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大汉帝国风云录 »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四十一节-第四十三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花app下载澳门永利不能提款报警可以吗

小说:大汉帝国风云录作者:猛子
返回目录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十一章 鹿死谁手 第四十一节

    黑豹战旗在闪电的映照下耀眼夺目,在战场上纵横飞驰,汉军铁骑士气如虹,攻杀更烈。

    李弘、麴义各领人马从战场左右两翼同时杀入,鲜卑人再遭重击,节节败退。

    就在这时,急促的报警号角声从战场北方传来,跟在李弘身边的雷子凝神细听,顿时脸色大变,“大人,将军大人,从北方杀来一支铁骑,大人……”

    李弘正在酣呼血战,听到雷子的叫声后,扭头狂吼:“吹号,吹号,死战……”

    雷子大声喊道:“大人,这可能是幕容风的援军……”

    “不要管什么援军了,现在几万人缠在一起,就算大帅有援军,也无法利用速度优势攻击我们。”李弘急切地吼道,“要么击败大帅,要么同归于尽,没有退路了,杀。”

    战场上一片混乱,双方将士早已失去各自的阵形,深陷在疯狂的杀戮里,只顾往来冲杀,根本没有求生之念。一阵阵的报警号角不但没有影响到双方将士的士气,反而更让他们疯狂了。这时候无论哪一方援兵赶到,另外一方都无法退出战场,谁退谁就要遭到血腥屠杀。

    号角声、战鼓声、杀伐声汇成惊天霹雳,霎时犹如山崩地裂一般炸响战场。

    慕容风用力推开两个侍从的搀扶,驻刀而立,任由猛烈的狂风捶打着自己的身躯。

    在阴霾的天空下,风雪就象一朵洁白的云彩,纵马疾驰而来。阿古罗来了,在大军即将崩溃的时候,终于赶到了。然而,一切都已经迟了,鲜卑国已经完了,在魁头决定撤到落日泉的时候,鲜卑亡国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再也无法挽回了。

    虽然自己竭尽全力想力挽狂澜,但时运不济,先是弥加和熊霸被汉军拖住无法急速来援,接着魁头死了,落日泉战场上的两万铁骑全军覆没。然后豹子腾出手来,把自己的大军包围了。阿古罗提前来援给了自己最后一线希望,但愤怒的苍天把这最后一线希望无情地剥夺了。

    如今鲜卑人的主力已经尽数丧于此役,鲜卑人的大王也战死沙场,鲜卑国已经走到了亡国的绝境,现在就算阿古罗来了,也不过就是挽救一部分鲜卑勇士的性命。他既无法挽回魁头消逝的生命,也无法挽回数万战死疆场的鲜卑铁骑,更无法挽救轰然倒塌的鲜卑国。

    大王檀石槐打下的万里江山终于二十多年后毁于旦夕之间。

    一滴雨珠猛地砸到了慕容风的脸上,让痛不欲生的慕容风霎时心神碎裂,他仰首望着漆黑的天空,举臂狂嚎,“天啊,你这是惩罚谁……大王,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大漠,看看你的族人……”

    “轰……”一声惊天巨雷凌空炸响,天地震颤。

    慕容风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仰身而倒。

    “阿爸……”风雪凄厉的喊声穿透了风雨和血腥,穿透了慕容风的心。

    丁零人的铁骑在冲锋的号角声里急速狂奔。

    阿古罗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空,忧色重重。

    阿古罗四十多岁,长发披肩,长脸长须,高鼻梁,有一双鹰一样锐利的蓝眼晴。他是居住在红水河和北海一带的丁零族天海部落的首领。这次应慕容风之约,集结了几百个小部落共六千铁骑南下支援。丁零人居住在北方极寒之地,有十几个大部落,几十万人口,数万铁骑。天海部落是靠近鲜卑国的最大一个部落。檀石槐在世的时候数次率军攻打丁零人,虽然也打了不少胜仗,但没能征服丁零人,占据丁零人的土地。后来檀石槐放弃了向北扩张,转而和丁零人结盟,稳定自己的后方,然后南下入侵大汉国。代表檀石槐北上丁零结盟的就是慕容风,敌人随即也就变成了朋友,阿古罗和慕容风还结拜为兄弟。

    鲜卑国这几年入侵大汉国屡战屡败,实力早已不如从前,已经恢复元气的天海部落虽然也有南下狼居胥的想法,但阿古罗畏惧于慕容风的威名,不敢轻易越过红水河。这次大汉国北上攻击大漠,给了阿古罗一个非常好的南下契机。

    慕容风早在汉军出塞收复边郡的时候,就亲自到北海去了一趟。阿古罗当时满口答应,只要慕容风开口,他就尽起大军南下相助。

    “大帅,下雨了。”小帅英珠叫道,“这是一场暴雨,下起来之后我们不但行动不便,也无法看清敌人,而且我们现在逆风而进,一旦加入战场,损失会非常大。”

    阿古罗没有说话,向空中伸出了大手。十几滴雨点立时砸到他的手上,又急又密。

    “大帅,大汉人明显占据优势,鲜卑人已经不行了。”英珠指着前方战场说道,“大汉人看到我们来了,不但没有撤退,反而攻得更猛。这个时候我们冲过去就是苦战。在这种天气里打仗,不是找死吗?”

    “我们不进攻,大汉人反而感到威胁更大。”英珠抹抹脸上的雨水,继续说道,“雨下大了,大汉人撤退的时候根本不用担心会遭到我们的攻击。再加上现在天黑了,他们激战了一天也疲惫不堪,不退也得退。只要大汉人一退,鲜卑人就得救了,大帅也就算对得起慕容风。”

    “为什么没有看到鲜卑大王的大纛?”阿古罗突然问道,“风雪说鲜卑大王被困在落日泉,但我们并没有听到从落日泉方向传来的杀声,难道他已经……”

    英珠神色一喜,兴奋地高声叫道:“他死了,一定死了,鲜卑人就剩下慕容风了。”

    阿古罗冷笑一声,举刀狂吼:“吹号,停止前进,停止前进……”

    狂风肆虐,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滂沱而下,战场瞬间就被大雨和蒙胧的水雾吞噬了。

    丁零人吹响了撤退的号角,正在向战场狂奔的铁骑大军慢慢停下了脚步。

    慕容风在风雪的搀扶下,手驻战刀,站立于战场后方,任由大雨侵袭。间或闪电划空而过,照亮了他那张苍白而刚毅的脸。他的眼晴没有看着战场,而是紧紧地闭着,神情悲凉而冷峻。

    斥候从各处飞奔而来。

    “大人,丁零人停止了攻击,正在向北后撤。”

    “大人,汉人攻击得更猛了,我们抵挡不住。裂狂风小帅恳求大人立即下令大军撤出战场。”

    “大人,黑鹰铁骑已经尽数覆灭,铁果战死,神鹰被汉人射杀。”

    “大人,天蓝部落的铁骑全部战死。小帅巍然阵亡。”

    “大人,裂狂风小帅身受重伤,他再一次恳求大人下令大军撤出战场。”

    慕容风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天黑了,伸手不见五指。雨太大了,密集的雨点砸得人几乎睁不开眼晴。

    战马惨嘶一声,轰然倒地。李弘从泥泞里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枪刺死了纵马撞来的鲜卑士卒。然后飞身跳上战马,声嘶力竭地放声狂叫:“死战,死战……今日生机已绝,战死为止,杀……”

    闪电突现,惨烈的战场蓦然露出狞狰面容,双方士卒酣呼鏖战,血肉横飞,惊心动魄。

    李弘拨转马头,带着一队黑豹义从呼啸杀进,“兄弟们,血战……誓死血战……”

    “咚……咚……”

    战鼓擂响,声震天宇,雷声雨声忽然间都被这威武雄浑的鼓声湮没了,黑夜里只剩下了这惊天动地的鼓声。

    阿古罗和六千铁骑静静地列队于狂风暴雨的黑夜里,听着雷声、鼓声和杀声,一股寒意渐渐涌进了每个人的心灵。

    “这是大汉国的铁骑?”阿古罗敬佩地问道。

    “这是豹子的铁骑。”英珠心有余悸地说道,“如果我们冲进去了,明天我们还有几个人能回家?”

    “鲜卑国的大王死了,慕容风败了,檀石槐的万里江山就在这一战里灰飞烟灭了。”

    “鲜卑国没有了,这大漠会是谁的天下?”英珠抬头看看夜空,吞下一口雨水,突然举手吼道,“这大漠总有一天会是我们的天下。”

    阿古罗微微一笑,举起马鞭指着战场说道:“慕容风这次碰上一个疯子,撤又不能撤,打又打不过,一世英名就这样没了。”接着他对英珠说道,“你亲自去一趟,把慕容风接出来。他这一万多人现在是救不出来了,要么和汉人一起战死,要么投降汉人。如果强行撤退的话,军心尽失,那就是一场屠杀了。”

    “算了吧,你已经派人催了几次了,也算是尽了兄弟的情义。”英珠笑道,“慕容风虽然败了,但他至死也不会丢下自己的兄弟独自逃生的,所以……”

    阿古罗叹了一口气,“那我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弥加出现在慕容风身边。

    “你总算来了。”慕容风猛地睁开眼睛,略显激动地说道,“立即突袭阿古罗,给我杀了他。”

    弥加吃惊地望着慕容风,“你……你说什么?”

    “杀了阿古罗。”慕容风嘴角冒血,一字一句地说道,“杀了阿古罗,我们还有半个大漠。”

    “豹子呢?”弥加指着战场,难以置信地摇头道,“那豹子呢?豹子不杀了?”

    “此一时彼一时。大王死了,鲜卑国已经没有了,我们要想称雄大漠,豹子就不能死。豹子要想活着回大汉,就要给我们半个大漠,而我们只要还有半个大漠,大漠就是我们的。”

    “那阿古罗……”

    “大王檀石槐之仇,我岂能不报?杀了他,我们就可以专心对付豹子。”慕容风说道,“这头豹子今天是杀不死了。你攻击阿古罗后,我们马上撤。豹子看到我们互相打起来了,肯定跑得比兔子还快。”慕容风脸显笑意,轻声骂道,“这个白痴。”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十一章 鹿死谁手 第四十二节

    一道耀眼夺目的闪电突然横空而起,霎时照亮了整个黑夜。

    丁零人惊呆了,从黑暗深处,从狂风暴雨里,一支鲜卑铁骑以排山倒海之势铺天盖地地冲了过来。他们是来帮助鲜卑人打仗的,谁知道刚刚到了战场,却立即就成了鲜卑人攻击的对象。丁零人难以置信,他们睁大了眼睛,惊惶失措。

    闪电稍纵即逝,战场再度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里。丁零人蓦然惊醒,恐惧和愤怒让他们在象大漠上的野狼一样嚎叫起来,“杀,杀死他们……”

    “慕容风,你这个疯子,大漠上的恶狼,丁零人不会放过你的。”阿古罗咬牙切齿,仰天咆哮,“吹号,大军向东北方向急速撤退,急速撤退……”

    黑夜和暴雨帮助了鲜卑人,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杀进了丁零人的大军,杀声四起。

    “呼嗬……呼嗬……”

    “杀死阿古罗,杀死阿古罗……”弥加纵声狂呼,“为檀石槐大王报仇,为死去的鲜卑兄弟报仇……”

    随同弥加急速来援的是东部鲜卑一万铁骑和西部鲜卑大帅崇素的五千铁骑,他们并不知道这一仗即将结束,他们在弥加的指挥下直扑战场北方。铁骑将士们以为是突龚汉军,直到杀到近前才发现是丁零人。丁零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战场上没有人知道,但丁零人和鲜卑人仇深似海,既然受命攻击,将士们当然同仇敌忾,奋力鏖战了。

    十四年前,檀石槐率部攻击丁零失败,大军在撤退的时候,于北海附近的雪瀑山遭到阿古罗伏击。鲜卑人死伤惨重,檀石槐身负重伤,大军危在旦夕。这时,负责断后的慕容风和铁根统领黑鹰铁骑杀进重围,重击阿古罗和丁零军队,救出了檀石槐。雪瀑山一战后,鲜卑人损失较大,檀石槐的肚子里也留下了半截箭簇,而这半截箭簇直接导致了檀石槐在四十五岁的时候就结束了其传奇的一生。雪瀑山一战的另外一个严重后果就是大汉国趁机北上远征,大汉国皇帝派遣田晏、夏育、臧旻三将率五万骑北上攻击鲜卑。檀石槐虽然在落日原击败了汉军,但自己的损失也非常大。

    鲜卑人没有征服丁零人,与丁零人的最后一战也以惨败而告终,后来檀石槐虽然主动与丁零人结盟了,但这个耻辱和仇恨却一直深埋在每个鲜卑人的心里。今天有机会报仇,有机会诛杀阿古罗,鲜卑人异常兴奋,一个个舍生忘死,酣呼鏖战,早把汉人忘脑后了。丁零人措手不及,在鲜卑铁骑的猛烈攻击下,溃不成军,狼狈逃窜。

    “吹号,追击,追击,杀死阿古罗,全歼丁零人……”弥加挥动长矛,高声吼叫,“杀上去……”

    鲜卑人在滚滚雷声里,舍命狂追。

    远处突然爆发的战斗,让正在黑夜和暴风雨里激战的汉军将士和鲜卑人茫然不解,人人震骇。

    丁零人及时来援,虽然没有杀入战场,但极大地鼓舞了鲜卑人的士气。鲜卑人知道,只要他们坚持下去,最后倒在这片战场上的一定是汉军铁骑。这个时候汉军如果要撤退,肯定是死路一条,鲜卑人和丁零人的铁骑随后掩杀,多少汉军能平安逃回大漠南方?汉军如果继续杀下去,同样也是死路一条。现在慕容风坚决不同意大军撤出战场,显然是打算全歼汉军,但要想全歼汉军,鲜卑人目前的兵力不够,即使丁零人加入战场也不够,必须要等到弥加大人的援军来临。

    裂狂风心急如焚。如今丁零人突然遭到攻击,是不是汉人的援军先到了?如果汉人的援军先到了,被困在战场上的大军很可能要全军覆没。他再次派人恳求慕容风立即下令撤军。

    李弘无法肯定攻击丁零人的是不是徐荣,他也没有时间去想,他只知道现在是大军唯一的撤退机会。丁零人遭到了攻击,铁骑被缠住了,还有谁敢跟在大军后面穷追猛打?

    李弘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声吼道:“撤,撤出战场,向落日泉靠拢,快……”

    撤退的号角声终于在漆黑夜里响了起来,号角声穿越了暴风雨,回荡在血淋淋的战场上。汉军将士闻号而动,各部互相掩护,缓缓后撤。

    鲜卑人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他们不待撤退的号角响起,迅速开始了后退。鲜卑人的撤退号角随即响了起来。

    几里外的战场上,激战正酣,厮杀声伴随着隆隆雷声响彻了黑夜。

    汉军撤到落日泉。

    斥候飞马回禀,鲜卑人正在急速北撤。李弘吃惊地问道:“那边的仗打完了?是不是徐大人发动的突袭?”

    “回禀大人,不是徐大人,是鲜卑人。”

    李弘长吁一口气,接着疑惑地问道:“鲜卑人?是弥加和熊霸?”

    斥候说,天黑,雨大,看不清,也不敢靠的太近,所以不知道,“仗还在打,丁零人在前面逃,鲜卑人在后面追,速度非常快。”

    李弘命令再探。

    “胡子,战场上还有不少重伤的弟兄我们没有带出来,你立即去找他们,把他们全部接出来,要快……”胡子答应一声,领着两千多人冲进了黑夜。

    李弘接着命令赵云、射缨彤、鹿欢洋、百里杨领五千铁骑连夜绕道狼居胥赶到独洛河大营,先把大军南撤之路和飞星谷的牲畜牢牢控制住。李弘告诉赵云,到了独洛河之后,立即急书鲜于辅和张燕,把落日原一战具实相告,同时命令张燕以最快的速度北上接应大军南撤。

    李弘又命令伤势稍轻的麴义带着重伤不起的阎柔、颜良、刘冥、楼麓、燕无畏、张震、杨明、段炫等将领,李溯、射虎、孙风等诸部五千铁骑,以及所有伤兵,数千俘虏,连夜冒着大雨向狼居胥山方向退却。麴义说,将军大人也受了伤,还是将军大人率部先撤吧,我断后。李弘说,我熟悉鲜卑人,更熟悉大帅,还是我留下吧。

    李弘亲自带着风云铁骑、黑豹义从营、鲜于银、姜舞等诸部七千铁骑,刘豹的两千匈奴兵留在落日泉断后。

    余鹏和尹思跪地请罪。丁零人突然从落日原北方出现,汉军的斥候竟然没有发现。这差点让汉军全军覆没。李弘急忙把两人从泥水里拉了起来,“伯翰,仲志,斥候营早在围杀魁头的时候就已经所剩无几了,斥候严重不足和对战场北方疏于防范都是我的错,和你们无关。”

    余鹏和尹思面有愧色,低头不语。

    “你们带着两千人既要搜找伤兵看押俘虏,又要掌控全局,相当不容易。这次我们能和大帅打成平手,你们功劳很大。”李弘拍拍两人的肩膀,安慰道,“有些事是天命,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你们快点走吧。”

    “大人,我们还是暂时留下吧。”余鹏说道,“五里外的战场上还有我们的伤兵,卫大人现在正在带人搜寻。等卫大人回来后,我和仲志带着这些伤兵一起撤。”

    李弘点点头。尹思小声问道:“大人,这一仗鲜卑人虽然被我们打惨了,但他们还有一战之力,丁零人来了,弥加的援军也及时赶到了,但他们为什么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候放弃攻击我们,反而去攻击丁零人?为什么?难道慕容风疯了?”

    李弘沉默良久,忽然说道:“雨小了。”

    “这场雨下得好,如果没有这场暴雨,我们可能会全军覆没。”余鹏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嘶哑着声音说道,“大人临行前曾说,只要能重创鲜卑主力,为胡族北迁和汉北郡的稳定争取时间,为北疆的屯田和灾民安置争取时间,即使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从今天的战局来看,我们如果全军覆没了,鲜卑人也所剩无几了,也就是说,我们北上远征的目的全部达到了,而鲜卑人却完了,大漠将从此成为我大汉国的疆域。慕容风显然不愿意为了赢得这场战斗而输掉整个大漠,输掉整个鲜卑族,所以他迫不及待的要撤退,要保存鲜卑的实力,力图将来东山再起。”

    “有弥加的援军和丁零人的帮助,慕容风可以随时击败我们,然后他再从容撤出战场。”尹思问道,“他为什么突然要攻打丁零人?这对他保存实力和东山再起有什么好处?慕容风现在实力大损,如果他想称雄大漠,他应该和丁零人结盟以便得到丁零人的帮助和支持。”

    余鹏笑了起来,“仲志,你这话如果当着老师的面说出来,老师会生气的。檀石槐屡次攻打丁零,为什么?他除了想拓展疆域以外,主要还是想阻止丁零人南下和自己的族人争夺草场。丁零人居于漠北极寒之地,生活贫困,他们南下的目的和鲜卑人攻打我大汉的目的是一样的。鲜卑人和我们打得两败俱伤实力大损之后,丁零人会干什么?当然是趁机南下攻打鲜卑人。报仇也好,南下抢夺草场也好,称雄大漠也好,总之丁零人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这么说,丁零人是被慕容风骗来的。”尹思恍然说道,“今天这一仗不论是个什么结局,也不管丁零人是否参战,最后他们都要被幕容风杀了。慕容风要彻底铲除隐患,以稳定自己的后方。丁零人是来送死的。”

    “今年鲜卑的形势非常不好,如果丁零人帮助鲜卑人打赢了这一仗,丁零人得到的好处肯定非常多,所以鲜卑人不愁他们不上当。”李弘摇头道,“鲜卑人杀丁零人,不仅仅是为了避免丁零人将来带给他们的麻烦,更重要的是为了现在。现在鲜卑人如果打输了,他们可以趁机击败丁零人的铁骑,横扫红水河和北海一带的丁零部落,掳掠丁零人的牲畜和财产,这样鲜卑人就可以在北海一带顺利支撑到明年春天。”

    余鹏和尹思连连点头,“大人言之有理。”

    “大帅虽然故意放弃飞星谷的牲蓄以诱使我们分兵攻击,但他无法知道此仗是输是赢,所以他要给自己的大军留一条后路,这后路就是北海丁零部落的牲畜。”李弘说道,“现在看来大帅成功了,他马上就要到北海了。大帅唯一失算的就是魁头的突然北撤,魁头北撤造成鲜卑大军的北撤之路完全被我切断,迫使他不得不仓促和我决战。这一仗打下来,虽然他损失很大,但我们损失也不小,这大漠上的仗将来还有得打啊。”

    三人想到慕容风的厉害,不禁面面相觑,忧色重重。

    半夜时分,大雨渐止。

    胡子回来了,随同而来的竟然还有徐荣、狂风沙、甘翔和两千多铁骑。李弘和诸将大喜,纷纷上前迎接。

    “子烈,伤得重吗?”李弘望着徐荣肩上尚在渗血的伤口,关心地问道,“其他人呢?还在独洛河?”

    徐荣脸色一黯,“阵亡了。陈鸣、纪惟、心狐,还有两千多将士,都阵亡了。”徐荣随即把情况简要说了一下,“下雨后,熊霸立即带人撤了,我一路尾随而来。这边情况怎么样?”

    李弘苦笑道:“我们虽然重创了鲜卑人,但麻烦也更大了。”

    落日原东北方向,白头山。

    丁零人被团团包围在这座距离落日泉六十里的小山上。

    昨天夜里,从落日泉战场上逃出来的诸部士卒陆续回到军中,其中竟然还有邪归逆和步度更。魁头被杀后,这两人在亲卫的掩护下,跳到湖里躲在了浮尸下面,直到天黑下雨才趁着夜色逃了出来。弥加是两人的舅舅,他们直接逃到了弥加的军中。

    西部鲜卑大帅崇素要求慕容风放回落罗婴,他拍着胸脯说,我保证落罗婴不会闹事,不会给大人添麻烦。现在落置鞬落罗已经阵亡,落罗婴自动继承为西部鲜卑大人,慕容风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羁押一个部落大人。落罗婴一言不发,带着自己剩下的两千多人马回到了西部鲜卑的大营。

    熊霸也回来了。他受了重伤,五千铁骑折掉了三成,狼狈不堪。

    落日原一战后,中部鲜卑大人慕容风还剩下一万两千多人,西部鲜卑还剩下七千多人,东部鲜卑大人弥加的军队损失最小,还有九千多骑。这是鲜卑人目前所有的力量了。

    清晨,慕容风召集各部首领议事,他直接说明了击杀阿古罗和丁零铁骑的用意。杀了阿古罗和天海部落的精锐铁骑,红水河和北海一带的丁零诸部就没有什么实力了,大军可以横扫漠北,掳掠天海部落的族众、牲畜和其他所有财产,这样一来,我们不但可以安安稳稳地过冬,还彻底铲除了鲜卑人的后患。

    慕容风说,大家再坚持一下,今年我们在北海过冬,明年我们再伺机反攻。豹子这次被我们打得伤痕累累,铁骑折损过半,实力巨减,大汉国的朝廷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会趁机削弱他的权势。大汉国北疆的形势我已经对大家说过很多遍了,只要豹子和他的铁骑无法对朝廷形成威胁,北疆就要大乱。我们耐心等一段时间,大漠迟早都还是我们的天下。

    这时,落罗婴说话了,“大王已经在落日泉阵亡,鲜卑不可一日无主,我西部鲜卑诸部愿意拥戴邪归逆为新大王。”

    慕容风神色一冷,惨白的脸上显出一丝杀气。

    弥加犹豫了一下,他看看慕容风,慢吞吞地说道:“大汉国皇帝拥立骞曼为王,正在大漠上以骞曼的名义四处招抚诸部,如果我们不立即推举新大王,恐怕大漠诸部会……”

    慕容风冷哼一声,杀气凌厉的眼神逐一扫过帐中诸部首领。众人心寒,低头不敢对视。邪归逆咬咬牙,猛然抬头说道:“我是檀石槐的子孙……”

    慕容风狠狠地盯着他,眼神犹如利剑一般肃杀。邪归逆心神震骇,后面的话竟然再也不敢说出来。

    “落日原一战后,檀石槐大王打下的万里江山已经灰飞烟灭了。”慕容风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你想做鲜卑大王,那你就把这万里江山打回来。”

    大帐内寂静无声。

    “你想做大王?”落罗婴猛地站起来,拔刀大喝,“那你问问我这把刀答应不答应?”

    阙昆和柯比熊一跃而起,拔刀立于慕容风身旁。

    “大王是怎么死的?我阿爸是怎么死的?”落罗婴刀指慕容风,睚眦欲裂,“都是你害死的,是你害死的。落日泉距离战场只有五里路,两万五千大军竟然迟迟杀不过去,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都是白痴?你慕容风想做鲜卑大王,做梦去吧。”

    落罗婴破口大骂。慕容风挥挥手,候在大帐外的侍卫一拥而入,把落罗婴拖出去一阵猛打,惨叫声顿时不绝于耳。落罗婴的亲卫刚想冲上来救人但随即就被阙昆带人围住了。

    崇素跪地苦苦哀求。

    “各自回营,立即攻击。”

    中午,落日泉。

    李弘在睡梦中被庞德叫醒了。

    “大人,刚才斥候抓了一个叫阙昆的鲜卑人,他说你是他的豹子大叔,他要见你,说有十万火急的事。”

    李弘愣了一下,突然翻身爬起来,急声问道:“人呢?人在哪?”

    “在大帐外面。”

    李弘飞一般跑了出去。阙昆浑身浴血,血糊糊的脑壳上还有一条利箭划出的血漕。

    “豹子大叔,我们被丁零人围住了,大帅身中数箭,已经不行了……”

    李弘如遭雷击,浑身战栗,怒声咆哮道:“人呢?你们的人呢?”

    “背叛了,他们都背叛了大帅,弥加、邪归逆、落罗婴、崇素,他们都背叛了大帅……”

    背叛,又是背叛。

    “大人,不要犹豫,立即出兵……”徐荣站在李弘背后,坚决说道,“救下慕容风,大漠就是我们的。”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十一章 鹿死谁手 第四十三节

    “豹子大叔……”阙昆挣脱搀扶他的两个卫士,抱住李弘的大腿号啕大哭,“豹子大叔,你快救救大帅,还有风雪姐姐,我求求你了。”

    李弘睚眦欲裂,举臂狂呼:“吹号,各部集结,立即集结……”

    阙昆大喜,又哭又拜,胡说一气。李弘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大声叫道:“给我站起来,哭什么?大帅到底怎样?谁射的箭?”

    阙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边抹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咬牙说道:“大帅胸前中了三箭,估计是不行了。当时落罗婴和阿古罗突然出现在我们后面,满天长箭,根本没法躲。我和风雪姐姐……”

    “风雪怎么样?”李弘打断他的话,焦虑不安地问道。

    “姐姐没事,就是情绪不好,很绝望……”阙昆摇头苦笑道,“我们互相打,兄弟之间生死相搏,我杀你,你杀我,接着大帅突然打阿古罗叔叔,再接着阿古罗叔叔又和落罗婴突袭我们,现在甚至连弥加叔叔都背叛了大帅……”

    “你怎么知道弥加背叛了大帅?”

    “我冲出重围的时候,看到邪归逆和步度更正急速杀来,阙机和槐头也正在指挥大军包抄我们的两翼。”阙昆愤怒地说道,“今天早上落罗婴要拥戴邪归逆为大王,大帅拒绝了,还把落罗婴痛打了一顿。于是他们怀恨在心,串通了阿古罗叔叔,联手背叛了大帅。”

    “背叛大帅的人会死得很惨。”李弘冷笑道。

    号角长鸣。正在落日泉南面草地上休息的汉军将士听到集结的号声,纷纷上马,转眼之间就完成了集结。为了防备突发情况,大军以桶形结阵,将士们没有扎营,就睡在自己的马下。

    余鹏望着怒不可遏的李弘,欲言又止。他四下看看,然后走到徐荣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徐荣摇摇头,对站在附近的胡子招了招手。

    “卫大人,这个阙昆和大人是什么关系?”余鹏低声问道。

    “当年大人回大汉时,在途中救下了虎部落柯最和长鹿部落阙居的家人,这个阙昆就是其中之一,他是阙居之子。”胡子小声说道,“为了这件事,中西两部鲜卑同时以黑木令缉杀大人。”接着他非常神秘地压低嗓门说道,“当年我也带人追杀过大人,还在濡水河里打捞过好几天,结果……”他十分遗憾地摇摇头,“那可是一笔巨财啊。”

    徐荣嘴角掀起一丝笑意,余鹏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么说,阙昆应该不会欺骗大人了?”

    胡子面色一紧,担心地说道:“这个……也许……”

    “鲜卑人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各部落首领考虑的是自己的生存,而慕容风考虑的是鲜卑族的生存,所以他们之间肯定要发生激烈的冲突,大乱也是必然。”徐荣不急不慢地说道,“落日原一仗打成这个样子,慕容风哪里还有余力伏击我们?伏击我们,他除了损兵折将还能得到什么?难道他还能夺回飞星谷的牲畜?他现在最重要的是生存,是保住剩下的鲜卑铁骑。所以他要杀了丁零人,在北海过冬。但现在这样一乱,丁零人是杀不死了,北海也去不成了,慕容风还有什么脱困之计?”

    突然他指着阙昆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阙昆不假思索地大声说道:“是我自己。豹子大叔不会丢下大帅,更不会丢下姐姐。”

    白头山。

    东部鲜卑大人弥加接到了一个让他绝望的消息。西部鲜卑大人落罗婴没有依约攻击白头山,而是和阿古罗结盟,与丁零人联手突袭慕容风。慕容风措手不及,中箭受伤,两千中军铁骑也遭到了血腥屠杀。此时裂狂风和熊霸已经率军攻上白头山,闻讯后正在急速回援。

    弥加大惊失色,立即命令大军放弃攻山,先把叛乱解决了。邪归逆和步度更同时劝阻。

    步度更说,慕容风狼子野心,想自己做鲜卑大王,这种人留不得,还是让阿古罗和落罗婴把他杀了好。慕容风死了,裂狂风和熊霸岂肯放过他们?等他们双方杀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出兵把他们统统杀了,这样中西两部鲜卑和丁零人的天海部落就都是我们的。我们实力大增,在北海度过冬天后,明年我们就可以南下收复大漠。

    弥加气得火冒三丈,劈手抽了他一鞭子,“檀石槐大王怎会有你们这样的子孙?如果慕容风和中西两部鲜卑的铁骑全部死了,鲜卑族还能在大漠上生存吗?弹汗山王骑已经尽数战死,你们没有军队,怎么做这个大王?我问过慕容风了,击败阿古罗后,红水河和北海一带的天海部落就是你们的族众。你们有了部族,有了军队,有了实力,邪归逆就可以名正言顺做鲜卑大王了。慕容风为你们的事殚精竭虑,可你们不但不感激他,反而恩将仇报要杀他。你们两个蠢货,我恨不得剥了你们的皮,大王檀石槐的脸都给你们丢尽了。”

    邪归逆和步度更幡然醒悟,两人又惊又愧,无地自容。弥加越想越有气,一人又给了一鞭子,“都给我滚,给我带人杀上去。现在北海是去不成了,你们要想在大漠立足,就给我把落罗婴和崇素杀了,这样你们还可以占据西部鲜卑的领地。快啊,快滚……”

    弥加命令东部鲜卑大帅阙机和槐头各领大军从两翼包抄上去,务必要杀了落罗婴。

    阿古罗看到邪归逆和步度更率军杀到,调头就跑,这时英珠也带着留守白头山的一千多铁骑冲了下来。两人合兵一处,撕开了阙机和槐头的合围,亡命逃遁。

    落罗婴被步度更杀了,崇素也被乱箭射死。西部鲜卑剩下的五千多铁骑缴械投降。

    弥加、邪归逆、步度更、熊霸、裂狂风、阙机、槐头、柯比熊、风雪等人围在慕容风身边,神情悲凄。

    慕容风面无血色,静静地躺着,插在胸口上的三支长箭随着慕容风的呼吸轻轻地颤抖着,鲜血早已染红了衣甲。风雪握住慕容风干瘦的手,泪如雨下。

    慕容风缓缓睁开眼睛,吃力地向弥加伸出了手。弥加一把握住,低声说道:“落罗婴放走了阿古罗,北海去不了了。现在我们进退无路,食物断绝,大军已经隔入绝境。”

    “我要走了,我终于可以走了。”

    “大帅……”众人齐声悲呼,痛不欲生。

    “疯子,你走了,也要给我们一条生路啊。”弥加眼眶微红,哽咽说道,“疯子,大王檀石槐和我们辛辛苦苦打下的万里江山,不能就这么毁了。大王死的时候,你是怎么发誓的?你答应大王,你要替他守住大漠,守住鲜卑国。你说过,我们还有半个大漠,还有希望。”

    “我们还有希望……”慕容风缓缓说道,“汉人在大漠南部建汉北郡,北迁匈奴等四族部落,看上去是占据了大漠,把自己本来的边郡变成了内郡,减少了大汉国边疆的战乱,稳定了大汉国的北疆,有助于大汉国迅速恢复和增加国力,但他们也同样留下了一个非常大的隐患,那就是汉北郡的四族诸部。大漠上只有我们一个鲜卑族时,战火都没有停止过,何况现在有四族数万部落?等汉北郡稳定一段时间后,各部落实力增长,矛盾激化,战乱是必然的。大漠诸族一乱,人口最多的鲜卑族必定会渐渐抱成一团一致对外,到那时,我们鲜卑人就可以再次称雄大漠了。”

    “汉人无法长时间待在大漠里,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水土不服,塞外贫瘠,更重要的是大汉国无法支撑一支庞大的塞外大军。要想控制大漠这片万里疆域,没有几十万驻军不行,但大汉国没有这样的国力。过去大秦国的时候,蒙恬将军曾经在塞外驻军三十万,而大汉国最伟大的武皇帝曾经在边境驻军六十万,但他们都没能坚持多长时间,因为他们无力支撑这么庞大的军资。所以大秦国的皇帝在边塞修筑长城,大汉国的皇帝在边塞加固修葺长城。他们不是不想占据大漠,而是他们无力永久占据大漠。今天的汉人和他们的先辈一样,虽然暂时占据了大漠,但他们很快就会离开。”

    “今天的汉人大量北迁各族族众,是想利用大漠诸族之间的仇恨和矛盾来达到牵制、弹压诸族,平衡诸族实力的目的,以便于他们长久占据大漠。但随着时间的延续,人口的繁衍,牲畜的增多,财富的增加,诸族权势的膨胀,汉人的逐渐离去,生存和领地的矛盾将会骤然喷发。这个时候就是鲜卑人扩张实力和领土的最好机会,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获得大汉人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可以帮助大汉人平叛,我们甚至可以帮助大汉人治理和稳定大漠,只要我们能增加实力,消灭对手,控制大漠,我们就不要吝啬自己的武力。等到大漠上我们鲜卑一族势力最大,而大汉国国力不济之时,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重新雄霸大漠。”

    “我们为什么要南下入侵?因为汉人最贫瘠的边郡都比我们富裕。今天的汉人把边郡变成了内郡,北迁数百万灾民屯田放牧,如果北疆十年没有战祸,这些地方的富裕将是我们不敢想象的事。汉人的北疆郡县富裕了,对大漠诸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只要假装忠诚于汉人,我们就可以得到数不尽的财物。即使雪灾之年牲畜死绝,我们也不要担心自己的生存问题,汉人会为了大漠的稳定而帮助我们迅速恢复元气。等到我们重新雄霸了大漠,大军一泻而下,我们就有了水草丰茂的土地,有了数百万的人口,有了取之不尽的财富。那时,大军还可以越过长城,威胁大汉国的腹地,占据大汉国的整个北疆。”

    “豹子的事你们不要担心。他失去了过去的记忆,他只记得自己是从大漠走出去的,他不会赶尽杀绝。今天的大漠是豹子打下来的,今天的北疆是豹子的天下,大汉国现在没有人可以和豹子抗衡,即使是大汉国的皇帝要铲除豹子,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准备。只有大汉国强大了,豹子才会倒下去。在豹子倒下去之前,我们需要豹子站在北疆。我们是被豹子打败的,要想站起来,必须要得到豹子的庇护和帮助。在我们没有足够强大之前,不能让豹子倒下去。这一点,你们务必要铭记在心。”

    慕容风说得太多,精力耗尽,奄奄一息。

    “邪归逆、步度更,在鲜卑没有强大之前,这个大王的位子只会给你们带来灾祸。所以,你们到了西部鲜卑之后,要忍耐,一定要忍耐。”

    邪归逆和步度更眼含泪花,跪拜领受。

    “你兄弟和睦,齐心协力,鲜卑大业终有再兴的一天。你父亲槐纵和和连之间的仇怨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你兄弟切切不要重蹈覆辙。”

    慕容风看向熊霸和裂狂风。

    “慕容部落里的后人都是一帮平庸之材,不堪大用。我死之后,中部鲜卑大人就是柯比熊。你们要帮助他,记住,一定要帮助他。”

    熊霸和裂狂风流泪答应。柯比熊跪拜在地,痛哭失声。

    慕容风望着风雪,脸上显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小雪,阿爸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让你高兴,让你一辈子都高高兴兴地活着。”

    “阿爸……”风雪抱着慕容风的手,撕心裂肺一般痛哭起来。

    “小雪,小雪……告诉豹子,将来有时间,到驹屯去看看我,看看铁狼,看看公孙虎……”

    慕容风含笑而逝。

    血色的火雕战旗缓缓降下,鲜卑人跪倒原野,哭声四起。

    大帐内诸部首领无不凄然泪下。

    弥加轻轻放下慕容风的手,拔下了他胸口上的三支长箭,“兄弟,你走好……”

    斥候飞一般冲进大帐,跪倒痛哭:“大人,汉军杀来了,汉军杀来了,大人,你救救我们……”

    诸部首领骇然心惊。

    “你说什么?豹子又来了?距离白头山多远?”

    “大人,还有二十里。”斥候绝望地说道,“豹子亲自带了一万铁骑正飞速杀来。”

    诸部首领齐齐望着弥加。慕容风死后,当年最早追随檀石槐征战天下的一帮大将就剩下弥加了,而鲜卑诸部也就剩下弥加这一个资历最老的首领了。弥加回头看看已经魂归天府的慕容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疯子,你至死都不说今日脱困之计,是不是当真只有投降一条路?”

    “不能投降,投降了我们几个人可以活下来?这两万三千大军还能剩下多少?”邪归逆大声叫道,“拼了,和豹子拼了。”

    “大帅必有安排。”阙机不满地瞪了邪归逆一眼,“我们再想想,大帅刚才说了许多,肯定有迫使汉人和我们议和之策。”

    “大帅说了,我们还能有半个大漠,也就是说我们东中西三部鲜卑还能占有整个大漠北部。”熊霸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悲声说道,“如果投降了,我们受制于汉人,实力巨减,十年内不可能恢复元气,更不会有军队帮助豹子打仗,所以大帅留下的脱困之计肯定是议和,而不是投降。”

    “是不是她……”步度更突然指着趴在慕容风身上号啕痛哭的风雪,疑惑地问道,“大帅刚才说的意思很明显,他要把风雪送给豹子,难道……”

    “这不可能。”裂狂风断然否定道,“当年豹子救风雪,原因很多,不仅仅是因为豹子喜欢风雪,更因为大帅根本就不想把风雪嫁给和连。现在豹子是大汉国的车骑大将军,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卢龙塞军候了,他即使把风雪要走,也绝不会为了风雪而放弃逼迫我们投降的机会。”

    诸部首领一筹莫展。

    “豹子是大帅喊来的。”一直沉默不语的柯比熊忽然说道,“大帅中箭后,立即命令阙昆去向豹子求援。大帅这么做必有深意。”

    众人惊愣。

    “要议和,首先就不能让汉人知道我们没有吃的了。其次就是要让汉人知道我们决不投降。”柯比熊尚带着稚气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他挥舞着手臂说道,“摆下决战之势,誓死奋战。”

    汉军推进到白头山下,鲜卑人列阵相候。

    阙昆远远看到鲜卑人的大纛已经撤下,顿时放声大哭,纵马冲进了鲜卑人的大营。

    李弘呆呆地望着光秃秃的旗杆,泪水悄然而落。他想去看看大帅,想去见见大帅的最后一面,但他现在是大汉国的车骑大将军,是鲜卑人的敌人,他无法再进一步。

    徐荣长叹一声,黯然不语。

    汉军里鲜卑籍将领暗自垂泪,弧鼎早已泪流满面。汉籍将领虽然暗暗窃喜,但想到叱咤大漠的慕容风就此灰飞烟灭,也不禁黯然神伤。

    李弘痛苦不堪,挥手说道:“后退十里扎营。”

    第二天上午,东部鲜卑大帅素利带着几十个亲卫冲进了大营。

    “大帅,大帅,你怎么会死啊……”

    素利捶胸顿足,高声哭喊,“大帅,飞星谷的牲畜都死了,汉人马上就要走了,大帅,你怎么这个时候死了,你怎么会死啊……”

    弥加和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弥加一脚踢在素利的屁股上,惊喜地问道:“胖子,怎么回事?飞星谷的牲畜怎么会死?”

    “山洪爆发,山洪爆发。”素利瞪大双眼,脸上的肥肉不停地颤抖着,心有余悸地说道,“雨下得太大,卢朐河今克鲁伦河决堤了,大水直接冲进了飞星谷,还有山,飞星谷四周的山都被洪水冲垮了。飞星谷里的牲畜一部分给大水冲走了,一部分给滑落的山体掩埋了,还有一部分给洪水淹死了。飞星谷里的人都死光了,就剩下我们这几十个了。”

    众人震骇。

    “你们怎么逃过劫难的?”阙机目瞪口呆地问道。

    “汉人把我们关在山上一个岩洞里。”素利说道,“豹子说不杀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死掉。”

    弥加和众人拜倒在慕容风的遗体前。弥加流着眼泪,痛苦地说道:“兄弟,我带你回家了。”

    熊霸走进了汉军大营。

    徐荣和他两手相握,两人感觉就象在做梦一样。前天下午,两人还在落日原上以命搏命,今天,两人竟然站在一起商谈议和之事。

    “大人的伤怎么样?”熊霸问道。

    徐荣摇头苦笑,“你我不死,就是朋友,坐吧。”

    给两人充当翻译的是雷子。熊霸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他说的非常快。鲜卑人的东中西三部大人愿意为大汉国的藩属,承担所有藩属国的义务,愿意和大汉国世代友好。

    徐荣问道:“金雪原的鲜卑王庭你们不承认?”

    熊霸摇摇头,“我们只给大汉国皇帝进贡。王庭是王庭,东中西三部是三部,没有关系。”

    “那你们东中西鲜卑三部是不是结盟了?”

    “不是。”熊霸说道,“今天我代表三部大人来谈,如果将军大人同意,从明天开始,三部大人将依次和大人商谈藩属一事。”他看看徐荣,微微笑道,“这不是大汉国最愿意看到的结局吗?现在鲜卑国没有了,大漠南部是大汉国的疆域,大漠北部是三个鲜卑藩属,大汉国皇帝应该心满意足了。”

    徐荣和他商谈了一下细节,然后说自己要去禀报车骑大将军,请熊霸稍等片刻。

    熊霸笑道:“前天的暴雨很大,许多地方都爆发了山洪,我听说飞星谷也遭到了山洪的肆虐。”

    徐荣笑而不语,转身走了。

    李弘、徐荣、鲜于银、姜舞、庞德等人坐在一起商议熊霸提出的条件。

    昨天夜里李弘就接到了消息,知道飞星谷的几十万牲畜被山洪洗劫一空,这个消息让李弘非常震惊。

    徐荣说,现在飞星谷的牲畜没了,大军无法长期待在落日原和鲜卑人对峙。而且这个消息一旦让鲜卑人知道,他们就更不会投降了。目前独洛河大营的粮草牲畜储量足够大军用上十天,但问题是天气越来越冷了,一旦下雪,粮草就很难运到这里,所以大军最好还是尽早撤回大漠南部。

    徐荣对李弘说道:“熊霸刚才提到了飞星谷的山洪,估计胖子素利已经逃回去了。”

    李弘笑笑,说道:“如果不是飞星谷的牲畜都死了,熊霸怎么敢来?”

    姜舞摇头道,这场雨帮助我们击败了鲜卑人,但也同样让我们止步于落日原。我们没有牲畜,就无法过冬,迟早都要退回去,而鲜卑人现在即使断粮了,他们还可以杀马度日。如果拖到下雪,事情可能有变化。依我看,鲜卑人的条件可以接受。他们还有两万多人。三个鲜卑部一分,各部还不到一万铁骑,对汉北郡无法形成威胁。

    鲜于银说,鲜卑人这次损失惨重,虽然说他们士气低落,但真要打起来,我们很难把他们一口吃掉。而且我们即使把他们全歼了,我们自己的铁骑也所剩无几,这对北疆的稳定非常不利。另外,我们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打一仗,现在不管是兵力体力还是粮草辎重,都无法保证我们能在十天内继续攻击鲜卑人。还有,我们即使想打,但鲜卑人未必给我们这个机会。鲜卑人只要往东北方向一退再退,我们最后在粮草不济的情况下,还是要撤军。所以,我也同意和鲜卑人议和。

    李弘指着庞德说道:“令明,你也说说。”

    庞德说,没有足够的牲蓄,我们无法坚持到下雪。现在天气赶来越冷,估计下雪也快了。初冬了还打雷下暴雨,今年的年成肯定不好,说不定冬天有雪灾。如果第二批粮草辎重送到之后我们就回去的话,留给我们的时间就不多了。我们要把伤兵运回去,要把十二年前战死在落日原上的汉军遗骸找到,还要掩埋落日原上的尸骨,防止爆发瘟疫。落日原上的狼再多,他们短时间也吃不掉这么多的人畜尸体,一旦爆发瘟疫,有可能祸害汉北郡。

    庞德拱手说道:“大人,议和吧。大人已经建下了万世功勋,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赶尽杀绝而功亏一篑。”

    李弘站起来对四人躬身说道:“谢谢子烈、伯俊、子风,还有令明,我早就不想打了,可我担心你们反对啊。议和吧。”

    李弘急书鲜于辅,把自己和鲜卑三部议和的事告诉了他,命令他立即督运粮草北上独洛河,并请他延迟向朝廷报捷的时间,继续催要粮饷,越多越好。

    为了节约粮草,李弘再次急书张燕,命令他不要北上了,大军立即撤回吹寒原。

    李弘命令麴义直接带着伤兵南下返回金雪原,命令赵云到达独洛河大营后,立即渡河寻找十二年前阵亡汉军的遗骸。

    第三天,熊霸和西部鲜卑大人邪归逆,东部鲜卑大人弥加赶到了汉军大营。李弘和他们问候了几句之后,立即带着庞德、弧鼎、弃沉和一百名黑豹义从疾驰鲜卑大营。

    李弘站在慕容风的遗体前悲痛不已。六年了,整整六年,自从在火云原上拜别大帅后,自己整整六年没有看见大帅了。然而再见之日,竟然是人鬼殊途,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李弘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泪如泉涌。

    庞德、弧鼎、弃沉,还有随同而来的百名黑豹义从,都跟在李弘后面磕首拜别。

    走出大帐,李弘问道:“你们打算把大帅葬在什么地方?”

    “大帅临走前说,将来大人有时间,到驹屯去看看他,看看铁狼和公孙虎。”裂狂风眼眶微红,神色悲凄地说道,“大帅要葬到驹屯,要和我阿爸,和铁狼他们待在一起。”

    李弘心如刀绞,低声说道:“我会去的。”他嘴里说着,眼泪已经止不住流了下来。

    裂狂风、柯比熊和阙昆三人陪着李弘慢慢走进了附近的一个军帐。柯比熊请李弘坐到皮褥上,恭敬地说道:“豹子大叔,你歇一下。”

    李弘点点头,一边坐下,一边问道:“你现在是中部鲜卑大人了,是不是要重建虎部落?”

    柯比熊说道:“我现在没有战功,也没有财产,没有能力重建虎部落。等我有了像豹子大叔一样的赫赫战功,有了成片的草场和牛羊,我就重建虎部落。”

    李弘看了他一眼,用力拍拍他的肩膀,“好,如果有战打,我就带你一起去,我要让柯比熊的名字震撼大漠。”

    裂狂风立即说道:“柯比熊,赶快谢谢将军大人,有将军大人相助,将来你就是大漠上飞得最高的雄鹰。”

    柯比熊跪拜磕谢。

    “把风雪给我。”李弘望着柯比熊,一字一句地说道,“明天你去大营议和的时候,把风雪给我。”

    柯比熊犹豫了一下,说道:“风雪姐姐说,她要去扶余国,她说是你杀了大帅……”

    李弘转目看向裂狂风。裂狂风摇摇头,苦笑,“人死得太多了,她快崩溃了,还是让她先回谈月谷吧。”

    李弘脸色一冷,猛地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带她走。”

    十月下,汉军陆续撤离落日原,落日原大战结束。

    此战汉军五万铁骑参战,阵亡两万两千骑,轻重伤者七千多我,校尉田重、郑信、恒祭、渊隐、李青、燕赵、永晨,陈鸣、纪惟,都尉砍刀、檀奴,胡族小王心狐、骆驼等十三位统军将领阵亡,军司马、军候三十多人阵亡,麴义、阎柔、颜良等十几位统军将领受伤。

    鲜卑国近七万铁骑参战,三万一千铁骑倒在了落日原上,三千多骑死在了白头山下,轻重伤者六千多人,被汉军俘虏五千多人。鲜卑大王魁头战死,慕容风、落置鞬落罗两位鲜卑部落大人战死,虹覆、潍徒然、乌豹、段臻等十几个大小帅战死,千长、百长战死七十多人。

    此战过后,鲜卑没落,大汉国雄踞大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