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二十三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场怎么注册云顶顶国际大陆网址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拓跋鸿发现对面的敌人既不慌也不乱,更没有四散而逃。

    这就说明他们只在自己这一片的冰层上做了手脚,而他们站立的冰层上却没有问题,完好无损。拓跋鸿兴奋起来,好象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他用尽全身力气放声大吼:

    “兄弟们,杀到对面去。对面就是求生之地。杀啊……”

    拓跋鸿奋力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士兵,一边飞快地奔跑着,一边挥舞着战刀不停地叫着。士兵们一听对面就是求生之地,无不精神大振,欢欣鼓舞,发一声喊,各举武器,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前冲去,再不管耳边如炸雷一般的冰层断裂声。

    李弘立即就发现了异常,他飞身上前,一把抢过木桩手上的铁斧,一边迎着敌人飞速奔跑,一边回头大叫:“射击,密集射击。”

    话音刚落,士兵们手上的长弓几乎同时举起,对准敌人射出了密集的长箭。

    风雪惊叫一声,举步就要追上去。旁边的胡子一个飞扑,一把将她抓住,嘴中大声喊道:“你疯了。”风雪情急之下,回身就是一拳。胡子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武功很好,立即中拳,身躯横飞而起。就在附近的士兵惊呼声中,风雪再度冲了出去。同一时间镐头伸手从身后战马的布囊里拽出一捆绳子,以最快的速度追在李弘的身后。胡子一个翻身站起来,飞快地撵在风雪后面。木桩,铁锤狂呼大叫着,先后跟在镐头后面猛跑起来。

    敌人以最快的速度奔跑着,他们在拓跋鸿的带领下疯狂地扑了过来,根本不管对面射来的密集长箭

    李弘在高速奔跑,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寻找冰层的裂缝。镐头追在李弘的后面,木桩和铁锤追在镐头的后面。风雪在另外一边奔跑,胡子竭尽全力在追赶。

    天空中长箭在呼啸。湖面上冰层在断裂,发出越来越猛烈的炸响。对面奔跑的敌人不断的发出惨叫,士兵们接二连三的中箭摔倒在冰面上。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逐渐只剩下三十步路程了。双方士兵都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脸。

    李弘举起大斧,对准一道冰层裂缝,狠狠地砍了下去。

    拓跋鸿看出了李弘的企图,他几乎是用完全绝望地声音叫起来:“射死他,射死他……”

    跑在最前面的士兵看出来李弘试图使用铁斧劈砍冰缝,促使冰层更快地断裂。他们不假思索的立即单腿跪下,对准李弘举弓就射。十几支箭几乎在同一时间呼啸着激射而出。

    镐头飞速而至,他站在李弘前面舞起战刀,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刀幕,霎时就砍飞了七八支长箭,其余的长箭分毫不差地射进了镐头的胸膛。长箭飞行的巨大惯性力带的他连连倒退。

    李弘再砍一斧,冰层断裂的声音突然之间发出了巨大的爆音。李弘眼角看到镐头在倒退,赶忙用身体牢牢顶住镐头的身躯,大声叫道:“顶住,顶住……”

    镐头虎吼一声,双手握刀,用力插在冰面上,终于止住了后退之势。

    李弘举起铁斧,再次剁下。“轰”一声巨响,湖面左侧冰层突然炸开,冰层终于破裂,随即开始了连珠炮一般的巨响和炸裂。

    拓跋鸿举刀高呼:“射,射死他……”

    双方相距十五步。

    胡子在长箭飞射临体的霎那间,从空中高高跃起,把风雪扑到在地。数支长箭擦着两人的头皮呼啸而过。木桩一个鱼跃卧倒冰面,躲过迎面射来的长箭,身体依着惯性在冰面上急速前滑。铁锤被一箭射中大腿,栽倒在冰面上。

    长箭呼啸。更多的箭象雨一样射进了镐头的身体。镐头驻刀而立,早已气绝。但他紧紧的靠在李弘身上,为李弘竖起了一面**的盾牌。李弘感觉到镐头的身体在不停地震颤,以为镐头还在舞刀为自己挡箭,激动地大吼大叫,鼓起全身的力气,连砍七斧。

    湖面靠近东侧一端的冰面已经基本上全部沉入湖底,冰层在刺耳的炸响声中飞速断裂,象箭一般快速地逼近了拓跋鸿他们。士兵们在惨叫,在冰冷的湖水中奋力挣扎,在迅速地沉没。而大块大块的冰层在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高速地断裂着,随即散开,沉没,其声势之大,惊心动魄。

    裂狂风和侥幸幸存下来的士兵站在湖岸上,一个个触目惊心,瞠目结舌。裂狂风破口大骂,恨不得连李弘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要不是他今天磨磨蹭蹭,恐怕也要和拓跋鸿一样喂鱼了。

    双方相距五步。拓跋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后面已经是冒着冷气的湖水,再也没有退路,唯独祈祷冰层再支持一段时间,好让自己逃得天生。

    “轰”一声巨响,冰层彻底断裂。

    李弘发出一声狂呼,反手一把捞住镐头,顺着倾斜的冰块滑入冰冷的湖水里。拓跋鸿和身后的士兵们齐声发出了临死前的绝望惨叫,他们无助的望着四周,望着天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湖水吞没。

    风雪看到李弘沉入水中,凄厉地尖叫起来。胡子连滚带爬,一边狂奔,一边大叫。木桩还在冰上滑行。他看到了镐头丢在冰面上的那捆绳子。

    木桩一把抓住绳子,随即自己就滑到了冰层端面。他恐惧地大叫起来,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控制自己的滑行速度。他对着湖水张开了双手,本能的想抓住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李弘突然从水中冒出,他高举的手对准木桩的大脑袋用力顶了一下。借助这一下阻力,木桩在滑出半个身子之后,终于停了下来。而李弘受到反冲之力,再次沉入了湖中。

    木桩顺势抛出了手上的绳子。随即他就被胡子拽住了一只腿,拖回到冰面上。两人手忙脚乱的赶紧拽绳子。这时风雪也跑了过来,一边哭喊,一边帮忙拽着。铁锤和更多的士兵跑了过来,长绳随即飞速上升。

    李弘一手拽住绳子,一手抱着镐头,喜笑颜开地冒出湖面。大家不由自主地欢呼起来。李弘抱着已经死绝的镐头被大家连拉带拽的拖了上来。

    风雪哭喊着一头扎进李弘的怀内。李弘抱着她,眼睛却望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镐头。他一直以为他活着,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水里牢牢地抱住他,没想到他为了救自己,早就身中几十箭死去了。李弘哭了。

    大家掩埋了战友的遗体,以最快的速度通过画虹原,越过耶溪,与燕无畏率领的部队汇合。他在敌人主力去追赶李弘时,带领三百多人突然冲出树林,围歼了看守车队的五十多名士兵,将车队里的财物洗劫一空。

    燕无畏看到风雪,不禁举手惊呼起来:“天啦,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金发蓝眼睛。我们大人要是不抢,我来抢。”

    风雪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李弘指着燕无畏对风雪道:“他就是燕无畏,一条好汉。”

    风雪在马上赶忙行了个礼。燕无畏吓了一跳,连忙滚鞍下马,一边恭恭敬敬地还礼,一边说道:“夫人不可戏耍下官。夫人是大人的夫人,对下官点个头就可以了。”

    风雪立即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其惊人的美艳一时间让周围的人都看呆了。李弘给风雪推了两下,连忙收回呆呆看着风雪的眼睛,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如此尤物,又岂是自己这个一介武夫所能享受的起。

    “无畏,联系上灵狐部落的段臻段大人了吗?”李弘用马鞭拍拍不时拿眼睛偷望着风雪的燕无畏。

    燕无畏赶忙点头,“已经约好了,我们在星梦原碰头。”

    部队随即不休息,八百多人,一千多匹战马,携带着丰厚的战利品,日夜向大燕山方向前进。

    星梦原。

    段臻和李弘紧紧拥抱在一起。两个生死之交的血性汉子在分手几个月之后,再次相见。

    风雪和燕无畏随即上前见过段臻。

    “说吧,什么事?”段臻笑着说道。

    “我想借助大叔的力量,把风雪秘密送到扶余国去。大叔的家族是鲜卑贵族,在大草原上势力很大,应该没有问题的。”

    风雪默默地站在一边痴痴地望着李弘,没有做声,估计李弘已经和她说过了。燕无畏却惊呆了。他用望着白痴一样的眼睛望着李弘。

    段臻笑起来。

    “大帅果然没有说错,你真的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你放心吧,大帅已经全部安排好了。既然你找到我,我就亲自送小雪去扶余国吧,免得你担心。”

    李弘给段臻深施一礼,随即飞身跃上黑豹。燕无畏慌忙跟在他后面跳上马背,莫名其妙地望着李弘,不知道他为什么只说一句话就要走人。

    李弘望着风雪,突然大声说道:“高兴一点,小雪,你会快乐的。”

    风雪望着他,任由泪水打湿了衣襟。

    李弘拨转马头,绝尘而去。

    燕无畏追在李弘的身后怒气冲天地叫道:“大人,你疯了吗?你为什么把夫人送走?”

    李弘苦笑一下。

    “为什么?你看不出来夫人几乎绝望得要死了吗?”燕无畏依旧大声吼道。

    李弘无奈地摇摇头。

    “她已经不能存在了,你知道吗?”

    “为什么?”燕无畏惊呆了。

    “如果和连知道她在我这里,他的脸往哪里搁,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被别人抢去做了老婆,和连会被天下人耻笑的。和连没有面子,鲜卑国的脸面从何而来?和连因此肯定会发兵攻打卢龙塞。”

    “一旦两国兵戈再起,风雪怎么办?留在我这里,太危险,死路一条。不留在我这里,回到和连的大帐,也是死路一条。”

    “所以她只能不存在,权当已经被我们杀了。”

    “那你把夫人送走了,和连难道就不找你了吗?”

    “风雪不在我这里,好歹和连的面子不是丢得太大。财物遭到抢劫,女人也没有了,和大汉国的仇恨不过就是结得更深一点而已。即使他有心想报复,但他要求中部和东部鲜卑的军队攻打卢龙塞的理由已经不足。这两处的军队不可能为了他一个人的脸面而出兵报复。但如果事情关系到鲜卑国的脸面那就不同了。所以风雪没有了,事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燕无畏终于明白了李弘的一番苦心。事实的确如此。风雪的存在关系到和连,也是鲜卑国的颜面问题。但她消失了,不在了,事情也就不一样了。在大汉国如今实力下降不足以抵御鲜卑国的情况下,为了一个女人而惹来连绵战祸,的确非常不明智。燕无畏突然对李弘肃然起敬。

    “那夫人要躲到什么时候?”燕无畏问道。

    “和连死了,她就可以出现了。”

    燕无畏一时间张口结舌,再无话说。

    “那你和夫人……”燕无畏迟疑着没有说出来。

    “她不会是我的夫人。”李弘失望地笑了起来,“我们和鲜卑国的战要不停的打下去,我们不知道这场战争还要延续多少年。她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夫人,你知道吗?”

    燕无畏明白,他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再也没有说话。

    李弘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大帅马上就要攻打大汉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