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七章 山雨欲来 第三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fun88必发交易中文版优德a下载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讨虏将军李弘带着七万大军,五万民夫,缓缓进入了并州上郡的长城要塞。

    由长安城送到要塞的粮饷以及武器等各类军资,还有五万民夫随即交割给兵曹营。李弘二话不说,首先把士兵们的军饷发了下去,并下令在长城要塞暂歇十天,以等待朝廷的进一步安排。他自从接到天子命令他立即赶赴并州太原郡平定蚁贼叛乱的圣旨以后,就再也没有接到圣旨,甚至连尚书台的文书也没有。本来他以为这些圣旨和文书都送到了要塞,但到了要塞后,他才知道朝廷竟然什么消息也没有给他送过来。

    洛阳一定出了大事,否则不会十几天了,都不给他任何指令。李弘不知道朝廷方面出了什么问题,心里很焦急。虽然他从长城要塞知道张燕已经占据了太原全境,杨凤也开始出击上党,但他没有行军路线,也不知道路上由谁给他提供粮草,他只能干着急,没有办法。

    大帐内,李弘坐在巨大的并州地图上,望着太原郡发呆。

    田重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大人,想好了怎么打张燕吗?”

    李弘笑笑,起身招呼他坐下,“老伯,你现在手下有十万人,怎么打张燕应该是你的事啊。”

    “大人说什么笑话。”田重说道,“打仗是你的事,我只负责粮草辎重。我来找你要人。”

    “要人?”李弘奇怪地问道,“要什么人?”

    “现在兵曹营有十万民夫,几十万头牲畜,这些都要人去安排指挥,我哪有那么多人。你要立即给我增加人手。”

    李弘想了一下,问道:“十万民夫?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当然需要了。”田重说道,“我们过去在北疆打仗,几千人的骑兵,没多少粮草辎重,用多余的战马驮着就行,不着征召民夫。等到了冀州,粮草辎重都由冀州府负责提供,所以我们也不用操这个闲心。到西凉的路上,粮草都由沿途的郡县提供,因此我们只要带着辎重就行。等到了西疆,所有的粮草辎重都由张温大人和盖勋大人负责,这些事就更不用我们费神了。但现在不行,并州穷,人口少,路途难行,粮草辎重都要从长安和洛阳等地调运,没有民夫来回运送,根本到不了太原。”

    “大人,以我看,这仗要是打起来,十万民夫还不一定够啊。”田重皱着眉头说道。

    李弘点点头,关心地说道:“老伯,让你劳累了。你要多少人?”

    “兵曹营现在除了医匠木匠铁匠等人外,真正帮忙做事的还不到五百人,大人,你想想我大概要多少人?”

    “让唐云和尹思,还有庞德带着黑豹义从营去吧。”李弘笑道,“三千人总够了吧?”

    “不行,不行。”田重连连摇手道,“义从营胡人太多,民夫们都是老百姓,对胡人非常反感,你还是把张郃的那个步兵营调给我吧。”

    李弘皱眉说道:“反感?没有他们打仗,关中关西早就被鲜卑人掳掠一空了。”

    “大人,他们是老百姓,道理说不通,不要没事找事了,你还是把张郃调给我吧。”

    两人随意闲聊一下,李弘问道:“如果加上那几十万头牲畜,我们大概能支持多少天?”

    “七万士兵和十万民夫的口粮,加上战马牲畜的草料,按我的估算,目前的存量最多只够我们用三十天,大概可以走到太原,然后就所剩无几,只能靠宰杀牲畜填饱肚子了。”田重说道,“大人问这个干什么?难道大人想提前渡过黄河赶到太原?”

    李弘摇摇头,笑道:“你这么说,我就不敢走了。”

    “大人,到太原郡打仗,这点粮食肯定不够。”田重说道,“这批粮草辎重是为打鲜卑人准备的,听说原来是给北军的,他们本来不是要到并州打张燕吗?因为西疆战局重要,朝廷就临时把它从洛阳运到长安应急了。”

    田重突然想起什么,愤愤不平地说道:“大人,这北军天天待在洛阳,什么仗都不打,但军械却是大汉国最好的,朝廷两只眼睛看人,对我们太不公了。”

    “我们是边军,朝廷当然不会给我们最好的武器了。”李弘笑道,“一旦给外族抢去,大量仿制,受害的可就是我们边军士兵了。”

    “大人也太看得起胡人了,他们没有铁,也没有精通制造的工匠,像攻城用的冲车铁鞮,还有强弩车、连弩车,他们根本无法仿制。”田重不屑地笑道,“说来说去,还是我们大汉国厉害啊。”

    李弘鼻子里哼了一声,对田重的话有些不满。他从有记忆开始就在鲜卑国,鲜卑人救了他的性命也教会了他许多生存的法则,他心里对鲜卑人总是怀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这种感情也直接影响了他对各族胡人的看法。

    “这批军械里也有大量车具吗?”李弘问道。

    “有,各种军车六百六十辆,其中主要都是强弩和连弩车。”田重高兴地说道,“还有一万三千架攻城云梯,三十四万件刀剑枪戟矛等手执武器,一万八千具强弓,一百七十五万支长箭,其他各类军械五十八种三十四万件,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大州的武库存量了。”

    “这么多?”李弘惊讶地问道,“北军几万人要用这么多武器?”

    “怪不得北军厉害,这些军械用到战场上,就是我们也抵挡不住。”田重感叹道,“北军天下无敌,一半功劳还是靠这些军械啊。”

    “老伯差矣,当年皇甫将军、卢植大人、朱俊大人各率精锐平定黄巾军的时候,靠的可不是军械,而是谋略。”李弘笑道。

    “你算了吧,我才不信,没有这些武器,他们打个屁。”田重嗤之以鼻,嘲讽地说道,“用这么多武器,多少黄巾军都能给他们杀光。”

    田重接着严肃地看着李弘,小声问道:“子民,我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真要到太原剿灭张燕的黄巾军?”

    李弘摇摇头,低声说道:“在冀州的时候,我们就说过,要平定黄巾军,杀,根本不是办法,你这里杀完了,他那里又出来了。这年头,流民到处都是,这些人随时都能变成黄巾军,杀不完的。”他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不要声张,我自有解决的办法。”

    田重大喜,用力拍了拍李弘,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再杀了。瘿陶之战,把人心都打寒了。黄巾军是什么人?不就是没饭吃的流民吗?皇甫嵩在下曲阳坑杀十万黄巾军士兵,结果如何?张牛角马上就带着几十万大军出现在冀州各地。这年头,谁怕死啊?”

    帐帘掀开,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筱岚走了进来。

    “筱岚啊,快来,快来……”田重顿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孩子,最近在将军帐下做事,累不累?”

    筱岚看到田重,惊喜地跑过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然后拉着田重的一双手,连声问候。

    “老伯,什么时候来的?晚上不走了,我和仲渊请你吃饭,你也可以和将军大人好好聊聊。你几天没来,将军大人念叼好几次了。”

    “我太忙了,哪有时间留在这里吃饭啦,下次吧。”田重笑道,“兵曹营离大营只有几里路,有空和仲渊到我那里去,我那里的饭菜比这里好。你们将军大人吃什么我还不知道,和马料差不多。来,来,让我看看,最近没吃兵曹营的饭,是不是瘦了。”

    筱岚不好意思地笑了。

    李弘大笑道:“老伯,你这话说的也太过分了,怎么我吃的就是马料啊?难道你兵曹营的伙饭和我大营的伙饭不一样?”

    田重不理他,仔细端详了一下面红耳赤的筱岚,佯装生气地说道:“瘦了,瘦了,筱岚,你还是收拾东西随我到兵曹营去,将军大人只知道使唤你,那个李小子估计也没心没肺不知道心疼你,还是到我兵曹营去吧。”

    李弘忍俊不禁,连连摇头,拿着筱岚送来的文书走到一边去了。

    田重和筱岚爷俩坐在一起亲热地说个不停。

    送走筱岚,田重一边笑眯眯地摸着山羊胡子,一边感叹道:“朱大人有福气啊,养了这么一个好女儿,如果是我的……”

    “你别不知足了,筱岚对你那么好,我看着都嫉妒啊。”李弘笑道,“我和子善子龙几个把她抢出来,到现在连个谢字都没听到,你呢?你瞧她喊你喊得多亲热,恨不得扑到你怀里撒娇。”李弘摇摇头,故意叹气道,“哎,气死啦……”

    “你都是将军了,还在意筱岚谢不谢你,真是没有肚量。”田重大笑。

    “老伯,你现在也是校尉大人了。”李弘问道,“做校尉大人的感觉如何?”

    “不好。”田重摇头道,“太累了,事情没完没了,和过去在无终城看城门的时候相比,我感觉还是做个士卒好。我宁愿去看城门,也不愿意做这个校尉。”

    李弘笑笑,说道:“这次大胜鲜卑人之后,陛下开恩,接连迁升了三位中郎将,十二位校尉,十位都尉,军中二千石的官员达到了二十五人。”

    “大人不会以为这是皇恩浩荡吧?”田重淡淡地笑道,“现在的大汉国,就连关内侯都满天飞了,更不要说什么两千石地官员。”他略微有点气愤地说道,“我们打了多少仗?死了多少人?你再看看别人,有权有势的门阀世族,有钱有财的富豪,哪一家没有关内侯?哪一家没有两千石的官员?别人拿钱买,我们拿命换,这也叫皇恩浩荡?”

    李弘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那个什么何苗,仗着自己是皇亲国戚,用几万北军精锐打一点叛贼,竟然被天子封为车骑将军,济阳侯,呸!”田重朝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大声骂道,“什么狗屁玩意。”

    李弘大笑,朝他摇摇手,说道:“好了,好了,不封你官职你也骂,封了官职你骂得更凶,你不在乎这个校尉,但有人在乎。这话以后不要说了,免得遭人弹劾。”

    李弘随即拿起那卷文书,递给田重道:“这是李仲渊写的,他说由于车械在军中大量使用,建议在军中另外组建一营,专门使用车械武器,以便发挥车械的巨大威力。”

    田重也不看,顺手把竹简放到案几上,赞道:“这主意好啊,李小子很有眼光。兵曹营士兵有限,无法集中使用这些车械,最近几天我正在为这事发愁。一千多辆车械摆在那里,只能看,不能用,实在心烦。这主意好。”

    “另外组建军车营?”李弘问道,“但这些车械都是以弩车为主,除非攻守城池,否则很难发挥威力,你看……”

    “我们在青石山阻击鲜卑人时用过一次,效果非常好。”田重说道,“如果能够把这些车械用到野战当中,我们的伤亡将大大减少,同时可以增加对阵的胜算。”

    “运输呢?”

    “这个问题让他们自己想办法。”田重说道,“难道饭做好了,还要我们喂吗?”

    李弘点点头,笑道:“那谁统领军车营合适?”

    “张郃,让张郃去吧,我喜欢这小子。还记得我们刚到冀州的时候,这小子带着粮草兵马突然从我们的后面冒出来,把我们吓了一跳。”田重笑道,“这小子脑子好用,为人也谨慎,让他统领军车营,一定最合适。”

    “另外,我建议让尹思给他做行军司马。”

    “哦?”李弘诧异地问道,“为什么?因为他精通这些车械?”

    “当然了,把这样的天才放在你的大营里,简直就是浪费。”田重乐呵呵地说道,“不要看他年纪小,但他有本事。我对你说过,他想制作那个抛石头的大车,如果他那东西做成了,威力很大,不正好可以加强军车营的实力吗?”

    李弘连连点头,笑道:“好,好,这事我和羽行、子烈几位大人商量之后,马上安排。”

    李弘随即想到什么,对田重说道:“上次你说要拨一些钱给尹思,是不是就是做这个抛石头的大车?”

    “对,还有一些其他军械。这小子脑子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打算让他都做出来看看。也许我们可以发现几件实用的武器,将来用到战场上,也可以减少士兵的伤亡。”

    李弘笑道:“老伯,你可要省着用钱。我们在西凉的时候没有留下多少,用一点就少一点,将来要是有什么需要……”

    田重呵呵一笑,凑到李弘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李弘顿时难以置信地说道:“有那么多……”

    田重得意洋洋地坐到一边,笑道:“所以我说李仲渊这小子有眼光,没有他这个主意,现在哪来这么多钱?将军大人,将来仲渊和筱岚成婚的时候,我们可要送一封重礼,否则对不起李小子出的这个主意。”

    “我怎么不知道?”李弘奇怪地问道,“仲渊什么时候出的这个主意?”

    “离开翼城的时候啊。”田重笑道,“那天晚上大家给你们饯行,我和李小子坐在一起闲聊。我说士兵们穷,军饷都发不出来了。他说,那还不好办,长安城有的是富豪商人,找几个可靠的,给点钱给他们,让他们代为经营,马上就可以钱生钱,财源滚滚。我说,这行吗?那小子很瞧不起地看着我,就象看乞丐一样,他说,怎么不行,朝廷和地方上的官僚们不仅仅靠贪赃枉法发财,也靠这种办法钱生钱。要不怎么许多官僚后来不做官了,反而比做官的时候更有钱?”

    “我头一次听说这些事,都听傻了,我说那些士子官僚不是瞧不起商人吗,怎么会和商人打交道?李小子说,瞧不起归瞧不起,但谁都不愿意和钱过不去,该交往的时候还是要交往。他说许多世族官僚虽然看上去道貌岸然,但其实私下里都派心腹四处经营,就连当今天子都派人在暗中做交易赚大钱。”

    “后来我就说,军队里也有人做这事吗?他说太多了,上至京城的南北两军,下至边军,只要有头脑的武官,没有不做这事的。于是我就问他,他们用什么钱做啊?李小子说,太简单了,用军饷啦,要不然不打仗的时候,哪来拖欠军饷的事?你们大人厉害,清廉,不会动用军饷,但你们手上有肃贪时扣留下来的钱财,用那笔钱就行了。”

    “我当时半信半疑,没敢对你说。后来我和鲜于大人、徐大人、麴大人仔细商量了一下,觉得这办法不错,于是麴大人就派人到长安找他的两位兄长。他两位兄长都是经商的,这大人你也知道。他们闻讯后匆忙赶来,满口答应。”

    “前几天他们派人来找我,说我们发大财了。因为他们事先得到我们的消息,知道鲜卑人已经开始攻打北地郡了,所以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和各类物资。等鲜卑人打进北地郡,危及关中的消息传开后,关中一带人人恐慌,所有的东西都涨价了,于是……”

    “粮食?他们哪来的许多粮食?”李弘奇怪地问道,“关中的粮食不都给我们了吗?”

    “听说是通过一个叫徐陵的商人从扬州一带运过来的,据说那个商人因此发了大财。”

    李弘高兴地笑道:“发财了好啊,要不然我们事事受制朝廷,将来很麻烦。我马上和他们再商量商量,看看可还有其他的生财之路。”

    田重闻言大笑道:“看不出来你和陛下一样,都很贪财,哈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