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二十一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体育w88百度优德优德w88官方网站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阎柔脱去了红色大氅,露出一身黑红色的皮甲。

    现在皮甲已经被敌人的鲜血溅得面目全非,战刀在吞噬了十几条鲜活的生命之后,更加耀眼夺目。

    阎柔一马当先,冲杀在右翼防线的最前面,挡者披靡。他带领士兵们挡住了敌人一拨又一拨地疯狂进攻。

    他的亲兵,侍从都是他过去的马帮兄弟,许多年的战斗生涯让他们亲如兄弟,在战场上彼此之间的配合非常默契。他们紧紧地抱成一团,就象一块巨石,牢牢地挡在敌人的前面,坚决不退半步。

    敌人换上了一批生力军,再次呼叫着杀了上来。

    阎柔冲入敌阵,双手握刀,左砍右劈,吼声如雷。被杀红了眼的黄巾军士兵毫不示弱,三五成群,一拥而上。

    阎柔拦腰砍倒一个敌兵,跟上去一拳砸在另外一个敌人的鼻梁上,就在他准备一刀结果敌人性命时,他看见自己的一个兄弟被敌人三把长矛洞穿而死。那个士兵临死前的惨呼撕心裂肺,显得痛苦之极。

    阎柔顿时怒火攻心,睚眦欲裂。他虎吼一声,战刀横拖,立时将自己面前的敌兵斩杀。随即他奋力跃起,连劈二人,冲到执矛冲杀的三个敌兵身侧。

    “杀……”阎柔狂吼一声,不待其中一人反应过来,战刀已经搂头劈下。那人躲闪不及,连人带矛被劈得横飞出去,胸腹被刀锋破开,鲜血伴着内脏霎时喷泻而出。另外二人看到阎柔凶猛,战友惨死,立即被激起了最原始的血性,他们丢下正在应战的官兵,嚎叫着扑向阎柔。

    阎柔怒睁双目,再吼一声,迎着两支犀利的长矛就冲了上去。他卡准时机,一把抓住其中一支长矛,手中刀直刺执矛的敌兵,全然不顾另外一支刺向自己的长矛。同时间,阎柔发疯般地吼起来,声若惊雷,好象他的这一吼足以把敌人吓死似的。

    阎柔的刀插进了敌人的身体,洞穿了敌人的腹部,一戳到底,直到刀把为止。

    敌人的长矛临体,矛尖已入腹部。

    说是迟,那是快,从空中凌空飞来一双腿,一双沾满鲜血的战靴狠狠地蹬在了敌人的胸膛上。只听到胸骨断裂的脆响,敌兵的惨嚎,接着就看到长矛随着凌空飞起的敌兵躯体,倒射而去。

    救下阎柔的战士身不由己,跌落地面。顿时几把战刀,三四杆长矛几乎不分先后落了下去。

    血肉横飞。那名士兵连叫都没有叫出声来,就被乱刀分尸,立时死于非命。

    阎柔疯了。死去的都是和他朝夕相处的兄弟。

    他恨不能一刀砍去所有的敌人,他一刀剁下敌人的头颅,纵声怒吼:

    “兄弟们,杀啊……杀尽他们……”

    鲜于辅手执短戟,狠狠的将一个敌人钉在地上。

    前面是敌人,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敌人。黄巾军发狂了,他们面对山岗上的官兵发起了最凶猛的攻击,无休无止的攻击。

    鲜于辅完全失去了优雅的分度,沾满了鲜血的三绺长须随意地粘在脸颊上,额头上和头发上,身上无处不是褐色的鲜血,有凝固的,有湿乎乎的,看上去狼狈不堪。

    他被汹涌扑上来的敌人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自己杀死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周围有多少战友倒下,他甚至连抬头的功夫都没有。他只看到迎面扑上来的杀不尽的敌人,看到鲜血飞溅断肢横飞的敌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听到耳边全部都是杀声,喊声,一直没有停歇过的战鼓声。他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动作越来越僵硬,越来越缓慢,他觉得自己支撑不下去了。伤口虽然还在不停地渗血,但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疼痛的感觉。

    他守在山岗的正中间,率领士兵们阻击数倍于己的敌人。黄巾军以山岗正面的平缓地带做为自己的主攻方向,他们发起了潮水一般的凶猛进攻,不给死守高地的官兵们一丝一毫的喘息时间。

    他看到山岗下又冲上来一拨敌人。

    他想喊,想告诉士兵们又有一拨敌人冲上来了,但他已经喊不出来,甚至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他苦笑,他常常以自己的武功而自傲,现在却被敌人杀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随即他发现自己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由于过度用力,他的脸部肌肉都僵硬了。

    他手捉短戟,单腿跪在血泊里,垂下了头。他在等,等敌人冲上来,等自己重新蓄积起最后一点杀人的力气。

    鲜于银和阎柔几乎同时发现中路的敌人突然退了下去。随即他们瞪大了眼睛,惊骇地吼了出来:

    “支援,支援中路……”

    “靠拢,向中路靠拢……”

    战鼓急促而猛烈地敲响起来,紧张而血腥的气氛顿时压得士兵们几乎都要窒息了。

    鼓槌凶狠地敲击在每一个防守士兵的心上,震撼而痛苦。

    敌人退下去了,让出一块几十步的空间。在这个空间的后面,竟然只有零零散散的士兵,他们手拿武器,无畏无惧地站在堆满尸体的战场上。

    中路的防守部队被打光了。怪不得敌人要稍稍退一下,以便重新聚积力量发动最后一击。

    左翼和右翼的士兵都看出了危险,不用军官们催促,他们齐齐发出一声震天怒吼,然后他们就象发了疯一样飞跑起来,他们高举着武器,拼命地叫喊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中路。

    阎柔和鲜于银,铁钺夹在士兵们中间,不停地高呼着,飞奔着,声嘶力竭地吼叫着。

    敌人冲上来了。

    他们也看出了机会,看到了希望,他们更加疯狂地奔跑着,叫喊着,恨不能肋生双翅飞起来。

    山岗上,霎时间杀声如雷,声震云霄。

    但是,敌人已经杀近了中路阵地,而两翼的增援部队距离中路尚有一段距离。

    鲜于辅吃惊地抬起头来。

    他茫然四顾,突然发现山岗上的防御阵势由于中路守军的过度消耗,已经出现了致命的漏洞,崩溃在即。要想两翼援军能够及时赶到,就必须从正面阻击冲上来的黄巾军,为他们争取时间。

    他突生无穷力气,猛地站了起来。

    他转身面对声后的士兵,高举双手放声狂吼:

    “兄弟们,我们杀上去。”

    鲜于辅一把拔下一柄插在敌兵尸体上的长矛,高举过顶,对着跑向自己的士兵再次放声狂吼:

    “杀上去……”

    “杀……”

    士兵们义无反顾,跟在鲜于辅后面,勇敢地冲向了迎面扑来的黄巾军士兵。

    “轰……”一声巨响,两支队伍撞到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这声巨响盖过了战鼓声,盖过了呐喊声,响彻战场。

    战刀撞击声,刀刃破肉声,长矛穿透身体声,吼叫声,惨叫声,霎时间汇成震耳欲聋的轰鸣。

    鲜于辅什么都听不到。他也不需要听到声音,他只要杀死敌人就行。他尽展所能,勇猛地杀进敌群。

    敌人太多,就象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汹涌澎湃。

    鲜于辅飞快地蚕食着敌人的生命,同时也看到自己的战友被更多的敌人吞噬。周围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消失。

    “杀……”

    鲜于辅怒吼一声,手中长矛准确无误地刺进一个大汉的身体,随即就象一条吞信的毒蛇,狡猾无比地闪动了一下,扎在了旁边敌兵的咽喉上。鲜血尚未喷出,长矛晃动间已经扫到另外一个敌兵的胸口上。三个人几乎同时栽倒在鲜于辅的脚下。

    鲜于辅抬退踢飞了一个敌兵的战刀,转身横扫,再毙两敌。

    “杀……”

    鲜于辅再吼一声,举矛迎面架住劈来的一刀。矛断。刀未至,短矛已经扎进了敌人的咽喉。鲜于辅劈手夺过战刀,顺势后扎,刺死一人。接着他就看见了一支长枪,一支黑森森的长枪。

    鲜于辅连退两步,战刀闪躲间,再斩一人。长枪死死地盯着他,飞进的速度越来越快。鲜于辅再退,一脚踩在了尸体的头颅上。

    他控制不住身体的平衡,仰面摔倒。

    鲜于辅大吼一声,身体在栽倒之前,对准长枪脱手掷出战刀。长枪猛然抖动,闪弹之力立即崩飞了凌空斩落的战刀。

    长枪气势不减,如飞刺入。

    鲜于辅身体倒在半空中,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他疲惫地闭上了双眼,心里平静如水,任由身体栽向地面,任由长枪戳入身体,再不做挣扎。

    一个刺耳的厉啸之声破空而至,象利箭一般刺进鲜于辅的耳中。

    鲜于辅重重地摔倒地上。

    战马奔腾的巨大轰鸣声突然清晰地传进他的耳中。他听到声音了。他听到身后的战场上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他猛地睁开双眼。

    黑斧。一把漆黑的小斧。

    小斧发出夺人心魄的厉啸,象闪电一般从鲜于辅的眼前飞过。

    气势如虹的长枪带着凌厉的杀气呼啸而至。突然,它在鲜于辅的心脏上方停了下来,接着跳动了一下。

    鲜于辅用尽全身的力气掀起身体。就在半边身体离地的霎那间,长枪狠狠地扎下,入地三寸,长长的枪杆剧烈地抖动着。

    鲜于辅侧目望去。

    一个黄巾将领驻枪而立,怒睁双目,死死地盯着对面。那柄小黑斧半截插在了他的胸口上,鲜血正缓缓地渗出衣服。忽然,他脸上闪过一丝痛色,随即松开紧握枪杆的大手,轰然倒地。

    鲜于辅心神一松,顿时失去了知觉。

    风云铁骑军的士兵们杀声震天,一个个象离弦的箭一般,尾随在黄巾军士兵的后面,杀下了山岗,杀向了河谷。

    霎时间,杀声震天。

    李弘飞身跃下战马,连滚带爬,一把抱起鲜于辅,疯狂地摇着他的身体,纵声狂吼:

    “羽行,羽行兄……”

    李弘的心在滴血。每战都要失去兄弟,都要失去战友,这战为什么这样残酷,这样血腥。

    “羽行兄……”

    鲜于辅听到李弘痛苦的叫声,心里突然觉得现在自己就是死了,但有这样一个生死相知的兄弟,也值了。他任由李弘猛烈地摇动着自己的身体,泪水涌出了眼眶。

    李弘身后的一名侍从发现了鲜于辅的异常,大声叫起来:“大人,大人,鲜于大人还活着,他受伤了,你不要再摇了。”

    李弘一愣,赶忙停下来,仔细看去。

    鲜于辅吃力地睁开眼睛,勉勉强强地看了一样李弘,终因失血过多,再次昏了过去。

    李弘一颗心顿时落了下去。

    他紧紧抱住鲜于辅,好象生怕他一松手鲜于辅就会死去一样。

    铁骑军的战士们还在飞奔,河谷的战场上双方士兵还在鏖战。

    颜良,弧鼎,弃沉三人冲在最前面,他们带着黑豹义从,象一柄尖锐的利剑,准确无误,犀利无比地插进了黄巾军的心脏。

    河堤上犹似狂风暴雨一般的密集而猛烈的战鼓声震撼了战场。

    黄巾军士兵们被势不可挡的铁骑一冲而没,虽然他们极力抵抗,但身形庞大,速度奇快的战马岂是血肉之躯所能抗衡,他们就象洪水里的庄稼,被肆虐的洪水无情地冲撞,碾压,淹没,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和机会。他们被铁骑席卷而去。

    颜良的大刀呼啸而至,面前的三个敌人根本挡不住这横扫千军的一刀,他们被斩去头颅,被削去臂膀,被开膛破肚,惨嚎着跌落人丛。

    “虎头,冲进车阵,冲进去……”

    弧鼎大吼着,舞动着血迹斑斑的狼牙棒,奋力向前。

    前面就是敌人的车阵。

    混杂在一起的双方士兵一层层地纠缠在一起,不要说无法推动大车合拢车阵,就是想撤回自己的士兵都不可能。

    河堤前面的战场就象一锅热气腾腾的沸水,激烈而血腥。

    河堤上的弓箭手在张牛角的指挥下,对准骑在战马上的骑兵任意射击。

    弃沉长矛飞出,迎面洞穿一个挥刀杀来的敌人。随即他弃矛拔刀,左手拿起腰间的牛角号吹响了弃马步战的号角声。

    这个时候骑兵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大家挤在一起,寸步难行。骑在马上,就是给敌人的弓箭手当靶子。

    弃沉一边不停地吹着,一边飞身下马。黑豹义从的几个号角手随即紧跟其后,连续发出号令。短短一瞬间,战场上突然失去了凶神恶煞一般的髡头战士。他们纷纷跳下战马,一手拿刀,一手拿盾,三五成群,扑向车阵的缺口。

    颜良随手丢掉大刀。面对密密麻麻的敌兵,大刀完全失去作用,反倒是累赘。他拔出腰间战刀,嘴里怒喝一声,飞身上前击杀一名突袭弧鼎的敌人。

    “杀……,杀进车阵……”

    弧鼎抡起大捧,一边任意乱砸,一边扯开嗓子大吼起来:

    “杀……杀进去……”

    弃沉就在弧鼎几步远的地方。他一手执刀,一手拿盾,带领一帮士兵,象锥子一样扎向车阵缺口。

    黑豹义从的左右两翼分别是中曲的燕无畏和雷子。他们也看到了黄巾军车阵的缺口。要想迅速击败张牛角的大军,突破这个口子恐怕就是关键。只要突破车阵,撤除车阵,骑兵毫无阻碍地冲起来,黄巾军就完了。

    “命令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冲击两侧车阵,掩护黑豹义从撕开敌人的口子。”

    燕无畏回头对身后的号角兵大声叫道。

    雷子听到燕无畏的命令,纵声狂吼:“兄弟们,杀,杀上去……”

    冲锋的牛角号冲天而起。乱哄哄的战场上,两翼的骑兵开始加速,冲刺。

    燕无畏和雷子两人一左一右,带着战士们连续冲击敌阵,悍勇无惧,声势惊人。车阵后的黄巾士兵不得不暂时停下对车阵缺口方向的支援,专心对付骑兵的冲杀。

    颜良第一个冲到马车的旁边,一路上他被敌人砍中三刀,伤口虽然不深,但鲜血淋漓。

    “拉开大车,拉开……”

    颜良冲着身后的战士不停地吼着。

    随着一声怒叫,弃沉的圆盾砸飞一名中刀受伤的敌人,站到了另外一侧的马车旁边。

    黄巾军士兵疯狂了。他们怒吼着,蜂拥而上。不堵住这个缺口,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颜良一拳砸开一柄刺来的长矛,手上战刀已经穿透了对面敌兵的胸膛。他顺手夺过敌人的战刀,连人带矛一起斩断。

    “杀……”

    弧鼎头都不抬,劈手一棒砸死敌人。紧接着四五柄长矛同时朝他刺来。弧鼎不得不弃捧急退。身后两个战士立即补上他的空位,刀盾齐上。

    张牛角默默地站在河堤上,望着山岗上风云铁骑军正在号角声的指挥下,重整队列。只要正面的车阵被打开,他们就要一泻而下了。

    张牛角转目望向那道缺口。缺口正在扩大。张牛角并不在乎那道缺口,他本来就无意把他堵上。

    缺口附近有个浑身浴血的战士,高大威猛,冷酷残忍,他每刀出手,必杀一人,从不失手。张牛角注意看了一下,心内非常震骇。如此嗜杀之人,当真如屠夫一般。他竟然发现自己认识他,还和他交过手。他是常山虎头。

    张牛角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

    快到黄昏了,胜利就要到手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