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049章 撕破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棋牌app下载永利国际平台是真的吗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然沉着脸,被一个属下指着说子书言玉的绯闻,这实在是一件很让人生气的事情,如果说他和子书言玉是恩爱的话,那肯定毫不犹豫的打断林嘉怡的话,将子书言玉保护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不让她受什么委屈和闲言闲语。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萧凌然本身,对子书言玉就是有意见的。

    人是感官的动物,往往会遵循第一眼的映像,看一个人顺眼,便会越看越顺眼,无论对方做了什么事情,都会在心里为他找理由找借口。而开始的时候,若是因为什么原因看这个人不顺眼,那以后的日子,便会怎么看怎么不痛快。哪怕心里隐隐的觉得这事情并不是他的错,也还是会找些理由推在他的身上。

    此时萧凌然就是这样,林嘉怡的话他是不怎么相信的,可是子书言玉更让他觉得不痛快。

    冷冷的望着子书言玉:“子书言玉,林助理的话,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和人相处,就回家里去待着。只要你安稳本份,别给我惹些不青不白的事情,我自然能养着你,锦衣玉食,过大小姐的日子。”

    萧凌然说这话的语调,是完全的不耐烦,林嘉怡的心里,不由的有了丝怯怯的喜。《免费》

    能在外人面前这么对子书言玉说话,这就说明子书言玉在萧凌然的心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地位的。不管在媒体面前是怎么样高调,怎么样恩爱,私底下,她的判断还是对的。

    陈丽君的头垂的更低,两天的相处,她完全感觉不出来子书言玉有一点嚣张跋扈的大小姐样子,那么淡然随和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是林嘉怡的对手。

    其实子书言玉是个很能忍的人,因为从小处在那样一个境地中,孤儿寡母,总是难免被人欺负。开始的时候,子书言玉也泼辣过,可是后来却在无数次的屈辱中发现,在没有力量的时候,过份的坚持是一种自取其辱。

    不能冲破嶂碍的时候,你若是一味的昂首挺胸,那结果就是碰的头破血流,为了不忍一世,有时候,你必须要忍一时。

    所以子书言玉,一直都很能忍,在学校的时候,在邻里之间,在走上工作岗位之后,只要是不触碰到她的底线,她都不会计较。

    可是今天的子书言玉,却是没有那样淡定的心情。

    她的心情很糟,不是因为林嘉怡,这样一个明显挑衅的女人,站在自己现在的位置,根本不需要对她有什么表示。《免费》她看自己不痛快的原因,不过是萧凌然未婚妻的这个位置,可是这个位置既不是她能决定要不要的,也不是她能决定给不给的。

    子书言玉现在的心情很差,只是因为许殊。那个她第一个遇上愿意把心都掏出来给他的男人,可人家要得,却不是她

    的心,他只要她身上,可以换钱的东西。

    子书言玉勾起唇角笑了笑,突然没了和林嘉怡胡搅蛮缠的兴致。

    对着林嘉怡一笑:“你不是想要一个让你满意的处理条件,我告诉你,我不是远然的正式员工,连临时工也不是。我还在试用期,不过连试用合同也没签,你们萧总就算是想解雇我,也还走不到这个程序。”

    再回头对着萧凌然:“你想养我?抱歉,我没兴趣。”

    子书言玉胸前,也别着个临时的工作证,此时一把扯了下来,往萧凌然桌上一丢。

    “萧凌然,我不欠你,也没有对不起你。”子书言玉转身走了两步,转身道:“以前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以后的事情,如果你打算用这种态度相处,那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相处的了。免费小说”

    子书言玉说完,完全不理会愣着的林嘉怡和萧凌然,转身就走。

    对这个诡异的身份,复杂的环境,子书言玉烦躁了不是一两天了,可以说从一开始,她就比萧凌然还要排斥两人的关系,可是因为诸多的顾忌,所以不得不忍了下来。

    本以为你不情我不愿的婚姻,互相包容体谅一点,大家就算不互相帮助,也可以互不相干,可是萧凌然自始至终都觉得高她一等,这就叫人实在没有办法忍受。

    子书言玉脚步很快,哗的一声拉开大门,和愣在门口的邓可擦肩而过,下楼去了。

    老板和老板娘吵架……理论上,做为一个合格的,聪明的员工,看不见听不见才是上上之选,所以邓可第一念头是很意外的想喊住子书言玉,可是张了张嘴,声音又咽了下去。

    萧凌然的脸色也是从未有过的难看,他知道子书言玉不是个好捏的阮柿子,可是却也不知道,这个姑娘的脾气,竟是突然的这么爆裂。

    顿了顿,对还愣在办公室里的林嘉怡和陈丽君道:“都回去做事。”

    林嘉怡支吾了一下,看着萧凌然的神色不对,也不敢再说什么,忙应了是,快步出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免费》

    她可没有天真到以为可以凭借几句话或者一件这样的事情,就让萧凌然放弃远然和玉氏的合作,把目光转向她,她本来指望的,只是让萧凌然注意到她,并且从心里觉得,这个一无是处的未婚妻,和她相差甚远。

    萧凌然这样的男人,就算婚姻是为了事业和家族不可避免的牺牲,那在外面有些自己的红颜知己,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算是如子书言玉,就算是知道了,也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那么一回事罢了。

    大门关上,萧凌然坐回他宽大的皮椅,从文件袋下抽出那几张照片,看着笑颜如花的子书言玉,心里泛上丝丝缕缕不痛快的感觉。

    手边便

    是电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萧凌然按出了电话本最近的一个通话记录,是子书言玉的,手指轻触着通话的键,却是迟迟的没有按下去。

    今天的事情,仔细的想想,子书言玉也确实没有做什么,林嘉怡的话,虽然有陈丽君做证人,怕是也不可靠的,今天自己的态度,好像过份了点。

    萧凌然心里有些烦躁,可是却将手机拿开了一些,不管这事情是与子书言玉有关无关,毕竟是她惹出来的,归根结底,影响了两人的形象,就有可能影响远然和玉氏的形象,不管怎么说,也是错的。

    想着子书言玉虽然是气着走了,可是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终究还是要回紫园的,萧凌然这么想着,突然的舒服了一些,闭了闭眼,揉了揉眉心,决定先不去想这件事情,最近实在太忙,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这一件毕竟是私事,可以留到晚上再解决。

    却说子书言玉冲出萧凌然的办公室,到了设计部,也不和谁打招呼,拿了自己的包便往外走。

    她还不是这里的员工,不用对任何人负责。现在她的心情,也没有任何心情和谁打招呼。

    出了远然的大门,低着头往外走,子书言玉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紫园,是不想回的,子书言玉自己的家,更是连怎么走都不知道。

    想到那一个自己的家,子书言玉的脚步顿时慢了下来。

    当时自己不得不答应子书言亦的要求,除了自己的安危,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就是因为子书言玉的母亲,她的安危,似乎握在子书言亦的手中。

    这几日里,子书言玉一心一意想着的,是怎么样帮助自己的母亲渡过难关,根本还没有考虑到别人的问题,如今和萧凌然一吵翻,反而想到了这个问题。

    子书言玉缓缓的往外走着,心中各种思绪翻滚,想了又想,拿出电话。

    电话薄里,不可避免的有子书言亦的名字,子书言玉犹豫了一下,打了过去。

    子书言亦的声音,还是如那天一样,听到子书言玉的声音,他明显有些意外,顿了顿,才道:”言玉吗?”

    “是我。”子书言玉的声音犹豫了一下,随即硬起来道:“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或许子书言玉从来都不曾用这种口气跟子书言亦说过话,他愣了一下,道:“什么事情。”

    “是关于我母亲的事情。”子书言玉道:“我和萧凌然吵架了,后面会怎么发展,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对我母亲做出什么不敬的举动来,让我知道她受了一点委屈,那这事情,你就不要再有一点希望,不但没有希望,我还会把你做的这些事情都公布于众,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子书言亦,

    你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不撕破脸,以后什么都好说,要是破罐子破摔了,我也没有什么在意的。”

    说完,不管子书言亦怎么回答,子书言玉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像子书言亦那样处心积虑想要出人投地的人,怎么会做以大博小,铤而走险的事情,他敢威胁自己最重要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子】阅读,地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