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8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这样登录兴发娱乐官网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它好像是带来了什么信。”跋锋寒扭过头,看到了地上飘落到一旁的白纸,提醒着专注看着黑墨的宁楚。不是他要破坏他们的重逢,而是石之轩随时有可能回来,黑墨明摆着是趁对方不在才偷溜进来的。

    宁楚闻言推开压在他身上的黑墨,盘膝而坐捡起身畔的白纸。

    上面只是写了三个字:“龙泉见。”字迹俊秀飘逸,曾看过许多侯希白字画的宁楚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出自他的手笔。

    宁楚静静地看着手中的字条,久久回不过神。虽然知道侯希白他们肯定是追着他来了,但那也只不过是猜测,此时终于见了侯希白的字条,心中涌上的温暖几乎要将他溺毙。

    “写着什么?”跋锋寒看到宁楚一见到那字条,就像是失了魂一般,不由得心下泛酸。

    宁楚直接把字条翻了过来给跋锋寒看,趴在宁楚肩上的黑墨还像是没亲热够,大头蹭着宁楚的脖颈,像是个撒娇的大孩子,喉咙里不时哼唧几声。宁楚待跋锋寒看完后,一收手,便把字条碾成粉末,随手洒在地上。

    “龙泉上京是大草原东北最具规模的城市,仿造长安而建,人称塞外小长安。听说过不久,粟末部的开国大典将在龙泉举行,那里龙蛇混杂,估计是个脱身的好地方。”跋锋寒对塞外的形势很熟悉。

    “好,我们去龙泉。”宁楚知道光是自己,是无法顺利摆脱石之轩的。他也决定这次甩掉石之轩后,一定要不顾一切地奔回幽林小筑,求助于他姐。看他姐这十多年来生活逍遥无比,肯定对付石之轩是超级有手段。而且算算日子,石青璇和岳天也快成亲了。宁楚想了想,止住黑墨的玩闹,捧着它的大头,认真地说道:“黑墨,和希白他们去龙泉吧。我们在那里见。”

    黑墨刚见到宁楚,又怎么肯轻易离开,打着滚赖在地上死活不肯走。

    跋锋寒恨不得这个大型电灯泡赶紧消失,却知道这几个人中,黑墨最讨厌的就是他,他若是一开口赶它,黑墨肯定就要拼死留下来了,便不敢多说一句话。

    可是这次黑墨却是打定主意不再离开。

    黑墨素来都听话,最多也就是因为吃的和宁楚撒撒娇,这次史无前例的发起疯来,宁楚竟不知道如何教育它。趴在那里的黑墨能有两米长,宁楚就算拖着它的后腿把它打包扔出去都有些难度,更何况黑墨又不可能顺从地让他摆布,这一人一豹便扭打起来。

    正在纠缠间,一身戾气的石之轩推门而入,看到在地上滚成一团的黑墨和宁楚,明显愣了一下。

    宁楚被黑墨整个人扑在身下,黑墨危险的爪子正按在他的胸膛。宁楚的衣衫凌乱,在黑豹光滑墨色的毛皮下,更衬得他肤色晶莹如玉,加之黑豹健壮的躯体,对比之下他纤瘦羸弱,仿佛脆弱得不堪一击。

    “你们……”石之轩的大脑短路了一下,虽然他反射性的想直接把这头大胆的黑豹击毙扔出去,但却也知道这头黑豹的分量要可远比躺在床上瘫痪的那一个重要,只能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我要去龙泉。”宁楚索性不和石之轩解释,黑墨寻着他的气味追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为何去龙泉。”石之轩皱眉。

    “去给他买药。”宁楚一指床上的那位,跋锋寒在石之轩进来的那一刻便很聪明地闭眼装睡,省得风暴波及无辜,殃及池鱼。

    “对了,黑墨我也要带着。”宁楚摸了摸黑墨的大头,决定再也不和它分开了。就算是石之轩也不行。

    这是宁楚这三个月以来的第一次提出的要求,石之轩又怎么可能拒绝。

    只是石之轩很怒,看着宁楚一脸坦然地任那头黑豹压在身下,更是无名火起。但他也知道再继续呆在饮马驿,恐怕会引得更多的人来抢夺邪帝舍利,他早就想走了。只是没想到不光要带着那个跋锋寒,还要加一个畜生!

    邪王的脸仍然面瘫着,可是心中早就扭曲了,按着门框的手深深地陷进了木条。

    他后悔了!是的!他后悔了!早知道当初就拼着在外面淋雨,也不会来饮马驿投宿了!

    作者有话要说:邪王大人,挺住啊!!!!!这才刚开始………………远目………………

    78

    78、第七十八章 忍  

    在石之轩的字典里,第一页就是“忍”这个字。

    为了学到正派功法,完善自创的不死印法,他曾经隐名埋姓拜在四大圣僧门下,做了三年的和尚。

    为了逃避四大圣僧的围捕和宁道奇的追杀,他曾改名换姓地逃了三年。

    所以石之轩一直觉得自己能练成绝世武功,一直和他的忍功密不可分。

    但是他却知道在他被江湖人封为邪王之后,他便把他字典里这一页的“忍”字撕掉了。毕竟人到了这样的境界,就无须再忍,而是变成别人忍耐他了。

    然而,石之轩悲摧的发现,时至今日,他竟然还要忍。

    他堂堂的一代邪王,居然变成了马夫……

    其实在这之前的三个月,他也是如此,但那马车中就只有他的青璃一个人,他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做马夫,但现在车里多出来一个人一个豹子,他的青璃完全围着他们转,让石之轩强烈感到自己其实就是个马夫。

    但是他憋气归憋气,却根本无法更改现今的状况。他总不能让那个瘫子来赶马车吧?还有那个黑豹,就算是在车厢里睡觉,马都觉得战战兢兢的,更别提探出头来了。他更不可能让他的青璃来赶马车,所以只好万分不愿地挥着鞭子,还要小心手中的力道不要把马直接抽死。

    听着车厢外震天响的马鞭声,跋锋寒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躺在黑墨身上的宁楚。他自然知道外面的石之轩在生什么闷气,从他对他一直都没消弭过的杀气,就能猜得出来。虽然身处在杀气弥漫中很不舒服,但跋锋寒也渐渐适应了这种修炼,心志竟锻炼得更上了一层楼,可以视石之轩的杀气于无物了。

    宁楚感到跋锋寒的目光,以为他需要喝水,便从黑墨的身上爬起来,拿起一边的水壶,扶着跋锋寒坐起身。

    跋锋寒喝了一口水,视线却没有离开宁楚,他们重新上路后,宁楚自然没有再穿女装。而是换了一身室韦人的打扮。长发披散,身穿革服马甲,袒臂露胸,更衬得肌肤白皙如同美玉。

    这种装扮在草原上非常普通,可是宁楚穿起来,却格外惹人注目。尤其宁楚□穿着切合身材适合骑马的长裤,越发勾勒得他腰细腿长。那两条笔直修长的长腿,看得跋锋寒双眼发直。更遑论那莲藕般的双臂和若隐若现的春光就在他眼前晃悠,跋锋寒就算喝再多水都觉得喉咙干渴,终于忍不住伸手探了过去。

    当手掌接触到滑腻的触感时,两人同时呆住了。宁楚忍着怒火,冷冷问道:“你什么时候能动的?”

    跋锋寒吞了吞口水,仍似不相信自己可以动弹了一般,在宁楚的身上又摸了几把,这才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就在刚刚才确定。”

    宁楚直接把手中的水浇到跋锋寒身上,然后一甩车厢帘,走到马车外面去了。被吵醒的黑墨抬起头来,迷茫地看了跋锋寒一眼,然后嘟囔了一声,换了个姿势继续酣睡。

    跋锋寒抬手抹掉脸上的水珠,还没等他的手放下时,就听到车厢外一声咆哮,宁楚又被原封不动地扔了回来。跋锋寒笑得灿烂,心想他和岳父大人果然还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穿成这样的宁楚绝对不能让他在人前抛头露面。

    宁楚拢了拢头发,不解石之轩为何看到他出去就发那么大的脾气。草原虽然才进入春季,但白天的太阳已是很炽烈,坐在车厢里简直就和蒸笼一般。室韦人的衣服清凉舒适,正适合这种气候。宁楚其实更想把头发盘起来,但是那样不伦不类,只好那样披着。

    “至少,里面穿上一件吧。”跋锋寒实在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道。

    宁楚拧起眉,不悦道:“哪有那样穿的?”他懂不懂什么叫入乡随俗啊?

    跋锋寒也不再说话,而是撑起了身子,直接身体力行地把宁楚压在了身下。

    宁楚一愣,还没意识到跋锋寒想要做什么,而在看到跋锋寒低下头,胸前传来熟悉的酥麻感后,不敢置信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

    “快起来……呜……你舔哪里呢!”

    马车明显颠簸了一下,然后好像是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传来。

    “嗯啊……快放手!”

    黑墨抬起了头,没有焦距的金黄色眼瞳朝这边看来,然后瞬间意识到它看到了跋锋寒正在欺负它的宁楚,立刻吼了一声。车外的两匹马听到吼声,飞快地奔驰起来,一时马车上下颠簸不断,饶是宁楚身怀内力,也一时头昏眼花,无力再对肆无忌惮地跋锋寒抗拒。

    跋锋寒在黑墨的爪子刺进他的脖颈前,适时地放开宁楚,然后满意地看着宁楚胸前留下自己所制造的靡乱痕迹,“这下你就不能这么穿了吧?”跋锋寒遗憾地舔了舔嘴唇,若车外驾车的不是石之轩,或者他身边没有个碍眼至极的野兽的话,他才不会放过宁楚。在奔驰的马车上做,也是极有情趣的。

    宁楚低头一看,脸黑了一半。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歪在一旁,做瘫痪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宁楚冷哼一声,只好从包袱里翻出来一件衣服换上。一边换一边眯起眼睛思考该如何报复跋锋寒。已经在他的药里加了双倍的黄连,可是好像这种惩罚对跋锋寒没有什么用……

    此时失控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一个急刹车之后,黑着一张脸的石之轩揭开车帘而入,直接把跋锋寒丢到车夫的位置上,冷冷道:“既然你能动了,换你来驾车。”

    跋锋寒倚着车厢,拿着那根已经折成一半的马鞭苦笑。但这却难不倒从小生长在大漠的他,跋锋寒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把手指放在口中,吹了个口哨,指挥着马匹继续前进。

    宁楚却知道跋锋寒虽然能动弹了,可是却并不是真的全好了。他掀起车帘,发现跋锋寒坐得笔直,但却可以发现他的额角已经渐渐渗出了细汗。

    石之轩正享受着和儿子同处在车厢中的感觉,搜肠刮肚地想着开场词,还没等想好,就发现他的青璃直接没理他,一甩车帘,直接走出去陪外面那个臭小子了。石之轩愣了片刻,才挑起车帘一角,看着那个臭小子竟然整个人靠在了他的青璃肩上,即使看不到他的脸,石之轩也能想象得到,那张脸上肯定挂着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欠揍笑容。

    “嗷!”身后传来黑墨的低吼声。

    石之轩扭头看着肩上那个黑黝黝的爪子,和那盛满同情的黄金色眼瞳,真想一掌把这个通人性通得可怕的豹子扔下去。

    可是他也只能是想想。石之轩咬牙握拳,忍,他只能忍……这种需要忍耐的感觉,真的是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宁楚根本没注意到石之轩纠结的心情,他正在跋锋寒的指导下学习如何驾马车。初时还有些生疏,但很快便学到了诀窍。在车厢内和车厢外看到的景象完全的不同。沿途尽是疏密有致的原始森林,覆盖着高低起伏的山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