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8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下载吉林彩票十一选五香港买马网站王中王资料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被温水包围着的舒适,就算他们两人都会内呼吸,可是却时常有被灭顶窒息的感觉,这种几乎被溺死和不断被拯救的快感,他已经许久没有尝到了。他虽然知道这样下去不好,但唇舌交缠相依,全身心都对对方敞开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

    在唇舌纠缠间,徐子陵还不忘叮嘱道:“小楚,以后不许对其他人下手,你都有我们三个人了,还不够吗?”

    “嗯……三个人?”宁楚一怔,他在说什么?

    徐子陵爱怜地吻了吻宁楚红得几乎滴血的耳垂,然后撑起身子,低头看着宁楚,郑重地说道:“在赫连堡那晚时,我们三人以为无命幸存,便索性把一直以来避而不谈的问题摊开谈了一下。我们谁都不肯退让,最后决定三个人同时守在你身边。”

    “什么?”宁楚涩涩地反问道,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徐子陵甚少看到宁楚如此可爱的表情,忍不住俯身又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轻笑道:“等我们征得石之轩他老人家的同意后,就带着你离开。你若是喜欢在小谷定居,我便陪着你。若是倦了厌了,就陪你去游览天下,侯希白在各个城市都有落脚处。若是想起了寇仲,就去他的少帅军慰问慰问他。所以,我们要看好你,不让你出墙……嗯?这是谁做的?”

    徐子陵的语气一凝,中断了对美好生活的臆想,眯起眼睛看着宁楚凌乱的衣衫下,锁骨上那些明晃晃的吻痕,表情危险至极。

    宁楚还在消化刚刚听到的话语,顺着徐子陵的视线看去,发现自己身上还留着白天跋锋寒强制自己换衣服所做出来的那些痕迹,反射性地回答道:“跋锋寒就在隔壁……”

    作者有话要说:嗯…………这章确定了NP的基调…………我觉得铺垫的还不错哈~~~那三个人只有在自知必死的时候,才肯面对这个尴尬的问题,而后来又没死,所以斟酌之下,只能按照原来的约定办了。不过,嘿嘿,谁都不会就这样甘心滴~~~~~~

    但是……他们算错了啊…………不是三个人啊…………

    至于石爹呢?石爹在喝酒……………若是知道自己宝贝儿子被私下瓜分了之后,肯定更要暴走………远目………………

    长评又积累到一万字了-,明天加更…………若是我码得出来的话…………嘤嘤嘤嘤~~~~

    81

    81、第八十一章 未来  

    徐子陵没料到在这茫茫的大漠中,宁楚会和跋锋寒重新碰到一起。别说这种事情发生的机率少得可怜,但看跋锋寒在石之轩守在身侧时,都可以对宁楚做出这样的事,可见他们的感情愈发的突飞猛进了。

    徐子陵虽然知道跋锋寒和宁楚的开始并不算美好,但两人终究是维持了那么长时间的床伴关系,尽管宁楚表示对跋锋寒并不介意,但徐子陵敢肯定跋锋寒对宁楚可不是普通的在意。

    两人在大漠的这段时间里,徐子陵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却敏感地捕捉到了宁楚眼中掠过的一丝不自在,便知不管发生了什么,跋锋寒终是在宁楚的心中有了一点位置。

    赫连堡之战那夜他们所做下的约定,尽管这不是自认为最完美的结局,可表面上都暂时认同了那个约定。他们三人自以为在生死面前做出了最大的让步,结果到头来才发现事情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更糟。

    徐子陵相信,其他两个人的想法肯定也是一样的。不能独占宁楚的情况下,更加也不可能再把他往外分出去。

    若是此时换了寇仲在场,肯定会直接跳起来冲过去找跋锋寒用武力单挑,侯希白的话,约莫也会摇着扇子挂着风度翩翩的笑容走过去谈判。但徐子陵却知,他们三人虽然已经做好了约定,但宁楚若是不允的话,那一切都是白扯。

    如果到头来,宁楚反而被其他人勾搭走了……

    徐子陵强压下想要冲过去痛扁跋锋寒的欲望,翻过身来把宁楚抱在怀中,一下一下地摸着他柔顺的长发,柔声问道:“小楚,刚刚我说的建议怎么样?以后我们陪着你,如何?”

    换了个姿势,身上没有了压迫感十足的重量,宁楚的心也随之放松了下来。再加之身旁徐子陵的体温,在草原冰冷的春夜中更加显得温暖,让他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帐篷内的烛火还在跳动着,映得家具影子在帐篷上摇晃,看得宁楚一阵出神。

    徐子陵也没催促他,自从宁楚在他面前被石之轩带走后,他日夜寝食难安,此刻真正地把他拥在怀中,才渐渐有了真实感。闻着宁楚身上传来的淡淡草药香味,享受着这夜半无人私语时的美妙感觉,大战之后,连日赶路,都没好好休息过的徐子陵竟有了昏昏欲睡的困倦,直到怀中传来一声长叹,打破了帐篷内的静谧。

    “我……从没有考虑过以后的事情。”

    徐子陵闻言一震,困意立刻不翼而飞。低头对上宁楚黯淡的双眸,徐子陵心中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他根本无法想象宁楚这十多年,是怎么度过的。即便是冷淡如他,也偶尔会畅想过未来的生活,可是宁楚的病,让他永远都战战兢兢地活着,无法预料下一刻是否会永远告别这个尘世。健康的人,是无法想象拥有疾病的人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看待这个世界。

    徐子陵的心像是被人重重地打上了一拳,痛得他几乎说不出话来,许久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轻声道:“那么,现在就想一想。”

    宁楚长长的睫毛动了动,认真地思考起来。他这个人戒心很重,但也仅限于陌生人。对于自己认可的人,根本就是不设防的。这也是为何能被寇仲在山洞那次得手,后来又在温泉中被跋锋寒吃掉的原因。若他对他们不信任,根本不可能让他们近身。就像尽管这些日子以来石之轩天天对他传功,可是他却一直对石之轩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像是天然有一道屏障,隔在他们中间一般。而对于徐子陵,宁楚实际上要比侯希白更加信任,毕竟是第一个破开他心扉之人,在这种亲密相拥的时刻,宁楚更加没有对他隐瞒的意思,在思考的时候,就直接呢喃出口:“其实,我也算想过,若我没有病的话,就学师父那样,游览天下,沿路采遍珍稀药材,随手治疗疑难杂症,用诊金当路费。累了,就在某处停留一阵,倦了,就在风景秀丽的地方终老。对了,还要写一本医书……”

    徐子陵静静地听着宁楚的人生计划,胸中泛起一股温馨的滋味。虽然宁楚所说的计划中,根本没有他或者其他人的影子,但宁楚的这种恬然自由的规划,也非常符合他的愿望。徐子陵也知自己的感情很淡,自小除了和他相依为命的寇仲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的人。而长大后和寇仲渐行渐远的人生理念,也使得他越发孤独。宁楚的出现,让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即使同是男人又如何?江湖舆论又如何?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认定的人,就只有宁楚。

    “……还要收养几个孤儿,虽然养孩子很辛苦很头疼,但总要有人继承我师父的医术……”宁楚还在畅想着,他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他这个人太注重实际,对自己的病又了如指掌,既然知道自己只剩两三年的命好活,那么何必再浪费感情去想以后的事情。可是徐子陵骤然间提起,也让他放松了心思,越说越细致,渐渐的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一副美妙的画面。那样的场景太过于美好,美好得就像是阳光下的一个绚烂的肥皂泡,仿佛呼吸声大一些,就会把它吹破。

    徐子陵听着怀中越来越低下去的说话声,何尝不了解宁楚的心思,更加心疼不已,抱着他的手臂也忍不住紧了紧,“小楚,我会陪着你。”

    宁楚的声音彻底地消失了,感觉着徐子陵有力的怀抱,宁楚并不觉得很痛,甚至还想他抱得更紧些。

    在他想象中,自己未来的那幅画面里,没有步三爷,连黑墨都没有,只有他自己。步三爷已经年逾百岁,黑墨的年纪在豹子中也算高寿了,他也曾想过,有师父和黑墨陪着他一起上路,也算是不寂寞……

    但是,谁不想活下去呢?

    宁楚抬起头,迎着徐子陵认真的目光,迷茫地确认着:“你会陪着我?”

    徐子陵吻了吻宁楚的额头,虔诚地说道:“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其他人会不会放手,反正他是绝对不会退让了。徐子陵在心中默默地发着誓。他虽然看起来性格淡然,但是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或者一个人,就很难再回头。

    也许在很久很久之前,他的心,就已经丢在了怀中这个人身上,再也拿不回来了。

    徐子陵的声音像是一波波温柔的潮水,渐渐地抚平了宁楚心中的不安,两人就这样互相依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直到许久之后,宁楚发觉徐子陵平缓的呼吸声时,才发觉对方已经沉入了梦乡。宁楚抬起头,借着已经变得微弱的烛火,把徐子陵眼底那深重的黑眼圈看在眼内。

    他知道依着徐子陵的武功,即便是几日几夜不眠,也不会有这么重的疲态,恐怕是他离开后的这三个月以来,他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徐子陵如此,同行的寇仲和侯希白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经过徐子陵的摊牌,宁楚便不可能再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那样,继续和他们不清不楚。只是……只是他们可能会如他们所说的那样相处下去吗?

    宁楚对他们最了解不过了,每个人都是心高气傲,又怎么可能和其他人分享爱人,若换位相处,宁楚肯定宁可退让。

    可是若连退让都不肯的话,那一定是对方让他爱恋得无法自拔……

    宁楚无法想象那种浓烈的感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更加无法想象竟然有人会对他产生如此疯狂的感情。他这辈子刚出生就被石之轩抛弃,实在是对人的感情不信任到了极点,根本没有任何的安全感。而当认识到有人深深地爱恋他时,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就越发强烈,让他像在油锅中煎熬般难受。

    嘶的一声,油灯燃尽了灯油,灭了下去,帐篷内一片黑暗。宁楚怀着心事,想睡也睡不着,昏昏沉沉地闭上眼睛。过了不知道多久,被人摇晃着肩膀,从黑暗的深渊中唤醒。

    宁楚愣愣地看着徐子陵焦急的双眼,感觉到自己脸上的异样,不解地抬起手一摸,竟然摸到一手的湿润。

    “你做噩梦了……”徐子陵见宁楚醒过来,不禁松了口气。他正抱着宁楚睡得香,就听到啜泣声,一睁眼就看到宁楚闭着双目,眼泪滚滚而下,吓得他一时不知所措。

    宁楚眨了眨酸涩的双眼,发现天还没有完全亮,但从帐篷的缝隙中透过了几丝清晨的阳光,足可以看得清徐子陵脸上的担忧。

    “小楚,你梦到什么了?”徐子陵见宁楚仍一脸的茫然,便伸手擦去他脸上的泪痕,温柔地问道。

    宁楚闭了闭眼睛,刚才梦境中的情景太过于真实,导致他在片刻之间仍无法回过神。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实在是让他难以呼吸,甚至比发病的时候还要难过几分。

    徐子陵见宁楚没有回答,也没有追问,正想下床替他倒杯水时,就发现宁楚伸出双手主动地环住了他的脖颈,整个人都埋在了他的胸前,细碎的声音闷闷地传来道:“我梦到……梦到你们都不要我了……”

    宁楚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可是事实上,他知道自己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

    只一个梦境,就可以把他所有的坚持都击得粉碎。在梦里,他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