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八章 剑拔弩张 第十四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112永利娱乐KTV怎么样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深夜,李弘被庞德从睡梦中叫醒了。

    “大人,郑大人有紧急军情禀告。”庞德神色焦急地说道,“鲜于大人和阎大人都已经赶到了大帐。”

    李弘头晕脑涨地站起来,眼睛半睁半闭着,随着庞德走到了隔壁的大帐,他含糊不清地问道:“守言,出了什么事?”

    “大人,熊霸占据了渔阳。”郑信愤怒地说道,“鲜卑人趁火打劫,来得好快。”

    李弘浑身打了个激灵,眼睛猛地睁大,睡意霎时就没了。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现在有鲜卑人出兵牵制自己,那么大军趁胜追击叛军的事也就成了泡影。

    “大帅可来了?”李弘急忙问道。大帐内的几个人都知道他问的是慕容风。慕容风早就是中部鲜卑的大人了,但李弘还是一直称呼他为大帅,他从来不喊慕容风的大名。李弘对慕容风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的部下都知道,尤其是幽州的老部下,对李弘和慕容风之间的事一清二楚。

    “不知道。”郑信说道,“这个消息是鲜于大人的族人送来的。他说四天前鲜卑豪帅熊霸带着一万铁骑突然到了渔阳城,驻守渔阳的叛军大将张敬丝毫不做抵抗,带着五千人马匆忙逃走,拱手把渔阳城送给了鲜卑人。”

    “渔阳城的百姓不知道叛军和鲜卑人有勾结,否则,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放鲜卑人进城的。”鲜于辅气愤地说道,“张举和张纯太卑鄙了。为了自己的性命,竟然连大汉国和大汉国的百姓都可以出卖。”

    “鲜卑人的大军肯定一早就过了燕山,埋伏在大草原上。”阎柔神情凝重地说道,“鲜卑人来得这么快,时机也掌握得这样好,看来他们和叛军一直保持着联系。现在他们占据了渔阳,直接威胁蓟城,迫使我们无法东进辽西继续追敌。”他抬头看看李弘,苦笑道,“这平叛的事,估计要久拖不决了。”

    李弘看着地图,指着潞城说道:“这么说,潞城是被张敬攻占了。”他冷笑了一声,“张纯为了得到喘息的时间,竟然连渔阳城都不要了。”

    郑信焦急地问道:“大人,骑兵军要不要连夜出击?”

    李弘摇摇手,“你让我想想。大帅不会为了一个不成气候的大汉逆贼而兴师动众,他一定另有目的。”

    “慕容风的目的很简单,他就是要把我们拖在幽州无力回援并州。”阎柔指着雁门关说道,“他不把并州打垮了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西疆之战的损失,看样子他要在并州捞回去。”

    “子玉,并州还有张燕和杨凤的黄巾军……”鲜于辅迟疑着说道,“如果张燕出兵,雁门关是丢不掉的。”

    李弘突然脸色一变,指着郑信说道:“守言,你立即回晋阳,叫徐荣密切注意黄巾军的动静。黄巾军里一定有张纯的人,你回去之后,务必把这些人找出来,否则,黄巾军一个都不许上雁门关。”

    鲜于辅、阎柔和郑信立即想到了黄巾军再叛的后果,三人的眼睛内顿时露出了恐惧之色。

    “子民,匈奴人一乱,狂风沙的武骑营肯定要到西河支援,子烈手上目前已经没有人了。”鲜于辅心惊胆战地说道,“射缨彤的骠骑营在河东剿杀白波黄巾军,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打赢了。如果他们打赢了,子烈最多也只能召回一半人马镇守晋阳。现在晋阳的形势……”

    李弘挥手说道:“不要想许多了,这是我们的疏忽。黄巾军人太多,鱼龙混杂,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再次叛乱完全有可能。”

    “守言,你回去后,首先要保证张燕和杨凤的安全,这两个人千万不能死,他们两个人任何一个被刺,黄巾军必定要乱,局势将一发不可收拾。”李弘郑重说道,“我亲自写信给张燕和杨凤,叫他们配合你肃清叛逆。”

    “守言,此事要秘密进行,不要惊动了整个黄巾军。并州能否安稳无忧,最后还要靠这几万黄巾军死守雁门关。”鲜于辅嘱咐道,“你千万不要大张旗鼓,把黄巾军搞得人人自危,鸡飞狗跳。”

    郑信连连点头道:“我知道了。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告诉子烈,现在涿郡已经拿下,从冀州到幽州的驰道已经畅通无阻,你叫他还是三天给我一封书信,不要中断。”李弘说道,“你放心回去,斥候营有子蝉在,不会出事的。”

    “大人估计什么时候可以回援并州?”

    “没有回援的可能了。”李弘叹道,“你对子烈说,并州的事只能靠他自己解决。”

    郑信一呆,半天没言语。

    “子玉,你过去是广阳郡的兵曹从事,这里的地形你熟悉。”李弘对阎柔说道,“明天早上,你带着姜舞的骑兵营往潞城去,尽快和赵云会合。”

    “大人何时攻打蓟城?”阎柔问道,“我们何时赶回来?”

    “暂时不会打。我们和刘大人一路打过来,损失都很大,大军需要时间修整。”李弘说道,“你们在雍奴和潞城一带四下活动,尽可能逼迫蓟城的叛军早日撤退。如果能不打就不要打,免得兵力折损过大。现在我们只要四万多人,又要平叛,又要把鲜卑人赶出去,兵力已经不足了。”

    赵云躺在沽水河边,听着河水流淌的哗哗声,望着天上三三两两的星星,心情很苦闷。

    将军命令自己占据潞城,堵住叛军的后撤之路,但自己却把它丢了,如何向将军交待?罢职砍脑袋那是小事,让叛军大摇大摆地从潞城逃到辽西,破坏了将军的歼敌之计那才是大事。自己自从跟了将军后,南征北战,立了不少军功,但相比其他将领,自己因功升迁的速度已经让人嫉妒了。阎柔、玉石、颜良,还有许多跟着将军的将领都是功勋彪炳,但他们也不过和自己一样就是个校尉,象燕无畏、张郃、文丑、高览等人还是都尉,由此可见将军对自己的器重。自己这次丢了潞城,怎么对得起将军?

    燕无畏远远走了过来。

    “子龙,去吃点东西吧。不就是丢了潞城吗?明天我们会合刘冥后,再把它夺回来就是了。”燕无畏笑着安慰道。

    他和许多将领一样,很喜欢赵云。虽然赵云年纪轻轻就做了校尉,官比自己还大,但他心服口服。赵云的这个校尉,是他自己凭军功挣来的,是天子亲自封赏的,不服不行。赵云文武双全,武功那更是没得说。军中除了将军大人和颜良,还没有第三个可以击败他的人。赵云为人随和谦卑,正直忠厚,也没什么脾气,和谁都能处得来,在军中非常有人缘。但也有人在背后说,赵云是将军的心腹,将军信任他,给他领军出征的机会,否则,他能有这样的军功?燕无畏不爱听,他说,有本事,你把六月惊雷杀了给我看看。机会人人都有,关键是你能不能把握机会。

    这次李弘让赵云独自领军奔袭叛军后方,许多军官又说闲话了。这么好的立功机会,将军不给阎柔阎大人,却给了赵云,将军太偏心了。赵云如果再立大功就要做中郎将了,到时候就连阎柔阎大人都要听赵云的。燕无畏也觉得将军有点太偏爱赵云了。他想找个机会私下和将军说说,好歹他是将军的第一任侍卫都贼曹,又独自随将军大人到鲜卑救过风雪,两人私人感情不一般。将军大人总是这样重用赵云,不给其他人机会,会让许多老部下心寒的。文丑就对他说过,说自己是不是曾经拿刀砍过将军,所以将军一直不信任他,他还说自己连独自统军的机会都很少,还不如张郃和高览。

    刘冥丢了潞城,坏了将军的机谋,赵云是要负责任的。燕无畏也很替赵云担心,他一旦受罚,不乏有落井下石的人趁机中伤他。现在军中将领来自各处,派系多,争功的事常有,互相中伤的也有。上次赵云在河内私自和人单挑,将军就把他关在了大营内闭门思过,赵云写了几封谢罪书才被将军免了处罚。听说那次就有人劝将军重责赵云,把他降职,但刺奸卫政卫大人替赵云说了不少好话,将军也就乐得顺水推舟,不了了之了。但这次将军如果发怒了,赵云也许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无畏兄,我们北上打潞城,雍奴怎么办?”赵云忧心忡忡地说道,“将军的意思,是要我们把叛军的两条后撤之路都堵死,但假如我们既打不下潞城,又放弃了雍奴,让叛军跑了,那后果……”

    燕无畏笑道:“子龙,阻止叛军后撤,也不一定非要攻城,我们来去如飞,既可以烧浮桥,也可以切断大道,只要不让叛军从容后撤就行。你说呢?”

    赵云剑眉紧锁,想了半天,说道:“无畏兄,那你留下,我带两千匈奴人北上去会合刘冥。”

    “好,那我们就一分为二,你北上,我留在这里。”

    雍奴距离潞城有一百六十多里,中间还隔着鲍丘河。赵云率领两千匈奴铁骑狂奔一百多里后,在距离潞城三十多里的宫里亭会合了刘冥。

    刘冥神情沮丧,正一筹莫展,赵云安慰了两句之后,问他潞城是怎么丢的。

    刘冥说,自从大人和燕无畏走后,留驻潞城的匈奴人没了威慑,立即暴露出了贪婪残忍的本性,许多匈奴兵在城内肆无忌惮地四下掳掠,还杀人。刘冥虽然杀了几个带头闹事的匈奴兵,但匈奴人的暴行已经激怒了潞城百姓,他们宁愿让叛军占据潞城,也不愿意看到匈奴人在城内横行霸道。汉人痛恨匈奴人,痛恨胡人,这种仇恨是根深蒂固的,谁也无法改变。

    渔阳城的叛军首领张敬集结了狐奴、平谷三城共八千叛军突然杀到了潞城,刘冥措手不及,据城死守。当天晚上,驻守北城门的匈奴千长带人在城门附近抢了几个女人,结果这事把城内的百姓彻底激怒了。他们半夜拿着棍棒冲向了城楼,打死了那个匈奴千长和几十个匈奴兵,打开了城门,把叛军放了进来。刘冥眼看城池已失,只好带着残兵败将杀出一条血路冲了出来。

    “损失了多少人?”赵云叹了一口气,问道。

    “六百多人。”刘冥愤怒地说道,“这帮匈奴兵,我恨不得把他们全砍了。”

    赵云摇摇手,说道:“匈奴人来帮我们打仗,已经很不错了。出了这样的事,不能怪他们,只能怪我们自己治军不严。大战结束后,我向将军请罪。”

    刘冥很惭愧,低头不语。赵云伸手搂住他的肩膀,笑道:“潜思兄,我们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再把潞城夺回来。”

    “夺不回来了。”刘冥摇头道,“如果攻城,城内的百姓会上城墙帮助叛军守城的。他们一来痛恨我们匈奴人,二来更怕我们报复他们,血洗全城,所以,攻城的事,就不要再想了。”

    赵云听他这么说,随即打消了攻城的念头,“那我们去烧浮桥。叛军把两条河上的浮桥都架好了?”

    “没有。”刘冥说道,“那个张敬动用了六千人在河上架设浮桥,估计再有两天就行了,但是……”

    赵云疑惑地望着刘冥,等着他说下去。

    “子龙,这个张敬很狡猾,他在浮桥两端都安置了大量的拒马,我们冲不过去。”刘冥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已经试了几次了,但都被叛军的箭阵射了回来。”

    燕无畏带着骑兵大军三番两次杀到雍奴城下,还佯装要攻城。正在城外指挥架桥的鲜于辰接到城内守军的告急,急忙带着几千大军返回城内。就在叛军的士卒进城的时候,燕无畏突然带人杀到,他们冲进叛军的后军疯狂砍杀,然后呼啸而去。赶来支援的蹋顿想追又不敢追,气得破口大骂。

    晚上,燕无畏带着大军回到沽水河边休息,他召集部下段炫、心狐和纵流三人商议焚烧浮桥的办法。段炫最后一个到,还带着一个年少儒生。这儒生十**岁的年纪,眉清目秀,一双眼睛聪慧有神,神态自若,一点恐惧的样子都没有。

    “明之,这是你抓的俘虏?”燕无畏笑道,“这时候抓什么俘虏?一刀砍掉算了,没事找事。”

    那少年儒生顿时双眉高挑,脸显怒色。段炫不置可否地笑笑,说道:“无畏兄,他叫田豫,是雍奴城的人。”

    “哦。”燕无畏哼了一声,举手招呼道,“来,来,坐,坐。心狐,给点吃的给他,这小子一定饿了。”

    段炫拉着那个少年坐下。心狐笑嘻嘻地递给田豫一块肉饼,“吃吧。你家在城里?你是叛军士兵?”

    田豫接过肉饼,奇怪地看看心狐,问段炫道:“大人,他说的不是匈奴话,他是羌人?”

    燕无畏大笑,伸脚踹了心狐一下,“你小子说话这么温柔干什么?他又听不懂,你可以骂他两句嘛。”随即他指着纵流说道,“说几句匈奴话给他听听,骂他两句,看他可听得懂。”

    田豫生气了,他怒视燕无畏,声调平和地问道:“大人就是闻名天下的燕山小鸟燕大人?”

    心狐和纵流对视一眼,同时捧腹大笑,“哈哈……”

    燕无畏的这个外号大家都知道,除了阎柔没有人敢当面喊。今天他们突然听到一个少年儒生文绉绉地说出来,顿时感觉滑稽无比,忍不住狂笑起来。燕无畏瞪着田豫,然后把目光移向了段炫,“是不是你小子说的?”

    段炫没想到田豫张嘴就犯了燕无畏的大忌,笑得连眼泪都淌了出来,但他知道燕无畏为人随和,嘻嘻哈哈的向来没脾气,犯了大忌也没事。

    “这小子是你家的亲戚?”燕无畏一本正经地指着莫名其妙的田豫问道。

    “不是……哈哈……不是……”

    “不是老子揍死你,燕山小鸟也是你喊的。”燕无畏飞身把段炫扑倒,抡起拳头就打了下去。

    田豫惊呆了。天下还有这样的大人。

    “大人,下官不是俘虏,下官是雍奴县府的主记事管文书的,特来向大人献破城之计。”

    燕无畏瞪大眼睛望着田豫,慢慢放下拳头,吃惊地问道:“你有破城之计?”

    段炫忍住笑,解释道:“这位田大人是自己骑着马跟在我们后面跑来的,不是我抓的俘虏。”

    “那你怎么不早说?”燕无畏站起来,冲着田豫笑道,“我叫燕无畏,不叫燕山小鸟,更不是什么闻名天下的人,你不要乱拍我马屁。你说说,怎么拿下雍奴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