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4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65335的网站从必发怎么看足彩结果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年,竟然忘了自己今天来见他的本意就是想要杀了他,点头泰然道:“很好,我等你。你走吧。”

    寇仲在一旁听的都快吓掉了半条命了,邪王的武功有多高他虽未亲身体验,但也知道就算他和宁楚两人拼命,也绝对打不过人家一只手。所以在一听到石之轩放他们走,生怕他反悔,忙不迭地拽着宁楚往人群里走去。

    石之轩站在原地,看着宁楚的身影淹没在茫茫人海中,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掌心中那枚银针,长长地叹了口气。

    今日之事,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计划。

    原本是想杀掉这个宁楚,让侯希白彻底断念来着。

    不过现在,他竟然觉得,这样的少年,也不亏得侯希白念念不忘……

    %…………/…………%…………/…………%…………/…………%

    寇仲急吼吼地带着宁楚很快地回到了东郊的宅院里,本来还打算去和徐子陵会合救出傅君瑜,但是一见宁楚的神态有些不对劲,便不敢离他半步,一直在旁边劝着。

    “小楚,既然老跋不是抛弃你的,你就要想开点嘛……”

    “那个侯希白真不是个东西,哪有感情的事情还找师父插手的?”

    “小楚,听我的话,别和石之轩硬扛上,他今天可能心情好,才放走了你,若下次他精神再分裂,你连他十招都敌不过……”

    “小楚,若你想老跋了,我这就带你去追他行不?”

    寇仲磨尽嘴皮子,也没换来宁楚吭一声。宁楚就那么呆呆地坐在床边,眼神都没有了焦距,好像一个失去灵魂的瓷娃娃。

    “小楚,”寇仲扳着他的双肩,迫他直视着他,不同于徐子陵的盲目,寇仲早就看出来跋锋寒和宁楚之间相处的不和谐,根本不似一对情侣。

    寇仲想了想,盯着宁楚的双目,认真地说道:“小楚,其实,你是不是并不爱跋锋寒?今天你的失常是不是有其他的缘故?”

    寇仲的话音刚落,就目瞪口呆地看着宁楚眼中雾气氤氲,瞬间聚集的泪水夺眶而出。

    寇仲被骇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就那么呆呆地看着那滴晶莹的泪水蜿蜒滑过白玉般的脸颊,无声地掉落在白色的衣物上滚落了几圈,最后晕染开来。

    不同于寇仲以往见到他人的哭泣,宁楚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的表情,甚至连伤心的神色都算不上,仍是那么面无表情冷漠得仿若冰山一般,若不是亲眼见到那泪珠落下,寇仲几乎要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寇仲却知道宁楚不是不伤心,而是伤心到了极点。

    不知道为何眼前这纤瘦的少年如此的伤心,寇仲猜不出来,因为他已经完完全全地封闭了自己的内心,旁人再也进不去了。

    一想到这里,寇仲胸中就升上一股怒气,身体比头脑快了那么一步,直接揽住对方的身体,狠狠地对准他肖想已久的唇吻了下去。

    如果他封冻住了内心的话,那就让他融化好了。

    宁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天津桥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东郊宅院的,他的脑海里就像有个播放器,违反他意志般地,不断地播放着石之轩说他是残次品的那一幕。

    心中升起的寒气,慢慢地把他所有的感官都冻了起来。他感觉不到外界的一切,甚至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感觉不到了。

    他还算是活着吗?

    其实,他根本就已经死了吧……

    这一世的他,只是他自己的幻觉吧?

    宁楚的内心,其实非常的脆弱,自己命悬一线的生命,随时就像是走在悬崖边上一般。渴望有人对他付出关爱,却总是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坦然接受。

    原来一切的症结在这里吗?

    原来是因为他,是个残次品吗?

    宁楚把自己封在保护壳中,拒绝一切外界地呼唤,然后他感觉一股热气莽撞地冲了过来,破开了他体内的寒气,硬生生地把他从保护壳中拽了出来。宁楚感到自己像是要被对方整个吞噬掉了,那股烈焰焚烧着他,缺氧的感觉让他的头脑都昏沉起来,过速的心跳让他感到无比的惶恐,却一点濒死的感觉都没有,对方灼热的长生气势如破竹地传输到他的体内,延续着他脆弱的心脉,挑起他体内潜藏已久的魔种。

    “唔……”宁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想别过头推开寇仲。上次在洞穴中的擦枪走火,他之后没有提起来,是因为那件事不怪寇仲和徐子陵。道心种魔大法的威力,道胎魔种之间的吸引力,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换成寇仲和徐子陵也是如此。

    就像是飞蛾知道火焰会焚身,也克制不了扑向火焰追求光明的本能一样,宁楚无法控制自己求生的本能。而寇仲就更加无法控制自己对宁楚隐秘的欲望。

    怀中的少年冰冷如雪的容颜上沾染了晕开的绯色,就像是冬日枝头乍开的梅花般令人血脉贲张。那被染上颜色的薄唇中轻吐而出的喘息,那冰冷的眼眸中透出的雾气,竟比他所做过的荒唐梦境中还美上百倍。

    现在宁楚并不是朋友之“妻”了,寇仲

    40、第四十章 绝不后悔  

    胸中禁锢着的猛兽冲破了栅栏。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少年产生了异样情怀,只是知道不想再看到他冰冷的表情,像是没有人要的孩子一样,渴望他人的爱护,却又生怕会错意,而把自己关在旁人无法碰触的角落里,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却想用自己的热情融化他。

    寇仲竭尽所能地依靠着本能亲吻着对方,追逐着躲避着他的薄唇,恨不得把他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寇仲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像是燃烧了起来,只有眼前的人才能给他清凉的感觉,更加狂热地索求过去。他感到自己好像把对方压在身下,肆意地摩挲着,手掌下传来冰凉舒适的感觉,慢慢地,极有耐性地让对方冰凉的身体也升高了温度。

    “放……放开……”宁楚无力地推着压在他身上的寇仲,却知道自己的这点力道实在是不够看的。他的身体早就被跋锋寒开发得无比敏感,更别提寇仲身怀他无法抗拒的长生气,只消一碰他,他就立刻缴械投降。

    宁楚不知道寇仲什么时候对他抱着这样的感情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人会变成这样。

    竟连朋友都无法做了吗?

    宁楚清晰地感觉着自己身体某处的变化,越发自暴自弃起来。

    这样的他,恐怕确实是残次品吧……

    宁楚眨了眨眼睛,发觉自己眼眶有些湿润。

    他什么时候哭了?看来是体内的盐分太多了。

    宁楚扭过头去,打算用手背把眼泪擦干,却在朦胧的视线里,看到徐子陵竟站在门口那里,也不知道来了多久了,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嗯………………石爹乃这么一句话,彻底断了小楚主动和你相认的念头啊~~~以后你有的受苦喽~~~~咔咔~~~~

    至于寇仲……徐子陵……嗯……我不说啥了…………

    41

    41、第四十一章 缘分  

    “砰!”

    寇仲被徐子陵一拳直接轰在了床内,虽然徐子陵这一拳根本没有用上内力,但由于寇仲完全没有准备,直打得他头昏眼花,吐出了一口血,才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徐子陵怒目切齿的表情。

    寇仲在那一刻时,还有些迷茫的,不明白为何一向温和的兄弟会气成这样,刚想开口发问,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了床上被他折腾得很厉害的宁楚,不由得呆若木鸡。

    宁楚衣衫不整地躺在那里,脸上还挂着两道未干的泪痕,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布满了醒目的痕迹,每一道都是他刚刚弄出来的……

    徐子陵气得手直哆嗦,他生气寇仲,更气他自己。

    因为在看到刚刚那一幕时,他竟然大脑一片空白,即使看到了宁楚推拒着寇仲,他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清清楚楚地看到他脸上的泪水时,才幡然醒悟,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寇仲张了张唇,想要对宁楚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是化为一声叹息,避开徐子陵的目光,直接下床走了出去。

    徐子陵也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屋内只剩下他和宁楚两人的呼吸声后,见宁楚一动未动,便想走过去帮他穿好衣服。

    可是在他的手刚伸了过去时,却听到宁楚哑着嗓子急忙道:“别碰我。”

    徐子陵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继续也不是,收回也不是。他心中充满着酸楚,他不知道为何寇仲会做出这样的事,现在弄得宁楚连他都不信任了。

    但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徐子陵的心中突然响起,难道他值得信任吗?难道他能说他心中根本没有那样的念头吗?

    徐子陵伸出去的手化掌为拳,慢慢地,艰难地收了回来。

    宁楚却没注意到徐子陵纠结的表情,他让徐子陵别碰他,是因为他没忘了徐子陵也身怀长生气,万一和他再擦枪走火,可就再也没救了。宁楚倒不觉得徐子陵会对他下手,而是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反把他扑倒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宁楚调整了一下呼吸,平缓了骚动的内息,半晌过后才缓过劲来问道:“黑墨呢?”

    徐子陵犹自沉浸在自责悔恨中,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宁楚是在和他说话,“它去郊外的山林里自己捕食去了。”

    宁楚哦了一声,知道黑墨大概吃不惯宅院里特意为它准备的食物,作为一只生长在丛林中的黑豹,黑墨更加喜欢吃自己抓来的食物。宁楚撑起身,慢慢地穿好衣服,低垂着头淡淡道:“你们还要在洛阳呆一阵吧?明天我就先走了。”

    徐子陵闻言一震,心乱如麻地问道:“你要走了?要去哪里?”

    宁楚把弄得混乱的发髻拆开,瀑布般的黑发流泻而下,正想重新把头发整理一下梳起来,听到徐子陵的问话时不由得一愣。他要去哪里?他能去哪里?想到今日见到的石之轩,虽然自己夸下海口,发誓终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他,但他也知道那只不过是一时的气话。

    他怎么能杀得了石之轩?别说他的武功不够,可能也就只能在这个世上多活几年而已。说到底,他只不过是个残次品。

    所以,他又能去哪里?宁楚拢着头发的手一放,默然道:“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能呆在这里了……”今天的事,寇仲纵然有错,但也不能全怪他。宁楚知道寇仲的失控,大抵应该起源于洞穴中的那一吻,也许从那天起,寇仲便对他变了心思。归根结底,若不是他练的这个邪门的武功,又怎么会变成这种状况?纵使他们再装聋作哑,把今天的事情当做没发生,以后肯定也会有出问题的一天。

    徐子陵看着宁楚披散着长发,更显得他那张巴掌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