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71章 难得温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赢手机亚洲必赢0055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子书言玉两手是被衣带绑在一起的,可不是丝毫不能动弹,身上压覆的重力一消,见萧凌然冲了过来,她丝毫也不犹豫的伸手便拉住了那男人正跨过她身上的腿。

    扑通一声,男人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挣扎了两下,挣脱了子书言玉,往楼梯跑去。

    萧凌然着实被这一幕吓了一挑,冲过去以后,第一反应是去追慌不择路的男人,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用力一扯。

    那男人估计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过来,根本不敢和萧凌然照面,被他抓住袖子,索性身子一缩,将外衣脱了,人又窜了出去。

    噼里啪啦的,东西掉了一地,其中就有刚才他拿着的照相机。

    萧凌然正要去追,听着身后传来子书言玉传来挣扎起身的声音,连忙返身折了回来。

    子书言玉已经半坐了起来,两手从头顶收回到胸前。

    萧凌然连忙将子书言玉扶起,将她口中的布条拿出来,又再把她的外套掩起来,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裹在她身上。

    虽然没有什么迟疑审视,可是萧凌然却也几乎看了仔细,他冲上来的时候,那男人是坐在子书言玉腰上的,虽然场面难堪,可是男人的衣服整齐没有脱过的样子,子书言玉的上衣虽然敞开,可是内衣还在,而且一眼看清,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应该虽然吓着了,可以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塞着嘴的布条被拿出来,子书言玉喉中一阵辛辣,低了头好一阵咳。

    萧凌然也坐在地上,一条腿曲起让子书言玉靠着,两手去解她绑在手上的绳子。

    那绳子被打成了死结,一时还真解不开,手腕在挣扎中被磨破了皮,红红的渗着血丝。

    “相机相机里有照片。”子书言玉有些吃力的动了动身子,想要去够地上的照相机。

    她现在身体酸软的厉害,没有什么力气,可是脑子却是清醒。

    萧凌然明白,连忙的伸手将相机捡起来,子书言玉还没来得及阻止,却见萧凌然已经按了开机。

    刚才只见到闪光灯乱闪,子书言玉却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拍了些什么,不过刚才那样的狼狈,想来也不是什么好景象。

    萧凌然的脸色明显的沉了下来,周身气压极低,不过只是顿了顿,还没等子书言玉说话,将相机翻过,按出存储卡,毫不犹豫的掰成了几块。

    “没事了。”萧凌然尽量放柔和了自己的声音:“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子书言玉扶着萧凌然的腿缓了缓:“我没事。”

    静下来细细的感觉了一下,除了手腕上有痛感,其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所以虽然狼狈,却因为萧凌然来的及时,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害。

    萧凌然也不勉强,伸手将子书言玉抱起来,大步往设计部走。

    子书言玉没有说话,以前她也遇上过类似的情况,不是什么艳遇,也是一天晚上加班晚了,十二点多回出租屋的时候,在家门口的小巷里,遇上了喝多了酒耍流氓的男人。

    不过那时候徐欣然的身体够强壮,性格也强悍,只是想到最终挣脱醉汉狼狈逃回自己的屋子之后,还要用非常镇定的声音告诉打电话->过来的母亲什么事情也没有,挂了电话->之后,却是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忍不住的委屈辛苦。

    而从来没有现在这样,不管真的假的,不管为了什么,子书言玉坐在椅子上,看萧凌然拿刀小心的将绑着手腕的衣带割断,又再打电话->给楼下的保安,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在保安都云里雾里陪着的小心中,让他们送医药箱上来,还有今天大楼各个频道的监控录像。

    心里有些暖暖的,在受伤的时候,看见有人在为自己忙碌,这感觉子书言玉很陌生,却温暖的,让她本来想要萧凌然不用忙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萧凌然的大衣将子书言玉裹的严实,自己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倒了杯水,拖了椅子到子书言玉身边,轻声道:“喝口水?”

    子书言玉低垂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也不知怎么的,萧凌然眼前竟然浮现出自己妹妹被解救回来的那一幕,心中有些酸楚,犹豫着,又再靠过去一点,伸手搭在子书言玉的肩上,将她搂在自己怀里。

    被搂在怀里的女孩还身体很软,使不上什么力气,脸贴在他的胸口,听不见声音,却能感觉到微微的湿意。

    再是坚强,也不过是个女孩子,萧凌然心里恨意更深,控制着自己手上的力道,将子书言玉搂紧。

    沉默半响,门外,传来怯怯的敲门声。

    萧凌然没有回答,子书言玉却微微颤了颤,从萧凌然怀里抬起头,低声道:“我没事。”

    门外是送药箱来的保安,带着不安的试探道:“萧总,我送医药箱来了,萧总,您在里面吗?”。

    萧凌然压抑了一下怒气,看着子书言玉的手腕,低声道:“我去拿药箱。”

    子书言玉应了声,放开萧凌然。

    门啪的一声打开,送药箱上来的保安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在远然待了好几年了,萧凌然是常见的,可是却从来没有见到他这么有气场的时候。

    “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出去?”萧凌然沉声道。

    “没,没有。”小保安有些结巴道。

    萧凌然没有说话,顾着子书言玉没有追上去,他就知道那人一定会跑,他不是公司的保安,没有带对讲机的习惯,等电话->打下去那边接了,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更何况,那人还未必会从楼下正门过。

    “萧总,药箱。”保安将药箱双手递上,有些嗫嗫的道:“那个谁受伤了,要不要我叫救护车?”

    关心一下领导总是没错的,虽然现在领导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不用了。”萧凌然道:“明天让你们主任来办公室见我。”

    “是是。”小保安有种预感,他们的保安部主任,这次一定凶多吉少。可是半句也不敢多说,连忙的应着,看着萧凌然进了设计部,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来,把手伸出来,我给你处理一下。”萧凌然打开医药箱,在里面找了纱布,红药水什么的,在子书言玉身边蹲下。

    子书言玉将手从萧凌然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来,只是被衣带磨破了一些皮,虽然隐隐刺痛,却并没有什么大碍。

    上了药,子书言玉的心神也渐渐的平复下来,虽然脸色还是难看,不过房间里暖和,身子也暖了起来。

    看着萧凌然穿着件单薄的衬衫忙来忙去,子书言玉伸手戳了戳他:“喂,你转过去一下。”

    “怎么了?”萧凌然第一反应是更靠了过来:“身上什么地方不舒服,给我看看。”

    “没事。”子书言玉难得有些扭捏:“我想把里面的衣服整理一下。”

    “哦凌然虽然不是什么情场老手,可是这个年纪这个身份,自然也是颇招蜂引蝶的,这方面的经历,自然也不少。

    转过身去,萧凌然只觉得房间里的温度有些高了,背后细细索索的传来衣物摩擦的声音。

    半响,子书言玉站起了身,将大衣递给萧凌然,低声道:“好了,你穿上吧,别冻着了。”

    只穿着内衣的皮肤直接贴着线衫,摩擦的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倒也还暖和。

    萧凌然接了衣服,回身看她,除了头发不象早上那般整齐,手腕上绑了一圈纱布,精神状态倒是恢复了差不多。

    “远然以前出过这样的事情吗?”。子书言玉过去拎起那男人丢下的外套,在里里外外的口袋里翻。

    如果远然的治安一向不好,那还可能是碰上了,可如果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她就不信她这么倒霉。

    萧凌然被子书言玉质疑公司的治安,心里有点郁闷,皱了皱眉,道:“这件事情,应该不是意外。远然日夜都有人值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是,那男人如果是从正门直接上来,肯定会被盘查,除非,是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

    “那么说,一定是对这里很熟悉额人。”子书言玉道:“甚至,还有可能对我或者对你非常熟悉的人,要不然,怎么会知道今天有人在加班?”

    “这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萧凌然的脸色很难看,子书言玉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如果这是在大街上,这也就罢了,或许只是纯粹的倒霉,正好遇上了罢了。可现在是在远然的办公楼里,就那么巧的,又是在子书言玉一个人加班的晚上,而且对方还拍了照片,如果只是劫财或者劫色,那歹徒不至于会带着相机。

    如果这是哪个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想用这种方式打击远然,那么萧凌然自诩,他也从不是善茬。

    这事情不能报警,虽然子书言玉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是一旦报警之后,必然会被人得知,就算是一点小事,被媒体记者一宣扬,最后也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最后就算是再澄清,受到伤害的,也还是子书言玉,或者还有远然的声誉。

    啪的一声,什么东西从子书言玉翻着的衣服口袋里掉出来,捡起来一看,子书言玉递了过去:“诺,这下可以找到那个人了。”

    从地上捡起来的,是个手机->,是放在衣服内口袋里的。

    萧凌然接了过去,眼神中有点杀气。他是做正规生意的,可是即使做正规生意的人,做到一定的程度,也必然会接触一些不那么正规的人。黑道白道不能通吃,这生意,是怎么也做不大的。

    这事情既然不能报警不能明着解决,那自然有另一种解决方法,而那种解决方法,将会让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人,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看了看时间,萧凌然道:“既然不去医院,那我们回去吧,以后不要一个人加班,实在有事情,到我办公室去做。”

    这个时候,子书言玉自然乖乖的应了,萧凌然拿起那男人手机->在手里掂了掂,道:“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话刚说完,萧凌然的电话->就响了,萧凌然拿起电话->一看,嘴角勾了勾。

    “萧少啊,怎么来上海也不联系我?”电话->那边的声音老大:“远然跟玉氏合作,我想你最近几天肯定特别忙,可这等了你几天了,还在忙呢?”

    “是还在忙。”萧凌然笑了消:“不过正要找你,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要拜托你一件事。”

    “萧少跟我,还要说拜托?”子书言玉隐隐的听着一个男人道:“有人去你公司找麻烦了?

    “我这有张电话->卡。”萧凌然道:“帮我查一下这个电话->是谁的,然后帮我教训一下。”

    电话->那边一口应了:“这好办,教训到什么程度?”

    萧凌然看着手中的手机->道:“不死不残,能教训到什么程度,就教训到什么程度。”

    子书言玉松了口气,萧凌然毕竟是正规的商人,不把他逼急了,杀人放火的事情,毕竟还是不愿做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凌然,可很久没见你那么生气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了调笑,电话->里那边的声音认真起来:“我知道伯父来了,是不是有些事情你做着不方便,要是有什么你不方便的事,尽管开口。兄弟这个时候不用,可是过期作废的。”

    萧凌然笑了笑:“不会不用的,不是公司的事情,估计是个不知轻重的混混,打劫到我未婚妻头上来了。不教训不行,不过,也不用要人家的命。”

    这事情毕竟不好说的太详细,萧凌然含糊的带过,电话->那边的人听了,也就哦了一声,不再追问原因,爽快道:“行,你放心,你把这个手机->号码报给我,三天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嫂子被欺负了,这还了得,我会好好替你教训这小子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