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2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四不像动物必中一图一语破天机全年资料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不客气地起身搂住宁楚,翻了个身,把他压在了身下。

    宁楚只是眨了眨眼睛,并没有反抗。反正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只是……他皱了皱眉,有些不耐地问道:“要做就做,做什么其他多余的事情?”

    正在乐此不疲地探索宁楚身体的跋锋寒闻言苦笑,他是想他更舒服些啊……跋锋寒不再说话,而是更加卖力地动作着。他还记得上次在宁楚身上受到的那种挫败感,这回一定要找回来。

    宁楚睁着眼睛,盯着头顶上的雕花床盖,有些新奇地感受着身体传来的不同感觉。

    上次是由于他刚刚发过病,身体条件不允许他有反应,现在的他,不过是个正常的男人。

    跋锋寒小心翼翼地亲吻着身下白皙完美的身躯,他知道这具身体上非常容易留下痕迹,所以便放柔了动作,一边努力取悦着宁楚,一边极力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连细微的变化都不放过。

    然后,他惊喜地发现,那张无论何时都淡漠冷然的脸容上,慢慢地晕开了某种刻意的压抑,就像是一朵在深夜中悄然绽放的昙花般,瞬间展现了令人屏息疯狂的绝美风华。宁楚的那张容颜就算是平日里的面无表情,都会让人移不开眼,更何况是现在这样,生生地让人萌起蹂躏占有的欲望。

    正是因为那种前后的对比太过于强烈,才令人感到异常惊喜。

    跋锋寒深深为之着迷,不想眼前的美景真的变成昙花一现,所以更加探索着宁楚的极限。看着他那双清明的眼瞳渐渐失去了焦距,迷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最后被长长的睫毛细细密密地盖住。那张淡色的唇微微开合,并不是吐出可以气死人的话,而是深深吐息着,还带着刚才他刚吃过的那种糕点的香甜味道。

    跋锋寒终于忍不住,想要附身去吻住那张唇,想要让它染上更加娇艳的色彩。

    但是宁楚却不给他机会,在感觉到他靠近的时候便迅速侧过脸,躲过了他灼热的吻。

    跋锋寒顺势吻住了他的颈侧,那脆弱的白皙和纤细的线条,都让他燃起剧烈的征服感,忍不住加大了动作的幅度。

    宁楚却又是另一番感触。

    当欲望被挑起时,在耳膜中,他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和平日里心脏跳动的声音不同,非常的有力,非常的规律。

    就像是健康的心脏一般。

    宁楚此时才明白为何鲁妙子说道心种魔大法可以救他,在情-欲-勃-发的时候,道心种魔大法会激发人体的潜能,显现出不同于平时的妙用,甚至还可以模拟健康的心脏,瞬间接好心脉。

    宁楚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做到的,只是隐约知晓,跋锋寒执拗地挑起他的□,意外地符合了道心种魔大法的第一层,有欲无爱的境界。

    “呜……”身体里被侵入的感觉太过于强烈,那种熟悉的痛感一下子侵袭脑海,让宁楚无法再继续思考下去,而是睁开双眼不满地瞪着跋锋寒。因为痛感而灭下去的欲望,让他的心脏跳动变得不规律起来,那种竭力的感觉又袭上心头。

    跋锋寒已经忍得满身是汗,克制自己不能太过于急躁,而是停下来观察宁楚脸上的表情。

    宁楚却在考虑,若是只要被挑起欲望便能接通心脉的话,那么不做到最后一步也是可以的吧?所以他抬起手,打算把跋锋寒推开。

    跋锋寒这次看清了宁楚眼中的拒绝,但他又怎肯在现在这种状况下退却?更何况他的直觉告诉他,若是这次没有做到最后的话,可能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的直觉救过他很多次。

    所以这次跋锋寒也毫不犹豫地相信他的直觉,把宁楚的手腕攥住按在床上,循着记忆中他会快乐的那一点,坚定地动作起来。

    宁楚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本来想不顾一切地把跋锋寒推开,但却随着对方的动作,郁结的胸中忽然热了起来。

    欲望再次升起,但是却和之前大不一样。

    宁楚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被抛入了一个巨大的熔炉中,强大的能量包围着他,就像是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向他拍过来。

    宁楚此时才知双修到底是双修,做到一半的那种感觉根本和合-体-交-欢不一样。

    原来男虽属阳,女虽属阴,但阳中自有阴,阴中亦自藏着阳。就像太极里的阳中阴或者阴中阳,这说来玄之又玄,却是自然的物性。也有出现过男子属阴,女子属阳的情况。

    但是独阳不生,孤阴不长。

    像是婠婠那种就是因为练武出了岔子阳气过盛,而宁楚则是由于先天心疾孤阴不长。

    这样的情况,自身是无法改变的,只有旁人相助。

    若是像宁楚小时候那样,石之轩用内力助他续接心脉,也不过是隔山打牛。而双修则是通过最原始的接触,来改变双方的体质。

    宁楚感觉得到身体虽然是在极度亢奋的状态,但他的神智却异常的清明。每一次的潮水拍打而来,都会有一股舒缓的力道在他体内奔腾舒展,在他的体内循环轮转一次,然后再通过两人相交接之处再返还给对方。

    跋锋寒的感觉又是不一样,他之前被宁楚告知他的功法可能有奇怪之处,所以他虽然告诉自己要注意一下,可是一旦沉浸在欲望中,他就顾不得其他事情了。因为这次宁楚的配合,他感受到了从未体会过的极乐,他只能跟着本能去动作,隐约中感觉到身体和精神越来越愉悦,快乐得几乎让他想要高声嘶吼。

    每一次真元的接触,都会令双方心神俱醉,待最后的最后,两人同时闷哼一声后,跋锋寒满足地俯身把宁楚抱个满怀,犹自沉浸在高-潮后的余韵中。跋锋寒闭着眼睛闻着宁楚身上传来的淡淡药草味道,把他紧紧抱着,享受着肌肤相贴的愉悦触感。

    他到现在仍不相信发生的这一切是真实的,还以为他在做梦。

    宁楚却闭了闭眼睛,在确认了体内情况后,毫不犹豫地把跋锋寒从身上推开。

    跋锋寒措不及防地被他推开,两人相连的地方慢慢地分开。感受到自己从温暖的甬道中离开,跋锋寒终于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而看着眼前被他侵占过的美好身体,又忍不住蠢蠢欲动。可是在看到宁楚正皱眉地揉着手腕,入目一片淤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太过忘情,竟一直从头到尾紧攥着他的手腕。

    “对不起……”跋锋寒愧疚地伸手过去,想要帮他揉揉。

    但宁楚却没让他再碰,他的身体容易留下痕迹而已,看起来很吓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你的身体有什么不同?”

    跋锋寒愣了一下,宁楚不说他还没注意到,他还以为是因为情事过后太过于激烈而内力流转速度加快,但现在稍稍平息了之后也是如此。他反复检查了一下,确认并不是自己的错觉,才把自己的发现和宁楚一说。

    宁楚自己也是受益颇大,毕竟这次情事不同于上个月前的那次仓促,两人均放开胸怀,也让他明确地看到了可以活下去的希望。

    跋锋寒有些忐忑地看着宁楚低垂的眼帘,由于看不清他眸中的神色,他并不能判断得出宁楚到底是生气还是其他什么情绪。

    过了片刻,跋锋寒听到宁楚如此说道:“跋锋寒,我们做床伴吧。”

    啥?跋锋寒几乎以为自己产生幻听了。他看到那双沉静的黑瞳抬眼直视着他,薄唇淡淡地吐出毫无感情的话语:“你不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吗?我需要一个双修对象,我们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吗?”

    跋锋寒苦笑,他承认自己对宁楚的身体有兴趣,但最开始的时候却是对他这个人感兴趣。他不仅想拥有他的身体,还想拥有他整个人。

    不过,身为掠夺者的他深知,现在这个契机是接近宁楚的唯一选择,所以跋锋寒勾起嘴角,潇洒好看地笑道:“好,我没有异议。”

    宁楚眯起眼睛,对跋锋寒的同意并不意外,他想了想,续道:“不过,有三个条件。”

    “你说。”

    “第一,不许亲吻。”宁楚伸出一个指头。

    跋锋寒皱了皱眉,想起宁楚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的亲吻,这才知道不是巧合。

    “第二,不许事后一起睡觉。”宁楚没等跋锋寒回答,继续伸出第二根指头。接吻是他所抵制的,一起睡觉更是厌烦。

    跋锋寒继续皱了皱眉,总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耳熟。

    “第三,不许干涉对方任何生活,就是对方有其他床伴也无所谓。好聚好散。”宁楚伸出第三个指头,淡淡地说道。

    跋锋寒这回想起来了,宁楚这个态度,倒是和他自己以前对其他人说过的一样。跋锋寒觉得自己应该淡定,在这个江湖中,只要看对眼的男女或者男男,就都是这种身体关系。所以他当初也误以为宁楚当初是对他有意思,才出言不逊进而下药,他才会在那一晚强要了他。

    可是,这话怎么从宁楚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别扭呢?

    跋锋寒不承认自己的心中涌起了酸泡泡,眉头锁得更紧了。

    宁楚见他并不回答,便收回手指,从床上起身,面不改色地淡淡说道:“你不答应也无所谓,那我去找别人好了。我反正也没有和其他人试过,可能你的技术很差劲,也许和其他人做会更好。”

    “我答应!”跋锋寒伪装的镇静彻底破碎,咬牙切齿地拽住宁楚的手腕,阻止他离去。他知道宁楚并不是说出来吓唬人的,以他的性子,这事是真的能做出来的。

    宁楚回头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道:“那么,契约成立。亲爱的床伴,请多多指教。”

    跋锋寒的嘴角一抽,总觉得“床伴”那两个字从宁楚嘴里说出来,竟无比的刺耳,就像是某种可以用过就丢的廉价工具……

    作者有话要说:嗯……床伴关系确立……嘿嘿嘿嘿……算了……不吐槽了……否则又会有人说我剧透了~~~我咬手绢……忍住……

    29

    29、第二十九章 追杀  

    确立了床伴关系后,跋锋寒还想再接再厉继续履行床伴的职责,但宁楚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毕竟虽然是双修,但多做反而伤身,这点身为医生的宁楚还是知道的。

    他们简单地洗了个澡,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宁楚还托小二给他买了一件新的白衣换上。他洁癖的毛病,在和侯希白相处的那些天被惯得越发厉害了。同样是穿白衣,侯希白是只要有条件,就会每次洗澡后都换一件新的,而且旧的都是用过就扔掉的。虽然料子并不见得都是好的,但每天这么换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宁楚自己是拿着步三爷赚的巨额医疗费挥霍无所谓,但他却从没看到过侯希白有什么营生。

    难不成真是被人包养的小白脸?宁楚在那些天中也不是没有恶意地猜测过。不过后来经鲁妙子证实,那名誉天下的侯希白居然还是个童子鸡,宁楚便知道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