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022章 不能倒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三肖三码中特期3d2017年所有中奖号码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子书言玉抬头看着方天,听他认认真真的道:“我不知道你和那个病人的关系有多好,可是我知道,现在是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而如果你想帮助他们,就必须好好保重自己。{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情绪确实是很难控制的,可是不代表不能控制,你只要能明确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样的结果,在任何时候,就都能保持住平和的心态。要知道人的意志力,拥有无穷的潜力,有时候,治疗心里疾病最好的方法,不是药物或者手术,而是心理暗示。”

    方天笑起来的时候,因为颊上的两个酒窝,所有看起来特别年轻,如今严肃起来,却是稚气全消,严肃正经。

    子书言玉确定自己是没有见过方天的,可是这眉眼,却怎么都透露出一种亲切和熟悉。

    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很不确定的道:方医生,我们以前见过吗?”

    作为徐欣然,她是能肯定自己没有见过方天的。可是作为子书言玉呢,有没有可能子书言玉和方天曾经相识,如今虽然换了一个灵魂,却是熟悉的感觉依旧。

    方天摇头微笑道:“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觉得挺眼熟的。”子书言玉有些掩饰的笑:“我记性不太好,特别是对人,一个人不见过三五次的,再见面都不认识。{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所以才问问。”

    “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方天调侃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虽然没有凌然那么有型,可也是公认的帅哥啊。”

    子书言玉抿唇一笑,道:“其实你比萧凌然帅多了,只不过你们不是一个类型的。”

    说笑几句,子书言玉的心情好多了,又再喝了口温水,只觉得心跳慢慢的平稳了起来。

    方天说的很对,所有人都倒下,唯一的结果就是再也站不起来。如今徐欣然昏迷不醒,母亲肯定是乱了方寸,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许殊跟在一旁,却还不知道有什么居心,不但是半点不能指望,而且还要小心隄防的,如果自己再倒下了,那真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方天拍了拍子书言玉的手:“想要搀扶别人,就必须自己先站稳。你穿着这一身病号服,你朋友就算是需要帮助,又怎么好意思接受你的帮助。”

    子书言玉点了点头,抹了抹有些泛红的眼角,努力露出点笑容来:“我明白。”

    不光是现在要帮助徐欣然,要帮助自己的母亲,还有现在的自己。

    如果说以前,还有母亲的支持鼓励,还有一些朋友,可是现在,子书言玉只有自己。《免费》再苦再累,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如果倒下了,那身边来来往往的人,怕是都不会再看自己一眼。

    “好了。”方天扶着子书言玉的手臂让她站起身来:“现在,去看看你的朋友,我会陪在你身边的,不管他们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我都会帮忙的。”

    如果换一个环境,方天换一身打扮,子书言玉都会觉得这态度未免殷勤了一些,两人之间的接触,也有些亲密了。可是现在却不会,一身白衣的方天,让子书言玉无比的安心,觉得可以放心信任,没有一点杂念。

    林福和小护士都只是在门外等着,看方天扶了子书言玉出来,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子书言玉的情绪已经平稳了一些,见林福一脸担心的样子,抱歉道:“林叔,让你担心了。”

    林福摇手道:“哪里的话,子书小姐没事就好。”

    子书言玉笑笑,道:“方医生,我想去看看我朋友。”

    “好。”方天一口应了,领头往前走。

    徐欣然自然是还没有醒的,重症监护病房,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徐兰凤坐在床边,看着几乎被绷带包裹起来的女儿,欲哭无泪。免费小说

    许殊站在一旁,脸色低沉。

    子书言玉悄然无声的站在病房门口,没有发出声音,沉浸在各自心事中的两个人,谁也没有发现他们。

    “阿姨。”许殊的手,轻轻的搭上徐兰凤的肩头:“你也别太难过了,虽然欣然伤得很重,可是医生也说了,她随时都有可能会醒来。也许就像睡了一觉一样,明天早上,欣然就醒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徐兰凤还来不及说什么感激的话,子书言玉冷冷的插了进去:“就算徐欣然醒了,她也不想看见你。”

    “言玉。”许殊听见子书言玉的声音,愕然的抬头。

    “许殊。”子书言玉冷冷的道:“我不知道你现在又回来假惺惺是为了什么,但是你对徐欣然做的那些事情,我比谁都清楚。你以为她昏迷不醒,没有人指证,你就可以继续装下去?你还想从她那里,得到什么好处?”

    许殊是绝对不相信子书言玉和徐欣然认识的,可是从子书言玉突然的转变,和如今这斩钉截铁的话,却是感觉的出她并不是虚张声势。

    心里不由的有些打鼓,还没想到该说什么,徐兰凤道:“子书小姐,你是不是对小许有什么误会?”

    “绝对不是误会。{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子书言玉看着许殊道:“许殊,你要不想今天弄的太难堪,就赶紧给我走人,以后一步也不要再靠近徐欣然。我是没有什么证据,但是你对徐欣然做的那些事情,每一个细节我都清楚,她现在是昏迷不是死了,你就不怕她醒过来,你就一点脸面都保不住了?”

    子书言玉的语气半点也不含糊,许殊一时有些摸不着底细,看了看还在病床上紧闭着眼的徐欣然,终究让了一步道:“言玉,你现在不能激动,我不想和你争辩,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等你心情平复一点了,我们再说。”

    子书言玉咬了咬唇,冷冷的笑了一下。她也不想在这个地方把许殊的那些事情都抖出来,更何况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没有证据。

    “我先走了。”许殊拿过搭在椅子上的衣服,道:“徐阿姨,你有我的电话,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就是了。”

    说着,许殊也不待徐兰凤说什么,转身便往外走。

    徐兰凤望了望气场强大的子书言玉,又望了望有些尴尬离去的许殊,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阿姨。”子书言玉道:“你别理许殊,以后他要是再来找你,也千万不要理他。欣然回去那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了,许殊之所以和她在一起,根本就不是喜欢她,而是另有目的,而目的一达到后,就毫不犹豫的和欣然分手,所以她才会连夜回家的。要不是她,欣然也不会出事。”

    幸亏林福和方天都没有出现在子书言玉和萧凌然的订婚宴上,所以对婚宴上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并不知情。此时听她这话,只以为她们真的是朋友,此时的子书言玉,正在为受了欺骗的姐妹抱不平。

    徐兰凤还有些疑惑:“看小许一表人才的样子,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要不是一表人才的样子,怎么骗女孩子?”子书言玉哼道:“徐阿姨,我看他现在又来献殷勤,肯定是另有所图,一定没安好心。你千万不要和他来往,等欣然醒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子书言玉也知道,自己和徐欣然是没有一点来往的,所以徐兰凤肯定对自己也是一无所知。那让她信任,自己也没有任何可以说的出的理由,现在让徐兰凤相信的,只有是等徐欣然醒了,便什么好说。

    徐兰凤此时一颗心全部在女儿身上,根本没有心思管其他人还有什么恩怨,听子书言玉这么一说,便又回头看病床上的徐欣然。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子书言玉只觉得不过是一夜的时间,母亲苍老了很多。

    正想上前安慰几句,门外传来脚步生,一个医生走了过来,先和方天打了个招呼,又看着手中的登记的表格,道:“谁是徐欣然的家属?”

    “我。”徐兰凤连忙应道:“我是她妈妈。”

    医生面无表情:“到办公室来一下。”

    徐兰凤连忙应了,起了身。

    走到门边,徐兰凤迟疑了一下,道:“子书小姐,麻烦你帮我看着一下。”

    子书言玉正要应好,想想道:“我和你一起去。”转身对林福道:“林叔,麻烦你帮着照看一下,我陪许阿姨过去一趟。”

    “子书小姐,要不要我陪你去?”林福有些犹豫:”徐小姐这边,让小刘看护一下。”

    小刘就是一直跟在子书言玉身边的年轻小护士,伶俐的很。

    “不用。”子书言玉干脆道:“我陪徐阿姨就行。”

    这一去,子书言玉估计着是要详细的说一下徐欣然的病情,徐兰凤也未必想让旁人知道太多。

    林福还是不太放心,方天道:“我陪她们去就行,我是医生,对医院也熟,有什么事情,也好说话。”

    方天是让林福放心的,两人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萧凌然朋友不多,可是和方天却关系很好。听他这么说了,便道:“方医生,那就麻烦你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