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三十五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平台网址中国兴发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李弘坐在大帐内仔细翻看最新的审讯记录。

    鲜于辅,徐荣,麴义和左彦,一边小声说笑着,一边走进了大帐。

    李弘放下手上的竹简,请四人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请你们来,就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这西凉肃贪的事,是继续深挖下去,还是适可而止?”

    麴义笑道:“大人莫非想适可而止?”

    李弘指着案几上的文卷,说道:“这几天,我们先后抓了四十多人,算起来,西凉各个时期的官吏,已经被我们抓来了一百零四人。但是,从他们的招供来看,西凉各州郡,各时期的贪官,还远远不止这些。如果我们继续抓下去,很可能要把西凉的官吏一网打尽。”李弘停了一下,看看四人,继续说道,“西凉部分郡县很快就要进入恢复重建期,各郡县的府衙很快就要重新设立。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把人都抓光了,后果就严重了,对西凉的重建也是一个打击。”

    李弘背着手,来回走了两步,苦笑道:“你们注意到没有,我们到现在为止,抓的都是一些县令,各郡县府的属官,还没有抓到一个刺史,一个太守。左昌因为被虎头杀了,所以不能算被抓。这种情况非常反常。程球也好,其他人也好,好象都很默契,他们声称自己不知道上官贪赃枉法,都一推了之。”

    李弘看了一眼左彦,毫不客气地说道:“左先生负责问讯,在这方面没有任何收获,你是不是没有投入足够的精力?”

    左彦赶忙站起来说道:“大人误会了。我朝律法规定,两千石以上官员的案子必须由廷尉府审理,所以我们即使有他们贪污的证据,也不能抓人。我们只能将这些证据呈送给廷尉府,由廷尉府上奏陛下,陛下同意之后,再由廷尉府通知当地官府抓人,当地官府再把人犯送到廷尉府审讯。如果我们代替廷尉府做这些事,完全是违律,要杀头。”

    “所以你就不问了?”李弘问道。

    “我们自己不能处理的事,问了也是白问。说句实话,我们即使把这些证据送到廷尉府,陛下也不会看到,听说廷尉府和奸阉是一伙的。大人……”左彦拱拱手,说道,“以大人的职权,我们继续深挖下去,没有什么意义。我看我们不如集中精力,将西凉的小贪官一扫而净,这样收获要更大一些,而且……”

    “那左昌的事和青坞的事如何善后?”李弘挥手打断左彦的话,不满地说道,“左昌虽然是秩俸六百石的刺史,但刺史的权利很大,他们犯了法也要押到廷尉府审理,可我们已经把他杀了。青坞虽然名义上是中常侍张让弟弟的财产,但其实就是张让个人的财产,我们已经把他查抄了。现在我们就是想适可而止都不行,而且,我说的适可而止,也不是这个意思。”

    鲜于辅手抚三绺长须,问道:“大人,如果继续深挖,我们挖到哪里为止?你说的适可而止,又是什么意思?”

    “这些小人物就是再抓一百个,也没有什么意义。我说的适可而止就是我们不要再把精力和时间放在这些小喽啰身上,开始抓大的,抓一个刺史,太守,可以抵得上抓一百个这种小属官。你们看看左昌的家产,他一个秩俸六百石的刺史,一辈子不吃不喝也没有两亿钱,他哪来的这么多财产?”李弘面含杀气,大手用力往下一挥,大声说道,“拒捕?他不拒捕也是满门抄斩。”

    鲜于辅,徐荣低头不语。左彦面含惊惧之色。麴义则有些激动。

    “以后规定一个限额,贪污数目超过这个限额的从事属官就抓,否则就算了。我们集中精力抓大官。”李弘看着左彦,笑道,“左先生怕了?”

    左彦苦笑,摇摇头,说道:“是的。跟着你,比跟在黄巾军后面更可怕,日子更难过。”

    李弘笑起来,他拍拍左彦的肩膀,说道:“我数了一下,这几十年来,在凉州各州郡任职的太守多达一百多位,刺史也有三十多个,他们任职时间最长的一年多,最短的只有两个月。这么多人……”李弘兴奋地握紧一只拳头,在左彦的面前晃了又晃,“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好。”麴义大声叫道,“大人,深挖,一直挖到朝中的奸阉为止。”

    徐荣瞅了一眼神情兴奋的麴义,慢吞吞地说道:“何止是奸阉,估计还要挖到三公九卿的家门口。大人,你这哪里是征询我们的意见,根本就是逼着我们和你一块干嘛。”

    鲜于辅轻轻笑了起来,对徐荣道:“这次算是彻底的置之死地了。”

    李弘笑道:“我说过,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谁都跑不掉。”

    “大人,有了证据,我们就抓,不呈送廷尉府?”左彦试探着问道。

    “不送。”李弘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抓他们,我们就没有朝中权贵贪赃枉法的证据;没有这些证据,我们就无法要挟奸阉,要挟朝中大臣;不能要挟他们,我们怎么活下去?难道伸着脖子等着他们砍脑袋吗?”

    “但我们现在没有什么证据?”左彦说道,“我们现在抓住的这些小官吏都是久经官场的奸猾之人,一个个又臭又硬。虽然铁大人的刑讯非常厉害,但这些人的撒谎水平更高。”

    李弘随意地挥挥手,说道:“不要浪费时间了,把他们全部拖到大营外面。不愿意说的,腰斩;撒谎的,枭首;愿意说的,全部交待之后,痛打五十大板。”

    鲜于辅等人顿时脸上变色。

    ===

    傅燮非常不高兴。

    他接到太尉张温的书信后,连夜赶到了平襄大营。他首先就目睹了残忍血腥的一幕。他不敢相信,李弘竟然命令自己的部下举起战刀,一口气腰斩了三十七人。他瞪大了惊怖的双眼,一句话都不敢说。

    三十七个很嚣张的贪官转眼就成了血淋淋的两截,他们至死都不相信李弘真的会杀他们。因为依照大汉律,一个罪犯必须要经过官府的审理才能定罪,犯死罪的也要报廷尉府核准后才能砍头,所以他们一直认为自己很快就能被故主救出,重新享受生活,但李弘的屠刀击碎了他们的美梦。

    李弘将傅燮迎进大帐。

    傅燮愤怒的连连责问李弘。李弘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你为什么要抓世族官僚的门生子弟?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要依靠这些世族官僚才能抗衡奸阉的攻击吗?你现在既得罪了奸阉,又得罪了世族,如果他们联手,你立即死无葬身之地,你知道吗?我们得罪了世族其实也就是失去了太尉的支持,失去了朝中官僚的支持,没有了他们的支持,这西凉贪赃枉法的事还怎么查下去?”

    李弘笑道:“大人,自从我的部下在长安斩杀左昌全家,在茂陵血洗青坞之后,我就没有退路了。你总不会认为奸阉倒了,这帮世族官僚还能封我一个将军吧?”

    傅燮神色一变。

    “他们一定会杀了我。”李弘平静地说道,“我杀人太多,谁能容下我?”

    “所以你就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

    李弘笑道:“我做的不对吗?”

    傅燮长叹一声,摇头道:“早知如此,我就不帮你了。我不是有意要害你,我只是想借助你的力量,杀几个西凉贪官,给西凉的老百姓做点好事,给几个死去的朋友报仇雪恨。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会变得这样复杂。子民……”

    李弘冲他摆摆手,笑道:“大人想得太多了。我这是自己救自己,和你没有多大关系。现在朝廷还没有动静,陛下也没有圣旨来,我还有时间找到朝中权贵们贪赃枉法的证据。”

    傅燮惨笑。

    “怎么,你还在做这个梦?算了吧。”

    李弘没有理睬傅燮的沮丧,问道:“大人能不能提供一点西凉州郡历任太守贪污的证据?”

    傅燮警觉地看着他,问道:“你又想干什么?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

    李弘笑道:“既然开了头,那就干到底,怕什么?你给我证据。”

    傅燮用力一甩手,气道:“我都给你了。”

    “边章手上有?”李弘接着问道。

    傅燮斜眼看着他,吃惊地问道:“你不会去找老边吧?”

    “再告诉我一个。”李弘突然站起来,用力吼道,“我要时间,我要抢时间……”

    傅燮冷冷地看着他,良久,吐出两个字,“孟佗。”

    ===

    李弘突然接到了天子的手诏,这让他激动,让他澘shan然泪下。

    前年秋天,他历经血腥杀回大汉国的时候,他只想到他是大汉人,他要保卫自己的国家,他要找到自己的父母,他要回到自己的故土。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做官,还能带着一帮生死兄弟鏖战沙场,还能接到朝廷的圣旨,还能得到当今天子的恩宠,还能看到天子用八百里快骑送来的手诏。李弘双手捧着天子用黄绫写就的诏书,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恨不能立即为天子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天子在手诏中说得非常明白,西凉肃贪之事由李弘全权负责,只要证据确凿,可以先斩后奏,无论涉及到何人,只要不是皇亲国戚,一律抄捕,绝不姑息。所抄之钱财,统统收缴国库,不得挪做它用。正式文书将立即下达太尉府。

    ===

    李弘飞一般冲进了周慎的军帐。他激动地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舞足蹈,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把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了周慎。但周慎的表情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周慎半点笑容都没有,他想看死人一样地看着李弘,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将军……”李弘嗫嚅着,小心问道,“将军,你不高兴吗?”

    周慎缓缓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

    “将军……”

    李弘看到周慎的神情,知道事情有不对的地方,心中的喜悦顿时烟消云散。他沮丧地坐在周慎的身边,非常茫然。

    他不知道西凉的事情为什么这么复杂,这个世界好象离他非常遥远,他就象一个刚刚涉足入世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他一时间觉得自己应该彻底失去记忆,而不是恢复一部分,饱受这人世间的痛苦和折磨。他从鲜卑杀到卢龙塞,从幽州杀到冀州,从冀州杀到凉州,他从来没有象这一刻一样感到无助而软弱。

    周慎象睡着了一样,呼吸均匀而悠长。

    李弘木然地坐着,就象一尊雕塑。

    ===

    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冲进了李弘的耳中。

    李弘骇然惊醒,猛地站了起来。

    赵云几乎是凌空从马上飞了进来,卷起的帐帘腾空而起,发出一声低沉的破空之声。

    李弘感到一阵窒息,极其压抑的窒息。

    “我们刚刚拿下孟佗的坞堡,马腾的骑兵突然出现,杀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虎头的军队死伤惨重。”

    李弘热血上涌,怒气顿时喷涌而出,他凌空击出一拳,大喝一声:“杀!”

    赵云微一躬身,冲出军帐,飞马离去。

    激昂的牛角号声,雄浑的战鼓声,霎时响彻大营。

    李弘看了一眼醒来的周慎,施礼退下。

    “子民……”

    李弘停下脚步,转身望去。

    “子民,如果没有这道天子手诏,西凉的事充其量就是朝中各派权势之争,你尚有回旋之地。但有了这道手诏,西凉的事就是陛下削弱朝中各派势力意图重掌朝纲的权利之争,你就是众矢之敌,再无生机。”

    李弘突然明白了。

    他傲然一笑,挥手说道:“我是大汉子民,当忠于大汉,忠于陛下,死不足惜,死亦无憾。”

    “杀……”

    李弘大吼一声,猛然转身,大步离去。

    ===

    中常侍宋典,执今吾执金吾领京师北军,掌京师巡查护卫甄举在京兆尹盖勋的陪同下,联袂到达雍县。

    不久前,张让和赵忠向皇上提出派宋典到西凉监督李中郎的肃贪行动,以免被人嫁祸陷害。天子同意。

    以司徒崔烈为首的大臣们随即针锋相对,在朝堂之上举荐执金吾甄举同行。大臣们的理由很充分,西凉的官吏很大一部分都是奸阉的门生弟子,让宋典一人做监军,有失公正。天子立即准奏。

    宋典昨天接到张让派人送来的消息,说他已经知道李中郎派人缉拿抓捕了许多在西凉为官的世族官僚家的门生子弟。张让告诉宋典,一定要把这事调查清楚了,看看是不是张温害怕了,使了一招苦肉计,推脱责任,故意嫁祸给李中郎。但如果这事确实是李中郎个人所为,张让认为那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李中郎疯了。张温本来想利用他,结果被这个疯子反戈一击。张温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二就是李中郎可能奉了陛下的密旨,故意借助西凉的事整治他们。

    张让在书信告诉宋典,陛下最近很反常。自己和赵忠等人数次当面劝谏陛下小心清流党人卷土重来,趁早对张温下手,但陛下就想没听到一样,置若罔闻,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提西凉两个字,而且,陛下看他们的眼神就象看小偷似的,一脸的鄙夷。所以张让怀疑陛下在利用李弘对付朝中的各派势力。现在朝中各派势力不但不听陛下话,而且越来越不给他面子,陛下可能生气了。

    因为西凉的事情起了变化,所以,张让叫宋典先查清李中郎在西凉大张旗鼓的肃贪原因,其他的事情,包括保出程球,查找世族官僚子弟贪污证据的事都暂时不要做了。

    张温和三人寒暄一番之后,立即接旨。

    天子首先褒奖了一番西凉将士,然后命令张温立即想办法招抚叛军,彻底平定西凉,早日班师回朝。周慎将军因为重伤,特意准许他回京疗伤。

    张温接了圣旨。宋典在桑羊的热情接待下,先往堂内落座。张温,甄举和盖勋走在后边,小声聊着。

    张温询问粮草军资的事情。

    “陛下说了,西凉官吏贪赃枉法,营私舞弊,个个家中堆满了钱,富裕得很。如果大军没钱,就叫李中郎带着军队去抄他们的家。指望国库拨钱,休想。”甄举笑道,“所以,太尉大人,你还是叫李中郎想办法解决吧。”

    甄举是冀州人,世族出身,他家在冀州是数一数二的豪门,非常有钱。这个执金吾,就是他给西园的万金堂捐了一千万钱,天子卖给他的。他四十多岁,中等身材,长相很普通,甚至有点丑。

    张温苦笑,说道,“大军开支巨大,那点钱,杯水车薪。”

    “李中郎的军队在长安一天要抄好几家,怎么会没有钱?是不是他中饱私囊了?”甄举说道。

    “现在李中郎抓人抓疯了,什么人都抓,连我的门生他都敢抓。这几天,关中的几个世族家主陆续跑到我这里诉苦求情,希望我能把他们的人保出来。”盖勋恼怒地说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奸阉的人也抓,我们的人也抓,他到底帮那一边?”

    张温浓眉紧缩,摇摇头。他现在非常后悔举荐李弘全权负责西凉的肃贪行动,以至于现在他非常被动。李弘的反戈一击,让他措手不及,他觉得自己被李弘欺骗了,而且,他渐渐感觉到,自己既控制不住李弘,也控制不了西凉的局势,西凉的危机越来越大,后果越来越难以预测。

    孙坚突然从侧门走了出来。周慎率部回到平襄大营后,他就回到太尉府了。

    “大人,凉州刺史耿鄙来书,李中郎抄了前凉州刺史孟佗的坞堡,重击了马腾的骑兵大军,现在正在略阳和董将军的军队对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