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74章 不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马会管家婆本期报纸足彩预测app哪个好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然开始还有些提心吊胆的,不过见子书言玉和自己母亲相谈甚欢,也就放了心。

    萧母虽然现在行动不利索,可却是外向热情的性子,爱屋及乌的,萧泺喜欢这个儿媳妇,她也就跟着喜欢,子书言玉又是讨人喜欢的样子,自然也就看得更是顺眼。

    眼见着聊的差不多了,萧母也和几人定了过些日子等腿伤俐落了便来看他们,萧凌然正想着这个理由结束话题,却不妨萧母突然的道:“言玉,你把袖子卷起来,给我看看。”

    子书言玉啊了一声,有点僵住。

    萧母笑道:“第一次见儿媳妇,我总得送份大礼不是。刚才看见你,我就觉得你这温润气质,最配玉石。去年我从缅甸得了一块上好的老坑料子,开了后觉得能做个手镯,却一直也没舍得动。给我看看你手腕粗细,等我去了上海,好有个见面礼。”

    子书言玉虽然学的是珠宝设计,对翡翠玉石研究不多,可却也知道黄金有价玉无价,萧母这样的家世,能让她说上好的翡翠,那必然不是一般的好。

    萧泺在一旁呵呵道:“嫣然,我也觉得言玉这气质很适合翡翠,你那东西,总算找着主了。”

    子书言玉呐呐道:“伯母,这不好吧,太贵重了,而且又是伯母喜欢的。”

    “它是我喜欢的,你也是我喜欢的,有什么不好?”萧母笑眯眯道:“把袖子卷起来,你伯母的眼睛可比尺子还准。”

    子书言玉无奈,有些求助的回头看了眼萧凌然,按着他**这脾气,要是知道了这些事情,怕是能直接从香港杀过来。

    萧凌然可远比子书言玉更怕自己母亲那火爆性格,一看事情要糟,连忙的伸手抓了子书言玉的手:“妈,你别那么急,虽然你看的准,可那料子很是难得,万一有一点偏差,那可不是后悔都来不及?”

    萧母却只是撇了撇嘴:“不会的,你妈这点把握还是有的,快点,干什么磨磨蹭蹭的,难道让我空着手来上海?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

    萧凌然心里哀叹一声,知道这事情今天是糊弄不过去了,抬眼看了下面上已经有些怀疑的萧泺,道:“妈,言玉受伤了。”

    说着,将子书言玉的衣袖往上拉了拉,显眼的纱布便露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萧母声音徒然提高:“出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子书言玉忙道:“就是破了些皮,凌然大惊小怪的,非得给我包成这样。”

    说着,子书言玉为了证明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转了转手腕,可破皮出血得地方还是一阵的刺痛传来,让她不由的皱了皱眉。

    萧泺沉着脸看着子书言玉的手腕:“言玉,这是怎么回事?”

    书言玉犹豫了一下,这个借口还真不好找,要是青了一块破了一点,还能说是不小心摔了撞了,可是手腕上这纱布包的,有什么意外能伤成这个样子。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萧母也跟着追问:“凌然,你爸说晚上是你去接言玉的,怎么弄成这样?”

    萧凌然叹了口气,在父母面前倒是不怎么说谎,见纸也包不住火了,除了些怕子书言玉难堪的情形,其他的索性便都讲了出来。

    前几日的事情,萧泺已经听说过了,对林嘉怡这个人也有耳闻。如今听着她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当真是又惊又怒。

    萧泺从父亲手中接了家里的生意,一路走的便不安稳,生意做的越大,黑道白道越是都要有来往,虽然是奉公守法的正当商人,可是有些事情也难免走在法律边缘,有些事情,也难免不能见光。

    萧泺听完,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子书言玉,微微皱眉道:“言玉,除了手上,还有没有什么不适,你身体本就不好,可不能大意了。明天还是让凌然陪你去仔细检查一下才好。”

    “真的没事。”子书言玉道:“就是吓了一下,好在凌然来的及时,把那人赶跑了。”

    萧泺点了点头,又再安抚了萧母几句,挂了电话”>,转身对萧凌然道:“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会处理的。”萧凌然道:“我已经让人去查那男人的身份了,等确定了是谁做的,自然不会放过她。”

    冷嘲热讽可以,轻视不屑也随她去,可是子书言玉如今在自己的保护范围内,被伤害,就是万万不可的事情了。

    萧泺脸色还是不太好,不过也没有多说,萧凌然也这么大了,有些事还要提点,可也不必教着走路。什么该做什么该怎么做,向来自己也有主意。

    放缓了语调让子书言玉早些休息,萧泺这才回了房间。

    剩下子书言玉和萧凌然在书房里面对面的站着,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

    听着萧泺房门关上的声音,子书言玉这才长长呼出口气,低声道:“你爸是不是生气了?”

    “不过是生我的气。”萧凌然也跟着叹了口气:“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是大约的知道,以前出过一些事情,所以他对家人的安危特别的重视,甚至有些惊弓之鸟的感觉,我或者母亲一点点意外,都会让他非常的不安。刚才我看着爸看你的眼神,就是那种感觉,只是因为在你面前,所以才压抑掩饰住了。”

    子书言玉望着大门萧泺消失的方向,心里有些微微的触动,不由的想到萧泺在疗养院子书言玉目前面前的举动,让他不安的事情,是不是和以前的那件旧事有关。出了什么事情,他没能留住子书言玉的父亲,对她的母亲,也成了一辈子的内疚。

    “走吧。”萧凌然叹了口气:“回房休息吧,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也都忘了,前几日方天还说你要去复诊的。”

    子书言玉往外走去,听萧凌然说起方天,心里不禁有些歉意。本来早上还想着去找方天的,被夏倏远一个电话”>打乱了计划,又把这事情忘到了脑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