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5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票开奖时间是几点3dpk10人工计划软件群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由妃暄给我压阵,可以不用楚弟涉险了。”

    宁楚皱了皱眉,他刚刚光听侯希白的足音,就知道他内伤没有痊愈,即便有了师妃暄助力,为何还要急着撇开他呢?看着侯希白脸上那种不太自然的笑容,宁楚心里掠过一丝不悦。

    看来是他把侯希白当成生死之交,而对方并没有把他放在同等的位置上。

    而显然,师妃暄是他可以托付性命之人。

    宁楚一时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只听着自己仍是淡淡地说道:“那好,我就此告辞。”说罢也不再去看侯希白的脸色,直直地穿过庭院推开大门而去。

    师妃暄若有所思地看着侯希白失魂落魄的表情,浅浅笑道:“看来希白是非常重视宁公子哦!竟不想让他去涉险,难道就忍心让我去?”

    侯希白收回目光,苦笑道:“妃暄你居然取笑我。莫要忘了,杨虚彦请了婠婠助阵,是你主动来找我的。楚弟和此事无关,我不想他卷入我师门的争斗中。”其实侯希白自己知道,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没说出口。那就是中秋那晚,他窥到了他师父的那种目光,竟然心惊肉跳,再也不想他们有相遇的机会。

    师妃暄抿唇一笑道:“是是,妃暄是自讨苦吃,只是宁公子虽然面上不显,但看起来很伤心呢!”

    侯希白唇边的苦笑更深了,手中的折扇一拍掌心,叹气道:“等此事了结,我再去和他解释吧。”他的目光落在了才刚刚结出花苞的桂花树上,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到今夜子时的印卷之争上。

    真心喜欢一个人,自是想要护得他周全,不想他受到半点伤害,他自觉自己做得很对……

    师妃暄则把侯希白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暗暗摇了摇头。虽然她对宁楚的了解不深,但她置身事外,往往看得更清楚。

    对方身为一个男子,又怎肯如女子般被人保护?这般见外地拒绝,恐怕对方心里并不好受。

    只是这些事情,她身为方外之人,又怎么方便说出口?而且情关一向难过,其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师妃暄含笑不语,适时地把话题往其他地方引去。

    %…………/…………%…………/…………%

    宁楚漫无目的地在成都街头乱晃,再无半点兴趣去看周围的街景风物。

    他接下来去哪里?这就回幽林小筑吗?

    可是他又担心内伤未愈的侯希白在印卷之争中处于下风,可随即又自我厌恶。人家都说明白了不用他多管闲事,他还往上凑什么啊?

    宁楚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这么别扭,也许是这一世,头一次被人拒绝的原因。若换了跋锋寒他们,肯定不会推三阻四的不让他去,说什么都会拽着他一起的。和那三个小强出生入死好多次

    54、第五十四章 拒绝  

    ,宁楚已经习惯了看好他们的后背,替他们治伤,然后同样的把自己的生命也交付出去,不论什么事,都会赴汤蹈火。

    当然,除去已经变了质的关系,他们之间还是很好的兄弟。

    宁楚想到双龙,头疼地皱了皱眉,然后被他甩了甩头先撇到一边,专注地去思考侯希白的这件事。

    他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因为他和侯希白并没有这种过了命的交情?才显得生疏吗?说起来,他和侯希白也只不过是泛泛之交,顶多算得上是诗词音乐等等文雅的事物上谈得来的朋友,有过几次旅伴的经历,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了。

    难道是他自作多情了?侯希白对什么人都温柔健谈,热情中不忘带着几分疏离,倒是很容易被人误会。

    宁楚心神不属地晃入一条小巷,心想中秋那晚,究竟是谁不顾石之轩的震怒,反射性地挡在他面前的?

    那晚之后,他就把侯希白当成了真正的兄弟,可是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宁楚在狭窄的小巷中停下脚步,轻声叹了口气,打算调转方向,此时就回幽林小筑,说不定还能赶上他姐姐做的晚饭。

    可是没曾想刚转过身,就看到他的身后竟跟着一个人。他一路上想着心事,竟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跟踪了。

    此人站在巷子的影子里,身型高大,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腰间挂着长剑。他乌黑的头发整齐地梳向脑后,结成雯髻,露出高广平阔的额头,似蕴藏着无穷的自信和智能。英俊高贵的容颜上,他那对挺直的鼻梁和坚毅的嘴角,形成鲜明对照,冷酷无情的眼睛锐如鹰隼,一眨不眨的凝视宁楚。

    宁楚只是一愣,便看到此人腰间眼熟的影子剑,淡淡戒备道:“影子剑客,不是从不给人看他的真面目吗?”

    杨虚彦的脸上露出一抹冷酷无情的笑容,握住影子剑的手一动,冷笑道:“死人无所谓!”

    话音未落,满天的剑光夹杂着冰冷的杀机迎面袭来。

    作者有话要说:关键时刻照例是关键君出场…………小杨…………你胆也恁肥了…………居然敢向小楚下杀手…………你不知道连你师父都不敢动小楚一根汗毛咩…………

    嘤嘤嘤嘤……今天加更~~~~不是万人坑加更那章,实在是因为父子党围观同学写了两篇加起来有九千字的长评,还有财务杠杆同学也写了长评,加起来有一万字了…………我无以回报,只好加更了~~~~这章有五千多字,应该足够有诚意了吧~~~~新鲜出炉的啊~~~~

    既然今天的章节是加更,明天晚上五点照例会更新的,如果我能码的出来的话……嘤嘤嘤嘤……这下彻底没存稿了……心里好没底…………

    还欠大家一章万人坑加更的~~~先欠着欠着…………

    至于父子还是NP,大家可以继续争论……因为现在是侯希白的戏份时间,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和石爹相认,否则小白就彻底没希望了………………

    大家继续把长评向偶砸来吧!!!每积累到一万字长评我就加更一次!!!………………嘤嘤嘤嘤…………我说出来了!!我居然说出来了…………放话了…………我好不安啊………………纠结ING………………我……我好怕大家用长评淹没我啊………………又怕没有长评…………翻滚纠结ING………………最近真的是很忙……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来找我“谈心”的编编就有六个…………嘤嘤嘤嘤……应付她们催稿的聊天字数,都可以写出来一章了…………嗷嗷…………

    55

    55、第五十五章 杀人游戏  

    依着宁楚对杨虚彦的了解,他曾自己说过,每次刺杀都会经过精密的观察和策划,所以当看着没有带着面罩的杨虚彦时,宁楚便知道这次两人狭路相逢只是一次意外。

    大概杨虚彦是在成都街头看到了他,突然起意想要除掉他,正好去掉今夜的一根刺。

    宁楚转瞬间想到了这些,此时见杨虚彦右手一动,便迅速向后退去,企图用轻功来摆脱对方。

    可是对方的幻魔身法要比他还快。

    尽管比不上石之轩幻魔身法的速度,但杨虚彦使用起来,更是巧妙地利用了阳光照射不到的死角,在白日里犹如幽灵一般神出鬼没。

    一时间,宁楚只能见到一个黑影快速地在视线里闪烁着。

    然后一点剑芒,正在他眼前扩大。

    一股无坚不摧的剑气,透过长剑侵来,使他呼吸顿止,全身有若刀割。

    倏然间,剑芒从那一点爆开,剧盛无比,四面八方尽是呼啸的剑影芒光,虚实难测。眼前点点剑芒从各种角度反射着阳光,不断炫闪,使宁楚睁目如盲。若换了其他人,恐怕会手忙脚乱,但宁楚已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神乎其技的影子剑法,虽然上次是旁观寇仲与其交手,但也发现了这影子剑法的要诀就是既快又花,主要是扰人视线。他干脆把双目闭紧,隔绝了那种难受的感觉,单纯凭感觉作出反应。

    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不得不佩服石之轩,教出来的两个徒弟,都各自创出了一套武功。侯希白的美人扇法,杨虚彦的影子剑法,都是江湖上排的上名的。由此可见石之轩的武功有多强横。

    “叮!叮!”

    宁楚一甩腰间的灵犀剑,巧妙地运用灵犀软剑的柔软特性,避开影子剑的锋芒,用灵犀剑缠绕住影子剑身,再利用反弹的气劲绞击而去。他清楚知道只要失去先机,给这个可怕的刺客把剑势尽情发挥,自己休想有反击的机会。

    杨虚彦中途变招,剑换左手,竟巧妙地撤出了宁楚软剑的包围圈。若知江湖上用软剑的人本就极少,大多是因为软剑的材质难以寻觅,所以杨虚彦出道以来,还未曾碰到过一个使用软剑的敌手。此时忽见宁楚弹出软剑,竟起了好武之心,杀气弱了几分,倒想看看宁楚的软剑是怎生个用法。

    宁楚得到这把灵犀剑之后,除了和石之轩过招时亮出来用过,这三日内也自行琢磨过。再加之石青璇给了他一本灵犀剑谱,虽然用起来还不甚熟练,但却也能使个大概。

    软剑因为材质特殊,可以弯折不断,所以也可以当做软鞭使用,若得真气灌注其间,更可以让软剑绷直,随心所欲,变成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所以灵犀剑法走的是剑走偏锋之意。往往出人意料,各种诱敌深入的招式层出不穷,宁楚本就因为打算帮助侯希白,这三日间苦心钻研,虽然还没有得其精髓,但他挥剑信手拈来,绝不按部就班,倒是巧合了灵犀剑法的宗旨“出其不意”,虽然初时有些生疏,但很快就顺手起来,一时倒也让杨虚彦手忙脚乱。

    据宁楚对杨虚彦的分析,这个影子刺客为何追求一击必中,为何刺杀前要研究好对策和周围的环境,除了他此人本身谨慎小心的性格外,其实从侧面反应了他自己对自己的武功并不自信。

    否则换了石之轩去杀人,才不会想得那么复杂,直接出现,杀人就可以了。

    只要挫其锋芒,便可以让他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也是为何杨虚彦在刺杀寇仲无果之后,迅速离开的原因。

    所以宁楚手中的灵犀剑越来越快,再加之他可以看穿一切弱点的那双利眼,专挑杨虚彦薄弱的地方刺去,引得他闪出更多破绽。

    杨虚彦脸色凝重,他没有料到宁楚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他本以为对方的武功再高也不会高过寇仲和徐子陵,但对方的内力确实不强,但武功招式就好像是天生克他的影子剑法一般,让他无法施展开来。难道天下除了他师父石之轩,竟有另一个人会如此了解他的剑法吗?

    或者,干脆就是他师父教导出来的?

    杨虚彦心中一乱,手中的剑法更是漏洞百出。

    宁楚看准一个空档,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他本就不是什么圣人君子,既然对方是来杀他的,那他给他身上刺一个窟窿,应该不算什么吧?正好还帮了侯希白。

    可就在他打算在杨虚彦的右腿上刺下一剑时,忽然感到身后压力剧增,暗叫声不好,他没想到一直独来独往的杨虚彦竟不是一个人来的,没有提防身后有人。正想避开时,但对方有心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