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职场炮灰的梦想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图书馆理员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吧图库千禧世纪图武统台湾久拖

小说:职场炮灰的梦想作者:梦杏儿
返回目录

    生理上的不适与心灵上的揪心交加在一起,竟一时间显得憔悴不堪!杏儿自认为看得开,这次却是例外。

    无论怎样,时间仍是无动以衷滴嗒滴嗒走着,日子得过着,你即便再揪心再不情愿,与别人何干!自已的事情只能自已处理。

    即已提出辞职,那就干脆该放就放吧!一次一次的失业打击,象一颗树,经过多次砍伐,在某时刹那倒下来。此是的杏儿似乎也到了类似的情境。

    还是找工作,不停的找,有一种咬牙切齿之感。

    颓废之时,突然在人才网上看到了市图书馆招图书管理员的招聘信息。杏儿各方面的条件正好符合。

    那可是杏儿从小向往的好单位呀!

    一下子想起了在杂志社做编辑时,在大剧院门口遇到的那位图书馆男馆长。在应聘之前,还是先了解一下图书馆的一些情况较好。

    杏儿打开图书馆网站,在图书馆众多网页上,了解了图书馆还有一位长得很秀气,喜欢打马尾盘发的女馆长。女馆长大概四十多岁左右,亭亭玉立站在众多馆员当中,书香气很浓,很有气质,是杏儿欣赏的女知识分子模样。知道了图书馆两位男女馆长的有关介绍,馆长的良好形象及工作成绩似乎成了图书馆的名片,杏儿对图书馆的工作更加渴望起来。

    要是能在图书馆上班,还真圆了杏儿年青时的一个梦想。

    有了新的希望,先前的一切不快似乎烟消云散,谢谢图书馆适时抛出的橄榄枝呀!

    有了新动力的杏儿顿时变得容光焕发起来,眷恋值班夜会听到女鬼哭声的协警工作还不如在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来得更轻松自在,不仅书香味浓厚,工作环境好,工作轻松,人事关系又简单。

    乌云已过,阳光重现呀!

    到了图书馆大门口,抬头看向大门两边的对联,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饱读诗书之人浑身书卷气,自然呈现出一副文雅气质,年青时的梦想就是能在书香气浓郁的地方工作。

    做一个有文化有素养的人,与书打交道,不仅工作简单轻松,而且各方面都能提高自已。

    即然机会来临就得好好把握。

    面试是在图书馆的七楼行政办公室,应聘人员都集中在会议厅,抬眼望去,会议室坐满了人。

    是一组组的面试。报到名字的四个人,一块儿到馆长办公室。轮到杏儿一组时,大家在一间布置文雅的办公室见到了男馆长和女馆长。

    女馆长的长相及个人信息是在图书馆网页上知道的。不过,真实接触时比网页上的照片来得更亲切,随和。

    四个应聘者当中属杏儿年龄最大,最小一位是一位刚刚大学毕业工作没多久的姑娘。

    当四个人进入馆长办公室,踏进门口往右一看,女馆长坐在门边沙发上的右向,男馆长坐在沙发上的左向,两人当中隔一小段距离。沙发茶几的前面放着四张黑色椅子。

    在两位馆长的示意下,大家齐齐坐在馆长们沙发对面的四张椅子上。

    杏儿悄眼望去,女馆长留着齐整的刘海,头发乌黑,马尾盆发,五官秀气,说话神情柔和,语气中似乎带着笑,皮肤白晰,浑身透着一股大家闺秀气质,看上去顶多四十多岁,给人一种文雅温婉的感觉。

    只听女馆长用清亮的声音问大家:“你们几位谁先自我介绍一下!”

    个个都有点紧张,都想其他人先说,最后却都没吭声。男馆长反映讯速地补了一句:“从右边的开始吧!”,正好是那位年轻姑娘。

    年轻姑娘说自已在哪个大单位实习过,又在哪个上市公司做过什么,因为特别渴望在图书馆工作,乘机会就来面试了。

    女馆长原本荡漾着笑意的神情停顿了一下,似乎对方的条件对图书馆招聘要求不附,高学历做这个工作有点大材小用。

    用莫测的眼神看着这位有点渴望过头的年轻姑良,缓缓说到:“这次馆里招聘的是流动车图书馆理员,你想做吗?”

    年轻姑娘原本欣喜的表情刹时冻住,然后展开笑颜道:“我愿意呀!”

    女馆长点了点头,视线转向杏儿,杏儿就简单自我介绍了下,女馆长看了看杏儿的简历问了句:“看守所那边辞职了吧!“

    杏儿赶紧说道:“辞职了!”

    女馆长亲和的点了点头,继续问坐杏儿旁边的面试者,这位女青年跟杏儿差不多年纪,清瘦秀气,言语干脆。跟杏儿一样简单介绍了下自已。

    最后一位则是男馆长问的,杏儿乘机仔细瞧了一下这位男馆长。三十多岁年纪,又觉着有四十岁男人的沉稳。带一副金边眼镜,举止低调含蓄,语气温和。

    杏儿仔细捉摸着,感觉眼前的这位男馆长好象不是大剧院遇到的那一位男馆长,再仔细瞧,感觉说象不象,说不象又有点象。

    虽然五官体形都有点相似,可坐眼前的这位整体瘦削了不少,倒显得较秀气。镜片后的细长眼,微微笑呈现阴柔羞涩的感觉,似乎这位男馆长比上次遇到的那位男馆长来得更亲切随和些。

    上次遇到的男馆长,表情不苟严笑,派头十足,大踏步,边走边沉思,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眼前这位男馆长让人觉得温文随和。

    在大戏院遇到的那位男馆长会在哪里呢?人生何处不相逢!人生有戏,有时人与人相见也会充满戏剧性噢。

    不知这位男馆长可否知道,会有一位应聘者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并且还对他印象深刻。

    本以为面试好了就会通知何时上班,却是先在图书馆七楼密集库般运各类旧书籍。

    起先有五个人一起在图书馆密集库工作,三女二男。都在试用期阶段。

    杏儿、秀秀、阿石,阿千,阿夏都是面试后同时被招聘进来的。

    两个年青小伙子,阿石大学本科、阿千大专,秀秀就是面试时坐杏儿旁边的,另一个女子是图书馆里一位老馆员的女儿,三十左右,叫阿夏。

    女馆长派了一位地方文献部的年轻女主任负责指导这件事。

    这位女主任叫李化,身材苗条,五官秀气,皮肤虽有点黑,脸上那双会说话的美丽大眼睛却使这种不待见的肤色更突出一种异域美。

    她说话轻柔,秀瘦的苗条身姿似乎弱不禁风。每次跟大家说话都是低着语音,好象有点中气不足的样子,也许坐办公室久了不大喜欢运动的原因。

    她会跟新来的员工一起,指示大家把密集库书架上的书拉到旁边一间大书室里,大书室里的旧报纸与有名读者签字赠言或相赠书籍之类的推到密集库指定书架按哲学类经济类等顺序摆好。

    密集库里旧书籍和旧报纸资料放置最长时间有一百年左右,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报纸都还在,由于年久置放,除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还发黄发皱,掉线破烂。这些有百年历史的新闻有空拿起看看倒是增长不少见识。

    为做好工作和健康着想,每人都戴厚厚口罩和手套,拉着推车上书架下书架,在各书库之间来回穿梭。

    大概继续了十几天,大家都有点不耐烦了。先前的兴奋渐渐冷却,对这次图书馆招聘员工的意图起了疑心。

    秀秀认为图书馆是名义上招馆员,其实是打着幌子招劳务工,等大家把书库里的书上架好了都得打道回家。

    图书馆只所以在外招工,只不过是图书馆本职员工不做这些脏活,累活,只能让新来的试用工做。

    大家听了后,似乎觉得秀秀说得有理,有点不情愿干了,搬书速度慢下来,坐会儿聊会儿的消磨起时间来。

    乘李主任不在,阿夏和秀秀坐在密集库仓库员清秀阿姨旁边闲聊,阿千找个安静干净的地儿休息躺会儿,只有阿石和杏儿继续有干没干地等下班。

    有时阿石会闪影不见,只有杏儿耐着性子,按照年轻女主任的意思,在两间书库里上下架来回推车。

    在弥漫书尘味的书库里无头绪工作是心甘情愿吗?其实烦着!

    最忌惮的是工作环境中有大量灰尘,不怕脏不怕累,最怕灰尘满天飞。

    由于免疫力低,只要有灰尘多的地方就得痘痘肌和咽喉炎。

    有了好几次类似的折磨,切身体会因环境质量引起咽炎发作时的痛苦和难受,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可在现实生活中,权衡利弊之下选择去将就现实生活是大家都不得不做的。

    离开看守所时的心境仍然记忆犹新,是图书馆适时抛出了橄榄枝,即然有机会进入向往以久的图书馆,不管做什么,还是认真去做较好。

    随着长时间的上架下架,馆领导也没说具体何时安排工作,五个人中走了一个,来了一个,又走了一个。剩下四下杏儿,小石,小夏,小千。

    一个月试用期过了,女馆长让小石去了总馆三楼做图书馆理员。其他三个被安排在了流动车图书馆担任图书管理员工作。

    每辆流动车都配备一名司机和工作人员。无论做生意还是各种工作,如果要搭档工作,双方性情相合相补很重要。

    六辆流动车工作人员已确定,只有司机开哪辆车和与哪个工作人员搭档没确定下来。

    大家都不认识,不知道谁会与自已性情相合,凭感觉和眼缘来认定倒是真的。但是,就算工作人员心里认定哪个司机了,具体安排还是听领导的。只能靠运气了。

    也许是馆领导的刻意安排,在图书馆密集库搬书的最后一天,四个工作人员兴致勃勃把整理好的一批地方文献按类放置好,干得差不多时,突然从密集库门口涌进来一班中年男女,吵吵嚷嚷,后面竟然还跟着笑眯眯的女馆长。

    工作人员齐齐往门口看,进来六个不认识的五男一女。男的缩头缩脑样,估计是些没多少文化的人。只见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白有黑,还说着地方特色的普通话,嗓门粗大,行为随意。女的倒挺有分寸,说话不快不慢,举止得体。四十岁左右,长得高子较高,体形稍胖,细小五官给人一种精于算计的感觉。

    女馆长后面跟着进来,提高了嗓子向他们说道:“你们都把工作人员搬进来的书箱整齐放到书架子上……”

    话刚说到一半,男司机们已一窝蜂迫不及待涌向书库里各个角落,动手去搬打包好的每箱书籍,有部分书籍都是工作人员放置一半了的,准备抬到按数字顺序号放好的书架上。

    这些司机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看到地上有书,就抬的抬,抱的抱,拖的拖,拉的拉,利索随意地放在空的书架子上。

    站在旁边的工作人员看楞了眼,还没反应过来,女馆长急忙叫道:“不是这么搬,停,停,停!先看一下书箱外面标签上写着多少号,按顺序放!”

    男人们又忙手忙脚把已放到空架上的书箱搬下来,看着女馆长。女馆长提亮清亮的声音指手划脚,让这帮大老粗男人们有点晕头转向,转了几个来回才有点懂了。

    为了腾出有效书架空间,大家把书放到书架上都用力塞紧,铁皮做的书架似乎有点摇摇欲坠。

    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工作人员看得是一头雾水,女馆长是好心好意减轻工作人员们的工作量的,怎么着这些男人们不来掺和的话,工作效率倒还高些。

    大老粗爷们自以为是动作快速,到头来得重新再搬一次。

    劳力活对膀大腰粗的男人们来讲是小菜一碟,不消一会儿就把书库里的一捆捆书妥当放到了书架子上。

    杏儿躲到一边看了一会儿,总感觉这些个没干过细活的男人们还是没把这些搬到位,虽然女馆长也暗暗摇摇头,对这些与文化生活没多少沾边的男人再也无计可施!

    粗糙惯了的男人们,要他们马上领会文绉绉味的言语是很吃力的,只能以他们习惯了的简单直白的思维来理解女馆长对他们的指示。

    书搬好了后,女馆长一句:“可以了,大家呆会儿吃过中饭,二点钟准时在一楼办公室集合,负责你们流动车队的林主任有话对你们说!”

    噢,原来这几位是流动车司机呀!

    女馆长本想再说什么,可司机们听完“噢”了一声后,又一窝蜂从书库涌出下了楼。敢情这些司机们都是些急性子呀!

    女馆长只能摇摇头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朝站在旁边的几位工作人员道:“他们都是司机。下午你们林主任会告诉你们工作上的具体事宜。”

    女馆长停顿了一下,笑盈盈地继续说着:“这一段时间,大家也辛苦了,流动车图书馆是我们馆新成立的一个公益平台。市文化部门希望通过流动图书车把书送到社区居民们家门口,拉近市民与图书馆距离,让书籍成为人们日常必不可少的日用口,提高全民素质!”

    大家一齐专注地看着肤色红润,语气亲切的女馆长,眼前的女馆长似乎对新增加的工作项目抱有很大的热情,清脆的话语底气十足:“我代表图书馆和全体员工欢迎你们成为图书馆的一员,希望你们好好工作,愉快工作,如在工作上有什么难题,可直接来找我,祝你们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大家一口同声说:“知道了,谢谢馆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