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044章 请远离我未婚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年搅珠开奖日期表香港大围名城邮编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凌然。{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子书言玉故意放开了声音,伸手便推开了门。

    门里面,便是萧凌然宽敞的让子书言玉觉得实在是浪费的办公室。

    不过无暇过多的欣赏萧凌然办公室里得自然风景,子书言玉一推开门,便看见了房间里不太和谐得一幕人文景观。

    萧凌然坐在他宽大得办公桌后,桌上,摆着一份摊开的文件。

    这都很正常,不正常的是,萧凌然身边,还站了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不超过二十五的年纪,穿着极短的裙子,大波浪,脂粉抹的很到位,既精致也不显得过份,可是子书言玉看了看自己身上暖和的外套,再看看女人身上单薄的一层轻纱衣裙和低的不能再低的v领,就算是远然大厦里是开着中央空调四季温度适中的,这女人,也不必穿的那么少吧。

    好在萧凌然是衣装整齐的,虽然没有打领带,可是衬衫笔挺,只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和早上出门一样,完全没有被蹂躏过的样子。

    那女人的身子,本来已经扭成了s型的紧紧挨在萧凌然身边了,一听见门外响起的动静,被吓了一下,忙直起了身子。

    然后子书言玉便看似不经意的推了门进来。

    萧凌然站了起来:“言玉,你来了?”

    “没有打扰你吧?”子书言玉笑眯眯的走过来,路过了大波浪的美女身边,再不着痕迹又强势的萧凌然身边站了站,将波涛澎湃的姑娘往外挤了挤。

    “林助理正在跟我汇报工作。”萧凌然正色道。完全不象是一个被抓到奸情的老公。

    子书言玉转脸看了一眼那林助理,那大波浪美女的胸前,颤巍巍的挂着个工作牌,林嘉怡,总经理助理。{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萧凌然的助理还真多,不知道这个才色俱佳的林助理,负责不负责他的私生活呢?

    子书言玉邪恶又八卦的想着,人却往后面退了一点:“你们在忙工作啊,那你们继续,我在一边等着就好了。”

    萧凌然好心道:“对了,林助理,给你介绍一下,她就是我的未婚妻,子书言玉。”

    林嘉怡笑的讪讪:“子书小姐,您好。”

    萧凌然是老板,那么子书言玉,就是暂时未来的老板娘,虽然说在萧凌然面前,林嘉怡可以分析的头头是道,在心里,她也许真的瞧不起这样只能当花瓶的摆设,可是当着子书言玉的面,她还没有强悍到连戏都不演一下的地步。

    毕竟不管怎么样,子书言玉是萧凌然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又有玉氏做为她的后盾,

    子书言玉笑了笑,又往边上让了让,好心道:“林助理,你穿的那么少,是不是很怕热。”

    子书言玉这话,语气虽然十分的温和,笑容也是春风怡人,可是话语中的内容,却怎么都让人觉的是不安好心。

    林嘉怡虽然心里将这个出现的非常不是时候的子书言玉骂了个狗血淋头,可是脸上却还是不得不笑著道:“是啊,我一向都怕热。”

    本来紧包着迷人身段紧身的衣裙,现在穿在身上,怎么都觉得有些难过,衣领是特意拉低了一些,并不过分的暴露,却也能看见内里隐隐得黑色蕾丝暗花花边。塑形很好得内衣挤出完美深邃的阴影,像只诱惑的手指轻点。(免费小说)

    林嘉怡这一身得打扮,不可谓不完美不性感,配上本就绝好得身材和脸蛋,只觉得但凡是个男人,也没有能左怀不乱的道理。

    可这一身打扮落在一个女人眼里,又在一对准夫妻的眼里,那就尴尬的不行了。

    子书言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转身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伸手把茶几上的遥控器抓在手里,滴滴滴的一通按,眼见着温度上的显示从二十六度一直降到了十八度,还飕飕的吹起了冷风,这才从茶几上拿过几本杂志,非常悠闲道:“这下不热了,你们慢慢聊,我不急的。”

    林嘉怡站的位置十分的不好,她本来的个子便高,又穿着高跟鞋,站在桌子的侧面,正好是空调出风口的位置,本来可以弯着腰用最完美的姿态和萧凌然说话,可如今子书言玉就坐在一边,自然的,便只能站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回报工作。

    珠宝行业如今只是远然刚开始涉及的一个领域,所以虽然花费了很多心思,却不可能占用萧凌然所有的时间,所以如今林嘉怡向他汇报的事情,子书言玉基本上听不太懂。

    不过听不懂没有关系,子书言玉的眼睛看似盯着手里的杂志,实则看着林嘉怡背后的长发飘飘,那一头及腰的波浪长发在空调强力冷风的吹拂下,飘逸自然,加上玲珑有致的身材线条,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

    子书言玉眯起了眼想,像林嘉怡这样的白领,应该是既有购买力,又有购买需要,不知道她会中意什么样的款式,是更看重品牌,还是更看中价格?

    子书言玉脑中,转过一系列跟市场和品牌息息相关的问题,却不期然的,听见一声不那么优美的喷嚏声。免费小说

    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即听萧凌然道:“林助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能舒服吗,穿着聊胜于无的轻纱吹着冷气,镂空的背上,只觉得寒毛都竖了起来,控制不住的,全身起了层栗粒。

    子书言玉起了身,忍着笑道:“凌然,你看林助理都不太舒服了,你还拉着人家加班,怎么一点儿都不懂怜香惜玉?员工都累垮了,谁给你赚钱?如果不是很重要今天晚上就要决定下来的事情,明天再说也不迟啊。”

    “是啊。”萧凌然顺着道:”如果林助理不舒服的话,就赶紧回去休息吧,计划书放在这里,明天我会看的。”

    林嘉怡还想硬撑着优美的风度,可是鼻子一痒,忍不住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子书言玉好心的递了张纸巾过去,笑模笑样的道:“林助理,怎么感冒了,一定是着凉了吧,现在是秋天了,虽然房间里暖和,也不能这么穿,不管是冻着了还是出事了,都不太好不是?”

    那一句出事了,说的轻描淡写飘忽飘忽,听的林嘉怡心里颤巍巍的。

    子书言玉虽然是个娇滴滴的样子,可是个子还真不矮,虽然穿的是平底鞋,却还是不怎么费力的就搭上了林嘉怡的肩膀。

    微微的用力,便把人往外推,一边道:“林助理,下次来找萧总的时候,记得多穿一点,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就在远然上班了,所以我会不定时不定期的出现在这个办公室里。虽然我既没有能力又什么都不会做,可是我毕竟还是萧总的未婚妻,我再大度,也有个底线,总是让我看见这样的事情,对你对我对萧总,都不好不是?”

    说话间,不知不觉的,林嘉怡被推到了门外,办公室的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子书言玉拍了拍手,走回来。

    萧凌然还是安稳不动的坐在书桌后,两手交握在身前,看着子书言玉。

    子书言玉挑了挑眉,勾起唇角:“美人没有受惊吧?”

    子书言玉的样子,颇有些调侃玩笑,萧凌然定定的看了她半响,道:“你来得,很是时候。”

    “怎么?”子书言玉一屁股坐在萧凌然对面:“你要是誓死不从,她还真能把你吃了?”

    萧凌然怎么看也不象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如果真的看不上眼对方的这种行为,子书言玉不相信他拉不下脸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是我大学老师的女儿。”萧凌然微微的皱了皱眉:“我很敬重那位老师,而他的女儿,也确实很能干。”

    子书言玉哦了一声,不由的道:“就算是有关系,能坐上这个位置,我也觉得她应该很能干。又能干,长得也够漂亮,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能干的女人很多,漂亮的女人也很多。”萧凌然道:“喜欢不喜欢,与这个无关。但因为她父亲的缘故,我不想让她太难堪,我觉得你是一个理智而懂得分寸的人,由你来中止这一场闹剧,再是完美不过。”

    子书言玉恍然的哦了一声,笑笑:“萧凌然,我突然觉得,你身边这个位置,再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了。”

    “为什么?”萧凌然起了身,开始收拾文件准备回家。他对子书言玉,本来是没有任何好感的,可是从医院里那一幕过后,到今天早上子书言玉和声顺气的听从夏倏远的各种安排,他有些觉得这个大小姐奋发向上的表现,也不是那么假。也就多了几分和她说话的兴趣。

    “因为我对你没兴趣。”子书言玉坦言:“关心则乱,如果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你指望我刚才能那么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子书言玉耸了耸肩:“我虽然不能准确的想到我会做什么,但是我对于保护自己的所有物,一向不遗余力。对于外来侵略势力,绝对是一竿子打死不留情面得。”

    就像是徐欣然和徐兰凤,在子书言玉看来,那都是她的人,是护得了要护,护不了也要护得。

    萧凌然笑了笑,是的,现在的他,身边就需要一个这样的人,完美的扮演好一个未婚妻的角色,适中保持温文有礼的一面,哪怕是看见另一个女人在他的床上,也能笑著从容面对。

    至于温文尔雅的原因,就算是像子书言玉所说的,是因为无心,那也无妨。

    时间有些迟了,萧凌然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十分的好,打电话通知林叔一声,带着子书言玉出去吃了一顿。

    虽然说子书言玉不太尝的出八二年的红酒和二零零二年的红酒有什么不一样,可是想着日后和萧凌然的相处还会有些日子,关系和谐两人心里都痛快些,也不好拂他的好意,便欣然赴约。

    从来没有去过的餐厅,一顿饭吃了三个小时,带着微微醉意的回到紫园的时候,只有林福还没有睡,看着相偕下车的两人,笑的眯了眼。

    实在没有精神再开电脑,子书言玉也想着自己是写过市场调研的,而且相隔的时间还不太长,今天记下来的那些数据,只要汇总分析一下就可以,应该不会花太多的时间,便也就安心的睡了。

    第二天闹钟响了两遍,子书言玉才睁开眼睛,本想着干脆在家里写就好,可是脑中却不知道怎么的想到昨天在设计部看到的那一书柜一书柜的书,觉得还是去公司写,还有那么多资料可以参考。

    于是闭著眼睛起床刷牙洗脸,更加和睦的和萧凌然一桌吃了早饭,还聊了几句,一起上班。

    早上依旧是堵的厉害,到了远然的时候,离九点已经差不了几分钟,地下车库要绕过正门转到大楼背后,再从负一楼经过一楼上楼。

    子书言玉眼看着时间有点来不及,虽然不用打卡,还是习惯性的不想迟到,忙拍了拍萧凌然道:“把我放在门口就好,我从前门上去。”

    “好。”萧凌然应了一声,将车子缓缓的停在大门口,让子书言玉先下了车。

    子书言玉进了大门,熟门熟路的往设计部去,经过前台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觉得前台接待处的小姐,看着她笑了一下。

    子书言玉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寻常的打招呼,便也笑了笑,转身进了电梯。

    叮的一声响,电梯门刚刚合上,前台穿着制服的三个接待小姐,便咬起了耳朵。

    “我刚才看她从萧总的卡宴上下来的,一定没错就是她。”

    “不象啊,长的挺清纯的样子。”

    “这女人肯定有问题,你们想啊,萧总的订婚宴,我们没有资格参加也就算了,怎么公司的高层一个都没请,听我一个做记者的朋友说啊,婚宴上还闹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不过玉氏和远然都是财大气粗,压了下来,没有媒体敢报道罢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