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十五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00217官网是多少云顶集团官网登录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羌人极度恐惧,他们胆怯了。西边是无人可挡的铁骑大军,东边是步步进逼的步兵方阵,北边是灵河,南边呢?士兵们望望南边那个黑暗的空间,心中的恐惧达到了极点。谁都想不到,灭顶之灾会来得这样快,这样突然,这样凶猛。

    李文侯远远看见汉军步兵手上的武器,倒抽了一口凉气。那是什么矛?那根本就不是矛,是五六丈长碗口粗的树。那是什么盾?那也不是盾,那是两丈高的包着生牛皮的门板。汉军用这种巨型武器对付骑兵,显然是有备而来。

    骑兵对于步兵,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轻视,这种轻视,让李文侯产生了错觉。他觉得今夜的出路,就在这群步兵身上。对面的铁骑,都是髡头鲜卑人、乌丸人,太难对付了,还是打步兵稳妥可靠。在他看来,无论汉军用什么武器,排什么阵势,要想阻挡几万骑兵的冲击,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李文侯断然命令右军的一万骑兵缠斗迎面扑来的铁骑,阻止他们扑到东面战场。前军、后军和中军撤下来的士兵,大约两万七八千人,直接冲杀汉军的步兵方阵。两三万骑兵,冲杀眼前的十九个步兵方阵,还不是十拿九稳。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吃掉谁?”李文侯咬牙切齿地说道。

    ===

    羌人的号角声密集而惨烈,饱含着满腔的愤怒和杀气,回响在空荡荡的夜空里。

    羌胡士兵全线发动。几万人的喊杀声突然在黑暗里炸响,犹若山崩地裂一般,猛烈地撞击着黑暗中的血腥战场。

    羌胡左军一万骑兵成散兵阵形,在小渠帅聂啸的带领下,急速前进,冲向了迎面杀来的风云铁骑。

    此时,李弘已经指挥大军完成了变阵,部队由雁行冲锋队列变为锥形攻击队列。锥如洪流,呼号咆哮,在战场上纵横往来,如入无人之境,其凛冽之杀气,犹若燎原之枪,势不可当。

    李弘一马当先,犹如空中一支厉啸的长箭,犀利锋锐。

    他高举血淋淋的钢枪,回首狂呼:“呼……嗬……”

    “呼……嗬……”

    风云铁骑的士兵们纵马狂奔,他们满怀着冲天的豪情,用尽全身力气,高举着武器,纵声狂呼:“呼……嗬……”

    两军相接,战场上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杀。

    “杀……”李弘怒睁双目,钢枪挥舞间,蚕食人命。

    “杀……”黑豹义从紧随其后,战刀上下间,肆虐生灵。

    “杀……”风云铁骑的战士们就象从黑夜里冲出的嗜血猛兽,他们瞪着一双双血红的眼珠子,挥动着一件件带血的武器,横行无忌,疯狂地吞噬着一条条无辜的生命。

    羌胡骑兵知道自己的背后有两三万战友正在攻击敌人的步兵,如果不能挡住敌人的铁骑,任由他们杀过去,其后果不堪设想。

    聂啸命令一部分士兵密集聚集,直接顶着敌人的锥头杀上去。其余士兵攻击敌人的锥阵两翼,不惜一切代价,杀伤敌人,阻止敌人冲向大营右侧的战场。

    “兄弟们,杀……啊……”聂啸抡圆战刀,纵声高喊,“杀……”

    风云铁骑的锥头好象撞上了一块石头,突然之间有点步履维艰,寸步难行了。面对潮水一般冲上来的敌人,铁锥大阵渐渐得慢了下来。

    李弘眼前全部都是明晃晃的战刀,阴森森的长矛,虽然他竭尽全力舞动钢枪,但还是来不及招架。一柄长矛刺中了李弘的手臂,接着大腿又被敌人的战刀砍中,鲜血飞溅。李弘被巨大的疼痛刺激的凶性大发,他狂吼着拔出战刀,枪刀并用,象猛虎一般,咆哮着,在敌阵中往来冲突。

    羌胡骑兵一边沿着铁锥的两翼飞速前进,一边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铁锥大阵又厚又硬,士兵们紧紧地集结在一起,就象一块磐石,根本无法撼动。

    羌胡骑兵们一遍又一遍,疯狂地冲杀着,无休无止,虽然他们被飞驰的铁骑大军无情地绞杀,残忍地践踏,一批批的敌人就象河沙一样,被滚滚洪流席卷而去,踪迹全无,但他们依然顽强地扑上去,攻击的浪头一个高过一个。

    铁锥大阵内的士兵对准扑上来的敌人,发出一轮轮的齐射,长箭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又密又急,极大地杀伤了敌人,减轻了外围士兵的防守压力。

    聂啸发现攻击无效,部队伤亡惨重,立即改变战术,他命令士兵们随着敌兵阵势而动,采取包抄骑射之法,远距离进攻。

    风云铁骑军的士兵们顿时感觉压力骤减,铁锥大阵随即开始加速。但是负责阻击的敌骑还在围着锥头撕咬,不依不饶,继续前进的阻力非常大。李弘立即命令阵势右转,催动铁锥大阵向战场的南面杀去。他的目的是杀人,而不是去会合步兵。

    羌胡骑兵围在阵势左右,任意射击,一支支长箭厉啸着,就象雨点一般射进锥阵,又准又狠。阵内士兵立即还击。双方箭来箭往,战况空前激烈。两只骑兵大军陷入了胶着混战。

    ===

    东面战场上,羌胡战士们在牛角号声的指挥下,嚎叫着,怒吼着,迎着对面走来的汉军方阵,蜂拥而上。他们就象一群饿红了眼的野狼,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凶狠地扑向了一群羊,一群看上去软弱可欺的羊。

    距离前线方阵大约一百步的中军方阵里,鲜于辅立于中军大旗下,气定神闲,镇定自若。

    他仔细凝听着前方战场上的各种声音,在脑海里演绎出战场上的交战状态。听到敌军全线扑来,他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鲜于辅大声喊道:“擂鼓,命令各方阵停止前进,保持间距。”

    “任意杀敌,命令他们任意杀敌……”

    战鼓声突然由密集而稀疏,由猛烈而低沉,由激昂而平和。

    十九个巨型方阵立即停下。他们在两里长的攻击面上,一字排开,前派十个,后排九个,密集交叉排列。

    巨盾斜举而起,背部以六根巨木分上下两层顶住。三支巨型长矛并列架于盾上。黑黝黝的巨型矛头,让人不寒而栗。有相当一部分巨型矛都是临时加工的,没有矛头,只是用刀将树木的顶部削尖了。刀斧兵分别埋伏在巨型盾和长矛兵的后面,准备随时出击,斩杀敌人的战马和士兵。

    “上箭……”高览大声叫道。战鼓敲响。四百名弓箭兵张弓上箭。

    高览对这一套步兵密集方阵非常有信心。这些办法都是风云铁骑的士兵们在幽州上谷训练时想出来的。他们在邯郸训练步骑对仗时,用的就是这一套阵势。骑兵们对步兵的这套方阵很头痛,训练的时候从来没有占到便宜。

    羌胡士兵纵马飞奔而来。

    “放……”高览一声狂吼,“攻击,连续攻击……”

    前派十个方阵,四千名弓箭手,在两里长的攻击面上,几乎在同一时间对准敌骑,发起了凌厉的长箭攻击。一时间满天箭雨,长箭撕裂空气的啸叫汇成了一股巨大的厉号之声,令人毛骨悚然。

    羌人的骑兵基本上没有甲胄,他们一个个身穿布衣兽皮,防御力很差,中箭落马者众多。战友的死亡极大地刺激了羌胡,他们心中的怒火被点燃了,他们疯狂了,他们丧失理智地不躲不闪,迎着密集的箭雨就冲了上来。

    撞击,疯狂而凶猛地撞击。

    战场上,霎时间充满了战马的嘶鸣声,士兵的怒吼声,巨盾被撞击的轰鸣声,长箭撕裂空气的厉啸声,长矛戳入战马的沉闷声,金铁交鸣声。血战开始。

    羌人骑兵面对敌阵,毫不畏惧,他们纷纷打马直接撞向巨盾,虽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战马高高跃起,不是被巨型长矛洞穿而死,就是倒跌而回。骑手不是因为惯性飞入盾牌之后被砍死,就是随同战马一起滚落地面。只有少数的巨盾被战马撞到或者撞裂,用身体顶着盾牌的汉军士兵随即被战马撞飞或者被压死压伤,但没有羌人骑兵能够冲进去。巨盾被毁,刀斧手,后排的普通长矛兵,弓箭兵立刻就会一哄而上,不论是敌人的战马还是士兵,统统砍死。没有了巨型盾,缺口就用普通长盾和巨型矛组合,继续坚守。

    第一轮撞击全部失败,对汉军方阵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第二轮撞击更加凶猛。

    羌胡骑兵们毫不犹豫地飞马冲到,许多地方都是双骑同攻,其撞击力之大,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鼎抗,虽然有六根木桩支撑巨盾,但巨盾被毁的数量明显增加。敌人的骑兵还是没有讨到便宜,不是战马死去,就是士兵被杀,无一能够冲进方阵。方阵内的汉军士兵誓死阻击,巨盾没了,就用普通盾牌;长矛断了,就用普通长矛;盾牌兵或者长矛兵死了,刀斧手顶上;第一层防守士兵全部阵亡了,第二层防守士兵全部顶上。在汉军士兵坚韧不拔,勇猛无畏的防守之下,方阵依旧没有被敌人打开缺口。

    李文侯急了,这样撞下去,敌人的方阵没有破掉,自己的士兵反倒要死掉好几千了。

    “命令士兵们,集中力量,撞击敌人方阵的正面,连续撞击,不要停顿,连续撞击它的正面。”

    牛角号“呜呜……”的四下吹响,此起彼伏。

    鲜于辅听到敌人的号角声,双眉一挑,大声吼道:“擂鼓……命令各方阵,集中主力防守方阵正面。”

    “命令弓箭兵,密集齐射,近距离密集齐射。”

    战鼓声或大或小,或密或疏,响彻夜空。

    第三轮的疯狂撞击开始了。

    成千上万匹战马在骑兵们地怒吼下,驱策下开始奔跑,开始飞腾,开始撞击;成百上千面巨盾在撞击中开始破裂,开始碎裂,最后化为空中飞舞的木片;巨型长矛戳死了第一批飞跃而来的战马,挡住了第二批战马的撞击,但面对接二连三飞奔而来的战马,长矛兵除了大喊大叫之外,再无办法,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进行竖矛操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杀过来。巨型矛除了折断的,在失去巨型盾之后,其余的也逐渐成了废物。

    盾牌兵在方阵的最前列,死的又多又惨,他们不是被战马活活撞死压死,就是被敌人的骑兵砍杀刺死;失去了巨盾和巨矛,方阵的刀斧手,长矛手只好舍身堵缺口了。

    汉军方阵的正面逐渐被敌人突破了,越来越多的前沿阵地开始了肉搏,激烈而残酷。许多方阵的正面防守士兵几乎被打光了,阵中的许多弓箭兵随即补上,誓死堵住敌人,保证方阵的完整。

    高览一手拿着一把刀,浑身浴血,象疯子一样带着十几个侍从,在方阵的前沿地带跑来跑去。只要碰到敌人的战马就砍腿,碰到冲进来的敌人就砍头。他带着侍从们从东杀到西,又从西杀到东,一刻不停。

    双方士兵都忘记了生死,忘记了痛苦,只晓得杀,杀,杀死敌人,再杀一个敌人。他们不知疲倦,不知血腥,一直杀下去,直到自己被别人杀死。

    阵地前排的十个方阵在敌人连绵不断,无休无止地攻击下,终于支撑不住,防守全部出现了危机。后排的九个方阵因为距离稍远,没有遭到敌人的重点攻击,阵势完整。

    ===

    天上的弯牙月亮悄悄地移到了东面,黎明即将来临。

    =

    鲜于辅听到方阵里传来报警的战鼓声,摇了摇有些僵硬的脖子,大声喊道:“擂鼓,命令前派方阵收缩防守,后排九个方阵顶上去。”

    鼓声猛烈而激昂,节奏密集的让人有点喘不过起来。

    高览一刀劈中敌人的头颅,顺势一脚踢飞敌人的残躯,然后飞身后退,纵声狂呼:“收缩……收缩防守……”

    方阵士兵随着鼓声,大踏步后退。同一时间,各个方阵内的弓箭兵对准前方,展开了疯狂连射,阻击敌人的追击进攻。由于方阵的防守范围缩小,方阵另外三面的防守士兵立即被抽出一部分,补充到损失最严重的方阵正面。

    前派方阵刚刚收缩完毕,方阵里的弓箭兵立即开始了压制性射击,以掩护后排九个方阵向前移动。

    汉军在这种激烈交锋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变阵。李文侯愤怒了,他狂吼着,不停地咒骂着,命令部队趁着敌人正在移动阵形不稳的时候,猛烈攻击,不惜一切代价攻破敌人的方阵。只要攻破方阵,剩下的就是对敌人的血腥杀戮。

    羌胡士兵们也被激怒了。他们在牛角号声的指挥下,稍稍整理了一下阵形,立即开始了第四轮攻击,全面而疯狂地攻击。

    战场上顿时掀起了巨大的声浪,巨大而惨烈的声浪。

    已经收缩的方阵和正在前进的方阵因为立足未稳,巨型盾和巨型矛都没有发挥最大作用,虽然有弓箭兵的掩护,但各个方阵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伤亡剧增。

    随着时间的推移,十九个巨大方阵终于并列,一字排开,形成了一道两里多长的人墙。面对铜墙铁壁一般的阵势,羌人开始力不从心,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李文侯立即命令部下集中主力,先破点,一个方阵一个方阵的破,只要攻破汉军一两个方阵,必然能够击溃全部。

    一部分羌胡骑兵在号角的指挥下,稍稍集结,随即展开了第五轮攻击。

    高览的方阵被攻破了,樊篱的方阵也被攻破了。羌胡骑兵蜂拥而上,双方士兵立即开始了血腥的肉搏战,激烈而残酷,不死不休。

    求援的战鼓擂响了。

    鲜于辅立即命令铁钺和雷子各带一千人,速速支援。

    鲜于辅为了支援部队能够迅速赶到目的地,特意给中军两千人都配备了战马。铁钺和雷子早就急疯了,鲜于辅命令刚刚下达,两支部队就象两支离弦的利箭,飞一般冲向了战场。

    看到支援部队杀到,高览和樊篱的方阵立即让出通道。支援部队的士兵高喊着,呼啸而入。羌胡士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方阵内的敌人很快被杀了个一干二净,狼狈逃出。

    夜幕拉开,黎明悄然而至。

    风云铁骑纵横战场,越杀越勇,速度越来越快,渐成万夫莫当之势。

    聂啸中箭,被侍从簇拥着退了下去。

    他站在战场边缘,看到风云铁骑的士兵们在号角的指挥下,灵活自如地操纵着铁锥大阵,肆意残杀,所向披靡,而自己的战士已经精疲力竭,一个个被追杀得毫无还手之力,死伤惨重。由于事出突然,羌胡骑兵措手不及,没有时间结阵,只能临时集结,以散兵阵形反击,就好比情急之下拿自己五个手指头去对抗对方凌厉的一拳,败局早定。

    不知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还是因为自己的部下已经所剩无几,再没有一战之力,聂啸闻到了越来越浓烈的死亡气息。他下达了一个错误的命令,他命令自己的部下撤出战场,趁着光亮,全力向南逃窜。

    李弘突然发现四周的敌人夺路而逃,心中狂喜,纵声高吼:“向东……,向东攻击……”

    牛角号声霎时冲天而起。

    风云铁骑的战士们欢声雷动,一个个纵马如飞,杀向东面的战场,一时间喊杀声惊天动地。

    鲜于辅微微一笑,对随侍左右的士兵说道:“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擂鼓……擂鼓……我们赢了……”

    在士兵们的欢呼声中,战鼓猛烈敲响,鼓声激昂而雄浑,气势磅礴,直冲云霄。

    方阵内的汉军士兵被鼓声所激励,一个个放声狂呼,其高昂的斗志,如虹的士气,令敌人魂飞魄散。

    李文侯绝望了。他看看从西面战场上汹涌扑来的风云铁骑,再看看东面战场上至今都没有打垮的步兵方阵,彻底绝望了。

    他无法相信,冀州的步兵方阵能够抵挡住自己数万骑兵的连续攻击。看看尸横遍野的战场,看看晨曦中傲然屹立的大汉战旗,看看士气如虹的敌人,他无奈地苦笑了。

    北宫伯玉,你到底在哪里,你是不是死了?李文侯抬头望天,喃喃自语。

    “撤……”李文侯轻轻说道。没有人听到,大家都在恐惧地望着排山倒海一般杀来的风云铁骑军。

    “撤……“李文侯气急败坏地狂吼起来,“撤……”

    低沉而悠长的牛角号声盘旋在灵河岸边,无奈而凄凉。

    失败已经无可挽回,但撤退也不是说撤就能撤。战场上双方士兵混战在一起,就是想脱身也需要时间,需要一条撤退的路。

    风云铁骑转瞬杀至,被正面冲击的羌胡战士身不由己,只能掉头往汉军方阵逃去。他们陷入了两面夹攻之中,根本无路可逃。战场南侧的士兵最幸运,他们率先逃出了战场。而北侧的羌胡士兵最悲惨,他们除了杀入敌阵,强行突围之外,就只能跳入灵河了。

    一轮火红的太阳突然跃出地平线,霎时间光芒万丈。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