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四十四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是正规平台吗88必发官网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拓跋锋的战刀剁在碗口粗的树干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大树猛烈地抖动起来。

    拓跋晦看到拓跋锋发怒了,没有继续说下去,缓缓退了两步。

    拓跋锋吼了一嗓子,剁了一刀,似乎将心中的怒气发泄完了。他慢慢地平静下来。

    “十天,最多十天,我们就可以顺利拿下沮阳城,整个上谷郡就是我和提脱的了。只要拿下沮阳,部队马上就可以抽调兵力回头剿杀豹子和鹿破风。”拓跋锋转身面对拓跋晦,依然坚持不分兵。

    “现在部队尚余五天的口粮。后续食物和马草正从马城运来,估计两天后到达下洛城。这批食物和马草对于我们和乌丸人来说,至关重要,不容有失。因此我坚持派兵回涿鹿,这些人几天后就可以和粮草一起赶到沮阳城下。”

    拓跋锋气恼地盯着拓跋晦,良久无语。

    “好吧。”他权衡利弊之后,终于松了口。

    鹿破风在胡子的陪同下,带着十几个侍卫,打马跑进了山谷。在胡子的指引下,他看见了坐在士兵中间谈笑风生的豹子。

    豹子没有鹿破风心里想象的那样英武威风,他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士兵。如果不是胡子特意指出来,说什么他也不相信那个年轻的士兵会是轰动北疆的豹子。在鹿破风所有见过的汉军军官里,他是头一次看见一个每月秩俸千石的官员穿戴朴素或者说是破旧,更让鹿破风诧异的是他竟然和士兵挤在一起吃饭。在等级制度森严的鲜卑国,大汉国,这种事是不可想象的。有身份地位的人做出这种举动,不但会遭到同阶层人的鄙视,而且会被当作疯子和白痴。你能想象一个太守大人会和家里的奴仆围在一个桌上吃饭吗?

    鹿破风和自己的两个部下,身边的侍卫们面面相觑,一脸的惊疑。

    李弘在士兵们的提醒下,看到了鹿破风一行人。他赶忙吞下最后几口食物,接过旁边士兵递过来的水喝下,然后急匆匆迎了上来。

    鹿破风高大健壮,神态威猛,一张英俊的国字脸,一双犀利的眼睛。他的年纪最多也就二十多岁,也许是很年轻就坐上白鹿部落首领位子的原因,他看上去非常的成熟稳重,从他身上已经看不到年轻人的张狂和冲动。

    两个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彼此都感觉到对方的亲近和真诚。

    “感谢大人救下我的家人,我鹿破风无以为报,自此以后甘愿唯大人马首是瞻,一切听从大人的驱使。”

    李弘笑着摇摇头,“你说得太严重了。我们在黄獐山伏击页石,无意中救下大帅的家眷,纯属巧合,这是大帅的运气好,无须感谢。”

    鹿破风看到李弘既不恃功自傲,也没有以此开口要挟,心中大为感动。他自小在上谷郡长大,做为部落中的权贵,长大后又是部落首领,经常接触当地的汉人官吏,象李弘这样对自己彬彬有礼,真诚以待,不张嘴要东西的,非常罕见。除了刺史大人刘虞,这还是他第二次碰见。

    双方随即各自介绍了自己的部下。李弘对鹿破风的两个手下非常欣赏。体态高大较瘦的叫鹿欢洋,是个神射手,年纪和李弘差不多,是鹿破风的胞弟。身材稍矮强壮的中年人叫恒祭,一双眼睛充满了灵气。

    鹿破风命令手下从几匹无人骑乘的战马上拿下七八个鼓胀胀的布囊,笑着对李弘说道:“大人远道而来,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一点小意思,略尽地主之谊。”

    “你们部落很富裕嘛?”李弘笑着问道。

    鹿破风看到李弘笑得很难看,赶忙说道:“我们虽然不富裕,但诸位大人带着援军长途跋涉而来,一定很辛苦。我们……”

    李弘摇摇手,打断了他的话。

    “都拿回去吧。你们不顾危险,带着许多汉人一起逃离家园,该感谢的应该是我们。从桑乾河逃到太行山,路途遥远,一路上你们的损失一定非常惊人。拿回去。”李弘斩钉截铁地说道。

    鹿破风和他的部下们真得很感动。在他们的眼睛里,所有汉人的官吏都是贪婪无耻之辈,他们敲诈勒索,横征暴敛,从来不管他人的死活。而眼前的这一位是真的廉洁自守,还是如传言所说是个坏了脑子的白痴?

    胡子和鹿破风有过几面之缘,算是熟人。他走到鹿破风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告诉过你,不要自找没趣,你不听。拿回去吧,我们这里的粮食还够用。”

    李弘招呼鹿破风,鹿欢洋,恒祭三人和自己的一群部下席地而坐。

    “请大帅来,是想谈谈两军合作,尽早击败拓跋锋的事。“

    “按照我们得到的消息,拓跋锋现在正在率部渡过桑乾河。按照他们的速度,明天应该可以到达沮阳。“

    “我们最早以为涿鹿可以守上一段时间,拖住拓跋锋的部队。这样我们到了上谷之后就可以在桑乾河以西展开对拓跋锋的进攻,阻止他们占据涿鹿城,以达到断绝他们赶到沮阳和提脱会合的目的。”

    “如今涿鹿已失,沮阳即将被围攻,上谷战局基本上已经陷入绝境。”

    李弘看看大家沮丧的脸,突然笑道:“我们还有机会反败为胜。”

    大家的眼睛一亮,顿时信心倍增。李弘带领他们在渔阳战场的绝境里取得胜利,已经在部下的心里烙下了对他的绝对信任。他的那张笑脸就是大家获得信心的源泉。

    鹿破风三人却心情沉重,觉得前景一片渺茫,毫无取胜的机会。失去家园的痛苦深深地刻在他们的心里,让他们彷徨无计。

    “现在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沮阳城。如果他们坚持到十天以上,即使拓跋锋和提脱的食物和草料尚余,他们的攻城器械却必须要补充。没有长箭,他们的攻城损失将会成倍增长。因此,十天以后,敌人的补给能否及时到位,应该是沮阳能否守住的关键。”

    “他们的补给路线无非两条,一条是从马城出发沿着仇水西岸而下,到下洛,涿鹿,再到沮阳。一条是从广宁出发,沿着仇水东岸,直接运到沮阳。但提脱的出兵并没有得到黑翎王难楼的认可,他要得到大量补给的补充有一定的困难。而拓跋峰的出兵有整个西部鲜卑的支持,他的补给应该相当充裕。所以我们估计敌人的主要补给都是从马城方向运来。”

    “我们的斥候全部进入敌人后方,在仇水两岸全力侦察。主力部队秘密潜入桑乾河上游,等待出击时机。”

    “因为服饰头发的原故,汉人和胡人差距太明显,所以我们的斥候已经不可能深入到敌人后方。斥候方面,就由大帅的人负责了。你看怎么样?”

    鹿破风点点头,“大人请放心。”

    “我们部落有三千人马,大人的援军有两千,五千人进入桑乾河上游,恐怕很难不被鲜卑人发现。”鹿破风随即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而且按照大人的计划,即使我们打掉了鲜卑人的补给,恐怕也只能暂时缓解鲜卑人对沮阳的进攻。大人可有什么其他的计划?”

    李弘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没有。现在只能暂时解决沮阳的问题。在上谷战场,我们处于绝对的劣势,无论是军队人数,还是后援补给,我们都无法和敌人相比。大汉国内现在叛乱纷起,朝廷根本没有精力顾及边郡。要想打败敌人,全靠我们自己。”

    大家陷入了一片沉默,各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李弘安慰道:“现在拓跋锋和提脱好比一条双头蛇,凶猛毒辣,无人可敌。但是蛇都有七寸,那是蛇的致命之地,一击必死。现在我们只要找到他们的七寸,同样可以致他们于死地,反败为胜。所以大家要耐心一点,不要着急,更不要灰心丧气。”

    “袭击敌人的补给车队,五千人的确太多了,很难在桑乾河上游的狭窄区域做到机动灵活。大帅的部队常年在桑乾河附近活动,非常熟悉那里的地形,所以我想大帅如果能调拨一千五百人,我带六百人组成一营人马潜伏过去,那就非常理想了。不知大帅意下如何?”

    鹿破风见李弘一再征求自己的意见,对自己非常尊重,心里很是受用,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果然名不虚传,无论才华智谋,还是为人处世,都是那么出色,无可挑剔。唯独遗憾的就是这个人大概在鲜卑时间呆长了,一副不修边幅放荡不羁的样子,而且好象也不懂尊卑礼仪,上上下下没个规矩,十分不惹人喜欢。

    “一切依大人的安排行事。”

    “大帅统领其余人马,出动出击涿鹿,牵制留守涿鹿,潘县的鲜卑部队。”

    鹿破风不自然地看了一样李弘,小心翼翼地说道:“大人,我还是和你一起去桑乾河吧。牵制敌人的任务交给你的部下指挥更为恰当一些。”

    李弘不解地望着他。

    胡子知道鹿破风为难的原因,赶忙解释道:“大人,乌丸人应该由汉人指挥,这是规矩,谁都知道的。”

    李弘顿时明白了原因。大汉人瞧不起胡人,骨子里就鄙视胡人,认为胡人天生就比自己矮一截,是个野蛮人,比自己的奴仆都要低贱。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已经有千百年的历史了,谁能改变?

    “什么狗屁规矩。”李弘不由地骂了一句,“命都快没有了,还要什么规矩。”

    他转目看看自己的部下,除了胡子,燕无畏,田重,木桩这些出身低贱的人,其他的人,包括里宋,郑信都是一脸的忿忿不平。

    “在桑乾河,涿鹿,潘县,下洛这一带,我们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还谈什么领军打仗。在这里白鹿部落的人最熟悉地形,当然应该由他们来指挥。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还闹这种意气之争,简直……”李弘看见大家面色不善,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玉石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似乎非常不服气。

    “玉大人,伍大人,里大人,郑大人随我行动吧。胡子,无畏,老伯,木桩率各部归大帅节制。”

    鹿破风知道李弘他们去桑乾河事关重大,他安排鹿欢洋和恒祭两个部下都跟随李弘的部队一起出发了。

    李弘骑在黑豹的背上,望着鹿破风,笑着说道:“大帅要辛苦了。”

    鹿破风非常感激李弘对他和白鹿部落的信任,尤其是李弘对他们的尊重。这是他第一次从一个汉人官吏那里得到的最珍贵的东西。

    “谢谢大人的信任。”

    “大人临行前,可还有什么交待?”胡子问道。

    李弘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你们只是牵制敌人,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敌人交手。”

    鹿破风和胡子几个人连连点头。

    半夜,部队走到距离桑乾河一百里的丹石山,李弘命令部队停下宿营。

    一个乌丸人在恒祭的带领下,一路飞跑,找到了睡在马腹下的李弘。

    “大人,鲜卑军队突然离开桑干城,朝着我们的方向急速赶来。”

    李弘猛地坐起来,睡意顿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