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围观大唐 »  分节阅读_10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六合开奖和资料2018六开彩开奖结果四不像

小说:穿越之围观大唐作者:青书无忌
返回目录

    虚彦郁闷得也在浴桶里呆不下去了,笨拙地跳了出来,然后学着记忆中的动作,开始抖着身上的毛。

    宁楚旁观着犹如得了羊癫疯一样的杨虚彦,默默扭过了头。他这才知道以前的黑墨甩水珠的时候是多帅气,现在这个西贝货简直就是糟蹋了黑墨的身体。

    黑墨心疼地看向杨虚彦,他可是养了那么久的毛皮啊!每天都用舌头舔个好几遍,不能用爪子直接抓啊!

    杨虚彦并没有接收到黑墨的信号,打算走出去晒晒太阳让湿透的毛发自然干,可是就在他刚走出屋,刺骨的寒风吹来,几乎立刻就要把浑身湿透的他吹成了冰棍。

    杨虚彦迎风流泪,他好想变回来啊!

    黑墨也很想变回来。尤其在宁楚给他擦完澡,亲自给他穿上了衣服以后。

    他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再多穿一层东西,触感也不好,还影响了他的感知能力,真的讨厌死了。

    宁楚见黑墨扯着身上的衣服,一使劲就要撕坏,连忙抓住他的手腕制止道:“不许弄坏,否则不给你吃烤鱼了。”

    黑墨可怜兮兮地收回手,他别的听不懂,可是“鱼”这个字还能听懂的。为了吃的,他忍了!

    宁楚看着黑墨老老实实地蹲坐在椅子上,时不时还要耸动下肩膀,用手抓抓这里抓抓那里,分明是不适应布料的感觉。可是他总不能让他大冬天的就裸奔,那影响实在是太不好了。宁楚叹了口气,把黑墨蹲在椅子上的脚拿下来,认真地说道:“黑墨,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你是不是想和我在一起?那么就要学习很多东西,好不好?”

    黑墨歪着头,眨着明亮的大眼睛,等宁楚耐心地说第二遍时,才大概听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欣喜地点了点头。他当然要和宁楚在一起,虽然以前在小谷隐居的时候不觉得他的豹子身体有什么不好,但是陪宁楚出了小谷以后,却处处觉得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黑墨虽然思想单纯,但原来也是处于未完全开化,现在附在了杨虚彦的身上,仿佛灵智顿开,忽然张口努力地说道:“恁……您……宁!宁!”

    宁楚一呆,黑墨这是在叫他的名字?他从未想过黑墨还会说话,但他又转念一想,知道黑墨现在用的是杨虚彦的身体,人只要不聋不哑,自然是会说话的。当即双目一亮,握着黑墨的肩,鼓励地教他道:“宁,宁——楚——”

    黑墨学着宁楚的口型,费了半天的劲,却只会发出“宁”字的音,翘舌音却是怎么也发不出来。但就算只是这样,黑墨也高兴极了,一个劲地“宁、宁”这样唤着。

    宁楚揉了揉被他的大嗓门吵得微痛的额角,幸亏黑墨不会两个音连读,否则就这么叫他“宁宁”,肯定会雷得他鸡皮疙瘩全部报到。

    黑墨至此也晓得了做人的好处,再也不纠结身上的衣服了,在口中的“宁、宁”换成了“鱼、鱼”时,宁楚带着他去吃新鲜的烤河鱼。

    吃东西的时候,黑墨又陷入了郁闷当中。在他看来,人类真是个脆弱的物种啊!牙齿一点都不尖,咬鱼肉的时候一点都不给力,而且喉咙也那么小,不能狼吞虎咽,一条鱼要吃好久,真是太折磨豹子了!

    而且,他本来锋利的爪子也不见了,就剩下了十个软趴趴的手指头,好在熟悉了以后还挺灵活的,就是不知道指甲留长了以后还会不会像他以前的爪子那么锋利……

    宁楚看着黑墨吃东西的时候还不专心,时不时抬抬手看看这里,动动那里,显然是在熟悉自己的新身体。相比另一个在寒风中身体皮毛半干半冷冻的倒霉豹子,宁楚觉得他家黑墨还是挺有福气的。

    杨虚彦真的是欲哭无泪,他想找人出气,可是那宁楚分明是他师父心尖上的宝贝,当着他的面怎么可能随便动?而他师父就更别提了,他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和他师父置气。而剩下的那一个,虽然里面的灵魂不是他,可是那身体是属于他的啊!他怎么下得了手?

    石之轩却觉得自己更加倒霉,本想回小谷和宁楚再进一步温存的,享受私密的二人世界,没想到硬生生地多了两个人!

    没错!确实是两个人!若是没有灵魂交换的这一出,他明显可以干掉或者赶跑自己的徒弟,就算留下的是黑墨,也不过是个豹子而已,不屑一顾。可是现在的黑墨,分明就是顶着他徒弟皮囊的一个人!而那头豹子也分明是拥有着一个人的灵魂!这不就是多出来俩人么!

    石之轩把怒火全撒在手中的烤鱼上,幻想着手里的鱼就是那黑墨和杨虚彦,来回用火烧!涂了一层盐再烧!再翻面烧!

    “对了,”宁楚忽然想起一事,抬头淡淡道:“今晚开始我和黑墨一起睡。”

    什么?石之轩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下来,那他和谁睡?

    石之轩的眸子对上了某个豹子惊疑不定的双瞳。

    吼!一阵风吹过,炉子里的火焰立刻窜高了几分,石之轩手里的烤鱼彻底全焦了……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嘿……可怜的石爹………………刚尝到一点甜头就被勒令不许再吃了…………咔咔~~~~

    感谢sxxawby1990、ishimarw、15926769015.sdo同学投的霸王票~~~多谢^_^

    100

    100、第一百章 福利  

    宁楚吃过饭,像是没有看到石之轩有如锅底般黑沉的脸色,径自拖着黑墨朝自己的木屋走去。

    至于为什么要用拖的,是因为黑墨还是没怎么学会如何直立行走,宁楚可是无法忍受看着这么一个大好的青年在地上爬来爬去,实在光旁观就觉得难受。索性直接拎起黑墨的后脖领,拖着他往前走。

    黑墨倒是觉得有趣,直接把手扶在宁楚的双肩上,像小朋友搭火车一样,亦步亦趋地随着他走。

    石之轩一直目送着那两人犹如一体般地走入木屋之后,才收回了目光。面对着一桌子残羹冷炙,双目不悦地一眯。在一旁尽量隐藏自己身形的杨虚彦心中一颤,新鲜升级为人的黑墨同学还不会什么餐桌礼仪,自然搞得一片狼藉。杨虚彦叫苦不迭,若换了平日的他,恐怕早就知趣地去清理了,但他现在是一只豹子啊!你能要求一只豹子还会收拾碗筷吗?不能吧?不能吧!

    杨虚彦默默在心中默念:我是一只豹子,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是一只豹子,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是一只豹子,我什么都没看见……

    且不说屋外的石之轩要如何面瘫地在内心咆哮,宁楚其实也很想在内心咆哮。

    黑墨在做豹子的时候,那么听话那么可爱?怎么变成人了之后就这么让人崩溃?

    “啪!”屋内仅存的一个桌子在被黑墨一掌拍坏以后,宁楚对上黑墨不知所措的双瞳,按着微痛的太阳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为什么教他直立行走就这么费劲?虽然宁楚知道,杨虚彦也肯定不大适应四肢着地的奔跑,很多时候都会同手同脚,但差距就差距在黑墨在失去平衡时,属于杨虚彦体内的真气会本能被激发,这时黑墨碰到哪里,哪里的家具就会被分尸。

    黑墨惶惶然地蹲在一堆木片中,不安地看着宁楚脸上的表情。呜……他的宁楚不要嫌弃他啊!他虽然现在变得好差劲,连走路都要扶,锋利的牙齿和爪子都没了,眼睁睁地变成了废物,更别说他原来的那身光滑漂亮的皮毛了……黑墨越想觉得难过,他和宁楚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宁楚对他毛茸茸的外表非常喜爱,就算是睡觉都喜欢摸着他的毛发入睡。可是现在他没有了……

    宁楚只觉得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诧异地一抬头,才发现一直不肯老实的黑墨正嘟着嘴,两条英挺的眉毛都皱成了一团,一双晶亮的双瞳泫然欲滴,委屈地看着他,像极了害怕被抛弃的大型犬。宁楚一下子发现自己错在哪里了,突然变成人的黑墨心里肯定是不安至极,而唯一能依靠的他,还一直逼着他做这个做那个,单纯的心灵已经压力很大了。

    尽管心中在苛责自己,但看着眼前表情可爱的青年,宁楚还是忍不住软化了脸色,唇边勾起了一抹浅笑。

    黑墨本来就要当机的大脑立刻停摆,呆呆地看着宁楚,心想着他的宁楚真的是好漂亮,笑起来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就像是他曾经看到过某朵深夜开放的花朵一般,那瞬间绽放的美丽和浓郁的花香,一直都停留在他的记忆深处。

    可是,他不喜欢那转瞬而逝的灿烂。

    某个豹子青年的心刚刚文艺地忧郁了一下,不过又立刻因为宁楚下一秒的动作而烟消云散。

    黑墨眨了眨眼睛,有点不适应地歪了歪头。他现在,是被宁楚抱了个满怀吧?

    说是宁楚抱他,其实更像是主动投入了他的怀抱。对方纤细的身子就依靠在他的怀中,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脑袋也惬意地枕在了他的肩上。

    黑墨忽然发现,这具人类的身体,要比他以前的豹身敏感了许多。虽然体力、耐力、战斗力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可是没有了毛皮的阻挡,皮肤的感觉越发的直接。他甚至可以感觉到相隔几层布料,由宁楚身上传来的温热感,令他产生无穷的眷恋。宁楚枕在他肩上,有几缕碎发掉落在了他的领口,像是掉落的羽毛般,接触到了他的皮肤,有点痒。

    “黑墨,乖,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放心。”宁楚一字一顿地慢慢说道,生怕黑墨听不懂他说的意思,还加了一句道:“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离不弃。”

    黑墨真的听不懂宁楚说的是什么,但他可以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浓重的感情。黑墨还不会说什么,只能下意识地学着宁楚,抬起双手反抱了回去。当手臂感觉到宁楚削瘦的身躯时,黑墨忍不住收紧了手臂。

    终于可以把他拥入怀中了……

    “宁、宁……”周身全部都充盈着宁楚的气息,黑墨再一次觉得,做人也是很不错的。没有了利爪,如果可以换来拥抱他的资格,也划算极了。

    宁楚感觉黑墨在他的颈间蹭了蹭,正是以前他喜欢做的动作,若不是知道抱着他是个人,宁楚几乎要以为黑墨变回来了。

    “好了,你累了一天了,早点睡觉吧。”宁楚站起身来,决定先不着急逼黑墨。做人有什么乐趣?他还是希望他的黑墨仍然是那个单纯没有烦恼的小豹子。他愿意爬来爬去就随他吧,反正谁婴儿的时候不是这样过来的?不过下次要告诉他可以用膝盖着地,那样会更省力,也不用撅着屁股了……

    黑墨就那么蹲在那里,任凭宁楚拧来毛巾替他擦脸擦手洗脚。虽然并没有说一句话,但黑墨已经全部记下来宁楚做每件事的步骤。以前的他就期望,自己可以帮助宁楚多分担一些事情,但一直碍于身体的限制,只能是尽力为之而已。现在他已经和宁楚变得一样,宁楚做得的事情,他又有什么做不得的?更何况,他很讨厌宁楚出谷以后遇见的那几个人,更讨厌他们对他做的那种事。

    虽然不甚理解,可是就是直觉地讨厌。

    他要保护他的宁楚!以后都是他的!都是他的!

    宁楚伺候完黑墨后,便简单地给自己梳洗了一下。其实今天本不应该这么早睡,但他昨夜在青楼几乎都没怎么睡着过,身体疲惫到极点,今天又终于等到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