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本港开奖直播现场447现场报码开奖直播香港播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   宁楚迎着石青璇清澈的目光,眼前闪过十八年前那个小婴儿的画面,这种时空的交错感让他不禁一阵恍惚。

    大堂内等着听八卦的人们都愤慨起来,以为宁楚在刻意拿乔。跋锋寒却已经屏住了呼吸,静心等待着那名少年自报姓名。

    石青璇也不着恼,连眼神都没有改变,依然那么清澈地看着他。

    宁楚的眼中最后闪过了雪地里石之轩那毫不留恋的背影,眼神已然转冷,语气淡漠地说道:“宁楚,我叫宁楚。”

    作者有话要说:收藏收藏~~~打分留评哦~~~~~~^_^

    8

    8、第八章 跋锋寒  

    石青璇在听到宁楚的姓名之后,便朝他微一颔首,“宁公子的琴音让青璇受益匪浅,他日如有缘再见,定要再次请教。”说完顿了顿,倒是觉得自己这番话说得有些歧义,便岔开话题道:“宁公子,王世伯和欧阳世伯都是好客之人……”

    宁楚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来此,只是为了见你一面,和其他人无关。”

    大堂内旁听八卦的人都全部风中凌乱了,这是华丽丽的公开示爱吗?

    就连石青璇都愣住了,面纱下的脸容都已经羞红,但她定了定神朝宁楚看去时,却没有看到她已经从其他人眼中看惯的那种爱慕,有的只是温暖和关心。

    宁楚像是放下了一件天大的心事,淡淡道:“你很好,我很高兴。”

    石青璇心中转过无数念头,却终归化为淡然一笑,朝宁楚点了点头后,便飘然离去。

    宁楚也并没有失望,他本来计划,就是这样。他没有到达石青璇说的那句“相见不如不见”的地步,他只是想看一眼他的姐姐,就够了。

    只是在石青璇背影尚未消失时,忽然一道人影窜到了屋顶之上,朗声说道:“若能得见小姐芳容,我跋锋寒死亦无憾。”

    竟是那跋锋寒。

    宁楚在心底大皱其眉,姑且不管那跋锋寒是不是真对石青璇有意,这副姿态,未免也太过于孟浪。况且他本身来这宴会中,就带着女伴,当着自己的女伴面前追求其他女子,这男人不是自信心太过于旺盛就是根本不尊重女性。

    宁楚本想替石青璇出声训斥对方,但却见他那个极有原则的姐姐,压根连头都没回,很快身形就融入到了黑夜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果然对待无礼之人,无视他比搭理他更加打击人。宁楚大为佩服。

    跋锋寒并未感到受挫折,他出声留石青璇,只是为了找一个借口。他的目的,是想看看那位弹琴的少年。

    他迫不及待地转过身,然后倏然睁大了双眼。

    跋锋寒在这一生中,最爱的就是他手中的刀剑,认为世间任何东西也不及他手中的刀剑一半重要。他曾在塞外征服了草原上最美的女子芭黛儿,丝毫没有顾忌她已经有了婚约。这是草原上的传统,有力量的男人,就拥有最好的一切。他们的本性就是掠夺和征服,而当他发觉芭黛儿开始影响到他追求武道之心时,他又毫不犹豫地将她抛弃。

    他认为,芭黛儿是他在武学道路上的一项考验,他能抛弃温柔乡,就更能让自己的心越发的冷酷,对待刀剑之心越发虔诚。可是当他看到宁楚时,本来坚硬的心忽然间无法自持地动摇起来。

    相比起他面前的宁楚,芭黛儿不过就是那草原上的一朵娇艳的花,虽然好看惹人怜爱,却没有任何的灵魂,任凭着风吹雨打甚至让人随意采摘。而这盘膝坐在屋顶之上的白衫少年,更像是天山上的雪莲,仿佛集天地的灵气于一身,让人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对于美好的人和事物,所有人都会心生亲近之感,跋锋寒忍不住拱手道:“跋锋寒。”

    宁楚挑了挑眉,这人之前不是自己做过介绍?他又不是耳聋,自然知道他叫什么。此时他身边的黑墨伸过头来在他肩上蹭了蹭,宁楚知道它恐怕是在这里呆得闷了,催促他早点走,便收了心,开始把他的枯木禅琴细心地用布包起来。

    跋锋寒此时才发现这名少年身边,竟还带着一只黑豹。由于夜色漆黑,豹子的身体也是黑色的,所以他一开始才没有看到。跋锋寒正惊诧间,就见宁楚已经收拾好站起身要走了,连续两次被人漠视,就算跋锋寒脾气再好,也再也忍不住了。

    更何况,他脾气根本就不好。

    宁楚看着突然横在眼前的刀,那刀身上反射着那天上柔和的月光,看起来竟无比的冷冽。宁楚抬起眼,朝拦在他面前的跋锋寒淡淡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跋锋寒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个戏谑的笑,故意扬高了声音道:“宁公子琴艺超群,不知道武艺是否也能让人出乎意料呢?当然,能被石青璇小姐垂青之人,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吧?”

    宁楚环顾四周,发现本来在大堂里呆着的众人早就已经转移到了庭院之内,全部都仰起头兴致盎然地看着屋顶上的他们两人。

    那是,女主角都走了,谁都以为这场戏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争风吃醋的戏码上演。

    宁楚的内心非常的不爽,他本来就是想围观的,结果现在反而被人围观了,真是岂有此理!

    他的脸色未变,但身边的黑墨与他相伴多年,自然可以感觉到他心中的情绪变动,毫无预警地怒吼了一声。

    这声怒吼犹如平地惊雷,庭院内的众人一片惊呼,他们也是此时才发现在屋顶之上,那看上去单薄柔弱的宁楚公子身边,竟然还有一只猛兽。

    可是跋锋寒横在宁楚面前的刀锋,连颤都没颤一下。

    “宁公子,若你不屑与跋某动手,也可以让我和你的那个宠物过过招。”跋锋寒轻佻地笑笑,自是不把那只黑豹放在眼里。豹子再凶,也不过是一只畜生,何足挂齿?

    跋锋寒心情轻松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他自己已是极为高大的身材,他没想到这个宁楚站起来也十分的修长,只比他矮了半头。但身形十分单薄,却衬得他的手脚修长,极为优雅。月光的笼罩下,他的肌肤就像被渡了一层光华,让人不由自主地连呼吸都要放轻了,生怕这肌肤真的会吹破可弹。而且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对方的那张脸根本就是完美无缺,连睫毛的抖动都让他心神一颤。

    跋锋寒着迷地看着他那双秋水般的眼瞳朝他看来,那张薄唇一张一合,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疯狗。”

    “你说什么?”正沉迷于自我幻想的跋锋寒一惊,根本就无法相信从这个玉雕般的人口中听到了什么。这就好像正在吃着精致美食之时,忽然在那美味无比的饭菜中发现了一只苍蝇一样令人难以置信。

    这等容貌这等气质,怎么会说出这样粗俗的言语?

    宁楚以为跋锋寒耳朵不好,善良地重复了一遍道:“我说你是条疯狗。”

    跋锋寒这回听清楚了,听得极为清楚,听得他连手中的刀都开始颤了。

    “觉得我说错了?”宁楚仍然淡淡地说道,“你到处找人打架,见谁打谁,见馆踢馆,这和见谁咬谁的疯狗有什么区别?”

    “你!”跋锋寒没料到他追求武学的艰辛道路,居然被这人说得如此不堪。但他偏生没有对方的好口才,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

    宁楚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得罪了这个男人,干脆就得罪得更狠一些,继续淡淡说道:“还有,你在塞外被人追杀,没有实力抵抗对方,才逃到中原来发疯,不是丧家之犬是什么?”他顿了顿,最后做了一句总结道:“你只是一条丧了家的疯狗。”

    这番话说得冷冷清清,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咬字极为清楚。庭院内的一干人等大呼痛快,他们亲眼见到跋锋寒来到此处挑战王通,不顾主人家正在开设宴会,强行闯入。所有人都对他不满,却没有人像宁楚这样真的不顾情面地说出来。

    当下就有许多人哄堂大笑,均心想这情敌争风吃醋的戏码还真是百看不厌的经典之作,只是不知道这斗嘴之后,会不会来个激战呢?

    只有王通和欧阳希夷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均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跋锋寒的实力如何,欧阳希夷是刚刚亲身体验过的,可以说和他同样年纪的人,此等武功,中原根本罕有。他在塞外被毕玄追杀,那也是因为对方是成名数十年的武学名宿,实力上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

    看那宁楚公子,单薄的好像一阵风就可以吹跑一般,怎么可能会有跋锋寒那种的武艺?更何况只听他的琴声,便知他在琴艺上下了多年的苦功夫,又怎么可能会有同样精湛的武功?

    跋锋寒却出乎众人的意料,并没有很快地勃然大怒,而是收回了刀锋,静静地退后三步站在那里,做了一个江湖上通用的“请”的手势,正式地向宁楚挑战。

    一阵夜风拂过,吹得他们的衣衫猎猎作响。庭院中的人眼见那两人卓立在夜色之中,竟一时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然后,那道白色的身影,率先动了。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表面上是争风吃醋的戏码啊~~~~实际捏……嘿嘿嘿……

    求收藏~~~求留评打分~~~~

    9

    9、第九章 止情丹  

    在庭院围观的众人,在那道白色身影动了之后,都睁大的双眼,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结果,宁楚公子却是向后而动的,他用脚尖点了一下房梁,紧接着一个不可思议的轻盈动作,便飘在了夜空中,往远处翩然而去。

    跋锋寒也紧随着那道白影的身后而去,但看上去,也知他的轻功不如宁楚。

    围观的众人均发出一声失望地叹息,知道这两人恐怕是另择地点比武去了,大抵也有可能是那位宁楚公子不愿在众人面前显露武功招式。就连房顶上的那只黑豹也不知不觉中隐入了黑暗之中。

    王通和欧阳希夷都难掩内心的震撼,他们两人本以为宁楚的武功不会高,但就他露出的那一手轻功来看,这世间就少有敌手。

    究竟是哪家的公子?宁楚?姓宁?和“天下第一人”宁道奇可有什么关系吗?

    可是并没有听闻宁散人有后人了……

    且不管宁楚的真实身份如何,王通暂时抛去心中的疑惑,做一个称职的主人家,招呼大家回到大堂继续宴会。

    戏的主角都退场了,观众们也都收回了目光,纷纷回到大堂内,但气氛更是炽烈,人人都在兴奋地讨论着刚刚的那场大戏,争论着到底是谁才能赢,或者石青璇小姐是不是已经芳心暗许等等等等……

    在庭院中,还有两道人影站在阴暗处没有回到大堂内,若是宁楚没走的话,自然会认出来这两人就是以后会名震天下的寇仲和徐子陵。当然他们现在还是初出茅庐籍籍无名的小子。他们以前只是扬州的两个小混混,凑巧得到了四大奇书之一的《长生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