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五十三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88官方网登录入口h0me一88必发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攻城大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北门战场上,喊杀身惊天动地,牛角号声直冲云霄,长箭在天上呼啸,战刀在城墙上闪烁,骑兵方阵在城下往来飞驰,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从远处看,马城城墙上浓烟滚滚,人头蹿动,激战正酣。

    南门战场上,两支骑兵正在展开激烈厮杀。代表各种信号的牛角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五彩缤纷的各色战旗迎风飘扬,往来移动。战马的嘶鸣声,惊雷一般由远而近的奔腾声,士兵们狂热的叫喊声,各式各样武器的碰撞声,充斥了整个战场。

    战斗由上午一直持续到傍晚,双方各自收兵回营。

    随即拓跋人的斥候象疯子一样在方圆十里之内搜寻残杀他们遇上的任何一方斥候,下手绝不留情,好象要断绝汉人和外界的一切联系,誓死屠城。

    马城县令柳洮赶到高柳城,向代郡太守刘恢禀报军情。刘恢知道经过后非常气愤,大骂李弘无能,拒不发兵发粮。兵曹掾史鲜于银一连数天上门请援,均被刘恢拒绝。

    护乌丸校尉箕稠听到这一消息,大为兴奋,立即挥军赶到广宁城,攻打乌丸人提脱的部队。现在提脱的右面,拓跋峰的部队突然再次出兵攻打马城,左面黑翎王根本不会支持他。他在左右两翼均无保护的情况下,只好独自承担来自大汉军的猛烈攻击。

    6月中旬,鲜卑大王和连依照惯例,离开弹汉山往西部鲜卑巡视各部。第一站,就是虬邑部落。虬邑部落突然造反,部落骑兵围攻和连的亲卫铁骑,双方大战。和连的部队逐渐抵挡不住,就在他们面临崩溃的危急时刻,拓跋韬的骑兵突然出现,五千大军杀入战场,成功救出和连。拓跋韬随即率部护卫和连,急速向拓跋部落的领地靠拢。

    在游云原,拓跋韬的部队被野狼部落和风溪部落的大军堵截,拓跋韬几次率部强行突围均被击退。不久虬邑部落的骑兵追了上来。三部落的军队随即把他们团团围住。就在他们准备发动强攻一战而定时,却遭到了拓跋锋一万大军的夜袭。部落联军的八千大军几乎被全部歼灭。

    几乎在同一时间,红日部落的落置鞬落罗,野狼部落的宴荔游,狂沙部落的日律推演各率部落大军,联合西部鲜卑两千多个大小部落,集结大军三万人,突然发动了对拓跋部落的全面进攻。

    拓跋部落的豪帅拓跋晦率部奋起反击,且战且退。

    豪帅拓跋帷紧急召集一千多个大小部落,在虎狼草场集结了一万人,摆下决战阵势,誓死一战。

    游云原大战结束之后,和连和拓跋锋马不停蹄,率部火速赶往虎狼草场参加决战。

    西部鲜卑的内战全面爆发。

    此时,马城的战斗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交战双方战局胶着,战斗激烈异常。

    此时,一直藏在幕后的慕容风终于按捺不住,走到了前台。他怀疑拓跋锋的手上还有后援,自己的情报一定不准确。如果双方再打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对鲜卑国更是个巨大的损失。这不是慕容风所要的结果,更不是这次叛乱的目的。

    他果断地站出来,出面斡旋。

    经过慕容风的多方协商说服,和连终于在慕容风和落置鞬落罗的强大势力面前妥协,他同意了慕容风拿出的一个和平解决此事的折中方案。

    将西部鲜卑一分为二。北部三分之二的疆域依旧为西部鲜卑部,南部的三分之一疆域划出,另外成立一个北部鲜卑部。西部鲜卑大人为落置鞬落罗,北部鲜卑大人为拓跋锋。自此以后,各部大人一职可以继承。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弹汉山不再有权利指派人选。

    弹汉山王庭的权利在慕容风的精心策划下,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鲜卑国本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国家形势,它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鲜卑大王只不过是个名义上的统治者。各个部落如果听他的,他就是大王。不听他的,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部落首领。

    檀石槐在的时候,鲜卑国的部落联盟最为牢固统一,大王的权利非常大。檀石槐死后,和连虽然经营不力,但也可以勉强维持。如今给慕容风这么一改,弹汉山王庭就是想勉强维持现状都不可能了。

    慕容风和落置鞬落罗都是一方霸主,势力庞大,手握重兵。现在他们公然联合起来,逼迫和连重分鲜卑各部,其践踏王权的行为已经到了极致。尤其重要的是各部鲜卑大人一职可以继承,也就等同于告诉弹汉山,鲜卑四部的内部事务已经不是弹汉山王庭说了算,这地方是我们四家的了。在鲜卑四部随便那一部做大人一职,其手中的权利,统御的疆土,部队的数量,都远远大于弹汉山王庭。现在慕容风和落置鞬落罗,东部鲜卑大人弥加临时组成的同盟,势力之大已经无人可以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和连若想把这个大王舒舒服服的继续做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妥协,依靠唯独支持他的拓跋锋,有条件的妥协。大家闹翻了,打一战,最多鲜卑分崩离析,对几个大部落联盟来说没有什么损失,对和连,对弹汉山来说,却是灭亡的结局。

    和连现在终于知道慕容风的厉害了。

    慕容风在鲜卑,除了檀石槐,没有人可以对付他。

    在虎狼草场的谈判开始之后,马城的战斗停了下来,但拓跋人丝毫没有撤军的意思,依旧把马城围得象铁桶一样。

    李弘趴在草地上,闻着小草的清香,感受着泥土的气息,心里一片宁静。

    “大人,有个叫拓跋貉的要见你。”

    李弘顿时笑了起来。拓跋貉能平安回到马城,证明鲜卑的内讧已经结束。对大汉国来说,北疆边郡的百姓估计有几年平安日子了。

    他翻身坐起来,望着草地上正在演练阵法的骑兵们,兴奋地大声叫道:“你看,你看,他们的阵势转起来了。”

    铁钺眼皮都没有抬,很是不屑地说道:“练了二十多天,再转不起来,回去当步兵算了。”

    李弘摇摇头,挺身站起来,笑着说道:“你们自小在马背上长大,当然不知道他们从步兵改成骑兵的难处。还好,二十几天的苦练总算有些成果。”

    拓跋貉胡子拉碴的,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大人好。最近辛苦吧?”拓跋貉迎上来,笑嘻嘻地问道。

    李弘一边下马,一边也笑着回道:“天天带兵训练,真刀真枪的,你说累不累?你们的部队在北城门练得也辛苦,天天从早上打到下午,估计士兵们都要哭了吧?”

    拓跋貉大笑起来,“我们有收获。下次攻打马城,估计一天就可以拿下。”

    “你别吹了。”李弘忍俊不禁,伸手轻轻打了他一拳,“一天?你做梦吧。”

    两个人象老朋友一样并肩走在草地上,一边聊着,一边笑着。

    “这么说,这次鲜卑内乱,最大的赢家是鲜卑四部的大人了。”李弘听完拓跋貉的介绍,随口说道。

    “我觉得只有慕容风才是赢家。虽然慕容风意图把拓跋部落和和连大王一起解决掉,可惜他高估了自己,棋差一着,没有料到拓跋韬豪帅的部队一直悄悄埋伏在虬邑部落附近。和连不死,他就没有另立大王的借口,也没有消灭我们的理由。”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和连死了,他就嫁祸给拓跋锋?”

    “虬邑部落本来是依附我们的,这次给慕容风说动投靠了他。和连被虬邑部落杀了,所有的部落都可以借着为大王和连报仇的名义,攻击拓跋部落。所以我们得到消息后,为了保密,连和连都没有透露,直接把队伍就拉到虬邑部落。说起来,我们这支奇兵才是这次保住和连和拓跋部落的第一功臣。”

    “那你一定高升了?”李弘高兴地问道。

    “我现在是拓跋部落最年轻的豪帅。”拓跋貉兴奋地说道。

    “恭喜,恭喜。也恭喜你们大人。他比过去更风光了,权利可以一直继承下去,其实他现在就是北部鲜卑的大王。”

    拓跋貉点点头。

    “估计慕容风想破了脑袋,都不会想到我们会结为联盟,一起对付他。”

    李弘笑着连连摇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永远都不要。和连就是个例子。他以为自己的心计是鲜卑最厉害的,百般算计大帅。现在你看看,和连差一点就被慕容风杀了。”

    李弘停下来,郑重地对拓跋貉说道:“我们是朋友,所以我给你一个忠告。在鲜卑,最好是做慕容风的朋友,绝对不要做他的敌人。假如做了他的敌人,会死得很快。”

    拓跋貉尴尬地笑笑,连连点头。

    “大帅看到拓跋韬,立即就会猜出个大概。说你们从大火里逃出性命,骗骗一般人可以,骗他,就是笑话了。何况这件事有上万部队参予,瞒是瞒不了多久的。”

    “你是事情的直接执行者,你会不会受到什么牵连?”拓跋貉担心地问道。

    “不会。这件事虽然疑点很多,但双方都是敌人,找不到确实证据。我可以自圆其说。当然,我把你们一把火烧掉了,这个失职之罪还是要背的。”李弘笑起来。

    拓跋貉知道他厉害,这点小事肯定能搞定,随即不再放在心上。

    “大人派我来,一是为了传达撤退的命令,二是让我代表他感谢你,过去我们彼此之间的仇恨就此一笔勾销。”

    李弘很感慨地摇摇头。仇恨怎么可能会一笔勾销呢?只怕将来要越结越深。

    “如果你还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帮你转达。”

    “有。”李弘赶忙说道,“我需要食物,需要补给,需要给士兵们发军饷。你们的人我都放回去了,但拓跋锋给我们的东西呢?便宜不能让你们全占了。”

    拓跋貉笑起来,“已经都安排了。按照谈好的数量,我这次把上等皮毛,绢布和一些金银贵重物品都带来了,夜间我派人送过来。至于牛羊等牲畜,目标太大,上次说好不再提供了。你们没有吃的了吗?”

    李弘点点头,无奈地说道:“那我明天派人到你们营地里去抢一些吧。”

    “下午就来。明天我们就要撤军了。另外,和你告个别,将来有机会,我们再见面。”

    李弘点点头,笑着说道:“如果有合适机会,我请你喝酒。”

    望着拓跋貉逐渐消失的背影,李弘心里有点失落。

    “这小子运气真好。在桑乾河没有被你杀了,现在时来运转,做上豪帅了。”铁钺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小声说道。

    “大人,你还在看什么?”铁钺看见李弘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静,赶忙凑上来小声问道。

    “我在想,我有机会请他喝酒吗?”李弘说道。

    铁钺笑起来,随口说道:“估计难?这些鲜卑人天天念叨着大汉江山,时刻想着占几块地方。战是有的打,酒嘛?估计是没有机会喝了。”

    李弘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去把郑军候找来,说我有事找他。”

    鲜卑人的大军撤走了。马场随即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李弘派人快马到代郡的郡治高柳城报捷,同时请马城县令柳洮赶紧带人回来。因为他的部队很快就要回到涿鹿了。

    部队的军营一直扎在南城门外,准备随时开拔。李弘一个人坐在帐篷内考虑了许长时间,然后走进了亲卫屯的营地。

    两名屯长赶忙将他接进帐篷。这两名屯长原来是野狼部落骑兵部队的百夫长,虽然年纪不大,但胡人上马就是士兵,他们从军的年纪已经不少年了,资历很老。

    高大魁梧,长脸,一脸短须,看上去很凶狠的大汉叫弧鼎。高大健壮,英俊的脸上长着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寡言少语的年轻人叫弃沉。

    李弘示意两人坐下,随意聊了几句,把发生在鲜卑的事对两人简要说了一下。

    “估计最近几年边境的冲突要少些,打仗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我想了许久,觉得还是放你们走妥当一些。你们在大汉国人生地不熟,一旦我有个什么意外,或者死了,你们的遭遇就难说了。”

    弧鼎和弃沉面面相觑,一脸的疑惑。

    “大人的意思是要我们回鲜卑?”弧鼎问道。

    李弘点点头,“是的。如果你们都象我,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死在哪里都一样,当然无所谓。但是如果家里有母亲,有亲人,心里总是牵挂着,留在这里就是一种痛苦。边境没有战事了,你们都回去吧。”

    弧鼎和弃沉大为感动,一起趴伏在地上,给李弘一个劲地磕头感谢。

    李弘赶忙把他们扶起来,笑着说道:“我曾经是个奴隶,什么事都知道。你们愿意回去的就回去吧。如果不愿意回去,就和我在一起,大家象兄弟一样,有难同当,有福共享。还有伤兵,要回去的也把他们一齐带走。”

    第二天,弧鼎和弃沉送走了一百多人。田重安排后卫屯给他们配了马,食物,任由他们离去。

    李弘看到大部分人留下了,心里一热,眼眶有点湿润。留下来的都是部落内的奴隶,说白了都和李弘一样,孑然一身,孤家寡人一个。他们都是部落之间互相打仗时被俘的士兵,家人在战乱中都死了。有家谁不回?是没有家啊。

    晚上,李弘留在亲卫屯,和鲜卑士兵一起吃饭。大家在一起胡吹。

    “你们知道我回到大汉国后,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吗?”

    没有人知道。大家都望着他,听他继续说。

    “就是卢龙塞的伙饭。头一次我一口气吃了两大碗,两大碗啊。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田重看着李弘夸张的表情,白痴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嘴里的食物喷的满地都是。

    铁钺也觉得李弘太夸张了,随即跟在田重后面大笑起来。

    鲜卑人很奇怪。他们虽然没有吃过,但看到李弘的样子,相信一定好吃极了。但另外两位大人为什么笑得那么辛苦呢?

    李弘望着田重,十分不解地摇摇头。

    这时郑信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大人,舞叶部落有人求见。”

    李弘的心突然沉了下去。

    舞叶部落一定出了问题,否则只有一面之缘的射墨赐绝不会派人来找自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