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二十五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取款取不了贴吧手机永利娱乐官方网站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李弘从地上一跃而起,迎上那名飞驰而来的斥候,大声问道:“鲜卑国出兵了?”

    “回大人,百灵牧场突然出现了上万大军。”斥候急促地呼吸着,一脸的恐惧。

    李弘一时间呆住了。他立即问道:“谁的旗号?”

    “东部鲜卑大人弥加,汗鲁王乌延,鲜卑云海部落的槐头大人,还有十几个鲜卑中小部落的大小帅旗帜。营帐密密麻麻,连绵好几里。”

    “什么时间到的?怎么先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回大人,今天上午突然出现的,毫无预兆。昨天我们从百灵牧场经过时,牧场还安安静静的。真不知他们是怎样隐藏形迹的,一万大军啦,太不可思议了。”那名斥候伍长激动地说道。

    李弘从最初的惊愣中反应过来,他抬头望着蓝色的天空,望着飘逸的白云,默默不语。

    大帅这个时候不从白檀出兵攻打广平,渔阳,反而再次出兵攻打卢龙塞,这怎么可能?难以置信,大帅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

    难道大帅另有什么目的?他难道依旧没有放弃两翼突进,中路包抄的战略?他还是想从右北平郡的卢龙塞和北方的上谷郡实施南北两路突破,好有效掩护他从东面强攻渔阳郡,然后三路合围,一举夺取幽州的经济命脉渔阳城,占据渔阳城的铁矿和盐矿?不太可能。卢龙塞惨败之后,大帅再次实施这个计划已经不太现实。无论如何,任他天大的本事,在东部他已经不可能筹集到上万人马了。

    那眼前的部队又该怎么解释呢?李弘百思不解。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李弘知道自己的部下已经闻讯赶来了。

    “大人,我们还是先撤回卢龙塞吧?”赵汶首先说道。他身上大汗淋漓,一张脸黑乎乎的都是灰。

    “你们怎么看?”李弘笑着说道。

    “敌人神出鬼没,突然出现在百灵牧场,说明他们早就有准备,是蓄谋已久的计划。蛮子来者不善,血战已经不可避免。”胡子大声说道。

    李弘望望大家略显紧张的神情,突然觉得事情很有些蹊跷。上万大军,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的眼皮低下,而自己几十个天天在外奔波的斥候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什么。

    李弘忽然笑了起来,他对一直站在旁边的斥候伍长说道:“敌人的斥候队出动了吗?”

    “是的。我们很难接近他们的大营。”

    “战马多吗?”

    “牧场四周全部都是敌人的帐篷,看不清马场的情况。”

    李弘慢慢点点头,心中逐渐有些明白过来。

    大家紧张的心情随着李弘轻松的笑容,不慌不忙的语气,慢慢地消散了。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我们听到有上万的敌人,吓得慌慌张张的就跑来了。可大人听到了就好象敌人只来了几百人等着挨宰一样,心情好得很。本事。将来战打多了,人杀多了,估计就是大人现在这个样子。燕无畏站在李弘的后面,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心里暗暗地想着。

    “你们认为,东部鲜卑的弥加大人,乌丸人的汗鲁王乌延,在卢龙塞惨败不到半年之后,会从哪里筹集到上万部队?”李弘笑吟吟地问道。

    赵汶,玉石,里宋他们沉吟不语。胡子立即大声叫起来:“大人,鲜卑和乌丸部落里的男人,上马就是士兵,下马就是牧民,以他们的人口计算,应该还是有可能的。”

    “蛮子想报复,不顾后果,穷尽部落所有人马,的确是可以的。”燕无畏忍不住,跟在胡子后面说道。

    李弘好象想通了其中的诀窍,他用力点点头头,赞许地说道:“你们说得有道理。我们回去吧。”

    他回头对站在附近的传令兵大声叫道:“告诉长敬老伯,叫他今天晚饭加餐,要有肉,大块的肉。”传令兵高兴的狂叫一声,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撤回所有斥候,大家都回卢龙塞吃肉去。”

    李弘高兴地站在草地上哈哈大笑。周围的几个军候都用异样的目光望着他,眼神中无不露出惊奇的神色。难道吃肉就这么值得高兴吗?连身边上万名虎视眈眈的敌人都抵挡不住吃肉的诱惑?

    一连三天,卢龙塞都在非常平静的气氛中度过。

    斥候们既没有看到敌人从百灵牧场出来,也没有发现他们有准备进攻的迹象。而李弘好象根本就不关心他们,他关注的是渔阳方向敌军的动静。赵汶里宋都告诉他,既使渔阳方面发生了大战,如果渔阳方面不发出求救文书,部队也是不能过境击敌的。李弘好象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趴在用绢布织成的幽州地图上,比划个不停。

    李弘率部回到卢龙塞后,立即修改了骑兵的训练内容,命令大家白天睡觉,晚上以屯为单位,在徐无山的山林之间开展实战演练,急行军,突袭,包抄围歼,训练项目有时候一晚上好几个,累得士兵们叫苦不迭。有士兵连呼上当,原来军司马大人加餐给肉吃,竟然没安好心。现在身上掉下的肉都比嘴里吃下的肉多。

    第七天,从渔阳传回来的消息非常惊人。中部鲜卑熊霸的五千大军以闪电般的速度攻下了广平城。而在同一时间,慕容绩率领金雕黑雕两个慕容部落和骕骦部落,土狼部落,天蓝部落共十七个大小部落八千大军突然出现在渔阳城下,开始攻打渔阳城。白檀城里,鲜卑各部落的军队在裂狂风的主持下,陆续集结。此次参加入侵大汉朝的中部鲜卑部落估计会在一百个以上,人数将达到二万人左右。

    卢龙塞的气氛突然之间紧张起来。

    第九天,更坏的消息传来了,拓跋部落和弹汉山数十个部落,联合上谷郡的乌丸豪帅提脱,起兵两万,开始猛攻居庸城,意图南下和慕容风的大军在渔阳城汇合。

    第十天,幽州刺史刘虞率领两千援军渡过沽河,进入渔阳城。

    第十二天,刘政大人带领一千援军,风尘仆仆赶到了卢龙塞。

    “敌人进攻了吗?”刘政劈头就问。

    看到李弘和几个卢龙塞的军候连连摇头,刘政坐在马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随即在大家的搀扶下,下了马,踉踉跄跄的坐到路边地上。

    “好了,好了,让我歇一会。我已经一天没有下马了,你们就让我在这坐一会儿吧。”看到身边的手下要扶他起来,刘政赶忙有气无力的连连摇手。

    “子民,知道上谷郡和渔阳郡的军情了吗?”刘政向李弘招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的身边。

    “回大人,下官已经知道了。鲜卑人和乌丸人再度联手,实力非同小可,居庸和渔阳两城现在都很危险。”

    “我在路上已经接到刺史大人三封求救文书,估计第四封马上就要送到卢龙塞了。我现在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兵去帮助他们。唉,可叹我们的刺史大人心慈手软,一贯坚持对胡人采取什么怀柔政策。如今倒好,放虎归山,虎又出来吃人了。”刘政忿忿不平地说道。

    “这次要是再把乌延抓住,立即给我斩了,不要汇报,立即斩了。“刘政激动地挥手做出斩首的姿势,好象这样就能把乌延杀掉似的。

    “敌人为什么没有进攻?是不是上次给打怕了?”刘政平静了一下略显浮躁的心情,再次问道。

    “大人,据我们几天来的连续观察,发现百灵牧场上的万人大军是乌延伪造出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鲜卑人的军队,只有他自己的一个千夫长带着一千多人,一千多个帐篷,一千多杆战旗而已。百灵牧场里除了草,恐怕也就是几十匹战马了。”李弘轻描淡写地说道。

    刘政睁大了眼睛,惊喜地说道:“你肯定?”

    “我已经亲自侦察过了,连牧场里面我都去过了,的确没有什么军队。这是敌人意图欺骗我们,想瞒天过海,拖住右北平郡的部队,不让我们抽调兵力去支援其他的地方。”李弘赶忙详细说道。

    刘政的精神立即好了起来。

    “哈哈,看不出来,这些蛮子很狡猾的,还会这种招术。哈哈,不错不错,下次抓到乌延,问问他,是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围在周围的军官们大笑起来。

    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静悄悄的躺在漆黑的夜幕上。无数的星星依偎在美丽的月亮周围,调皮地眨着眼睛。卢龙塞沐浴在蒙胧的月光下,显得巍峨而雄伟。巨大的汉字大纛在夜风里狂舞,发出巨大的响声。

    李弘站在城墙上,默默地看着,想着,一股思乡的惆怅慢慢地涌上心头。我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自己的父母,记起自己的亲人呢?脑海中突然闪出清秀淡雅的小雨,瞬间又化作了艳绝尘寰的风雪,接着一团巨大的烈焰腾空而起,霎时将他吞噬。

    李弘遽然一惊,火光消失,面前依旧是明月当空,繁星点点。

    “大人,刘大人已经到了卢龙楼了。其余各位大人都已经早到了。”

    李弘缓缓转身,看到了自己的侍卫雷子。他是燕无畏的兄弟,是个孤儿,很小就跟着燕无畏做了马贼。雷子比小懒小,武功好,聪明机智,大概是自小就在草原上混的原因,显得比同年人要老成的多。李弘非常喜欢他,经常和他在一起闲聊,有时候两人还切磋切磋武功。

    李弘摊开一幅巨大的绢制地图,指着渔阳城说道:

    “鲜卑人想要什么?渔阳的铁和盐。有了它们,鲜卑人的武器供应就更加充足,更加有保障,鲜卑人可以通过它们获得丰厚的赋税收入,增强鲜卑的国力,提高他们自己的生活水平。”

    “相反,我们一旦失去渔阳,对已经步履维艰的幽州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能够支撑幽州勉强度日的赋税会大幅减少。随之而来的就是百姓生活更加贫困,军费开支会大幅萎缩。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幽州就会象纸扎的巨人一样,一触即溃。”

    “失去渔阳,远比被胡人在境内掳掠一番要严重的多。慕容风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一心一意要占据幽州北疆,为鲜卑国的进一步强大立下根基。”

    “鲜卑人最早的打算很有威胁性。在冬天来临之前,以优势兵力夺下卢龙塞。然后通过漫长的冬季,在汉军无法反攻的情况下,牢牢守住和巩固卢龙塞,为春天出兵攻打右北平郡占据绝对优势。”

    “这样春天一到,鲜卑人就会联合乌丸人,从渔阳郡的南北两翼同时出击,一来可以掩护鲜卑主力攻打渔阳,牵制其余两郡的兵力;二来可以对两郡展开攻城掠地的军事行动,对两郡百姓进行大肆地抢劫掳掠;三来在主攻不利的时候,可以迅速支援。然而,由于两位大人提前出兵支援,造成鲜卑人攻打卢龙塞失利,兵力大损,使得他们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原来基本上无懈可击的计划。”

    “从当前的局势可以看出,鲜卑人在原来计划的基础上做了较大的修改。他们依旧以占据渔阳城,威胁幽州首府蓟城为主要进攻目标。但在卢龙塞方向,他们只好实施诈术,假装集结大批部队准备攻击要塞,以吸引本郡的军队主力。在上谷郡巨庸方向展开强攻,一来牵制上谷郡兵力,二来一旦夺取居庸,可以会师渔阳。”

    “一旦居庸被攻破,鲜卑人和乌丸人的势力就在上谷郡,渔阳郡连成巨大的一片,这样他们的军队就首先立于不败之地。他们互为犄角,进可攻,退可守。到那时,我们想重新夺回渔阳,难度就比较大了。”

    “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们卢龙塞的部队可以分出一部分,往渔阳进行支援。如今熊霸的部队尚在广平,还没有到渔阳和慕容绩的大军会合,机会较好。我们以一部兵力突袭敌人八千大军的一翼,成功的把握还是非常大的。”

    “一旦敌人在渔阳城下受挫,北面居庸城又久攻不下,时间一长,鲜卑人的粮草就有可能不济。这时在我方援军源源不断赶到渔阳城的情况下,敌人眼见夺城的机会越来越小,除了撤军别无它途。”

    卢龙楼内鸦雀无声,大家都在默默地思考着。

    刘政干咳了一声,打破了屋内的沉默。

    “现在渔阳城下有八千大军,我们需要多少人可以击破它其中一翼?”

    李弘不假思索地说道:“至少三千人,采取夜袭的方法,可以彻底歼灭鲜卑人的侧翼。一旦鲜卑人的部队陷入混乱,他们在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有先行撤退,徐图进攻。”

    刘政对着李弘苦笑了一下,双手一摊,一言不发。卢龙塞要留部队防守,他无论如何也没有三千人可供抽调。

    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的鼓声突然划破了宁静的黑夜,在卢龙塞上空轰然响起。

    一屋子的人无不面色大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