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030章 不能说的秘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棋牌app云顶游戏官方网站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现在?”林福一愣:“子书小姐要去哪儿?”

    “去医院。”子书言玉想了想,这个也不用瞒着:“也不知道我朋友现在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

    “哦。”林福道:“去医院啊,子书小姐怎么不早说,刚才应该让少爷送一程的,明德医院和公司离的不远,正好顺路。”

    “啊。”子书言玉忙道:“我也是才想起来的,本来没打算去的,可是越想越不放心。林叔,让车子送我到路口车站就行了,我认识路,可以自己去。“

    “那怎么行。”林福道:“让小何送你去,去看看朋友,就早些回来。自己身体也不好,要注意些。”

    小何,就是萧宅里的司机,他不像林福这样住在宅子里的,倒更像是正常的职工,朝九晚五。

    子书言玉也不多推辞,知道像林福这样的,绝对不可能允许自己坐公交车去哪里。甚至于,连坐出租车,都是件很难接受的事情。

    喊来小何,叮嘱了一番,子书言玉抱着自己装满钱的包包,上了车。

    二十几万啊,说句实在话,她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现金,更别说是拿在身上。刚才没想起来,一时嘴快说么坐公交过去也行,现在想想,要一个人拿着二十几万去坐公交车,这真是件有点让人担心的事情。《免费》

    小何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宝马,子书言玉不太分的清是几系的,不过想来,应该也是萧凌然的车子,紫园里的人家,怕是都不是一辆车就能打住的。黑的白的红的,总得有几辆好配衣服不是。

    在子书言玉对贫富差距巨大的纠结郁闷中,车子平稳的驶进了明德医院。

    子书言玉探过头去,道:“小何,要不你在车里等我,我自己去就好。”

    这送钱的事情,还是不给别人看见的好。这小何,自己也不熟悉。

    小何倒不像林福,做了多年的司机,很是习惯了老板去办事,在车子里等着的情景。见子书言玉开口,便应了好。顿了顿,道:“子书小姐,你记一下我的电话,要是有什么事情是,随时给我打电话就好。”

    “好好。”子书言玉忙应了,拿出手机记了小何的电话号码,便抱着她的包包下了车。

    徐欣然自然还是没有醒,子书言玉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只见徐兰凤正坐在床边,静静的,低着头,似乎在打盹,想来,昨夜是一夜未眠的。

    徐欣然的脑袋上胳膊上,还插着管子贴着仪器的线,房间里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免费小说

    子书言玉又觉得心脏出现了那种沉甸甸的感觉,伸手按在心口,闭着眼,静了一会儿,做了几个深呼吸。

    现在占着的这个身体,不能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开心也好难过也好,都得忍着。方天说的很对,自己若是不站直了,怎么给别人依靠。现在徐兰凤在这世上唯一的指望就是自己,若是自己倒下了,她怎么办。

    子书言玉能明显的感觉到心跳渐渐的平复了,这才呼出口气,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很轻很轻,可是徐兰凤却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猛的一颤,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徐欣然。

    子书言玉的角度,看不见徐兰凤的表情,可是可以想象,从惊喜的希望道失望,是一种怎么样的伤心。

    徐兰凤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病床上的女儿,半响,终于发现她真的并没有动。便失望的转过了头。

    “子书小姐。“看见门口站着的子书言玉,徐兰凤挤出点笑容,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憔悴。

    子书言玉也挤出笑:“徐阿姨,我来了。“

    徐兰凤点了点头,道:“你的身体好些了吗,自己身体不好,就多在家休息休息,欣然醒了,我让她给你打电话。《免费》“

    “我没什么事,不用休息的。”子书言玉道:“我是给欣然送钱来的。”

    心里有些酸酸的,曾经最亲密无间,最可以依靠的关系,如今,却是有了这样的距离。

    徐兰凤的眉心跳了跳,她并不怀疑子书言玉当时说钱由她来负责的真实性,可是却没想到,子书言玉会这么上心,这么快就将钱送来了。

    徐兰凤有些茫然,嗫嗫了道:“子书小姐……”、

    “缴费单子呢?”子书言玉走过去,熟门熟路的,打开徐欣然病床边上的抽屉,从里面翻了一堆单子出来,然后对愣着的徐兰凤道:“我先去交钱,回来再说。”

    走出去几步,子书言玉又退了回来,对徐兰凤低声道:“徐阿姨,你千万别对别人说,这个钱是我给你的。”

    “怎么?”徐兰凤有些疑惑:“这个钱莫非……”

    “不是不是。”子书言玉忙道:“这个钱一点儿问题也没有,都是我的私房钱,可是……”略有些为难的道:“因为我家里并不知道我和欣然是朋友的关系,所以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这钱对我不算什么,可毕竟是一笔钱,被知道了,他们罗嗦的麻烦。(免费小说)”

    徐兰凤的脸色变了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有些苦涩的道:“子书小姐,我看了昨天的报纸,我知道,你们是有钱人,跟我们欣然做朋友……你家里人,肯定是不愿意的。”

    “徐阿姨你别这么说。”子书言玉忙抓了徐兰凤的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实在是有苦衷,这个钱,对我一点儿也不重要,可是您得答应我,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要跟别人提这个钱是我给的。我也会去跟方医生说一声这事情。”

    徐兰凤并想要子书言玉这个钱,可是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没有一点生气的女儿,却是明白的知道,要是自己不要这个钱,再想去给女儿筹集这么一笔医药费,那就是比登天还要难。

    徐兰凤只是顿了顿的时间,子书言玉已经拍了拍她的手,不容置疑的走了出去。就算子书言玉比谁都知道徐欣然怕是救不回来了,可是这个钱,却必须要交,徐欣然多活一天,哪怕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活下去,也是徐兰凤坚强的精神支柱。

    要是有一天,徐欣然停止了呼吸,她简直不敢想象,该怎么面对那时候的母亲。而现在,就算徐欣然不会醒,她也有一个可以鼓励徐兰凤,让她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理由。

    子书言玉心里想着事情,步子很快,拿了一把的缴费单,急匆匆的走去交钱。

    筹钱是一件艰苦艰难的事情,可是交钱,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今天,医院里的病人还不是很多,子书言玉抱着包包排了一会儿,就到了缴费的窗口。

    那边的工作人员接了一堆单子,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张张的算了下,道:“六万七。”

    子书言玉恩了一声,道:“再预付十万后期的费用。”

    估计那工作人员没怎么见过预付的这么爽快的,顿了顿,这才推过刷卡的pos机。

    子书言玉摆了摆手:“我付现金。”

    说着,把放在身前的包包拎着,刷的一声拉开拉链,里面,是一叠一叠的钱。

    子书言玉也没有仔细的点,也不知道里面具体有多少,估摸着一扎应该是一万块,便一扎一扎的拿给收款人员。

    好在收款的窗口,是有验钞机的,工作人员不是没有一次收过这么多钱,可是却第一次见到这样不刷卡全交现金的情况,手忙脚乱了一下,费了半天的时间,才把十六万七千的钱点清楚,再把该开的单据,全部开妥。

    一包的钱换了一把单子,本身鼓鼓的包,一下子的瘪了下来,子书言玉大约的看了一眼,里面怕是还剩下几万块了,拉上拉链,轻轻的呼了口气,看了看病房外面。

    一个熟悉的人影,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子书言玉有些疑惑,却还是急忙的转身,怕被看见。

    刚才从门外进来的人,怎么会是萧凌然,难道他也病了,可是不像啊,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是好好地。刚才一闪而过的身影,也是精神抖擞的啊。

    管不了太多,子书言玉可实在不想在这里被他碰上,见他进的正是重症病房的那个电梯,便索性转身往后走,正好去看看方天在不在,这事情,一来得谢谢人家,二来,也真的得叮嘱几句。

    这个点方天也是在上班的,子书言玉轻松的问到了他的办公室,见他正忙着,也就不多说,将自己的意思表达了清楚。方天虽然很诧异为什么子书言玉不愿意将这事情让别人知道,可是也尊重她的意思,答应了谁都不告诉。

    子书言玉从方天那里出来,估摸着萧凌然就算是还没离开医院,也应该到了自己要到的地方,不会在走廊或者电梯里遇上了,便也就往回走。

    上了楼,往重症病房走,子书言玉的脚步很轻,这个地方,是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的,再是会闹腾的人到了这里,都会自觉地把声音压低再压低,怕是有一点点的响动,都会吵着不能吵的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