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010章 谁才是选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home必发红永利娱乐线路检测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铃声响起,子书言玉从包里摸了电话,也懒得睁眼,按了便放在耳边。《免费》

    “喂……”子书言玉有些懒懒的道:“谁啊。”

    反正这不是自己的手机,也不可能是自己的亲戚朋友,多半,倒有可能是子书言亦他们又来耳提面命一番,这样那样,警告带着威胁。

    电话通了,那边沉默了一下,却传来一个更熟悉的声音。

    “言玉。”电话那头,传来的赫然是许殊的声音:“你没事吧?”

    子书言玉有些意外,万万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和自己联系的,竟然会是这个男人。

    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听着许殊在那边又催了句:“言玉……”

    闭了闭眼,子书言玉轻轻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轻声的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许殊的声音迟疑了一下:“言玉,你……现在是不是不方便说话?”

    “我很方便说话。”子书言玉坐起身,声音平缓:“我现在住在我未婚夫的家里,一切都好。”

    许殊似乎没有想到子书言玉会这么回答,顿了顿,道:“言玉,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子书言玉嗤笑了一声:“许殊,以前我对你,才是真的有误会,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可没想到,你只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东西,等东西到手了,我再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一脚踢开我,什么感情啊,什么天长地久啊,那些话,只有我才会傻傻的相信。免费小说”

    子书言玉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语气中,却透着中说不出的讥讽和痛楚。

    她永远也不能忘记,当看着玉氏新品的设计者的名字,是许殊而不是自己的时候。当拨打那个时刻带来甜蜜的手机,却传来毫不犹豫挂断电话的盲音。当看着玉氏新闻发布会时,那个年轻帅气前途无量的设计新星对着记者说,现阶段还是事业为重,不会考虑个人问题。

    一幕一幕,和那夜星光满天下,信誓旦旦的男子重叠起来,原以为的温馨甜蜜,山盟海誓,却原来,只是一场玩笑,而自己,只是那个不知斤两,痴心妄想,想**也让人不屑的灰姑娘。{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对着许殊电话中并不是对着自己的殷切问候,子书言玉以为自己会歇斯底里,可不知为什么,她很平静。最伤心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再听着这个人的声音,只是意外的,生出一丝厌烦。

    “言玉,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许殊在那边急切道:“言玉,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不明白,我对你是真心的,哪怕你和你家里决裂,一无所有,我也会好好的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突然没有嘲讽的心情,子书言玉冷冷的道:“许殊,你的承说完,子书言玉按下了关机键。真的是傻,现在玉氏新品正在远然集团的策划包装下在几大城市同时推广,而那个设计者的名字,却并不是自己。免费小说热恋中的曾经,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恋人,从草稿到设计理念,毫无保留的交了出去,以为是知己蓝颜,却谁知,只是一场游戏。

    许殊这电话一接,本来有些昏昏欲睡的子书言玉也没了睡意,靠在床头,低垂着眼。

    门却在这时被敲响,子书言玉有些意外,顺口道:“谁啊。”

    “我。”萧凌然的声音依然冷淡,从门外传来。

    “来了。”子书言玉忙应了。

    打开大灯,房间里顿时明亮起来,子书言玉虽然在床上窝了一会儿了,可是却还没有休息,不过稍微理了理头发,便去开门。

    萧凌然看来也是打算休息了,已经换了身休闲的家居衣服,头发上还湿漉漉得,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就急急得过来找她。

    “萧总有什么事么?”子书言玉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觉得这么一对比,这一身礼服显得份外的不舒服。

    “凌然。”萧凌然纠正道。

    “好吧。”子书言玉道:“凌然,有什么事吗?”

    都是未婚夫妻了,还萧总子书小姐的喊,确实是不太妥当,万一被多心的人听了去,或者被什么媒体知道了,或许对两家公司的影响都不好。

    萧凌然点了点头,道:“你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其他的都随你,但是花园那边有一栋小楼,那里你不许进。”

    子书言玉扯了扯嘴角,怎么半夜三更的,就为了来对自己说这句话?难道萧凌然还辟了个地方出来,金屋藏娇?

    不过这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来到这里本来就是勉为其难,不管萧凌然有什么丰富多彩的私生活,藏了多少娇,难道自己还会吃醋闹腾不成?

    “知道了。”子书言玉爽快道:“还有什么事吗?”

    萧凌然顿了顿,道:“没有了,早些休息吧。”

    子书言玉再没有什么好说的,往后退了一步,就要关门。

    萧凌然的手微微用力,抵住了门板,脸上扯出点笑意,若有所指的道:“言玉,你说的很对,许殊和我,确实没有什么可比较的。你抛弃他,是对的。”

    怎么都觉得萧凌然这话中有浓浓的嘲笑,想来,估计是正好听见了刚才她打电话中说出有意气许殊的话,正有些纠结是不是该解释两句,他又道:“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做了选择,就该遵守自己的选择。以往的那些关系,该断就断了吧,我听见倒是无妨,被别人听见了,对大家都不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