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绝色天医 »  分节阅读_8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四不像生肖图115满地红图库

小说:绝色天医作者:林家成
返回目录

    从这个林嫣到了以后,他就变了,变得对我们都那么的漫不经心!人也变得远没有以前的温柔细心。现在可好,这个贱女人被陛下弄到手了。怎么办?不久大臣们肯定会要陛下立皇后,万一陛下立了她怎么办?若言,我不要这样!皇后只有我能当,皇子也只能是我的儿子弗朗西一个!其它的女人,不管是谁,敢跟我争的话,我拚个鱼死网破也不能输!“

    说到这里,萝冰咬牙功齿起来。这个样子,如果让任何一个她的姐妹或罗文哈尔见了,都会大吃一惊。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萝冰是绝不会让任何人见到自己的这一面,除了她倚若臂膀的若言!

    若言那平凡的脸上,一直都没有任何的表情。直到萝冰说完,眼睛期待的看着她,才缓缓开口说道:“夫人,你尽管放心!帝国不是还有太后在吗?还在众大臣在吗?这个林嫣来历不明,长相也不似我帝国之人。再说,她曾经与沃夫特交好,又落到过莫桑公爵的手里过。怎么轮,也轮不到她来做这个帝国的皇后。就算陛下有这个心思,只怕也过不了太后和大臣们的那一关的!夫人,这个皇后之位,非你莫属!”

    听到若言说到这里,萝冰开心和笑了起来:“真的吗?可是,那林嫣救过太后一命,太后会不会因此对她很有好感?

    若言笑道:“夫人,太后是何等样人?怎么会因这件事就把帝国大业置之一旁?你放心,太后绝对是中意你立为皇后的!”

    听得若言说得那么肯定,萝冰开心的笑道:“那就好。那,那林嫣,我们要不要对付她?”

    摇了摇头,若言说道:“夫人,林嫣不足为惧!从哪一角度来看,我们现在都可以把她置之不理。夫人,后宫之中,危胁你的地位的,可也不少啊!特别是寒丝表小姐,她可是陛下的表妹啊,太后的外侄女。虽然她没有小姐得人心,也曾让太后大为恼怒过,但,我们还是不可不防啊!还有玉玫丝也不可小视。”

    听到这里,萝冰不禁沉思起来。她低着头,透过窗户的光线照在她半边脸上,明暗交替中,竟有说不出的诡异!

    罗文哈尔一直在北厢梦仙楼待到华灯高上,待到林嫣回到了房间好一阵子,才回到了自己的府第。不知为什么,他与林嫣一句话也没有说,却感到了一种平静和祥和。这一晚,他很快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把林嫣紧紧的搂在怀里,恣意温存着。

    梦中惊醒后,他睁着大大的双眼,一直在回味刚才那个梦,回味林嫣面纱下的宁静的面容。直到过了好一阵,才又沉沉睡去。

    罗文哈尔一大早起来,还没有吃好早点,就有骑士报告说:外面众大臣都聚集在议事厅了。

    第七卷 红颜祸国 第五十四章 心乱

    第七卷红颜祸国第五十四章心乱

    罗文哈尔皱了皱眉头。

    像帝国这种平安了上千年的国度,平时各大公国都各顾各的,帝国的事务也各有大臣在负责。所以,做为一个帝国的皇帝,他的日子就过得相当的清闲了。

    这么多年下来,也就是有事的时候才会到议事厅聚一聚,商量一下事务,一年到头也不过十几二十次而已。基本上,哈斯特帝国的臣民算是本性都相当的安稳而平和的。自然,这也与他们阶层分明的等级制度,还有骑士精神的绝对统治息息相关。

    随着“皇帝陛下驾到”的喊叫声,罗文哈尔大步走进了议事厅。

    原来还在吵吵闹闹的众大臣们顿时安静了下来,齐齐对罗文哈尔躬身行礼道:“臣等见过陛下!”罗文哈尔挥了挥手,自己在首座坐下,看到众大臣也坐下后,问道:“各位大臣是因何事聚于议事厅?”

    一个生着大胡子的胖大汉子站了起来,他一张肥大的脸上偏生了一对小小的眼睛,宛如绿豆放在大脸盆上一样,说不出的可笑。

    这是帝国的治安大臣-埃里客伯爵,他冲罗文哈尔行了一个礼,高大的身子晃了晃,才道:“陛下,臣听属下报到,前阵子消失了的五国边界捣乱之人,现在又出现了。他们不但骚扰边界的贵族及各城主领地,还渐渐的深入各大公国领地内部,扇动那些愚民说是要什么平等!虽然响应者廖廖,不过,那些响应的人全都是些胆大包大的贱民,悍不畏死!再加上他们跟我们打的是游击战:我们的骑士一出来,他们就消失得比谁都快,我们一走,他们又出来,实是烦不胜烦!”

    自从马罗列死了之后,这负责帝国的全境安全的事就全由埃里客主持。他这一阵子也确是为了此事疲于奔命。眼见混乱有愈来愈烈之势,不禁慌乱起来。

    罗文哈尔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喊道:“盖华!”

    盖华站了出来,说道:“属下在。”

    “盖华,你现在是我的骑士总统领,这件事,就着由你和埃里客商量处理吧。”

    “是,陛下!”盖华退了下去。他本来是一个子爵,因为莫桑这件事的功劳,罗文哈尔特地提升他到了伯爵,还把骑士总统领这个重要的职位交给了他。现在的盖华,可说是意气风发得很,在各大臣眼里,他简直就是继马罗列后的第一大红人了。

    “陛下,臣也有事报告!”刚刚坐下去的盖华,又站了出来。见他站出来了,罗文哈尔倒觉得心情好些:“哦,有什么事吗?”

    “陛下,你现在已经是帝国的皇帝了,老皇上也过逝了一阵子了。臣请陛下搬到皇宫去住。”

    听到盖华提到这个,罗文哈尔不禁沉呤了起来。按道理,是应该搬到那里去,可是,他感到有点不好怎么安排林嫣。因此这件事也在有意无意间一拖再拖。

    林嫣,这个总是牵动他的心神的女子。自己花了这么多功夫特地为她做了那个梦仙楼,岂不是要空了下来?离开了那个地方,自己还能看到她的笑脸吗?

    再说,再说,到了皇宫的女子一定要有个适当的名份,可现在自己还没有搞定她,那个名份的事,可怎么处理才好?

    下面的大臣们自是不知道陛下烦的是这等小事。见罗文哈尔在那里沉默不语,也不敢吭声的坐在那里等着。

    过了好一会,罗文哈尔才抬起头来,说道:“这事还是过一阵子再说吧。”

    他环视了下面的大臣们一眼,说道:“各位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罗文哈尔的皇室旁亲,格雷德伯爵站了出来,说道:“陛下,臣认为陛下继位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早立皇后的好!”这个格雷德与罗文哈尔共一个爷爷,也是皇室嫡传的血脉。他长着一张四方脸,才三来多岁的年纪,头顶却光秃秃的。外形实在不怎么美观。不过他虽然平时不喜欢出风头,也少有社交。但为人宽厚好客,在贵族中平民中,都还是有贤名的。

    当然,他也是个胸无大志,只想做个平安贵族的人。不然的话,罗文哈尔那英明的父亲饶不了他。

    一听到格雷德如此一说,各位贵族顿时吵了开来,乱成了一窝粥。罗文哈尔风流好色,所娶女子中,身为这些大臣的亲属的就有七八个。他们一听到格雷德提到这个敏感的话题,立刻全神关注起来。

    见下面的人吵成了团,罗文哈尔轻轻的咳了一声,马上就让众人安静下来。

    罗文哈尔看着大臣们各不甘示弱的眼神,不禁头疼起来。心里想道:“真是的!当初怎么就觉得那些女人长得美呢?她们要不是贵族的话,我非得把退回去不可。不要了,除了林嫣,我一个也不想要了。”

    想是这么想,但这样的话,饶是他一直为所欲为,也是不敢说出来的。

    见罗文哈尔久久没有开口,下面的人又开始低声吵闹起来。那些声音有意无意的,含有一争高下之意,听得罗文哈尔是越来越烦。

    “够了!”罗文哈尔喝道!冷冷的看着下面啉若寒蝉的大臣们,罗文哈尔说道:“这个,我自有安排。还有事没有?没有的话,就散会吧!”

    相互看了一眼,各位大臣站了起来,行礼道:“那臣等告退了!”

    罗文哈尔看着这些人退出去的身影,忽然感到说不出的心烦气躁!林嫣,林嫣!我为你百般思量,为你百般牵就,你可有想过我半刻一刻?

    多罗等人看着从议事厅回来之后,就一直饮酒不停的陛下,心里不免有些忧心起来:陛下这阵子心情老是大起大落的,待在他身边的人,也跟着心上心下。哎!

    罗文哈尔一杯杯酒不停的灌下腹中,他只觉得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火,腾腾的燃烧着。喝了一阵子,他扯开嗓子喊道:“马罗列呢?叫他进来,叫他进来!该死的你们,把马罗列给我叫进来!”

    他狠狠的砸了几个杯子以后,忽然心中一痛,伏地桌子上痛哭起来,口里断断续续的说道:“马罗列,老伙计,对不起!”

    他大哭了一阵。停了下来,又拿起酒来猛灌。忽然,他大笑起来,喊道:“摆架,我要见林嫣!林嫣!我的女人,她是我的女人,我的!我要见她!”

    他口里念叨着“我的,我要见她。”就歪歪倒倒的走出了房门,几个骑士连忙上前想扶住他,却被他袖子一甩,给甩了开来。

    这时,盖华也被属下喊来了,他看了看,低声的吩咐多罗几个道:“你们几个,跟着陛下。记住,要一直跟着,他到哪里你们就跟到哪里。去吧。”

    罗文哈尔在前面颠颠倒倒的走着,现在还是上午,冬日的阳光从光秃秃的树枝间照了下来。罗文哈尔一边晃着自己的脑袋想清醒一点,一边在嘴里念叨着什么。

    后面几个骑士跟在他的身后,因为他不准,也就不敢靠他太近。

    一行人走到了距林嫣的北厢梦仙楼不远的林荫道。这里的树木,都来自魔幻森林,有着四季长青的阔叶树。

    正在这时,前面走来一个打份得明艳照人的女子,正是玉玫丝,她的身后,跟着几个侍女。见到罗文哈尔在迎面走来,玉玫丝娇滴滴的喊了一声:“陛下!”小步跑到他面前,盈盈一礼:“陛下,你这是到哪里去啊。”

    问完话后,她抬起头,才发现罗文哈尔正歪着头打量着自己,一副看陌生人的表情。玉玫丝小小声的又喊了声:“陛下!”不知为什么,现在的罗文哈尔陌生得让她害怕。她慢慢的退后一小步。

    忽然,罗文哈尔紧紧的掐住她的双肩,疼得她尖叫了一声,才哀求道:“陛下,你握疼我了。”

    罗文哈尔却是不理,把脸都凑到她的脸上了,满嘴的酒气喷得玉玫丝不禁皱起眉头来。

    罗文哈尔紧瞅着她的双眼里充满着血丝,看着玉玫丝害怕得发抖的样子,罗文哈尔忽然一声大叫,把她推了开来。

    “你不是。你这个丑女人!你不是,林嫣”

    玉玫丝猝不及防,给他重重的推得撞在一棵树上,小脚一歪,疼得她眼泪哗哗的向下掉,却忍住不敢哭出来。

    罗文哈尔却看也不看她一眼,继续歪歪倒倒的向前走着,口里还有念叨着“林嫣,林嫣!”

    一个侍女来到玉玫丝面前,小心的喊了一声:“夫人!”刚刚喊完,忽然玉玫丝就是一掌重重的打在她的脸上,顿时五个爪子印,一缕血丝,清楚的现在侍女的脸上。

    玉玫丝转过头来,看着罗文哈尔远去的身影,重重的一跺脚:“林嫣,这个羞辱,我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的!”想到自己心爱的陛下居然说自己是丑女人,一时悲从中来,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罗文哈尔走了好一阵,才来到林嫣的梦仙楼前。他看着那红色的大门,忽然使劲的擂了起来,大喊大闹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