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二十一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615优德W88手机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长箭,满天的长箭。

    敌人的注意力全部被李弘吸引了,没有一个人去警戒自己的背后。在距离车队左侧八十步以外的地方,有一个鼓起的小山丘。现在这个小山丘山突然出现了上百名骑士,一个个举弓搭箭,连续不断射出了密集的长箭。

    车队中部的防守士兵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几十个士兵惨叫着,毫无防备的栽倒在马下。裂狂风大叫一声,一手抓住柯比熊,一手抓住阙昆,飞身就从马屁股上倒翻下了去。阙昆看到两支长箭钉在了裂狂风的背上。赫连勃被身边的侍卫飞身扑倒到马下,虽然自己身免,但两个侍卫全部被射死了。一时间人喊马嘶,车队的中部防守霎时间彻底瘫痪。

    李弘杀到。战马止不住狂奔之势,一头撞到正对自己的一匹马上,接着连滚带爬,连续撞到四个人,两匹马,最后撞到了马车上,这才轰然倒地死去。

    李弘在战马撞击的瞬间,飞身腾空而起,一刀劈杀一个迎向自己的敌人,然后左手圆盾高高举起,抵挡象雨一样射来的长箭,右手战刀连续砍杀,不论是人,是马,遇到什么砍什么,一时间血肉横飞,所向披靡。

    李弘一刀砍断车辕,再一刀挑起布帘,张嘴就要大喊,突然他满脸的兴奋立即化作了一脸的恐惧,双眼内迸发出难以置信的绝望,接着嗓子内发出了一声恐怖之极地吼叫。

    马车内坐着一位虬须大汉,一杆冷森森的长矛象毒蛇一样,随着李弘挑起布帘的霎那间冲出了马车,刺向了李弘的胸腹。

    李弘躲无可躲,本能的左手盾抵了上去。长矛冲破圆盾,丝毫没有阻隔的刺向了李弘。随着盾牌碎裂,李弘左手一松,一把抓住了矛柄。

    长矛刺进了李弘的腰肋,鲜血四溢。李弘虎吼一声,左手用力,硬生生将长矛推离自己的身体,同时连退三步。李弘右手战刀狂舞,将飞向自己的长箭全部砸开。马车上的大汉居高临下,也是大吼一声,再度出力将长矛刺进了李弘的身体。

    李弘愤怒了。他突然狂吼一声,再也不管四射的长箭,对准那张得意洋洋的笑脸,劈手甩出了战刀。战刀呼啸着狠狠扎进了虬须大汉的胸膛。

    李弘感觉左手一松,长矛已经脱离大汉的双手,但随即自己就中了两箭。李弘调转长矛,挥舞起来,一边拔打长箭,一边大叫起来:“小雪,小雪……”

    拓跋鸿的铁骑在狂奔,已经越来越近。车队前后两侧的士兵已经从惊惶失措中惊醒过来,纷纷将长箭射向八十步外的小山包。

    李弘心头巨震,一旦找不到风雪,这次突袭恐怕就要以惨败告终了。他心慌意乱,跳到马车上,用尽全身力气狂吼起来:“小雪……”

    突然,他仿佛听到了风雪的叫声。李弘心中狂喜,立即冷静下来。

    雷鸣般的马蹄身,呼啸的长箭破空声,士兵们的叫喊声,战马的长嘶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李弘无从辨识到声音的来源。

    他一边运矛抵御长箭,一边运目四顾。

    他看到了正在附近来回乱窜的黑豹。随即他就看到了柯比熊。这个胆大心细的小孩子给他的印象太深了。李弘突然高兴起来,这个小孩一定会给他答案。

    柯比熊趴在地上,正用小手在脸上来回比划着,一脸的焦急神色,小嘴还有规律的张合着。

    李弘不自觉地大叫起来:“刀疤。”

    柯比熊一个劲地猛点头,随即用手指指黑豹,又指指车队的后方。

    李弘嘴中连打几个唿哨,黑豹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熟悉的主人,立即跑了过来。李弘从马车上高高跃起,人马合一,飞射而出,随即沿着车队,一路狂奔起来。站在车队外围射箭的士兵首当其冲,遭到了李弘血腥的屠杀。

    拓跋鸿怒吼着,指挥士兵随后追上。车队附近的士兵三五成群,开始阻击李弘的冲杀。

    “小雪……”李弘奋力击杀一名士兵,纵声高呼。

    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如果再不能发现风雪,李弘不得不动用最后一招,大家拼个鱼死网破了。

    “小雪……”看到拓跋鸿的铁骑越来越近,李弘几乎要哭着喊出来了。

    白马。李弘突然看到了白马。他连考虑都没有考虑,长矛横扫,逼退侧面的两个敌人,然后双腿紧夹马腹。黑豹和他一向配合默契,立即加速。李弘大吼一声,长矛驻地,黑豹腾空而起,高高跃过一部装满粮食的马车。

    李弘看到了刀疤,看到了刀疤指向他的长箭。李弘脑中一片空白,双眼茫然的望着一脸杀气的刀疤。

    李弘尚在空中的身体无力的落在黑豹背上,随着黑豹飞在空中。

    刀疤右手一松,近在咫尺的长箭无声无息的离开了长弓。

    长箭擦着李弘的颈子呼啸而过,尖锐的箭簇在脖子上带起一沫血珠。

    李弘欢呼一声,随着黑豹落地,顺势一脚将刀疤踹下了战马。一人一马在鲜卑士兵的惊叫声中,狂风一般卷向了风雪。

    风雪被赫连勃临时从马车中请了出来,骑着自己的白马紧紧跟随着刀疤叔叔。但他看到李弘杀进马车时,她哭了,她以为李弘一定会死的。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李弘就站在马车上狂呼小叫了。她不由自主的答应了一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难道真的希望豹子大哥带她走。不能。我走了,两个哥哥怎么办?慕容伯父怎么办?牛头山的亲人怎么办?牛头部落怎么办?风雪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痛苦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赶忙把黑色的大氅紧紧的裹住身躯,小心翼翼的躲在刀疤后面,生怕自己被李弘看到了。但她忘记了自己的宝马。

    她惊惶失措的望着李弘,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她想随李弘走,但她的良心告诉她,不能走,不能抛弃自己的亲人。

    她被李弘拦腰抱起,就象腾云驾雾一般在空中飞舞着,随即自己就被李弘紧紧抱在怀里,骑在黑豹的背上,风驰电掣般地射向了白雪皑皑的草原。

    风雪在这一霎那间突然迷失了自己,她只想这样永远被李弘抱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舒舒服服的躺在李弘的怀里。

    刀疤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忿忿不平地骂了一句:“小白痴,一脚踢这么凶干什么。”随即他就看见李弘抱着风雪骑着黑豹在雪地上狂奔,风雪的白马紧紧地跟在他们后面。

    士兵们慌慌张张的追在后面。拓跋鸿激怒攻心,血都差一点吐了出来。这个豹子果然处处高人一筹,在极短的时间内,连出奇招,硬是将风雪抢走了。他疯狂地吼叫着,率领铁骑飞跃过车队,象疯狗一样地狂吠着,紧追不放。赫连勃现在后悔自己的大意了。他没有想到李弘不但勇猛过人,心计也非常深沉。他早就预谋已久,在自己必经的路上做了精心的设计,以至于自己今天招招中的,在短短的时间内连遭重击。

    赫连勃连续不断地吼叫着,招呼士兵们赶快追击。裂狂风背上中箭,痛得龇牙咧嘴,可自己妹妹被抢了,无论如何也要装装样子,随队追击。他现在恨死了李弘。什么玩意,敌我不分,乱射一气。老子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赫连勃留下五十人看守车队,其余的人全部出动,追击李弘。他已经顾不上树林里的埋伏了,即使他们打劫车队的财物他也不管。金银财宝丢了关系不大,但把和连的新娘子丢了,其下场不问也知。倒不是这女人对和连有多么重要,而是鲜卑国大王的脸丢不起。

    掩护李弘冲击车队的一百多人看见李弘成功得手,立即掉头就跑,跑的速度比李弘快多了。四五百人的鲜卑铁骑玩命一般的追在后面。这个女人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不追才是怪事。

    风雪突然睁开眼睛,她听到了后面乱哄哄的追兵叫喊声,听到了呼啸而过的长箭声,她惊醒过来。她想到了自己的哥哥。风雪转头向后面望去。鲜卑士兵们高举着武器,以前所未有的疯狂追在后面。

    她随即闻到了李弘身上的血腥味,感受到了李弘粗重的呼吸声。风雪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豹子大哥,谢谢你来救我。这份恩情,只有留待来世报答你了。”她喃喃自语着。

    风雪终于下定了决心,突然双手用力,抓住李弘的两只胳膊,轻吐一口气,就那么举重若轻的将李弘摔了个被包。李弘全无防范,在空中手舞足蹈,随着奔马的惯性,重重的摔在雪地上,连滚了十几个跟头才停下来,身上的两支长箭被折断,箭簇入肉更深。李弘摔得七晕八素,找不到南北,痛得哇哇大叫。他傻了。没有想到这个小女孩还真的会武功。

    跟在后面的追兵发出了一声震天价的欢呼,随即又哑巴了。

    紧跟在后面的那匹宝马发现自己主人的同伴掉了下来,忽然降下速度停了下来。李弘跪在雪地上,望着慢慢跑向自己的白马,笑得嘴都裂开了。

    “小雪,小雪……“李弘飞身跃上马背,一边亲热的喊着白马的名字,一边气得火冒三丈。这个小丫头,成心不让我活了。千里迢迢跑来救你,倒救出仇人来了。还是这匹马好,神马啊。

    李弘心里感叹着,眼睛可没有闲着。他望着风雪在前面已经调转马头,立即一个翻身,躲到了马肚子下。白马立即加速,飞奔起来。

    裂狂风嘴都气歪了。这个小丫头,一点头脑都没有,笨啦。他恨不能跑上去狠狠的臭骂她几句。看到她调转马头准备往回跑,裂狂风痛苦得差一点要从马上倒栽下去。这是什么世道,父亲花那么大力气培养她,却教出这么一个笨蛋。

    士兵们看到风雪正策马往回跑,一个个担心地叫起来。李弘躲在白马的肚子下,后面的士兵全部看见了。他们一个个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嗓子都叫破了。但距离太远,声音又嘈杂,根本就听不到。

    风雪在雪地上没有看到李弘,急得眼泪立即就滚了出来。她原来打算调转马头之后,把白马给李弘骑回去做个纪念。李弘对她的一番深情,她只能以死来报答了。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李弘就没有了,雪地上空荡荡的一片。她来不及多想,本能的就哭喊了出来:“豹子大哥,豹子大哥……”

    白马飞驰而来。风雪哭着叫着,六神无主的到处寻找李弘,根本就有注意。李弘从马腹下闪身而出,一把从黑豹背上抱过风雪,怒吼一声,再次坐到马背上,嘴中连打唿哨,招呼黑豹回头,一起狂奔而去。

    裂狂风大吼一声,用以发泄心中的紧张,柯比熊和阙昆年少无知,大声叫起好来。这声音夹杂在如潮的惊呼声中并不显眼,但策马跑在附近的赫连勃却注意到了。

    他警觉的抬头望去,却看见裂狂风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赫连勃没来由的心中颤栗了一下。

    裂狂风他想干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