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9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秒速飞艇萃必发bf6点cc优德国际娱乐场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这是他的儿子,是他的人,谁都抢不走。

    眯起眼睛,看着两人相依相偎的身影被秋日的阳光拉成了一道长长的影子不分彼此,石之轩勾起了唇角,非常的满意。

    ————————

    宁楚小心地端着一碗中药走进屋中,拿到了石之轩面前。

    正在看书的石之轩连问都没问,接过来面不改色地喝了。

    宁楚把药碗拿到一边,他是熬了一碗对石之轩恢复内力有效的药汤,在里面还偷偷多加了一些助眠功效的草药。宁楚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

    小谷中有许多医书,都是这些年步三爷收集的,宁楚已经熟读,石之轩却是许多都没有见过,所以一直入神地看着。宁楚发现屋中堆着许多明显翻看过的医书,这才知道这些天白日里石之轩都是如何度过的。

    只消扫一眼这些医书的书名,不用猜,都知道他是在找如何治疗心疾。

    此时天色越发暗了下去,宁楚知道这种光线下根本不会影响石之轩阅读,但是还是起身找到打火石,把屋中的油灯点了起来。

    昏黄的灯光跳动着,给黯淡的屋中增添了一抹温暖,可是宁楚却忽然觉得屋中的气氛为之一变。

    他回过头,正好接触到一道冷酷的目光。

    太阳收去了最后一缕光线,大地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作者有话要说:喏…………本来想快点结束这本的,可是又觉得草草结束太不甘心,所以,大家还是看我慢慢写吧~~~我努力^_^

    邪王大人还是很可爱的,嘿嘿~~~石爹你就装吧,继续装!以为慢慢来就没事了?黑墨要是醒来,你立刻一点优势都没有了,嘿嘿嘿嘿……

    上一章因为JJ抽,无法让大家留言,这章可不可以多有些打分留言哩…………嘤嘤嘤嘤~~~~

    多谢给我投霸王票的亲们,鞠躬感谢^_^

    91

    91、第九十一章 冷酷  

    宁楚静静地看着坐在桌边的石之轩,刚刚还在他手中细看的医书已经合拢地放在一旁,一双锐利的眼睛已不复方才的温柔,此时盛满了逼迫人心的凌厉。

    感觉好像是开启了什么按钮,面前的人生生地换了一个模样。

    宁楚本来在白天中思考了许久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可是在对上那张温和的面孔换上了冷漠疏离的眉眼时,脑中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见着石之轩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打算朝屋外走去,宁楚才醒悟过来,闪身挡在他的面前。

    由于宁楚慌张的举止,差点撞到了石之轩,后者在距离宁楚还有寸许的地方停下,两人近得几乎可以感受得到对方的气息。看着烛光下宁楚立体深邃的五官,想起了白天拥他入怀时的美好感觉,石之轩的眼神闪了闪,负在背后的手握紧了拳头,强烈克制自己拥抱他的欲望,生硬地问道:“做什么?”

    宁楚也听得出石之轩的心情不太好,以为是不满他的阻拦,并没有多想,只是淡淡地声明道:“你需要休息。”

    “不,我不需要。”石之轩避开宁楚的目光,向旁边走去,想要绕过他出门。

    宁楚却绝不会允许石之轩走掉,他不能让冷酷一面的石之轩占据主人格,慢慢地吞噬掉那个温柔的石之轩。“你不就是想练武吗?我可以陪你过招。”宁楚不由分说地朝石之轩的肩头点去。

    石之轩的功力虽然衰退了大半,但并不代表他会把宁楚的偷袭看在眼内。身体微晃就闪过了宁楚的攻击,一丝阴冷的笑意在他的嘴角扩大,缓缓道:“就你这点微末的武功,就妄想留住石某?”

    宁楚并未气馁,反而扬起了眉梢,淡淡道:“我们大可以试试看。”说罢翻转手掌,欺身而上。

    若是换了在石之轩功力鼎盛之时,宁楚根本不能在他的手下顶住三招,但今时不同往日,石之轩身上的破绽宁楚一眼便能看透,纵使不能把他逼迫得手忙脚乱,但也足以留住石之轩让他不能踏出木屋一步。

    石之轩其实武功并未衰退到如此地步,但他也不能揭穿自己示弱的假相。看着宁楚板着一张脸和他过招的情形,石之轩的心中反而升上一股温暖的感觉,小心地露出些许破绽让宁楚攻击,然后再不着痕迹地引着他继续。

    很像是在教导着他的武功。

    石之轩在教杨虚彦或者侯希白的时候,从来不和他们亲自交手。他一向认为武功要在生死搏斗间自行领悟,若是没有必死的决心,就不要向他出手。所以至今,石之轩还从来没有以玩笑的心态来与人过招过,自觉得新奇无比。

    但石之轩却担心宁楚会察觉出来,口中冷冷地讥讽道:“听说你连我的那个不孝徒弟都打不过。”

    石之轩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来,宁楚就想起那夜的情形,怒火直飙心头。“要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黑墨怎么可能会躺在那里昏迷不醒?偷袭、暗杀、欺骗!你就教会你徒弟这些了吗?”随着宁楚一句比一句声调增高的话语,他手上的招式也越发地咄咄逼人起来。

    在黑墨受伤以后,宁楚根本不知道该像谁去发泄怒火。罪魁祸首杨虚彦也同样不省人事,他就算对他再愤怒,也犯不上去为难一个没有知觉的伤者。再加之杨虚彦昏迷之前的那个眼神和动作,更令宁楚根本下不去手。所以一直压抑在心头无法宣泄,加上这些天来孤独的滋味也格外的难熬,积累的压力瞬间因为石之轩的话倾泻而出,腰间的灵犀剑抬手弹出,化作一道寒光刺向石之轩。

    石之轩眼中闪过一次激赏,他早就知道宁楚的武功不俗,此时也不敢大意,十指翻飞,轻挑拨动地把灵犀剑拨往一旁。

    在电光石火的迅疾光景中,两人交换了三招,木屋中的空间窄小,两人都没有多余的地方挪步,只能近身搏斗。屋内烛光闪烁,摇晃不定,最后嘶地一声,竟在剑气掌风的熄灭了。

    烛光熄灭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停了手,皆站在了黑暗中,互相对视。

    宁楚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天气快要入冬了,气候一转冷,他的身体就每况愈下,和石之轩过招又要打足了十二分精神,此时一静下来,顿觉心脏狂跳,心悸不已。而在感受到手中灵犀剑的冰冷时,心情也冷静了下来。

    他刚刚在做什么?拿旁人出气不成?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讲道理了?

    石之轩自然听得到宁楚异常的喘气声,大为后悔自己刚才竟然没有阻止他的行为,伸出去想要扶住宁楚嘘寒问暖,但手刚动了一下时,屋内忽然传来一声异响。

    “啪嗒!”刚才放在桌上的医书,也由于刚才两人的拼斗被撞到了桌边,在一阵摇摇欲坠后,终于掉在了地上。

    石之轩轻描淡写地收回手,在黑暗中冷笑一声,“看这医书有什么用?你的病又不是光查医书就能治好,他怎么就想不明白?抓个人来和你双修不就得了?”

    宁楚这才知道之前那些不入流的事情,都是这个冷酷邪王的所为,当下越发的不屑。虽然这两个人格都是一个人,但他下意识还是只能接受那个温柔的石之轩才是他真正的父亲。

    努力地深呼吸了几下,等心悸慢慢过去之后,宁楚才把灵犀剑重新系回腰间,淡淡道:“以后想要练武,我陪你,但是你要保证晚上的睡眠时间。”只要减少这个冷酷人格出现的时间,最起码会暂时缓解吞噬的进程。

    石之轩此时才觉得头有些昏沉,不悦地说道:“你在汤药里下药?”

    “只是普通助眠的草药而已,好好休息吧。”宁楚知道这个冷酷的石之轩虽然出言不逊也习惯不按牌理出牌,但本质上他还是不愿伤害他的。所以放心地走过去,推着石之轩走到床前,几乎强迫性地按着他坐下。“睡觉,有什么事明天早上起来再说!”

    “明天早上?”石之轩冷哼了一声,“明天早上醒来的就不是我了,你倒是打得好算盘。”他只有在演这个猖狂肆意的邪王时,才能用另一种方式接近宁楚,而那个温柔的一面,却只能当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慈父。

    宁楚无意辩解,站在床边盯着石之轩,大有监视他睡觉的架势。

    石之轩这些天来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此时和宁楚的关系大有进展心情放松,再加之草药的助眠效果上涌,也只得脱了鞋上床合衣而眠。他闭上眼睛后发觉宁楚还没有走的意思,不禁压下心中的期待,重新睁开双目冷冷道:“你不睡吗?还不快点上来!”

    宁楚又不是真的放心石之轩了,当下挑眉挤兑他道:“对不起,我不信任你。若是换了他的话,还可以考虑。”说罢施施然地转身离去。

    石之轩听着宁楚远去的足音,开始认真地考虑。

    要不要为了同床共枕,把人格日夜颠倒过来呢?

    哎呀,真是艰难的选择啊……

    作者有话要说:邪王大人你就演吧…………要是你的人格日夜颠倒了,你肯定会更纠结………………只能看不能吃,大家都懂的,哈哈~~~

    92

    92、第九十二章 相依为命  

    石之轩其实原本并不打算睡觉的。

    在很久以前,他就很难放下戒心沉入梦乡了。自从习得的武功越高,所需要的睡眠就越少。再加之江湖险恶,就算是和碧秀心热恋婚后之时,因为双方的正邪差异,也难免不存着异样的心思,下意识地提防着枕边人。

    再后来,他就越发的难以入眠,因为在睡梦的深处,总会梦到深冬的那一晚,他头也不回地离开青璃的那一晚。

    在梦中,他无数次地看着自己亲手把襁褓中的青璃丢弃在雪地中,无数次地转身离去,无数次地期盼着他的青璃能发出啼哭,然后又无数次地在窒息沉默中惊醒。

    他可以用打坐代替睡眠,但他还是每夜每夜地合上眼睛。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见到他的青璃,虽然那是一次次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

    所以,在彻夜无梦一夜好眠之后,石之轩睁开双眼,看着简陋的木屋棚顶,难得地发起呆来。

    等听到屋外传来的动静后,石之轩起身快速地洗漱完毕走了出去,推开木屋的门时,就看到在朝阳下,正在烧饭的宁楚。

    初升的太阳把宁楚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明亮温暖之中,连他的发丝都透着一层金灿灿的光晕,石之轩的手抓着门框,感觉自己身体里流着的都是暖洋洋的温情,从心底升上来的温柔都快要把他溺死了。

    宁楚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略微有些不自在地翘起唇角,浅笑道:“起来了?今天尝尝我的手艺。”说罢便赶紧把脸转了回来,他正在煮粥,生怕火过大了烧干锅。

    正全神贯注地搅着锅时,宁楚也听到了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并没在意,但却在下一秒被一双有力的臂膀从背后揽入怀中,下意识地僵直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