大声叫起来。

    “哈哈……,豹子大叔在卢龙塞,把胖子素利大人,阙机大人,连那个乌丸部落的汗鲁王都抓住了,熊霸大叔要不是跑得快,连熊霸大叔都要被他一锅端了。你,你还要打赢豹子大叔,哈哈……,你太搞笑了。”阙昆笑得在马上打跌,后来实在忍不住,全身都趴在马背上,狂笑不止。

    柯比熊小脸气得更红了。他愤怒的大叫起来:“不要笑,我一定会做到的。”

    阙昆望着他,只是一个劲地狂笑。

    柯比熊实在无法忍耐,举起马鞭抽了过去。

    裂狂风听到两个小孩在后面争吵,心里一阵阵的难过。

    父亲风裂的事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不少传言,但慕容风不说,慕容风身边的人不说,他无从得到证实。但他相信自己的父亲,决不会做对不起鲜卑国,对不起伯父慕容风的事。即使传言是真的,只要伯父慕容风在,牛头部落就不会有事。但一旦慕容风哪一天不在了,牛头部落怎么办呢?

    风雪要逃跑。他和弟弟裂暴雨只好把最近传遍鲜卑国的流言告诉了风雪。风雪去了一趟火云原,见到了慕容风,回来后她就再也不提逃跑的事了。风雪要去卢龙塞,最后见见豹子,也给兄弟两人苦苦阻止了。如果要是让人知道了,牛头部落的人与大汉国的豹子有联系,尤其还在卢龙塞大败之后的敏感时期,那对牛头部落就更加不利了。

    风雪整日在谈月谷以泪洗面,好不可怜。兄弟两人陪在左右,也是心内凄然,愁苦不堪。直到熊霸来到了谈月谷。

    熊霸望着兄弟两人愁眉不展,忧心忡忡的样子,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然后他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