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1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体育w88官网手机版永利棋牌能提款吗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了一个人帮他拿行李,侯希白见多识广,即便是一处农家小院,都可以说得风趣解闷,宁楚虽然不是一个好的聊天对象,但确实是个好听众。对于任何事物都保持求知性的他,自然很认真地听着,偶尔还会提一些问题,让侯希白惊讶他的无知……或者是知道的太多?

    侯希白是很惊讶,惊讶宁楚居然连很普通的常识都不知道,说他生长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也很有可能,但他却偏偏知道一些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间或还会蹦出一两句令他都惊叹的见闻或诗句,心底更是猜测宁楚究竟是何来历。

    其实他知道如果他问出口的话,宁楚说不定会告诉他。但他不敢冒这个险,他们的关系好不容易变成好朋友,他不想因为这种事而和他生疏。而且他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呢?侯希白自己就是邪教传人,所以根本不会在乎对方的身份。

    只是,侯希白发现宁楚在吃喝的方面非常的节制,很少吃荤腥,肉类也就只是有鱼肉鸡肉的时候吃几口,连茶水都不喝,只是喝清水。他原来在春在楼时,以为是春在楼准备的茶水不合他的胃口,现在看来是他本身就不喝茶酒,不吃荤腥。宁楚自己没说,侯希白也不好问宁楚到底是为什么,心下却是觉得他这个楚弟堪比佛门子弟般苦修。

    因为没有急事,侯希白也想和宁楚悠闲上路,两人就没有骑马。九江离飞马牧场也不远,只有七八天的路程,两人一豹就这么一路融洽地朝飞马牧场而去。

    在刚出竟陵郡时,侯希白就脸色开始不甚正常,宁楚发现黑墨也有些不自在,便想了想出声道:“是不是有人在跟踪我们?”

    侯希白一愣,没想到宁楚会发现。这几日的相处中,侯希白早就摸清了宁楚的武功其实并不是很好。身后跟踪他们的那人又武功极高,他也是隐约才确定的。对着宁楚疑问的眼神,侯希白苦笑道:“是的,是有人跟踪我们,出了竟陵郡才缀上的。”

    “是个女子。”宁楚肯定地说道,“虽然很淡,但我闻得到她身上的胭脂味道。”其实在竟陵郡内,这股香味就几次擦身而过,因为太特殊了,所以宁楚记得。

    这下侯希白就吃惊了,他只是知道有人在跟踪他们,却不知道居然会是个女子。

    宁楚的鼻子很灵,虽然天生的也是有一部分原因,但更多的是这些年分辨时草药锻炼出来的。他想了想,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和侯希白有关的女子有两个,一个是独孤阀的年轻高手独孤凤,还一个就是那个美艳绝伦的婠婠。

    侯希白见宁楚的眼神有些异样,不禁有些手足无措。跟踪他们的是女子,那么目标肯定就是他了。虽然他自觉没有惹下什么情债,但江湖上慕名来找他的女子倒也不少。一想到会被宁楚误以为自己到处留情,侯希白就觉得不舒服,却又不知道从何解释。

    “对了,你的美人扇借我看看。”宁楚朝侯希白很自然地伸出了手。这些天他都从未好好看过侯希白的美人扇,那把扇子总是被侯希白拿在手里,很少打开。

    侯希白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中的扇子递了过去。他犹豫不是因为介意把自己的武器交给宁楚,而是介意宁楚看到那扇面上的那些美女画。虽然还没搞清楚自己对宁楚到底是什么心思,但有好感是肯定的,他最不想的就是让宁楚误会他什么。

    宁楚没那个纤细敏感的心思去注意侯希白内心在想什么,只是着力观察手中的美人扇。这柄扇子很沉,扇骨是用精钢打造的,扇面应该是用天蚕丝制成,慢慢地推开扇面,其中一面是雪白的,而另一面则绘有二十多名女子的全身肖像,姿态表情各异,每个美女都独具风情。虽然只是用黑色的水墨描画的,但却能让人感觉到……好吧,宁楚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水墨画就是抽象派,看不出来哪个是哪个,觉得都差不多。尤其不算大的扇面上画了二十多个女人的画像,那脸肯定早就小到一定程度了,根本没啥可看性。

    宁楚找了找,发现没有哪个女子特别出众的,之后才想起来这时侯希白还未见过婠婠,这美人扇上自然没有她的画像,这才把扇子一合,还给了他。“我们继续上路吧,既然有人喜欢跟着,就跟着好了。”对那婠婠,宁楚不是好奇她的容貌,而是对她的心机有所防范。要知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都不是草包,顶尖的诸位女子更没有一个不是带刺的玫瑰。

    侯希白接过美人扇,看着宁楚未变的表情,心中却想着,若他能笑一下的话,肯定会让他手中美人扇上的诸多女子尽失色的。

    只是,把宁楚画入美人扇中,肯定是极其失礼的一件事,毕竟对方是一名男子……

    侯希白惴惴不安地追上宁楚,两人各怀心思地继续上路。

    在竟陵郡的西南方,长江的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交界处,划出大片呈三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湲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大江。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飞马牧场就建在这一带。

    两人走在险峻的山路上,看着山下的景色,不由心旷神怡。在青、绿、黛各色缀连起来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贴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的牧草争相竞艳,流光溢彩,生机盎然,美得令人屏息赞叹。在这一块块大小不一绿色的草地上,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牛羊马匹,各自优游憩息,使整片农牧场更添色彩。和塞外的草原不同,飞马牧场四处环山,看起来像是一块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在西北角地势较高处,建有一座宏伟的城堡,背倚陡峭如壁的万丈悬崖,前临蜿蜒如带的一道小河,那秀丽的景色让人更是叹为观止。

    见此美景,宁楚的脚步不禁也慢了下来,黑墨瞄见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蝴蝶,便追着它四处扑玩起来。侯希白在旁看着风景,但大部分的目光还都是落在了宁楚的脸上。看着他表情变得柔和了一些,知道此处景色很合他的心意,不由得也心情变得大好。本来缀着他们的那个跟踪者,在昨天便没有继续跟着了,侯希白也把这事抛在脑后,不去细想。

    侯希白正简单地介绍着飞马牧场的背景时,身后远远地传来了马蹄声。由于山路甚窄,他们便避到了一旁,宁楚见黑墨仍追着那调皮的蝴蝶玩,便想出声唤它过来。

    这时一趟马车和几个骑马的护卫组成的马队拐过山角,黑墨正对着那蝴蝶做最后一扑,却不想惊动了那突然出现的马匹。那马何曾见过如此猛兽,吓得前足离地而起,长嘶一声,险些把马背上的人掀翻在地。

    黑墨也吓了一跳,本来可以扑到的蝴蝶便从它的爪间跑掉飞远了,不由得垂头丧气地跑回宁楚身边蹭蹭求安慰。

    宁楚从包里掏出一块牛肉干给它磨牙,黑墨撒娇地蹭了蹭他的手,宁楚没办法,单膝在它旁边跪了下来,把牛肉干撕成小块,一点一点地喂它。宁楚抽空抬头朝那一队人看去。被惊吓的那个年轻人和其他侍卫不同,华剑丽服,英俊非凡,气派高雅,显然是大户人家的子弟。他身后的那个马车虽然不是很豪华,但宁楚可以看出来这马车的车厢是用名贵的酸枝木所制,上面所刻的花纹雕刻都很精致,大有低调的奢华之感。

    “侯公子?”那名年轻人惊疑不定地看着侯希白和宁楚两人,虽然分了一部分的注意力在宁楚绝美的脸上,但其实目光更多的落在了老老实实啃牛肉干的黑墨身上,怕它会突然暴起伤人。

    宁楚不奇怪那人认识侯希白,毕竟侯希白就相当于这年代的偶像派明星,说不定之前追踪他们的那名女子就是个狂热的追星族呢。

    侯希白尚未答话,马车车厢里就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声道:“柴绍,外面的是侯希白侯公子吗?”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的缺点大家看出来了吧……太温吞……这下猴年马月才能追到宁楚这么迟钝的人啊…………………

    大家的投票,嗯……给我很大参考价值,所以大概决定下来,过程应该会是NP。但不会是同时NP,就像谈恋爱一样,不合适就分手这样。最后应该会是一对一,不过真命天子还未决定……喏……慢慢写写看…………

    嘿嘿,求收藏求留言打分哦~~~~

    19

    19、第十九章 飞马牧场  

    宁楚一听到柴绍这个名字,就知道那马车内坐着的是谁了。

    是现在还是秦王以后会是著名的唐太宗李世民的妹妹,李秀宁。而这个柴绍就是她的未婚夫婿,也是寇仲的情敌。李秀宁算是寇仲的初恋情人,只不过寇仲是单恋人家。被委婉拒绝后恼羞成怒,偏要搞出一翻事业来给李秀宁看看。其实按照宁楚来分析,寇仲那小子根本被伤害的是自尊心,而不是什么玻璃心。

    自魏晋南北朝以来,其中一个特色就是由世代显贵的家族发展出来的士族,有被称为高门或门阀,与一般人民的庶族泾渭分明,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无论在经济上或政治上,士族均享有极大的特权。名震江湖的四姓门阀,指的就是宇文、李、独孤和宋的四大士族,在政治、经济至乎武林中都有庞大的影响力。

    四姓中,只宋姓门阀属南方望族,坚持汉人血统正宗。其它三姓,因地处北方,胡化颇深。宋阀远据岭南,阀主“天刀”宋缺按兵不动,实则控制着蜀中动态。独孤阀雄踞洛阳,宇文阀控制着江都一带,而李阀则占据着长安。

    现在身为李阀大小姐的李秀宁出现在飞马牧场,为的自然不是要看风景,而是看中了飞马牧场的马匹。

    宁楚无意和这些人打交道,政治什么的,他最烦了。他要围观也是围观武功打斗,而不是什么尔虞我诈。不过他突然想到,既然李秀宁按照原著出现在飞马牧场了,那看来寇仲和徐子陵多半早就到牧场里了。只是不知道那两人是不是还会按原著在飞马牧场做厨师呢?

    侯希白见宁楚没有理会的意思,只是低着头专注地喂着黑墨牛肉干,便知道他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侯希白看那柴绍已经跳下马来,也不好不和人家打招呼,便上前一步,和撩起马车帘子的李秀宁客套了几句,借故说他们想在山路上慢慢看风景地走过去,请他们先过。

    李秀宁的美目滴溜溜地在不远处的宁楚身上转了转,朝侯希白掩唇别有深意地轻笑。

    侯希白知道春在楼那晚的八卦铁定已经传得不像样了,但这种事越解释越没人相信,况且他在心底,居然会暗暗欢喜,竟下意识地希望别人这么想。

    目送着李秀宁的车队继续前行,侯希白耐心地站在一旁,看着宁楚撕着牛肉干喂着黑墨。

    牛肉干其实不是很大,但黑墨就是喜欢让宁楚撕开了喂到嘴边。不一会儿,黑墨便把最后一块卷进腹中,还恋恋不舍地细细舔着宁楚的指尖。

    宁楚反手拍了黑墨一下,然后扶着它的头慢慢站起身。先是直起了腿,然后再慢慢地挺起上半身。

    因为他的病,所以不能起身太快,否则就会供血不足引起眩晕。饶是如此注意,宁楚也觉得大脑嗡地一下,眼前一片雪花点。

    看来是爬山爬得太累了,昨晚因为天气太热没有睡好,今天的太阳又有些太大,晒得他有点中暑了。他一直以为最近一阵身体的情况有所好转,所以错估了自己的体力。

    宁楚闭了闭眼睛,身体刚刚一晃,手臂就被有力地扶住了。

    “楚弟,你不舒服?”侯希白担忧地声音传来。

    “只不过是贫血而已,还算不上是大毛病。”宁楚眨了眨眼睛,不碍事地挥了挥手,不着痕迹地避开对方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