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三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真人棋牌永利注册送28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大家带着小雨,去了一趟卢龙塞,拜祭了田静,姬明,以及卢龙塞所有牺牲的战友,告诉他们,战打赢了,胡人被赶去出了。

    李弘一直以为田重的朋友大概也就是徐无城城门口的一班老头,没想到却是徐无城的首富,当地的世家豪门田家。田家世代都是读书人,家里有牧场,有田庄,有作坊。这一代家主叫田行,曾经做过徐无县令。田重和他相交甚深。当年在战场上,田行就是田重从死人堆里驮出来的。田重老了在徐无城找了一个看门的差事,闲暇就和老战友走动走动,这次回来就是看他的。

    田行在家设宴款待李弘和田重一行,言行里对田重老了,还在报效国家,在战场上厮杀非常钦佩。田行极力挽留他们住在自己家里,有事也好照应。大家盛情难却随即住在田家。

    田行有个孙子叫田畴,长相俊美,聪明伶俐,小小年纪学识已经不凡,在徐无城有神童的美誉。他对李弘很崇拜,痴缠不休,要拜他为师学武。李弘非常喜欢他,在徐无城的一段日子里,天天带着他,闲暇也传授他一些武艺。至于拜师,李弘当然不敢答应。

    谷雨自从李弘回来以后,好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天天都很高兴。李弘每天都带她出城逛逛,有田畴这个小家伙带路,附近的山山水水都被他们跑遍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转眼即逝。由于到上谷广宁路途遥远,李弘和部下们在徐无城小住了几天后,立即踏上了返回的路。

    谷雨一路相送,泪水涟涟,惹得大家心里都很难受。李弘一再劝阻,嘱咐田畴多多照顾这个姐姐。这几天他们相处的非常好,乖巧的田畴知道谷雨只比他大两岁,改口喊姐姐了。

    “你什么时候再回来?”谷雨轻轻问道。

    李弘摇摇头,望着她清秀的面容,笑着说道:“不知道。”

    看到谷雨脸色黯淡下去,李弘心中不忍,赶忙接着说道:“再过几个月我们可能就要回到卢龙塞。年底,年底我回来看你。”

    李弘被田重推了几下,惊醒过来。

    “你在想小雨?”田重笑道。

    李弘不好意思地笑笑,没有否认。

    “你对小雨说我们年底回去,你有把握?”

    “我随口乱说,什么把握都没有。”李弘苦笑着说道。

    田重瞪了他一眼,假装生气地说道:“那你不就是骗她?”

    李弘笑起来。

    “我觉得我们年底可能回不了卢龙塞。”田重随即严肃地说道,“我们从蓟城经过,拜访刺史大人时,他说的情况很严重。现在西凉的叛乱平定不了,冀州的黄巾又起来了。多事之秋啊。”

    “皇甫大人被奸佞小人陷害,不能统兵出征,各处的叛乱当然难以平定了。”郑信翻身坐起来,接过田重的话头说道:“这样下去,迟早都要出大事。你们说,公孙瓒这次领兵到西凉战场,能不能打胜战?”

    “当然能。”李弘理所当然地说道:“公孙大人所带的幽州铁骑可以纵横天下,西凉的骑兵怎么是对手?他一定能凯旋而归。”

    李弘一行从蓟城经过,拜见了新上任的刺史大人。杨淳新来咋到,对李弘这个声名大噪的边军军官非常客气。这个时候李弘才知道自己升官了。行厉锋校尉。他听到校尉两个字就已经心花怒放了,至于什么“行”不“行”的他并不在意。虽然大家都觉得朝廷对待功臣太过刻薄,但看到李弘很高兴,也不好说什么,免得扫了他的兴。其实在有些州郡里,这个行校尉的头衔还不如这个别部司马有实权,它是临时官职,随时可以免掉的。幸好李弘在边军,否则他这个官能当多久不问自明。

    李弘和部下们随即和老朋友鲜于辅聚了一下。鲜于辅特意请他们到蓟城最大的酒楼吃了一餐。李弘头一次吃到这种美食,赞不绝口。

    非常巧的是,他们再次遇见了公孙瓒。公孙瓒此时正领军奔赴西凉战场。

    公孙瓒来蓟城,一是拜访新到任的刺史大人,二是催要补给,三是顺道辞行。假如他在西凉战场上立了大功,肯定要升职,再回到幽州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朋友见面,分外高兴,晚上又到那家酒楼喝酒。

    公孙瓒和他的手下都很敬佩李弘。这次在上谷战场,如果说李弘凭运气赢了第一战,那死守马城,让拓跋锋一万五千大军无功而返,那可是硬功夫。后来在羊角山全歼魁头六千大军,在恒岭全歼提脱八千大军,那可都是没有运气的血战,其功勋直逼前代先贤。不佩服不行。

    公孙瓒直言不讳,他很嫉妒李弘。一年多来,南征北战,屡立战功,十九岁就做到别部司马了,而且还是一刀一刀砍出来的,这在大汉国绝无仅有。他拍着胸脯说,如果他有李弘这么多参战的机会,立下如此战功,他现在可能都是将军了。言下之意李弘的战功显赫,但朝廷的封赏却太轻了。如今外戚宦官当道,朝纲毁坏,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他绝口不提那个什么行校尉的事,在他的眼里,那个官职就是个垃圾,根本不是封赏,而是一种侮辱,对北疆勇士的侮辱。他因此想到自己,同样也是怀才不遇。朝中无人莫做官啊。

    李弘和公孙瓒两人惺惺相惜,大有英雄相见恨晚的味道,猛喝酒。李弘不胜酒力,当场倒在了酒桌上,和上次在山口渡军营一样。喝酒他和公孙瓒相比,实在差得太远了。

    这次又是公孙瓒掏钱。鲜于辅是穷光蛋一个,李弘更是腰包空空。他的秩俸和上面给的赏赐除了留一点给小雨,其他的都充公或者赏给了下属。所以临到要付帐的时候,除了公孙瓒和自己的部下,桌上已经没有清醒的人了。公孙瓒哈哈大笑,结帐而去。

    “伯珪兄就是英雄豪杰,你看他那种气概,走起路来都是威风凛凛的。我也愿意跟在他后面混。”李弘想起公孙瓒,依旧是一脸的崇拜之色。

    田重大笑起来。他指着李弘说道:“公孙大人临走时说了,你一定要请他喝一餐酒,否则军法从事。”

    李弘尴尬地笑了起来,“他说了?反正我酒喝多了,不知道。下次等他在西凉战场打了胜战,立了战功,升职做了大官,我们还去吃他的。他有钱。”

    郑信忍不住摇着头说道:“现在所有的人都说你有钱。你不知道在酒桌上我们多丢人,连酒钱都付不起,只好假装喝醉了敷衍了事。”

    李弘大笑起来。

    “我有钱?回头我去问问铁钺,他是不是中饱私囊了。”

    回到广宁大营,胡子,拳头,射璎彤,恒祭几个军候按照李弘的计划,带着没有休假的士兵还在训练步骑对抗。这些骑兵们虽然没有久经训练的步兵那样非常具有战斗力,但基本的布阵,尤其是对抗骑兵冲击的防御阵势却非常纯熟。现在,两千人的密集防御阵势已经完全可以挡住骑兵的冲击了。

    李弘非常吃惊,顾不上休息,立即让他们列阵演示。

    原来,李弘他们离开军营之后,胡子,拳头他们召集部下,商议破骑兵的办法。他们的手下过去都是马贼,小门道多。大家议来议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还是按照老套路防守,只不过把武器更新了一下。盾用巨型长盾,矛用巨型长矛,另外辅以长刀手专门剁马腿,弓箭手专门射骑兵,盾阵之前如果再设简单的车阵,铁藜,鹿砦就更理想了。

    李弘非常兴奋,连声叫好,下令重赏。铁钺不高兴了。他说后卫屯为了给他们准备这些武器,四下奔波,找材料,找工匠,士兵们也辛苦。也赏。李弘赶忙补充说道。恒祭和射璎彤马上找来了。骑兵们都是轮流做步兵参加训练的,为什么只赏一部分骑兵,另外一部分就没有了。李弘一想也是,自己疏忽了。都赏。

    玉石从渔阳赶了回来,带回来一批精制武器,给胡族士兵配备了一套普通的甲胄。田重开始骂人了。钱要这么花下去,象流水一样,到不了年底,大家都要喝西北风了。部队一哄而散的日子就在后面。

    李弘好象没有听见一样,依旧我行我素,整天乐呵呵的,陶醉在万名骑兵对决的训练战场上。大家天天打来打去,边境草原上热闹非凡。

    有一天田重把他骂急了,李弘只好装白痴,说过一天算一天,哪一天打仗了,不就有钱了,以战养战嘛。胡人都穷,还不年年靠打仗把日子过下去了。按你老人家这个说法,檀石槐怎么统一的鲜卑?匈奴人怎么和大汉朝打了几百年的战?

    打。李弘大叫道。田重差一点气倒。

    九月底,先是传来公孙瓒的部队在蓟城附近逃亡了一半的消息。李弘和大家听说之后都很吃惊。西凉战场的事他们也听鲜于辅说了。西凉骑兵骁勇善战,又有羌胡做支援,很难打的。就连皇甫嵩这样的名将都不能战而胜之,可见他们的厉害。现在公孙瓒只带了五千骑兵到长安,实力大打折扣,前景堪忧。

    随即就传来冀州黄巾张牛角部声势大振,攻城夺郡的消息。玉石几个老军人立即从中敏锐地闻到了战争即将再次爆发的味道。部队随即针对平原上的步骑对战,展开了非常有针对性的训练,预防不测。

    这一天,八百里快骑飞驰入营。

    黄巾军攻打幽州。李弘和大家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张牛角真是厉害。

    “三天后大军开拔。”

    “大人,救兵如救火,为何三天后才开拔?”玉石奇怪地问道。

    “假期三天后结束,还有几百名士兵没有回来。我们等他们回来了就走。”

    “军令如山。大人接到指令的一刻起,假期已经结束,大军应该立即出发。”玉石严肃地说道。

    李弘笑着摇摇头,无可奈何望着玉石,几乎是用请求的口气说道:“从义玉石的字,大家都是兄弟,这次南下去战黄巾,有多人能回来?大家都有亲人,让他们休完假期吧。何况我现在怎么去找他们?三天。三天时间很短的。”

    “大人,从义说得对,我们应该立即出发。他们回来后可以追上大部队,并不耽误我们的行程。”田重立即接上说道。

    李弘坚决地摇摇头。

    “现在部队里胡人士兵有七千多人,尊重和公平对待他们比什么都重要。公孙大人的部队里乌丸士兵为什么会逃走?”

    “虽然只有几百名胡族骑兵,但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回来,会让所有的胡族士兵都感觉到,我们大汉国尊重他们,看重他们,愿意和他们同生共死,士兵们因此会受到激励,他们愿意誓死效命,为大汉国冲锋陷阵。这样的部队才能做到上下同心,拉到战场上才能所向无敌。如果大家各怀异心,离心背德,即使到了战场上,也是一触即溃。”

    “我要等他们,我要亲自站在辕门下,等他们回来。”

    李弘果然站在了辕门下,翘首以待纵马归来的士兵们。

    胡族士兵看到校尉大人如此看重他们,许多人都非常感动,心中都有一股热血在沸腾。为这样的人战死沙场,有什么不值?

    最后一天的傍晚,尚有二十多名白山的乌丸士兵没有归队。部队实行的是连坐制,如果一队士兵中有一个违反军纪的,其他的人都要受到连累。李弘几次提出修改,都给军候们顶了回去。现在有这么多人没有回来,同队的士兵们焦急了,他们三五成群地站在大营门口,望着远处。

    夜幕降临,这些人依旧没有归队。

    李弘心急如焚,内心里隐隐约约有点后悔。他也担心有人不回来了。

    如果自己不坚持等他们,或许这件事的影响力要小一些。那么,连坐的士兵怎么办,按律当斩的。

    李弘急得在辕门下转圈了。

    午夜将临,身为刺奸的田重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

    “来人啦……”

    李弘吓了一跳,赶忙制止亲卫,拉住田重笑着说道:“时辰未到,老伯何必着急。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

    田重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十分不信任地说道:“还是大人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

    突然,李弘听到了从风中隐隐约约传来的马蹄声。他朝身边的弧鼎使了个眼色。弧鼎心领神会,趴到地上侧耳细听。

    “大人,他们回来了。好象是一齐回来的。”

    李弘一颗心顿时落了下去。

    他高举双臂纵声大叫起来:“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一时间,大营内***通明,欢声雷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