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070章 是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管家婆心水论四不像图365彩票怎么注册不了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子书言玉接了电话,喂了一声凌然啊,几个同事互相看看,十分默契的拎了包,向她摆了摆手。()(免费小说)

    子书言玉笑笑也摆了摆手,道:“什么事?”

    萧凌然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言玉,忙完了没有。”

    “恩。”子书言玉道:“没有忙完,不过已经到时间下班了。”

    “我在办公室,你上来吧。”萧凌然道:“一会儿一起去吃饭。”

    本来直觉的想应好,不过子书言玉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回紫园吗?伯父刚来上海,应该有很多应酬吧。”

    “晚上是要和一些人吃饭。”萧凌然道:“都是生意场上的朋友,你也该见见的。”

    子书言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点不自在:“还是不要了,你和伯父去吧,我不太喜欢这种场面,又都不认识,你们谈生意,我也不懂。”

    那种场合,觥筹交错,不是她喜欢的,也不太有机会接触。到了桌上,可以想象,就是面带微笑坐着装花瓶,实在是又无趣又郁闷。

    更担心的,子书言玉是个从外国留学归来的学声乐的千金小姐,而徐欣然对此一窍不通,万一遇上个多事的想搭讪的甚至讨好萧泺的,只要对她略一关心,很有可能就要漏馅。

    犹豫了一下,又道:“今天夏总监教了我不少东西,正有灵感呢,我也想加会儿班。你们去忙别管我,我再忙一会儿,自己打车回紫园就好。”

    萧凌然沉默了一下,道:“也行,那你先忙,也别自己坐车,快忙完了给我打电话,我让司机来接。公司食堂晚上有宵夜,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点吃的。”

    “好,谢谢。”子书言玉笑笑,也并不推辞。

    不管萧凌然是真的装的,既然萧泺在,她也得配合才是。如果真的可以和平共处,那对他对她,都是件好事。

    挂了电话,子书言玉拉开临窗一面的窗帘,望着远处堵成一团的车流,很有感触。

    夜色降临,远远近近的大楼景观都迫不及待的灯火通明起来,这个城市太喧嚣,所以夜晚比白昼还要明亮,虽然在这高楼看不见的阴暗处,有很多深邃的黑暗。免费小说

    子书言玉看了一会儿,刷的拉上窗帘,坐回桌边。

    为什么有人可以站在珠光宝气的高处,有人只能行走在狭窄的小巷,她曾经无数次的问过自己,可得出的答案只有一个,你不可能改变这个世界,不可能希望有人可以将所有的黑暗照亮,你能做的,只是走出去,一点点的往上爬,这个过程,不要走弯路,不要接受不应该的帮助,如果没有倒在路上,那么总有一天,可以站在光明之中。

    时间过的很快,六点钟的时候,果然有人送了吃的喝的上来,这可是萧凌然亲自吩咐的,送给总经理未婚妻的晚饭,虽然是在食堂中做的料理,却很精致丰富。

    子书言玉吃了晚饭,集中精神继续做事,门外的走廊上亮着灯,开始还偶尔有脚步声传来,慢慢的便越来越安静。()

    子书言玉不算是个工作狂,不过一旦工作起来,却也专心的会忘了时间。

    子书言玉是加惯了班的,一来经济逼迫她希望可以多得到一些加班费,二来单身不拖家带口没有什么要照顾的,所以一旦有事情,便是当仁不让的主力队员。

    所以不知不觉中,只想着略拖一会儿的子书言玉,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不知不觉的便拖过了十点。

    桌上是翻开的几本杂志,子书言玉的手指在桌上轻点,脑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图形,正沉思着,手边的电话突然的响了起来。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手机铃声显得格外的清亮,让子书言玉吓了一跳。

    低着头,视线还在书上,一把抓过手机喂了一声。

    “怎么还在加班?”萧凌然的声音竟然有点责怪的意思:“不是说一会儿就走吗,这都几点了?”

    子书言玉根本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这才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自己也意外了一下:“怎么这么晚了,我没注意呢……我马上就走。”

    电话里,好像萧凌然和别人说了句什么,又道:“就在办公室里等我,我这边刚刚散席,过来接你,一起回紫园。{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萧凌然的声音里,有点淡淡的醉意,晚上这样的饭局,怎么可能不喝酒。

    这个时候就散局,子书言玉已经觉得有些奇怪了,以前在其他公司上班的时候,总是听负责公关的人说晚上请某某老总吃饭,吃完饭后,又是这样的活动又是那样的活动,来的去的,不外乎灯红酒绿,找几个姑娘陪陪,泡个桑拿什么的,虽然她没办法详细的知道,可是大家闲聊的时候,却也笑的又是暧昧又是不屑。

    子书言玉不是不食五谷杂粮的大家闺秀,荤的素的,也都是知道的,办公室里几个女孩子在一起开玩笑,有时候也难免百无禁忌。

    思维一瞬间有点走神,不过还好只是一瞬间的,子书言玉也不知道自己想到了什么,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又忙道:“还是不用了,你喝了酒,别开车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也让司机送你回去,伯父也喝酒了吧,千万别开车啊。”

    萧凌然笑了笑,笑声中醉意更明显:“我不开车,有司机先送爸回去。我也让邓可送到远然,接了你,一会儿回去你开车。邓可就住在远然附近,正好顺路。”

    子书言玉实在是觉得没有必要,可是想着萧泺白天说的话,指不定是他下得命令呢。既然现在也不想和萧凌然闹得太僵,那也不必拒人千里。

    想着便也应了,这地方打车应该不难,可是去紫园的路幽静偏僻,这么晚了一个人打车,还真是不安全。

    听子书言玉答应着,萧凌然还挺高兴,说是二十分钟就到,到了给她打电话,这才挂了。

    二十分钟也就是一会儿的事情,子书言玉想了想,关了电脑将桌子略整一下,将包和手机放在桌上,起身去卫生间。

    下班之前去个卫生间,这是多少年的习惯了,而且似乎还不是她一个人的习惯,所以以前每到下班前几分钟,卫生间里总是满员。

    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子书言玉打开办公室的门,这层楼里今天没旁的部门加班,其他的办公室的门都是关的,门缝里也没有透出光。走廊上空空荡荡的,虽然亮着灯,可还是显得有些可怕。

    不过子书言玉的胆子从来就不小,四下看了看,径自往卫生间走。

    她一直觉得,没人不可怕,人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生物。

    冲水的时候,子书言玉似乎听见外面有点声音,拧上水龙头仔细的听了听,又没有声音了。

    以前一个人加班到半夜三更也是常有的事情,从来也没有害怕什么的,怎么这一点声音就开始疑神疑鬼了。

    子书言玉从卫生间出来,往设计部的办公室里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迟疑了一下。

    门好像不是刚才关着的样子,似乎是被人动过的样子。

    不过也只是顿了顿,子书言玉也没想太多,走过去便推开了门。

    办公室里是空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子书言玉都开始想着是不是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有点过度敏感了。

    不由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刚要迈步往里走,身后突然伸出一双手臂。

    子书言玉的第一反应,这是一个相当强壮的男人的手臂,一只横揽过她肩膀,将她牢牢固定住。另一只捂在她的嘴上,将她即将出口的叫声堵了回去。

    这个时候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应该只是萧凌然。而这个人,绝不是萧凌然。

    身后那人的力气很大,子书言玉只是愣了一下,两手抓住那人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拼命的想把他拽下来。

    她知道远然是有24小时的保安的,除了大厅里值班的,还有保安会在各楼层不定点的巡逻,一定要想办法把自己现在这个境况传达出去。

    子书言玉挣扎着,心里的各种主意乱转,呜呜的努力发出声音。

    那男人制止住子书言玉的动作,将她往办公室里推,用脚踢上办公室的门。

    子书言玉挣扎几下,发现自己的力气和身后男人的力气完全没有办法抗衡,低下头,庆幸自己今天穿的是高跟鞋,瞄了瞄地方,在觉得那男人放在腰上的手开始拉扯她的衣带时,使劲往下一踩。{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子书言玉这鞋子的质量很好,鞋跟也结实,一脚下去,那男人痛的一抖,手上的力气也松了。

    子书言玉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瞬间的机会,转身将他猛地一推,开门便往外跑,一边喊道:“来人啊……”

    虽然远然大厦的质量不错,房间也都隔音,可是在这个寂静的时候,这样的一声喊也很有穿透力。如果上下几层有人,一定可以传达出去。

    可子书言玉刚往外跑了几步,头发一痛,那男人的动作也是灵活,只是顿了一下就转过了身,手臂伸长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头发。

    子书言玉心里大骇,可身后那人已经追了上来,肩上被大力一推,人已经跌倒在地上。

    办公室力,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闪着七彩的光在桌上震动。

    子书言玉心里郁闷,刚才也是自己客气,萧凌然说上来找她,她偏说不用,到了打电话在楼下等她就好。

    不过这下总算是正面对着匪徒了,子书言玉被拽着手臂翻了过来,腰上一沉,那男人竟然坐到了她腰上,将她压制在地上。

    还是看不见那匪徒的样子,只能看出是个非常魁梧的男人,头上带着个可笑的米老鼠面具,完全看不见长相。

    子书言玉知道萧凌然已经在楼下了,逼着自己镇定了一下,想着只要拖延一下时间,萧凌然一等二等等不到自己下楼,总是会上楼看看情况的。

    清了清嗓子,子书言玉好言道:“喂,那个……这位大哥,你想要什么都好说,要钱吗,我把钱都给你,我的包……呜……”

    子书言玉话没说完便被阻止了,那男人一手抓住她的手臂,一手从口袋里掏出团布,二话不说就塞进了她嘴里。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子书言玉还在想着怎么和这个男人周旋拖延时间的话,现在心里的惊恐便一下子升了级,那男人却是怕被她听见声音一样,一言不发,将子书言玉的嘴里堵上布团之后,便去抽子书言玉的衣带。

    办公室里暖和,子书言玉没有穿外套,现在身上是件系着腰带的长款开襟线衫。

    那男人一手抽下子书言玉的腰带,俐落的将她两手举过头顶,用腰带系牢,打了个死结。

    这明显不是劫财的,如果只是要钱,没有必要把她绑成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偷偷进入写字楼这样一个地方,比起许多可以下手的地方来说,这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这也不应该是劫色,如果是劫色,只能说这个人的脑子不太好使,即使现在一栋楼也找不到几个人,可是毕竟还是随时都会有人出现,再者了,这人又是怎么知道现在设计部还有人在加班的?

    子书言玉虽然动弹不得,心里也急,可是脑子里还是在转,越转,越是心慌。

    这男人得举动,怎么都是有备而来,难道是针对自己来得。

    男人下一步的举动让子书言玉这个念头更加清晰,将她绑定之后,那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个黑袋子,从袋子了,竟然拿出个相机来。

    子书言玉心里隐隐的有些猜测,可是来不及细想,男人将相机镜头打开,按了开关,一手便扯住她的衣襟。

    虽然是秋天的衣服,也经不起这样大力的撕扯,哗的一声响,噼里啪啦的,扣子掉了一地,衣服也被扯了开来。

    子书言玉只觉得身上一凉,好在是秋天,子书言玉的身体不好穿的也多,线衣里面还有一层保暖内衣。

    看不见那男人的表情,不过子书言玉能感到他的动作缓了缓,然后又再毫不迟疑的将相机放在一边的地上,两手伸在子书言玉领子上,手臂上的肌肉绷紧,又是刷的一声,保暖内衣从领子处撕裂开来。

    地下铺着的是光滑照人的大理石瓷砖,平日看的好看,在这个季节,却是冰冷彻骨。

    保暖内衣被撕开裂口,子书言玉只觉得顿时起了一身得寒栗,冷空气一下涌了进来,不止是身体冰冷入骨,心里也是冰冷一片。

    言玉心里隐隐的有些猜测,可是来不及细想,男人将相机镜头打开,按了开关,一手便扯住她的衣襟。

    虽然是秋天的衣服,也经不起这样大力的撕扯,哗的一声响,噼里啪啦的,扣子掉了一地,衣服也被扯了开来。

    子书言玉只觉得身上一凉,好在是秋天,子书言玉的身体不好穿的也多,线衣里面还有一层保暖内衣。

    看不见那男人的表情,不过子书言玉能感到他的动作缓了缓,然后又再毫不迟疑的将相机放在一边的地上,两手伸在子书言玉领子上,手臂上的肌肉绷紧,又是刷的一声,保暖内衣从领子处撕裂开来。

    地下铺着的是光滑照人的大理石瓷砖,平日看的好看,在这个季节,却是冰冷彻骨。

    保暖内衣被撕开裂口,子书言玉只觉得顿时起了一身得寒栗,冷空气一下涌了进来,不止是身体冰冷入骨,心里也是冰冷一片。

    言玉心里隐隐的有些猜测,可是来不及细想,男人将相机镜头打开,按了开关,一手便扯住她的衣襟。

    虽然是秋天的衣服,也经不起这样大力的撕扯,哗的一声响,噼里啪啦的,扣子掉了一地,衣服也被扯了开来。

    子书言玉只觉得身上一凉,好在是秋天,子书言玉的身体不好穿的也多,线衣里面还有一层保暖内衣。

    看不见那男人的表情,不过子书言玉能感到他的动作缓了缓,然后又再毫不迟疑的将相机放在一边的地上,两手伸在子书言玉领子上,手臂上的肌肉绷紧,又是刷的一声,保暖内衣从领子处撕裂开来。

    地下铺着的是光滑照人的大理石瓷砖,平日看的好看,在这个季节,却是冰冷彻骨。

    保暖内衣被撕开裂口,子书言玉只觉得顿时起了一身得寒栗,冷空气一下涌了进来,不止是身体冰冷入骨,心里也是冰冷一片。言玉心里隐隐的有些猜测,可是来不及细想,男人将相机镜头打开,按了开关,一手便扯住她的衣襟。

    虽然是秋天的衣服,也经不起这样大力的撕扯,哗的一声响,噼里啪啦的,扣子掉了一地,衣服也被扯了开来。

    看不见那男人的表情,不过子书言玉能感到他的动作缓了缓,然后又再毫不迟疑的将相机放在一边的地上,两手伸在子】阅读,地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